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一梁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一梁文集]->[图书馆门前捡旧书]
王一梁文集
·王一梁简介
只要有苍蝇蚊子飞过的地方/就有诗人的歌唱
·朋友的智慧
·萨波卡秋的道路
·话语研究(第1号)
·一个现代派的早晨
·我从地狱里归来
·首届《倾向》文学奖答谢辞
转换语言
·《向北节选中译本》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十四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十五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十六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十七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十八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十九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二十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二十一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二十八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三十三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三十五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三十七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三十八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五十三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五十四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八十六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八十七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九十一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九十六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一十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二十一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二十二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二十六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二十七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二十八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三十九 王一梁 譯
·哈维尔著《獄中書──致妻子奧爾嘉》(选)一百四十 王一梁 譯
附:论哈维尔(二篇)
·杨•弗拉迪斯拉夫:致哈维尔散文的读者旁白
·拷问哈维
兄弟/你有个美丽的臀部/一起走路/共同颤动。
·太阳下的造反
·我的法轮功难友:铁头叶剑飞
·别了,马哲
·献给正在绝食的作家张林
·诗人笔下的西藏政治犯
·星期二给李国涛打电话
·恐怖的脚步声:城市传奇与SNUFF电影
·家乡的传奇
·黑夜中的吟唱
美国风情画
·图书馆门前捡旧书
·路边和我握手的黑人兄弟
·美国的盐罐头
·报纸的命运
·漫谈书店
·打错了
·杨天水印象
·我想——致东海一枭
·我的中国往事:狱中三友——献给软禁中的李国涛
·我看《入狱须知》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图书馆门前捡旧书

   
    美国风情画系列:
   
   
    《图书馆门前捡旧书》 王一梁

   
    刚来美国时,因为没有借书证,在图书馆里读完书后,就这样两手空空地回去总觉得不过瘾。临走前,忍不住会在门口随手取些免费报纸或杂志。
    当胳膊低下夹着这些宝贝,悠哉游哉地走在回家的路上,那种陶醉感就像一个喝酒后仍恋恋不舍地拎着酒瓶想要继续醉下去的酒徒一样。
    其实自己心里也明白,这些是垃圾。可也自我解嘲道:总可以用来学英文。
    不久,我注意到图书馆门口有一个写着“Exchang”的地方,那里除了杂志外,还有不少书。Exchang的中文意思是“交换”,只是不知是否得用自己的书拿出来换。因为不好意思问,只好自己留心观察。但那块地方似乎一直无人问津,一天,终于看到有一个读者在那里挑挑捡捡了。这时,我很紧张,小心地瞄着这个中年模样的人,使我失望的是,最后,他又两手空空地走了,结果,我还是不知道整个“交换”的流程。
    不过,此时自己的胆子却已经大了起来。
    找到一个长着亚裔面孔的管理员,用英文问道:
    “Can I take these books ?”
    当然,早在说话前,我的手已远远地指着这个地方了。
    “Yes,You can take anyone!”
    这一瞬间,那份欢喜自然不用多说。
    不过,自那以后,往日那份从图书馆往回家走时的潇洒样子从此也消失了。因为,从“Exchang”那里可以捡到的书,有时多到两个手都抱不起,而非得拿一个大双肩包装。就算一本也不拿,两手空空回去,现在,谁还会去取那些垃圾广告呢?
    用这样的方式,一天,我竟然在伯克利西图书馆分馆门口捡到了菲茨杰拉德与他妻子扎德的“佚著”《天堂碎片》(BITS OF PARADISE),是两人未完成小说稿的合集。几天前,黄昏时散步,因为走累了,就跑到图书馆的石级上坐,尽管是7月,暮色
    里的加州海岛上却是凉意嗖嗖。无意中看到紧锁的大门前有一大堆书,就想找一本书来垫屁股。谁知一翻,却翻出了奥维尔的《1984》,去年被改变为热销电影小说原著《冷山》。妻子见我又要往家搬书,有些担忧地问道:“会不会是人家还图书
    馆里的书呀。”
    我说:“苯苯!哪有一口气还图书馆这么多书的读者!你瞧,这些书少说也有上百本,而且上面没有图书馆的印章。”
    但妻子还是担忧,深深地叹气道:“我们要这么多的书干嘛,去阿拉斯加时怎么办?”
    怎么办?似乎是个问题。其实这个问题我已想过了,当然也是像这个样子,全部再扔到图书馆门口,而且,再加上我自己著的书也说不定一起扔!
    最后顺便说一句,那本James A .Michener著的厚达1千多页的小说《阿拉斯加》,也是我在图书馆门前捡来的。在我和妻子所编织的阿拉斯加梦里,也有它所提供的一份灵感。
    2005年7月21日
    ALAMEDA
    (原载《星岛日报》2005年8月10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