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一梁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一梁文集]->[路边和我握手的黑人兄弟]
王一梁文集
·王一梁简介
只要有苍蝇蚊子飞过的地方/就有诗人的歌唱
·朋友的智慧
·萨波卡秋的道路
·话语研究(第1号)
·一个现代派的早晨
·我从地狱里归来
·首届《倾向》文学奖答谢辞
转换语言
·《向北节选中译本》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十四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十五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十六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十七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十八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十九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二十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二十一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二十八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三十三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三十五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三十七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三十八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五十三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五十四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八十六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八十七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九十一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九十六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一十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二十一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二十二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二十六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二十七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二十八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三十九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四十 王一梁 譯
附:论哈维尔(二篇)
·杨•弗拉迪斯拉夫:致哈维尔散文的读者旁白
·拷问哈维
兄弟/你有个美丽的臀部/一起走路/共同颤动。
·太阳下的造反
·我的法轮功难友:铁头叶剑飞
·别了,马哲
·献给正在绝食的作家张林
·诗人笔下的西藏政治犯
·星期二给李国涛打电话
·恐怖的脚步声:城市传奇与SNUFF电影
·家乡的传奇
·黑夜中的吟唱
美国风情画
·图书馆门前捡旧书
·路边和我握手的黑人兄弟
·美国的盐罐头
·报纸的命运
·漫谈书店
·打错了
·杨天水印象
·我想——致东海一枭
·我的中国往事:狱中三友——献给软禁中的李国涛
·我看《入狱须知》
欢迎在此做广告
路边和我握手的黑人兄弟

   
    美国风情画系列:
   
   
    《路边和我握手的黑人兄弟》 王一梁

   
    走在路上,常有黑人兄弟热情地和我握手。
    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一个黑人兄弟又向我伸出手来了,这一回他伸出的却是拳头。街道上熙熙攘攘,我并不害怕,所以也伸出了拳头。两人的拳头轻轻地碰在一起,随后又一起高高扬起,仿佛正做着某个非洲部落的神秘见面仪式一样。这时,黑人兄弟露出了一排雪白的牙齿。我俩相视大笑。
    那真是一个愉快的早晨。
    但若是夜晚,或是僻静处,这种遭遇或许就会让人感到害怕了。
    刚来美国时,听到不少有关治安方面的负面消息。姑妈家在Hayward,一次我要乘地铁出去,临出门时姑父说:"若过了晚上6点半就打电话来,我好开车去接。"姑妈在一旁插嘴说:"只要不晚于9点半就没关系。"
    没想到的是,俩人竟然就6点半还是9点半便不可以在街上的问题争论了起来。其实,姑妈家到地铁站,只是5分钟的时间。
    不过说真的,刚来时,即使大白天在街上,看到黑人兄弟正大大咧咧地朝自己迎面走来心里还是有些吓丝丝的。至今为止,我就不知道那个黑人兄弟为什么要朝我们如狼般地嚎叫起来。那是在奥克兰的telegraph街上,我和太太刚看完一个朋友出来,远远地就见一个铁塔似的黑人兄弟向我伸出手来。
    太太立即用身体挡住了我,不让他走近我,一边柔声柔气地说:"I am sorry"。
    我太太有个怪论,认为只要她在我就不用害怕。理由是有女人在场,会自动遏制住男人身上的暴力倾向。而对我说来,正因为有她在,才会免不得紧张起来。
    这个黑兄弟就是这个时候,在我们的背后狂吼起来。
    也许他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他原本只是想友好地和我握一把手,别无他求。但也许确有所求,这也说不定。
    我是个烟民,美国抽烟难,所以走在大街上时,嘴巴上常叼着香烟,尤其是等公交车时,更是一枝接一枝地抽。不少黑人兄弟就是在这时向我伸手的。不过,发生上述二件事情时,我都不在抽烟。也许黑人喜欢和人握手,就像美国白人喜欢和路人说哈罗一样。谁知道呢!
    上周在奥克兰公交车站我遇到了一个黑人兄弟,但他既没和我握手,也没向我要烟抽,而是对我说,要为我唱一首歌,请我给他一美元。
    真是有趣的黑人兄弟!
    只是夜幕降临之后,在人迹罕见之处,我就不知道是不是还会这么有趣了。
    2005年8月15日
    (原载《星岛日报》2005年8月29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