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中国正义
[主页]->[百家争鸣]->[中国正义]->[中国社会正义论(前言)]
中国正义
·大陆政论作家:余樟法与郑贻春
·杨银波:1993年~2003年:六四周年档案简编
·中国社会正义四原则(提纲)
·中国社会正义论(目录)
·中国社会正义论(前言)
·一, 罗尔斯的正义论简介1.基本概念:社会,社会制度,正义:
·新网站:中国社会正义论
· 中国社会正义论新网祉
·简评当代中国正义思潮
·教育公平的四条正义原则
·义务教育法:孕育了20年的早产儿
·社会正义:公平效率稳定导论
·12月7日,李劲松律师见光诚讨论上诉.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社会正义论(前言)

   前言
   
   本文试图以罗尔斯的《正义论》为基础,阐述一种适合于当代中国国情的社会正义理论。用流行的术语是:建立一套有中国特色的社会正义理论。
   
   象二十年来我所有其他文章一样,本文以普通读者为对象。你最好具有,但不必有系统的政治学,伦理学,经济学基础。我的确期望你有些这方面的一些常识,我的最低要求是,你要有这方面的兴趣并愿意做一些很简单的思考和推理,你不必懂得微积分,也不能只知道一加一等于二,至少知道100加100等于200。本人尽量避免使用学术术语,实在不能避免的,象“功利主义原则“”自由主义“”帕雷托最优“这些几乎是常识性的术语,假如你事先没听过或不理解,不必有太大的顾虑,我将作适合初学者的简略的解释。如果我的解释没给你多大帮助,你可以去GOOGLE碰到的术语,我假定你在网上阅读读我的大作。当然你可以给我发EMAIL,在成名之前本人应该有大量时间亲自处理个人EMAIL。当阅读疚牡淖曳⑾治叶宰ㄒ凳跤锏慕馐吞ㄋ锥谎厦苁保胩辶孔髡叩某龇⒌悖何业亩琳叨韵笫欠亲ㄒ等耸俊?

   你不必事先通读罗尔斯的《正义论》,甚至,你不必知道世界上曾经有过一个叫罗尔斯的因为正义论而非同凡响家伙。本文归功于他的地方太多,不骑马也要出于起码的的礼貌提到他的小花絮,反正他的花絮实在不多。他1921年生于美国,父亲是一位对政治抱有浓厚兴趣的著名律师, 母亲是一位热心的社会活动者.他的大学就读于赫赫有名的普林斯顿大学,毕业后二战期间曾当过兵,抗枪远征海外。战后,1946年,他又重新返回培养了他的母校普林斯顿大学,并在那里开始了他攻读博士的学习。在读博士的最后一年,即1949年,他结识并迎娶了马格丽特小姐。以后相继在普林斯顿大学、康奈尔大学、马萨诸塞理工学院等大学任教,这些一流大学都没能够留住这位恬静的与世无争的学者。1962年他找到了学术环境的归宿:哈佛大学。他在那里任哲学教授,直到1991年退休后。罗尔斯对西方学术影响,广范地涉及哲学、法律、心理学、政治学和经济学等领域。徐友渔认为他是“公认的最重要的、最有影响的政治哲学家”。2002年11月24日,“饱受病痛折磨的罗尔斯离开了这个尚未实现其理想和追求的世界,享年81岁。”(李小科)
   
   关于政治哲学史上划时代的著作《正义论》的问世,李小科写到:罗尔斯多年的思考终于汇聚成一本专著即《正义论》,并交由哈佛大学出版社于1971年正式问世出版。提起《正义论》一书的完成出版,还有一段有惊无险的插曲。1969年到1970年间,罗尔斯计划在斯坦福大学的行为科学高级研究中心整理他的作品。一天清晨,一个电话把他从睡梦中唤醒。他被告知,中心在炸弹爆炸声中变成一堆瓦砾。罗尔斯夫人在回忆当时的情景时说:“Jack当时的第一反应是脸色变得煞白,站在原地喃喃自语,‘我再也不能完成了’”。所幸的是,他的手稿虽被水浸湿,但字迹还依稀可辨。真是如同有上帝在冥冥之中保佑,否则我们也许至少得推迟几年、甚至十几年才能看到他今天的这部被公认为政治哲学史上少有的伟大作品。尽管在斯坦福有过这次不太愉快的经历,罗尔斯在《正义论》初版的前言中,还是专门提及并感谢斯坦福高级中心。
   
   何怀宏先生在译本的序言写到:“《正义论》一书是罗尔斯积近二十年的努力思考的一部心血之作,它集罗尔斯思想之大成,把罗尔斯十多年来所发表的论文中表达的思想发展成为一个严密的条理一贯的体系”
   
   从负面来看,罗尔斯在中国的名气非同小可,连著名的中国主流经济学家张维迎这样的糊涂虫也觉得相当有必要尽快在什么地方引用罗尔斯来证明自己一直走在学术的最前沿。
   
   本文以初版于1971《正义论》为蓝本。它有两个中文版,一是谢廷光先生翻译,上海译文出版社,曾经被热心人贴到网上。另一是由何怀宏,何包钢,廖申白合作翻译的,社会科学出版社。最好的版本是当然是--原著,本文参考上述中译本尽量引用原文。

此文于2006年06月0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