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一梁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一梁文集]->[美国的盐罐头]
王一梁文集
·王一梁简介
只要有苍蝇蚊子飞过的地方/就有诗人的歌唱
·朋友的智慧
·萨波卡秋的道路
·话语研究(第1号)
·一个现代派的早晨
·我从地狱里归来
·首届《倾向》文学奖答谢辞
转换语言
·《向北节选中译本》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十四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十五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十六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十七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十八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十九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二十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二十一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二十八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三十三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三十五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三十七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三十八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五十三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五十四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八十六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八十七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九十一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九十六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一十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二十一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二十二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二十六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二十七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二十八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三十九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四十 王一梁 譯
附:论哈维尔(二篇)
·杨•弗拉迪斯拉夫:致哈维尔散文的读者旁白
·拷问哈维
兄弟/你有个美丽的臀部/一起走路/共同颤动。
·太阳下的造反
·我的法轮功难友:铁头叶剑飞
·别了,马哲
·献给正在绝食的作家张林
·诗人笔下的西藏政治犯
·星期二给李国涛打电话
·恐怖的脚步声:城市传奇与SNUFF电影
·家乡的传奇
·黑夜中的吟唱
美国风情画
·图书馆门前捡旧书
·路边和我握手的黑人兄弟
·美国的盐罐头
·报纸的命运
·漫谈书店
·打错了
·杨天水印象
·我想——致东海一枭
·我的中国往事:狱中三友——献给软禁中的李国涛
·我看《入狱须知》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的盐罐头

   
    美国风情画系列:
   
   《美国的盐罐头》 王一梁
   

    上海人喜欢说"咸鲜",就是说,认为做菜只有咸了,才能入味,而不至于淡而无味。
    小说《美食家》中有个情节:各路美食家济济一堂,品尝餐桌上最后端出来的一碗汤。人人都喝得有滋有味,对此汤的鲜美拍案称奇。却原来其中的秘诀就是汤里根本没放一粒盐。因为食客们吃到最后,舌头上的味蕾已近饱和,这时,一碗无盐的汤反倒可以把舌头上的各种味觉重新调动起来。
    由此可见,如何放盐大有学问。
    在美国,每次往菜里撒盐,几乎总忍不住地想对它大大地赞美一番。但天下的盐都是一样的,不是来自大海,就是来自岩石的深处。我赞美的是它的另外一种"放盐"的方式,这就是装盐的容器。
    这是一种叫莫顿(Morton)牌的盐,其形状如大了一圈的啤酒罐。顶上贴着一块邮票大小的标签,图案是一个打雨伞的小女孩,只要剥开这纸,轻轻一拨,就出现了一只像翻斗车的翻斗一样的出口。从这里往外倒盐,撒多撒少,十分灵巧。
    大陆没有这种盐罐头,从店里买来的都是袋装盐。记得小时候,装盐用的是钵头。上海话里,如果烧菜多放了盐就说"盐钵头打翻了",可见,这种钵头是非常普遍的。在我的印象中,这种钵头总是脏兮兮的、又湿又粘,放在厨房里的阴暗处。因为当时的盐都是粗盐,放不久就变潮了。见到盐钵头里积有不少盐水,就让我害怕地想起喝盐卤自杀的杨白劳。童年时的我,总以为这两者是一样的。
    如今大陆普遍使用三格塑料盒来装盐。除了一格装盐外,其余二格装糖与味精。仅从这种设计上,就可以看出"盐、糖、味精"堪称为中国厨房中的"三宝"。
    刚开始在美国烹调,没有味精根本不知道如何做菜,就拼命放盐。后来发现市场上的"料酒"不同于中国的黄酒,除了酒外,它还有咸鲜的成分,于是,就千方百计地多烧可以放料酒的菜。
    如今,我的菜是做得越来越淡了,味道却也越来越鲜美了,因为少盐、无味精的菜,让我品尝到了更多的菜的本色。现在想起味精,就像童年时看到盐钵头里的盐一样,于我都是一种恐怖的记忆了。
    2005年8月15日
    (原载《星岛日报》2005年9月2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