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天堂百合
[主页]->[宗教信仰]->[天堂百合]->[教牧神学理念与实践]
天堂百合
讲章
·我们在天上的父
·道成肉身
·神的道路高过我们的道路(讲章改编)
·十架七言
·天父的接纳
·“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
·合家团圆――相聚在天上的筵席
·快快去传好消息
·我们是世上的光和盐
·成为主贵重的器皿
·你爱我吗?
·你要往何处去
神学
·后现代的生态危机――信仰危机
·从崇拜学看今日中国教会的“敬拜赞美”现象
·教牧神学理念与实践
摘录
·马丁路德:九十五条论纲
· Martin Luther's Definition of Faith:
·Justification by Faith
·Of Justification By Faith
·真正信仰上帝的人
荆棘中的百合----圣经女人篇
·夏娃的爱情
·该隐之妻--人类第一个都市女郎
·拉麦的妻子们--遭遇男权寒流
·以诺之妻--谁能与神圣争宠?
·夏甲--“借腹生子”悲剧的开始
·撒拉---随你去流浪
·拉结---爱如死之坚强
·哦,那初次美丽的相遇!--撒玛利亚妇人与耶稣
随想
·没有音乐的日子
·一个人信仰的道路有多难
·没事造什么巴别塔
·再想点保罗的旧约语言问题
·海外大陆基督徒“灵恩”现象思考
·千年古堡我的心
·“异象异梦”,小心!
·五旬节圣灵降临与圣经翻译
·“我在这里”
·天上的星星,那是主的应许
·安息,安息
·自闭狂想(一)
·自闭狂想(二)
·自闭狂想(三)
·自闭狂想(四)
·自闭狂想(五)
·自闭狂想(六)
·自闭狂想(七)
·自闭狂想(八)
·自闭狂想(九)
·自闭狂想(十)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教牧神学理念与实践


    一、我所采用的教牧神学之内外涵
    教牧神学,是使神学与牧养结合,侧重于对教牧事工的神学反思,而非具体的操作。是“在有关人类健康与神的作为的课题上,带来了神学上的诠释”。
    我所采用的教牧神学是结合历史传统,从社会、文化处境出发,关顾个人、家庭、教会、社体的神学。教牧的角色有先知、祭司、智者、君王。教牧的职任是医治、指引、支撑与复和。
    1、历史与今日的教牧神学

    (1)旧约传统:以色列作为一个社体来面对耶和华独一的上帝。他们的领袖是:祭司、先知、智者,代表神对百姓关怀,带领人敬畏上帝。祭司引导社体崇拜、礼仪生活,带领百姓坚守住对耶和华的信仰,确保圣洁,是处理社体的问题;先知:被神委任,代表耶和华上帝发言,参与中保的职责,顾及社体的德行与遵行神的教训与否,劝化子民不要背道与背约,是处理传统的问题;智者劝导并指引百姓过社体美好的生活,是处理个人和家庭的问题。此三者关注的是“约、崇拜、生活”,这也是教牧关怀的基础。旧约确立了另一角色是君王,他“是耶和华或者百姓受耶和华的指示选出来的带有特别恩赐的人物”,来管理百姓,也是众仆之仆。此四种角色在旧约中可以集于一身,今日可以集中于教牧身上。
    (2) 初期教会:当时相信主很快要再来,因此致力于传福音。而当时基督教是在异教为多数的处境中的一个小团体,较重如何持守及传续信仰,此时期注重个人信仰与社体的关系。
    (3)被逼迫中的教会:要处理一些基督徒否认信仰而又回归教会的问题,因此较偏重于悔罪与信仰的宣认,和好的信息。
    (4)西方帝国教会:成为一个国教,统一强大。教会开始关怀社会文化,也开始影响社会。
    (5)罗马灭亡和基督教的传播:教会开始个人和信仰传统的定位。教皇权利绝对化,强调体制和对权威的服从。
    (6)中世纪的圣礼:透过圣礼来医治。较重教会社体的崇拜与圣礼。在教会的圣礼中寻找救恩。这时的教牧神学主要是医治。
    (7)改教时期:认为人是在上帝里得到救恩,与上帝直接关联。得救是藉着信心接受上帝的恩典,不再以圣礼为主,而以教义为主。信仰走向个体化,倡导个人领悟和明白救恩。这时期的教牧神学是复和,使人和上帝的关系和好。在宣道与施行圣礼之后,加强人与人之间的联络,使其和好。
    (8)启蒙时代:启蒙主义以世俗主义为根本,世俗主义以人为根本。改教后,宗派和国家相关,受世俗主义影响,教牧神学开始重视如何以理性来表达基督教的信仰。也注重个人的关怀,如个人的探访等。此时期的特征是理性主义和个人主义。
    (9)宗教志愿主义和私人化:世俗主义――个人主义的盛行――志愿主义――大规模的宣教运动。个人主义、理性主义、世俗主义导致宗教信仰的个人化,削弱了社体的层面。志愿主义是指引。
    (10)二十世纪:
    二十世纪初期教会关注个体,注重个人辅导,宗教心理学开始盛行,用来帮助人在复杂的环境中调整生命。因其太过偏重个人,因而社会福音倡导积极参予社会改造,希望人在不公义的社会中得到调整。
    二十世纪中期巴特提倡回到圣经,福音的宣告是神学的中心。而田立克在教牧神学上倡导无条件地接纳,上帝在基督里已经接纳了罪人,所以关顾他人首先要接纳。
    二十世纪末期:盛行教牧临床教育,开始个案研究。辅导以指导式的转向非指导式的,建立以个体为主的神学。辅导者是代表基督和整个教会来关注被辅导者,辅导透着上帝创造、基督关怀、医治、圣灵的大能。末期一个突破是整体教会作为一个关怀主体去关怀个人与社会。
    (11)后现代:针对以巴特为代表的强调命题陈述客观性的“命题――知识”类型,及田立克为代表的强调以经验为主导的经验――表现类型,在多元文化的处境中,林贝克提出了文化――语言类型,透过信仰描述和礼仪,结合特殊文化客观化与个人信仰体验,帮助人明白个人生命的价值及他与世界的关系,并运用作为社体的礼仪和信仰故事的叙述来加以诠释。在个人故事与教会传统之间做指引的工作,使二者在诠释中彼此理解与认同。
    2、教牧职任:医治、指引、支撑、复和。
    (1)医治:“医治是使其成为‘完整’、“是以灵性为中心的新的整全”,“涉及身体、情欲、理智、想象力及灵性等方面的强壮与健康”,是“恢复在方向上和(或)时程上经被毁损了的机能之健全。”但不等于是成为和原来一样。“必需医治的最大损毁乃是罪”,“罪乃是一切需要治疗情况中的最后、最重要而又最困难的一个”,灵性的治疗关乎其他所有的治疗。“教会职事的中心,是灵魂的看顾”。信仰是最基要的关怀,影响整个人格, “它能联结个人生活之所有的因素”,“这种信仰联结的力量是医治的力量”。
    医治背后的神学是救赎,田立克“将基督教的救赎与医治联结在一起”,而救赎首先基于对罪人的接纳,我们需要有“不顾一切罪债的意识而接受蒙接纳的勇气”,相信“不得接纳的人得蒙接纳”,“生之勇气乃是不顾自己是不得受接纳的,而接纳自己为已被接纳之人的勇气”。这种勇气能帮助抵抗罪债的焦惧,使人接受已被上帝接纳的事实,从而得到医治。这种医治的终极力量的泉源,乃是上帝,藉着他的赦免与称义的行为。“福音的上帝对‘人的存在’有着真正的关怀,而唯有上帝才真正能呼唤人,并使他的信仰觉醒”。信仰是实有力量的体验,它能对抗虚无与无意义。
    (2)指引:“是辅导者把受导者本身内已有资料(或内含)‘引出’来的意思”,也是启发,是建基于人内在性的东西,是灵性指导。指引不是强制、劝说、诠释或替换,也不是合作。是藉着道的宣讲推动人朝向活的耶稣基督。把人带向更美好的生活,即便生活上与这道相反,仍然可以排除一切而完全依赖他的应许与指导。因为信仰意味一种始终不变的关系。
    指引背后的神学是成圣。信仰对生活有指引作用,因为“如果我们的信仰是真的,它一定会进入我们的生活里”。基督的十字架给人一种指引,使人脱离律法进入恩典的自由,“保罗的神学与宗教改革的神学都讲人因信仰从德行的强迫症里解放出来”。在基督里,“一切都是自由,一切都是爱”。而“罪与律法的恶性循环导致了人的死亡”。信仰给人带来自由,这自由必须发展成为“体验和行动自由”,从而得以运用到教牧关顾之中,引导人过成圣的生活。
    (3)支撑:“支援有支持或‘站在一旁’使能随时加以帮助的意思”。“是在原来完整的已经破裂了或毁损了,而又不可能――或者至少不是目前――叫整个情境恢复时,因支持而给予的援助及鼓励。”目标不在于改变状况,而是在其关况中扶助他,使其能坚持下去。但不是任凭对方在其处境中纵容自己,或依赖别人。
    支撑背后的神学是盼望,是在基督里的盼望。即使真实情况一点都不改变,也因着对基督的盼望而永不灰心。这不等于说在现实中不努力,我们在历史或处境中努力,而将完全的治愈与终末的成功寄望在基督里。莫特曼认为“终末既非时间性的将来,也不是非时间的永恒”,而是“上帝的来临和到达”,上帝是“来临中的上帝”,他的来到是“表示一个不再进入死亡的存有的来到,带来了一个不再有死亡的时代;上帝的来到就是永恒的生命”,所以不论现在处境如何,我们都是有盼望的,这盼望在此世也在将来,没有什么可以改变这一点。上帝是“受苦的上帝”也是“盼望的上帝”,同样我们虽在苦难中也是有盼望的,因为“上帝的经验决定人的经验”。这样,人就可以“不存幻想,也不绝望”地去看待世界与面对生活,从而“为上帝的希望而希望”。
    (4)复和:包括与个人自我、与他人、与上帝之间的复和。我们靠基督的十字架来达成各个层面的复和。而复和是相对于割离来说的。田立克认为人“存在的状况就是割离的状况。人从他的存有之根源割离了,和其他各种存有割离了,并且也与他自己割离了”,“我与你”的关系成为了“我与它”的冷漠,所以需要全面的修复与复和。而基督是“那生存于割离、冲突、和自我毁灭中的存在之终结”,因而,人在基督里成为复和、完整的“新存有”。从而在与“永恒之你”的相遇中将“我与它”更新成为“我与你”的亲密,与神和好,与他人和好,也与自己和好。
    二、我牧养经验中所遇到的个人、家庭和教会社体的处境疑难与其问题症结。
    1、个人的一个处境疑难:一个城市传道人的抑郁症状。
    状况:35岁,神学院毕业,在一个城市教会已事奉十年。
    症状表现:沮丧,焦虑,似乎永远也做不完的工作带来学生压力,对外形象健康,回家或独自时沉默,工作缺乏动力,没有精神,无助,伤感,觉得生命象是“一条漫长、幽黑的隧道、不见尽头”。没有盼望,有厌世情绪。
    原因:
    (1)个人:
    使命感的困惑:怀疑自己是否是被神所呼召的;
    对自己能力的要求过高;
    律法主义在生活中的影响:总是以行为来讨神的喜悦;不事奉的时候感受不到价值。
    事工的“圣”与生活的“俗”难以协调:越觉得事工的神圣,越对自己的生活难以容忍;
    罪的困扰:越亲近神越觉得自己罪恶深重,道易讲难行的矛盾;
    很难有坦诚沟通的朋友:教会里面几乎没有秘密,而教会之外也很少有朋友能理解事奉中的苦衷;
    讲台事奉的不能自主性:道既难以言说又要言说,并不是付出多少努力就能有多少回报;
    个人时间的难以自主:灵修时间被占用,也很难有休息的时间;
    私人空间被侵犯:生活几乎全透明,没有安全感。
    (2)家庭:
    在家人面前维护道德的楷模形象:各角色都要做得最完美;
    性格上弱点不敢轻易暴露:被教导性格上的完美,因此不敢表露情绪,压抑。
    经济上的负担:工资低,入不敷出;
    时间上的难以协调:和家人很难有共同时间同享天伦;
    事工责任与家庭责任的矛盾,对家人有负疚感。
    (3)教会:
    与长执会的关系:象老板与随时都会被辞退的雇工关系;
    与团契的同工的关系:团契出现问题,总是将责任推给牧师;
    教牧同工的关系:常会起一些磨擦,却不敢表达负面情绪;
    信徒的期望值过高:信徒眼中的牧师有如天使,是不会也不可以犯错的;
    工作繁重:每件事牧师都参与教会才满意,否则会被指为偷懒;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