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梁福庆
[主页]->[百家争鸣]->[梁福庆]->[胡锦涛“孵蛋”,陈良宇要“踩蛋”]
梁福庆
·《启蒙社》坚持时间长度争取行动的宽度
·一国两制与台湾公投欠缺问题
·一国两制与台湾公投欠缺问题
·一国两制与台湾公投欠缺问题
·温家宝总理访美要栽在江泽民手上
·画龙点睛者胡锦涛
·告国内、国外民运人士和朋友书(释)
·普通逻辑表达式和一个实际
·看大陆"宪法"与台湾"公投法"
·宪法平台上谈和平
·中国正在公有化必须关注的几个现实问题
·球有三种物理形式
·『两会』窗口下的数字楼梯
·梁福庆:恶蒸发与讹聚变
·普京在布拉迪斯拉发高峰会上的两个经典论断
·梁福庆:政协、人大两会有些什么专营物品
·梁福庆:财神归来,监狱多了
·梁福庆历史小诗两首:八分邮票
·梁福庆:香港人由曾阴权始用“左撇子”政治
·梁福庆:胡温理念碰碰胡
·梁福庆:世界发现中国和中国发现
·梁福庆:中国大陆共产党会不会问信于民
·向第十九届杰出的民主人士获奖者致敬
·胡锦涛访美前瞻:“三个和尚的故事”模式
·告别林牧老先生
·机会来了,有气的出气,有粗放粗
·胡锦涛总书记的“八荣八耻”之“颜色”乎
·胡锦涛“孵蛋”,陈良宇要“踩蛋”
·工人阶级应把被颠倒的自己重新颠倒过来
·梁福庆:《大国崛起》影片不宜评论
·《贵阳文化论坛》演讲主题:“六·四”事件的一个胜利
·更新我们活的现实观念,重新肯定民主价值源流思想真理性
·“小社会”中国反腐会成功吗?
·2008北京奥运与中国船歌
·我的中国人权观“人民权”观念
·凌冻中的电线杆你能告诉世界说这是为什么吗?
·今年的“国是论”是“出轨论”
·时评:中国时局动荡
·中国改革30年“毒奶”裂变——党政干部的两极性
·看中国道德丑陋和暴力审判中的《杨佳袭警案》
·贵州人权研讨会演讲稿(1)
·梁福庆:诺委会授予刘晓波和平奖符合中国利益
·中国“道路”的体系之我见
·中国“道路”的体系之我见
·苏联解体是由于无政府状态使苏共亡党
·“留言板”和他的中国史
·一则评论放回日记里的说明
·资本中心与离心颗粒
·晚上睡觉磨牙录
·中国要产生许多的马克思主义
·中国要产生许多的马克思主义
·中国应该“脱靴放活”自己
·中国已经没有可信的东西,完蛋定局。
·拿什么来纪念辛亥革命
·病人艺术家
·学习从中年开始——新年祝词
·掉在地上的马克思
·新闻里的中国特色
· 薄熙来——又一次马克思主义的分权革命
·“胡温新政”换届之虞那么一点点
·“普通人”哲学东方不亮西方亮
·“普通人”怎么了?
·围绕《普通人哲学》主题交流寻求对话
·“普通人观点”看中国国土钓鱼岛
·把手指放在视频上来解读“中共十八大”
·梁福庆:和习近平谈规律
·中国梦开店的政治时代
·梁福庆:学者建议和中共瘦身及其深水谈
·捉一个,随便什么都成
·日上三竿不妨在那做一个标记
·在国际交往中我们的文化很失败
·时评:只读文化的社会主义价值观
·中国企业家与狗
·中秋月下一双足
·梁福庆:国有国法,犯罪有王法
·警惕!!!新型类网络非法传销组织 “挺郭会”的传播与蔓延危害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锦涛“孵蛋”,陈良宇要“踩蛋”

   胡锦涛“孵蛋”,陈良宇要“踩蛋”
   梁福庆
   
   胡锦涛“和谐社会”的理念,依我看,人们不必比照“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充满活力、安定有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口形说话,因为,在胡锦涛的前面,有“三个代表”口形,再往前还有邓小平理论、毛泽东思想、列宁……但就是够不到我们老祖先的中华口形。胡锦涛“和谐社会”小号的口形与地方的那个“猪前拱”又如何?可见,那个东东才是真格的,而不是嘴上端的“假大空”,哄了百姓又哄自己,最后连名声也丢了的可怜虫。
   

   胡锦涛“和谐社会”一说是有其毛泽东身上的遗传,隐意中国现代的皇帝于幕后,才要在“三个代表”口号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也就是要把“三个代表”当脚使套上和谐的“鞋”, 用拔毛的逻辑来服务于“和谐”淫逸中的理念。
   
   陈良宇是在不服拔毛的逻辑淫逸下,才变成一只“自相矛盾”的笼中秃鸡。其实,不说人们也会明白,胡锦涛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在条件不成熟的情急之下,围绕“孵蛋”保持先进性的任务,从精神上统一全党。一来中央领导集体要“孵蛋”,而不能对立对抗“捣蛋”。二来众头领们要表决心,必先来个“自我拔毛”。
   
   说来,陈良宇还算是有个性的,把上海做成文章,再把文章还原于我的上海:——上海代表着中国共产党的先进性。冲着胡锦涛一喊,就给本文添上了如此这般的——“鸡不生蛋,蛋不生鸡”的叙事:
   
   一、中国的主要矛盾是不顾鸡能不能够生蛋,起始于“教化的头脑”,然后形成于“猫论”,而且成事的“猫”在尝到改革开放的成果就忘了“猫论”后一段话:发展主要是防范分化。恩格斯把人和社会发展规律作为反映和反作用的辩证法,指出越是远离自然,这种反作用就越大。这就是说,已知事实或可预见的,何以成了不得不接受,不得不顺从自然的意志,走回头路再来挖肉补疮呢?这就是肥了“种子”消瘦了人民。如此一波轮流下一波,下一波还有再下一波,过程中胡锦涛又来一剂“保先”,我们的党就成了吃奶的党。
   
   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邓小平回答得好:不管黑猫白猫,抓到耗子就是好猫。既然如此,就个干个的吧,“发展是硬道理”有错吗?胡锦涛发展“蛋”,陈良宇就发展“鸡”,各得其所,各尽其能,说的不好,若拔我的毛就踩你的蛋,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二、非人所愿,所生出来的蛋却又不是你想要的。表决心立誓言的蛋一定是臭鸡蛋。偶然生蛋的和拒绝生蛋的在一起。寡鸡和寡蛋谁怕谁?有真理又能怎样?非臭即寡。不是一个陈良宇、也不是一个陈希同。有深圳就有上海;有和谐广东就会有和谐重庆;有深圳代表了中国社会的发展方向;必然就生出一个上海代表着中国共产党的先进性。中央与地方都专注于“典型利益、城市的试验田、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摇篮”等等各施其技,领导带头拜腐,干部昌腐各尽其能的社会。
   
   胡锦涛和陈良宇代表了中国特色的——“孵蛋”“踩蛋”的分化期。
   
   2006年10月14日星期六首发稿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