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梁福庆
[主页]->[百家争鸣]->[梁福庆]->[向第十九届杰出的民主人士获奖者致敬 ]
梁福庆
·《启蒙社》坚持时间长度争取行动的宽度
·一国两制与台湾公投欠缺问题
·一国两制与台湾公投欠缺问题
·一国两制与台湾公投欠缺问题
·温家宝总理访美要栽在江泽民手上
·画龙点睛者胡锦涛
·告国内、国外民运人士和朋友书(释)
·普通逻辑表达式和一个实际
·看大陆"宪法"与台湾"公投法"
·宪法平台上谈和平
·中国正在公有化必须关注的几个现实问题
·球有三种物理形式
·『两会』窗口下的数字楼梯
·梁福庆:恶蒸发与讹聚变
·普京在布拉迪斯拉发高峰会上的两个经典论断
·梁福庆:政协、人大两会有些什么专营物品
·梁福庆:财神归来,监狱多了
·梁福庆历史小诗两首:八分邮票
·梁福庆:香港人由曾阴权始用“左撇子”政治
·梁福庆:胡温理念碰碰胡
·梁福庆:世界发现中国和中国发现
·梁福庆:中国大陆共产党会不会问信于民
·向第十九届杰出的民主人士获奖者致敬
·胡锦涛访美前瞻:“三个和尚的故事”模式
·告别林牧老先生
·机会来了,有气的出气,有粗放粗
·胡锦涛总书记的“八荣八耻”之“颜色”乎
·胡锦涛“孵蛋”,陈良宇要“踩蛋”
·工人阶级应把被颠倒的自己重新颠倒过来
·梁福庆:《大国崛起》影片不宜评论
·《贵阳文化论坛》演讲主题:“六·四”事件的一个胜利
·更新我们活的现实观念,重新肯定民主价值源流思想真理性
·“小社会”中国反腐会成功吗?
·2008北京奥运与中国船歌
·我的中国人权观“人民权”观念
·凌冻中的电线杆你能告诉世界说这是为什么吗?
·今年的“国是论”是“出轨论”
·时评:中国时局动荡
·中国改革30年“毒奶”裂变——党政干部的两极性
·看中国道德丑陋和暴力审判中的《杨佳袭警案》
·贵州人权研讨会演讲稿(1)
·梁福庆:诺委会授予刘晓波和平奖符合中国利益
·中国“道路”的体系之我见
·中国“道路”的体系之我见
·苏联解体是由于无政府状态使苏共亡党
·“留言板”和他的中国史
·一则评论放回日记里的说明
·资本中心与离心颗粒
·晚上睡觉磨牙录
·中国要产生许多的马克思主义
·中国要产生许多的马克思主义
·中国应该“脱靴放活”自己
·中国已经没有可信的东西,完蛋定局。
·拿什么来纪念辛亥革命
·病人艺术家
·学习从中年开始——新年祝词
·掉在地上的马克思
·新闻里的中国特色
· 薄熙来——又一次马克思主义的分权革命
·“胡温新政”换届之虞那么一点点
·“普通人”哲学东方不亮西方亮
·“普通人”怎么了?
·围绕《普通人哲学》主题交流寻求对话
·“普通人观点”看中国国土钓鱼岛
·把手指放在视频上来解读“中共十八大”
·梁福庆:和习近平谈规律
·中国梦开店的政治时代
·梁福庆:学者建议和中共瘦身及其深水谈
·捉一个,随便什么都成
·日上三竿不妨在那做一个标记
·在国际交往中我们的文化很失败
·时评:只读文化的社会主义价值观
·中国企业家与狗
·中秋月下一双足
·梁福庆:国有国法,犯罪有王法
·警惕!!!新型类网络非法传销组织 “挺郭会”的传播与蔓延危害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向第十九届杰出的民主人士获奖者致敬

   
   向第十九届杰出的民主人士获奖者致敬
   
   梁福庆
   

   我把我的手放在汹涌奔腾的胸脯上自问,祖国啊,爱我吗?
   题自《我的诗集》
   1988年8月
   
   贵州在中国这块钢筋水泥新近隆起的“热岛城市”板块上,有一处,靠一块高原支撑的大陆架下面,一个叫贵阳(黔渝滇湘交叉线)的小城里,一直住着,生活着几个分不开的民主人士,他们是:方家华、莫建纲、李家华、杨在行和梁福庆。他们之中的一个黄翔自去了美国以后,警察经常到这几个人的家中扫视过目。梁福庆是这几个友人当中,数年龄最小的一个,不过,他今年已是满五十岁的人了。这人就是笔者我。
   
   还是在1978年9月的时候,我在北京铁道部学习检查列车乘务工作,碰巧是在贵阳直达北京的列车上,发现有五个戴眼镜的乘客聚在一起,而且不讲话,使我产生了兴趣。由于这个兴趣,我和他们结合了。这段历史很长,说是说不尽的。那个年代《启蒙社》的出版物,都是用蜡纸、铁笔、油印滚筒一字一笔来完成的。走到哪就在那刻印,他们都叫我“滚筒”,不但吃苦耐劳,站在天安门前和西单民主墙上,一点不含糊。在上海的“人民广场”,我一个人也不怕,用手做成“喇叭”喊。“滚筒”对《启蒙社》的贡献很大,但我从不去说,这就是我的个性。
   
   二十七个年头在个人的体内不觉得有多大变化,可是,互联网时代使人体内的记忆发生了无可限量的响应性变化,思想共识之间的电子距离达到了亿秒的计算速度,只须鼠标小手指点一下《自由门5.4》约几秒钟《动态网站主页》就被打开了:
   
   “请问想去哪儿”?是啊,我该往哪走呢?世界这么美妙,我该去哪呢?
   
   思想自由在没有互联网以前,是不可能长翅膀的。当年我头顶鸭舌帽,一个人背着二百多张大字报,是整个“西单民主墙”不够长的长度,昼夜掠过长排的电线杆子,城堡随后卷起浩浩荡荡的蹄烟,是什么感觉,就是自由思想的那种神圣的感觉。想想看,互联网把世界送在你的眼前,如果让你数钞票你还数得过来么。那种“心语”上的键值,轻轻地敲击一下,一种说不明的生命在体内随之就诞生了,一阵沙沙醋栗的痛感降临沐浴全身,过后,还是觉得不知又该去哪。“请问想去哪儿”?亲切感一直在旁提醒,它就是《动态网主页》。
   
   有几个网页是我每天必须要见到的:人民网、联合国中文版主页、新世纪、议报、北京之春、民主论坛和大纪元。玩儿够了以后,再回过手指点开国内的学术网站。其实也没什么特别,就是心头想,眼睛往前凑,总是看不够。
   
   但有一件事令我非常懊恼,一个是为什么经常出现上不去《动态网站》的错误信息提示,另一个是我的电脑常常是眨一眨眼就黑屏。这两样叫我不理解和气恼。2005年8月24日这一天,当我浏览到《议报》第112期头条“第十九届杰出民主人士颁奖典礼”,我的电脑结果是眨一眨眼就黑屏了。我提起自己长长的没一点颜色的“脸”睡觉去了。
   
   几声火车大叫把我从熟睡中掀起来,第一个念头就是:上网。这次不知为什么就顺了手,蹭蹭蹭几下,就让我打开了《议报》第212期头条“第十九届杰出民主人士颁奖典礼”。一个是图片报道,一个是严家褀先生的美文:《二十一世纪中国要有一个“卫星导航仪”--在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颁奖典礼上的讲话》我读到关于中国的一段眼泪夺眶而出:
   
   “我今天带来一幅《东海海底地图》,就是从《千禧年版世界地图》上复印下来的。我还有几本不同版本的《世界历史地图》,一本《中东历史地图》、一本卫星对地球表面四、五十个地点的摄影图,书名叫《轨道(obit)摄影》,贝尔加湖就象一小滩晶莹透亮的水,随意地掉在地面上,西藏高原上的纳木错湖,就象一块带有红丝的蓝宝石嵌在起伏不平的岩石上,斯里兰卡和印度之间有两个长长的牛角般的半岛遥遥相对,中间有一小串珍珠般的小岛相连,北京则位于从撒哈拉、经过阿拉伯半岛、伊朗中亚直到新疆、蒙古一长幅的“全球化的大沙漠”的边缘。我正是看着这些地图写出《展望第三千纪》、《展望二十一世纪中国政治》、《和平民主崛起论》这些文章的”。
   
   中国的确从手掌形状的面积变动缩小,而必须从外力增大内力收紧中和平民主崛起。和平民主从我们这一辈人开始,紧紧地贴在祖国的手背上,映出斑斓的海洋,肥沃的土地与和谐的中华文化。我又一次翻开严家祺先生在1979年1月特别赠与《启蒙社》的四册《人民的悼念》图片集,遥望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第十九届杰出民主人士颁奖典礼”上的合影,我的同胞,我的朋友,我的敬仰的严家祺、黎成信、蒋亨兰、陈树柏、陆铿、孙国栋、胡石根先生们,我向你们致敬。
   
   2005-8-26日与贵阳
   --------------------------
   原载《议报》第213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