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厨房绞碎机和黄蚬子的故事]
謝田文集
·宝岛台湾印象之一:自在和方便
·宝岛台湾印象之二:天灾和人性
·宝岛台湾印象之三:传统与现代
·宝岛台湾印象之四:楼道里的民主
·宝岛台湾印象之五:长荣的围裙和便利店的发票
·宝岛台湾印象之六:西门的夜市和金门的气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七:台湾的色彩和安阳的古国
·宝岛台湾印象之八:女儿的蛋黄和台湾的槟榔
·宝岛台湾印象之九:台湾的莲雾、芭乐和多元社会
·歪理为啥在国人中流行?
·平和而充满善意的赚钱
·“美丽坚女孩”店的仿真娃娃
·费城的地铁和国人的智慧
·沈阳的油漆行和波士顿的面包店
·匹萨教授和公司内的党组
·从韩国的稻田到福建的小镇
·带斗的指甲刀和紫檀黄金书
·门德尔松的后代与“学琴的孩子不变坏”
·看看美国佬是怎么起名字的
·跨国买药的老人和药厂的新招
·“礼上往来”的中国人和美国人
·耶鲁印象和“耶鲁公司”的经营
·群体抗议的艺术和市场分析
·长寿的灯泡和便宜的教科书
·比尔特摩的家产和日本汽车的蚕食
·橡树岭的百科全书销售员
·美国的中国通:从卢飞丽到庞福瑞
·洗衣机的困惑和当手表的手机
·岫岩的大米和反向的卫星
·教学相长:美国学校里师生的互动
·“善意”的谎言与“撒谎”的手机
·咖啡可乐和美国的“反华势力”
·冰箱门上要不要电脑和电视
·美国失利的CA与中国碰壁的雅虎
·日本木屐和中国缎鞋的落差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新八旗子弟从商与中西方的太子党
·清水的希尔顿旅馆和曼哈顿的万豪酒店
·新年礼物的温馨与创新的甘苦
·经理人的脚注和巴比欧的不争
·九龙的丐帮和纽约的帮丐
·巴伯的狼理论和善念的流失
·哈佛室友的人生轨迹与知人善任
·返乡的中国、美国人和家里渡假的英国人
·涂错漆的乔治亚房子和乱开药的陕西医生
·悄然变质的对冲基金和随风逝去的社保基金
·竞争中的艾德曼定律和中国古训
·双规、及时制、和价廉物美的韩剧
·给美国大使塞纸条的藏人和吹哨子的人
·猎头的公司和猎手的起落
·田纳西的房租和中南海的租金
·京城两会的瞌睡和德拉华法庭的提醒
·三千万美金两个字背后的忧思
·康熙畅春园和日本金刚组的惋惜
·瑞蓓卡和姚立法的两样烦恼
·洞察先机的天赋与新朝代的商机
·哥大商学院中国人的无名业火
·奔驰赔钱的无奈和赌博必赢的秘诀
·西哈努克的螃蟹和亲王港的大蒜
·德·比尔斯的神气与天津空客的憋气
·智商、教育、和财富的相关和不相关
·赛斯纳的三维空间和甜甜的晋商贡宴
·当中国人的情邂逅法国人的理。。。
·中美对峙时夹在中间的华人
·香港的九九租期和三地的隔日包子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上)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中)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下)
·国家战略储备肉和储备的国家战略
·能飞行的僧人和活佛的“管理”
·管理顾问的梦魇和当武器的美元
·汉口妇人的对阵与中国制造的玄机
·逆向行车的老人和替党倜傥的苦衷
·皮埃尔的枪声和机灵的掌声
·吃寿司的自由和中南海的早课
·信用管理者的信用和信誉
·曼哈顿的哥特教堂和世界的忏悔回潮
·洋腐败的张冠李戴与真腐败的李代桃僵
·中国航空何以不敌美国航空
·集中力量的本能与办大事的本事
·甜酸肉、红烧肉、和菲力牛肉
·大陆的官博士和台湾的博士官
·德州阿拉莫的谅解和北京奥运的难解
·跋扈的物业公司和中南海的影壁
·国际冲锋枪指数和中国猪肉的成本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上)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中)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下)
·日本印象之一:黑川晋的谦逊与日下公人的骄傲
·日本印象之二:东京的胶囊旅馆和人际的空间
·日本印象之三:日铁新干线和日本人对时间的尊崇
·日本印象之四:细节中的魔鬼和日本人的礼节
·日本印象之五:神社前的独行者与邻里相处之道
·新奥尔良的温馨、美食、和苦涩
·福建移民的帝王热和东北养户的蚁神梦
·美商界未来精英看当代中国
·一千六百万分之一差错的达巴瓦拉
·国人的思维是怎样被搞乱的?
·萨尔兹堡的盐巴与波希米亚的水晶
·量身定做的宝马和客串的士的奔驰
·布拉格咏叹调:世纪的幽默与淳朴的狡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厨房绞碎机和黄蚬子的故事

   调查研究的目地是用实际资料证实或推翻我们先前的估计。这就要求我们不能坚持己见,而要有一个开放的心态,愿意接受与我们先入之见相左的意见。

   人实在是很容易形成某种偏见,并无端坚持,拒绝加以改变。我家厨房洗菜池里绞碎机的故事,就是一例。很久以来,我们从来不敢向里面放任何太硬的东西,哪怕是碎鸡蛋壳都有所顾忌。通常只放进菜叶之类,骨头绝对不行,怕把里面的“刀片”打断,因为我想象着里面大概有一个“刀片”在做着切割、粉碎的工作。就这样,我们的绞碎机实际上没有起到它应有的作用,还无故给公共垃圾场增添了负担。

   一天一个朋友来家里,看到我们奇怪的举动,他哈哈大笑。他说绞碎机本来设计的就是可以打碎任何厨房食物残渣的,包括最硬的骨头等等。这时,我才仔细看了看绞碎机的结构和绞碎机制。它实际上不是在“切”碎或“绞”碎,而是高速旋转“打”碎的,跟我原来想象的完全不同,怪不得连大块的肉骨头它都可以轻而易举的粉碎。有一次,它甚至把一只不锈钢的勺子打的面目全非,而自己却完好无损。

   还有一个故事。小的时候随父母插队落户,在黄海边长大。当地有一种黄蚬子,煮一下就可以蘸酱油或醋吃,味道非常鲜美。那年头好象吃什么都很好吃,只要能吃得到。但清洗黄蚬子可是麻烦,因为里面沙子很多,吃的时候哪怕嘴里有一粒,也是大杀风景。我们通常把蚬子肉一个一个翻过来,在水里把内外洗净,然后再下肚,这当然很费时费力。但即使这样,也难免有一两粒沙子漏网。吃的时候皱一下眉头,自嘲说沙子助消化,因为这蚬子实在太鲜美了,就忍过去了。

   后来,邻家农妇告诉了一个简单的清洗办法。她们把煮熟的蚬子肉放在盆里,加上水,然后用木棍搅,形成一个旋涡 。几分钟后,突然止住旋涡的流向,向反方向搅,再形成一个旋涡 。如此反复几次,把水上面的蚬子捞起来,就成了。

   我们听了,根本不信。啊,就这么胡乱一搅,就行了?就比我们一个一个的清洗更干净?绝对不信,所以还是我行我素。直到又有一天,洗着洗着,觉得实在是太麻烦了。想想看,吃的时候一口一个或两个,只要两秒钟,洗一个翻来覆去,足足要半分钟。就想着试试邻居的办法,试了一下。天哪,还真的行,一粒沙子都没有,真的一粒沙子都没有。

   当然,蚬子还象以前那样美味,但少了些努力,好象吃起来缺了点什么。再后来,蚬子的个头越来越小,味道也越来越差,就象今天的肉鸡一样,再没当年土鸡炖着时发出的浓香,这是后话。

   但无论如何,当我们听到别人的意见时,尤其是那些带着善意,一而再、再而三诚恳告诉我们的意见或倾诉,我们真是应该放下先入之见,认真听一听。受益的,最后往往还是我们自己。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