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卖月亮、卖国、和卖国贼]
謝田文集
·日内瓦的公车和办公楼外的烟头
·善的故事及随之而来的财富
·湖北大菜、白条、和评论家的喘息
·“吃不动”的年代和欲望的沟壑
·养鸡大学和帕拉佐匹萨店
·甜甜圈背后的甜酸苦辣
·嘴唇上的牛奶和国际友人的伤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一:自在和方便
·宝岛台湾印象之二:天灾和人性
·宝岛台湾印象之三:传统与现代
·宝岛台湾印象之四:楼道里的民主
·宝岛台湾印象之五:长荣的围裙和便利店的发票
·宝岛台湾印象之六:西门的夜市和金门的气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七:台湾的色彩和安阳的古国
·宝岛台湾印象之八:女儿的蛋黄和台湾的槟榔
·宝岛台湾印象之九:台湾的莲雾、芭乐和多元社会
·歪理为啥在国人中流行?
·平和而充满善意的赚钱
·“美丽坚女孩”店的仿真娃娃
·费城的地铁和国人的智慧
·沈阳的油漆行和波士顿的面包店
·匹萨教授和公司内的党组
·从韩国的稻田到福建的小镇
·带斗的指甲刀和紫檀黄金书
·门德尔松的后代与“学琴的孩子不变坏”
·看看美国佬是怎么起名字的
·跨国买药的老人和药厂的新招
·“礼上往来”的中国人和美国人
·耶鲁印象和“耶鲁公司”的经营
·群体抗议的艺术和市场分析
·长寿的灯泡和便宜的教科书
·比尔特摩的家产和日本汽车的蚕食
·橡树岭的百科全书销售员
·美国的中国通:从卢飞丽到庞福瑞
·洗衣机的困惑和当手表的手机
·岫岩的大米和反向的卫星
·教学相长:美国学校里师生的互动
·“善意”的谎言与“撒谎”的手机
·咖啡可乐和美国的“反华势力”
·冰箱门上要不要电脑和电视
·美国失利的CA与中国碰壁的雅虎
·日本木屐和中国缎鞋的落差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新八旗子弟从商与中西方的太子党
·清水的希尔顿旅馆和曼哈顿的万豪酒店
·新年礼物的温馨与创新的甘苦
·经理人的脚注和巴比欧的不争
·九龙的丐帮和纽约的帮丐
·巴伯的狼理论和善念的流失
·哈佛室友的人生轨迹与知人善任
·返乡的中国、美国人和家里渡假的英国人
·涂错漆的乔治亚房子和乱开药的陕西医生
·悄然变质的对冲基金和随风逝去的社保基金
·竞争中的艾德曼定律和中国古训
·双规、及时制、和价廉物美的韩剧
·给美国大使塞纸条的藏人和吹哨子的人
·猎头的公司和猎手的起落
·田纳西的房租和中南海的租金
·京城两会的瞌睡和德拉华法庭的提醒
·三千万美金两个字背后的忧思
·康熙畅春园和日本金刚组的惋惜
·瑞蓓卡和姚立法的两样烦恼
·洞察先机的天赋与新朝代的商机
·哥大商学院中国人的无名业火
·奔驰赔钱的无奈和赌博必赢的秘诀
·西哈努克的螃蟹和亲王港的大蒜
·德·比尔斯的神气与天津空客的憋气
·智商、教育、和财富的相关和不相关
·赛斯纳的三维空间和甜甜的晋商贡宴
·当中国人的情邂逅法国人的理。。。
·中美对峙时夹在中间的华人
·香港的九九租期和三地的隔日包子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上)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中)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下)
·国家战略储备肉和储备的国家战略
·能飞行的僧人和活佛的“管理”
·管理顾问的梦魇和当武器的美元
·汉口妇人的对阵与中国制造的玄机
·逆向行车的老人和替党倜傥的苦衷
·皮埃尔的枪声和机灵的掌声
·吃寿司的自由和中南海的早课
·信用管理者的信用和信誉
·曼哈顿的哥特教堂和世界的忏悔回潮
·洋腐败的张冠李戴与真腐败的李代桃僵
·中国航空何以不敌美国航空
·集中力量的本能与办大事的本事
·甜酸肉、红烧肉、和菲力牛肉
·大陆的官博士和台湾的博士官
·德州阿拉莫的谅解和北京奥运的难解
·跋扈的物业公司和中南海的影壁
·国际冲锋枪指数和中国猪肉的成本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上)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中)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下)
·日本印象之一:黑川晋的谦逊与日下公人的骄傲
·日本印象之二:东京的胶囊旅馆和人际的空间
·日本印象之三:日铁新干线和日本人对时间的尊崇
·日本印象之四:细节中的魔鬼和日本人的礼节
·日本印象之五:神社前的独行者与邻里相处之道
·新奥尔良的温馨、美食、和苦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卖月亮、卖国、和卖国贼

   常有人问,市场学到底是研究什么的?世上居然有市场学的博士学位,也让很多人吃惊。一般认为市场学的范畴,只是广告和销售,但消费者行为、商对商营销、新产品开发、配送渠道、营销战略、服务营销、国际营销等都是研究的对象。但市场学研究最核心的问题,其实非常简单,那就是交换(Exchange),尤其是商品的买卖交换。

   因为今天的人们很多都不诚实了,交换过程中难免有人会使坏。学习法律、商业的人们都知道一个名词,叫做“Caveat Emptor”。这是拉丁文的“买者自家当心” (Buyer Beware)的意思。就是说买的人自己要小心,不要上当受骗。

   以前听说过有人在中国卖月球的土地,只要花人民币三百元就能在月球上购买一英亩(合6市亩)的地。在曼哈顿有一个“月球共和国协会”,只要给他们十九美元,你就可以买一英亩的月球“房地产”。网上查一查,至少有几十家公司在卖月球的“月产”。

   怎么回事呢,比方那家叫月球大使馆的公司说,他们发现联合国《外层空间条约》有漏洞,虽然成员国都同意外太空天体不为任何一国所有,但条约却没规定私人不可以拥有。于是他们向法院、美国、前苏联和联合国递交所有权声明,宣布他们为月球、地球外的八大行星的拥有者。

   卖月亮当然是商人的炒作,但它可能是完全合法的,因为它没有触犯任何现有的法律。可是,如果您真正到了月球上,发现好几个人都声称拥有您喜欢的那块平坦的月海,你在哪儿打官司呢?哪家的法律适用,法庭和法官在哪儿,有没有警察执行法庭裁决?这就是另外的问题了。

   那天在中国城,一些志工在发免费报纸,一名老者站在旁边高声喊叫,骂她们是“卖国贼”。我就问他,您说她们是在卖美国还是卖中国呢?他说在卖中国。我说这几个女士我认识,她们是美国公民或永久居民,她们哪弄来的中国可以卖呢,谁是买主、卖多少钱呢?老者又激动的说是那个报纸在卖国。我说那报纸是美国的报纸,也不拥有中国。老人更激动了,说报纸跟小日本一样卖国。旁边的人都听糊涂了,小日本什么时候卖过中国了呢?它侵略中国的时候也没给国民政府付过钱,难道卖了“满洲国”给中国不成?

   要说起来嘛,卖国是有的,真的“卖国”也是可以的。法国政府把路易斯安娜卖给美国,才要一千五百万。俄国人把阿拉斯加卖了,当年是720万,才相当于今天的16亿美元。

   即使在现代,也有人试过卖国。前泰国驻荷兰大使素瑟瑞任内私自签约以六千万泰铢(140万美元)出卖泰国驻荷兰大使馆给一位荷兰商人。后来泰国政府不干,荷商一怒之下,将泰国外交部和素瑟瑞告上法庭。后来他们庭外和解,泰政府支付荷兰人1054万泰铢赔偿,泰国政府转过来又向这位昏了头的外交官索赔这1054万泰铢。

   看来呢,从法国、俄国、到糊涂的泰国大使,能卖国的,一定是政府和政府高官,平头百姓既没拥有权,也就根本卖不得。

   要说“卖国贼”这词,在大陆大概是从批判刘少奇、林彪的时候开始的,说他们是“叛徒、内奸、卖国贼”。它原来是中共高官之间互相攻愆的名词,后来成为中共用来攻击海外华人的辞汇。其实“卖国贼”这三个字还不总是可以放在一起的,“卖国”的,还不一定是贼。但有卖国能力的,今天除了中共、北韩和古巴,还真不是太多。

   再说了,卖中国卖给谁呢?怎样作价?谁买得起中国呢?买了中国的人或国家,恐怕不得不把中国的污染、外债、下岗工人、贪官污吏一起买下来。骂人的人也不想一想,谁要买中国呢?所以中国城那位不知名的老人,还有在海外动辄爱骂别人“卖国”的朋友们,请千万别再骂我们的志工了,咱们也还是不再沿用中共的这些似是而非的党名词为好。

   大纪元【市场营销系列】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