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思考中国
[主页]->[现实中国]->[思考中国]->[诺大的中国(大陆),居然容不下一个独立思考的头脑??]
思考中国
·遏止台独的最强有力武器是什么
·自由民主稳定随想
·陈水扁是否正在走火入魔??
·对陈水扁接受纽约时报专访答问的驳斥
·李登辉的如意算盘
·阻止中华民族复兴的两种办法及其应对策略
·阻止中华民族复兴的两种办法及其应对策略
·浅论中国人的深刻自信
·天问?问中国人自己?
·快速平稳的完成社会转型应该把握的两个基本方面
·坚决的阻止在日本对二战罪行进行深刻反省之前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我的决定
·稳定,难道就是专制的稳定么?拓宽思路来想---兼答一位网友
·开放是中华民族走向现代的最有效方法
·从朱总理把奖金捐给清华大学说起
·踏着祖先的血泪和辉煌前行,走向社会大和解
·中国历史就是所谓好人与坏人斗争的循环死结
·毛泽东讲不破不立,我讲不立不破
·对两种官方话语的解读------一代,二代,三代,四代,,
·理性分析,吃透我们所处的时代
·改革开放步洋务运动后尘??
·在中国大陆播种民主自由宽容宪政法制的八种办法
·追忆和反思-苛求紫阳先生!!
·请将期望的眼光从胡温转向民间社会
·中国人权理事会让我大吃二惊
·中国的历史几千年来没有人,只有角色--尝试分析文革暴行产生的原因
·救亡压倒了启蒙? 不,这是懦夫的逻辑与思维!
·向往抗日战争时期的民族和解
·谁说中国没有自由!!!???
·杂谈- 香港直选反台独李登辉新台湾人大陆军费等
·民主自由与第一百只猴子并发症
·互联网和你我他
·我们的春天简介
·飘入心灵的片片思绪
·内忧是原因,外患是结果
·中国社会已经改变,谁也不可能开历史的倒车
·再说说李登辉
·两岸关系-统长独消的转折点来临??
·将大写的人字,植入中国人的内心深处
·解读中国威胁论之二---中国人也应该反思
·反对朝鲜古巴政治正确论的胡锦涛,支持和谐社会以人为本的胡锦涛
·亲爱的中国同胞恳请您们都作一个独立的思考者
·百年来中国改革失败的教训及今后的改革路径
·美国与中国相比,最大的优势是制度优势
·(修订版)反对朝古政治正确论的胡锦涛,支持和谐社会以人为本创新社会论的胡锦涛
·现代人权观念的普及是中国和平崛起的保障
·现代社会的核心价值是确立人权的中心地位
·中国完成社会转型的金钥匙
·马英九现象及大陆台湾香港民主发展的互动
·江泽民vs共和党,胡锦涛vs民主党??
·开放是中国完成社会转型的必然道路
·请让我们适应民主
·胡锦涛的三条思路
·信仰=心中的靠山??
·中国最需要的不是英雄,而是公民
· 支持“冰点”提起行政诉讼
·我偏偏要做一个不窝里斗的中国人
·中国社会转型的艰难
·呼吁执政当局理性对待维权人士
·开放和人权意识的普及,是中国平稳完成社会转型的基本道路
·我冷静我思考我读书我观察我奋斗
·选票是民众的授权信
·台湾在搞文革?笑话,还是好好反思自己(大陆)吧
·中国人权理事会应该向《人权观察》学习
·诺大的中国(大陆),居然容不下一个独立思考的头脑??
·教育,是中国社会转型的根本因素之一,农村教育,很可能是中国社会转型的瓶颈
·论坛既是志同道合者聚会的店堂,也是持针缝相对观点者碰撞的福地
·支持孙不二先生独立参选基层人大代表
·让我们不再默许不合理的执政行为
·怜悯他们,爱他们,启蒙他们,揭露他们
·一个民族要想强盛,没有几百年的功夫是不行的
·葛红兵先生的高论,使我忍不住又要说一说中日之间的问题
·人权观念的确立是中国社会转型的根本
·董仲舒可能是中国人创新思维的第一杀手等几则思考
· 社会一切皆处于关系(联系)之中
·自然界的能量守恒定律在社会中的体现就是公平正义
·外国人对中国的看法可能更接近于真实
·西方反华势力到底反对中国的什么? 到底对中国造成什么具体的伤害?
·不结盟和韬光养晦的外交政策坚持100年不动摇
·“你还有胆去中国吗”
·尝试分析日本法西斯南京大屠杀和德国纳粹对犹太人种族灭绝的思想基础
·人权观念的普及,是中国社会转型的头等大事
·给美国政府提建议
·度奶粉事件反思
· 读史偶感
·历史的恩爱情仇
·中国人的愚笨与聪明
·关于人生的选择与修养的几点思考
·中日的恩怨了结方式
·1949年中国人民站起来之后都干了些什么?
·让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
·持之以恒,必能提升生命价值
·中国改革开放的成果并没有巩固下来
·人权理念的普及是抵御极权和防止文革悲剧的最有力武器
·试论核心价值观
· 等待中国政府给予民主自由的人是在守株待兔
·认清世界情势,精准定位中国,扬弃中国传统文化,形成现代中国新文化
·方舟子打假的方法极为平常, 大家都可以使用
·由晓波先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引发的一些思考
·刘晓波不应该成为领袖,他是中国的一个现代公民
·昂山素季演讲全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诺大的中国(大陆),居然容不下一个独立思考的头脑??

   诺大的中国(大陆),居然容不下一个独立思考的头脑??
   我们的春天 2006 07 09
   
    每当我看到自己的帖子在国内网站遭到删贴,心中总有一种愤然,有时愤慨的想,诺大一个中国,居然容不下一个独立思考的头脑,人的思维是没有界限的,网络管理员凭什么画地为牢,给人的思维套上镣铐, 套上镣铐的思维还能创新吗? 套上镣铐的思维还能自由的飞翔吗? 后来想想,我的命运,总比顾准先生好多了吧,总比张志新女士好多了吧,便也平静,冷静,同时,又感觉,既然我们有比先辈更好的环境,既然我们站在前辈的肩上,那么,就更应该作些什么,来促进中国社会的改变。我们这一代人,应该将社会转型的重任,扛在自己的肩上,如果中国没有自由,那是我的责任,如果中国没有宪政,那是我的责任,如果中国没有完成社会转型,那是我的责任,那是因为我太笨,那是因为我的努力还不够,还没有找出一个把中国建设成为自由幸福民主宽容宪政的办法来,我这样是否太苛求自己了? 中国的不能容纳一个独立思考的头脑原因是多方面的,可是,我总觉得,就我自己来说,我没有权利抱怨,我觉得,我没有权利抱怨中国封建社会的历史太长,我没有权利抱怨是太平天国,是义和团打乱了中国社会转型的步伐,我没有权利抱怨日本侵略者的入侵打断了中国的社会转型,我没有权利抱怨是文化大革命阻挡了中国前进的步伐,这些都是已经成为历史,是已经不可更改的事情,我只能在这个基础上,在这个历史的背景下,在这个布满了沧桑的土地上做自己能够做的事情,我抱怨这些都没有用,我抱怨这些,只能显示我具有弱者心态,懒汉心态。在我小时候,我们村有一个不肖的儿子,他非常不尊重他年老的父母,经常骂他们,骂他们不能给他盖房子,骂他们太穷,以至于令他自己讨不到媳妇,这给我幼小的心灵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常常想,如果我抱怨中国的封建社会太长,抱怨太平天国和义和团打断了中国社会转型的进程,就是像这个不肖的儿子一样没有出息。其实,我更想问的是,为了改变中国的不自由状况,为了中国人民能够自由的言说而不遭受拘禁的命运,我能够做些什么,我力所能及的能力之内,我能干些什么? 我是一个很普通的中国人,有普通中国人的喜怒哀乐,我也为购买一套好的住房发愁,我也为孩子的上学操心,我也为年老的父母尽一点孝心,我的观点应该说不是激进的,我的思维自以为还是理性的,我也没有违反中国的法律,我不过是作为一个普通人思考着怎么样才能让中国人过的更好一些,怎么样才能让中国的转型转的更顺利一些呢?
   

    从中国清朝时候,当时的保守派祖宗之法不可变,到当代执政者提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其思想脉络是一脉相承的,祖宗之法,就像中国特色一样,是阻止中国人民学习新鲜养料的绊脚石,将祖宗之法之神圣化,与强调中国特色是一样的,都是以此为借口,画地为牢,阻挠中国人民追求自由幸福的生活。后来,洋务运动的支持者又提出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思路,这种提法,虽然看到了学习西方先进的科学的必要性,比祖宗之法不可变前进了一步,却也人为得割裂西方文明整体性,只看到西方文明的果实“科学和技术”的威力,却拒绝接受西方文明中产生科学与技术的母体-以现代人权理念为中心发展起来的民主自由宪政体系,拒绝接受西方的法律体系,政治制度,人权理念,洋务运动倡导者拼命购买西方的枪,西方的炮,结果这些科学与技术的成果,到了中国,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变了形,走了样,成为枯枝败叶,在甲午战争中被学到现代文明精髓的日本人打得落花流水。现在,胡锦涛先生又提出创新国家的概念,同时,又不给中国人民自由言说的自由,我觉得,他的思路,还没有超出洋务运动“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高度,他虽然看到了创新这个果实的可爱,却没有看到产生创新的土壤-自由,民主,宽容宪政人权,或者说,他看到了,也还不原意给,因为他可能认为,人民的自由言说,会给他执政带来麻烦。
   
    也许,胡锦涛们,希望中国人只能在自然科学领域创新,在社会科学领域则要听共产党的话,做共产党的好孩子,如果你给头脑画地为牢,规定哪些可以思考,那些不可以思考,那么,你还能得到创新吗?胡锦涛先生提出创新国家的概念,可是,创新的思维是没有界限的,创新的思维就像天空中翱翔的雄鹰,怎么能够规定禁飞区呢,说不定,这禁飞区就是创新的源泉,如果你禁止飞行到那里,那么,创新也就成了无稽之谈,也许,胡锦涛们,希望中国人只能在自然科学领域创新,在社会科学领域则要听共产党的话,做共产党的好孩子,如果你给头脑画地为牢,规定哪些可以思考,那些不可以思考,那么,你还能得到创新吗?
   
    我个人冒昧的认为,从胡锦涛先生既想要创新的果实,又不给中国人民自由言说的政策来看,他也还是割裂了现代文明的整体性,他如果不进行反思的话,也可能会像洋务运动的倡导者一样遭受失败的命运。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