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盛雪文集]->[专访在多伦多风雪中绝食抗争的盛雪]
盛雪文集
*************
·陈奎德:雪韵
·诗集《觅雪魂》如何成为禁书
·盛雪诗集《觅雪魂》纽约发布会
·劉劭夫:我多想迎著太陽走
·北明:丢失后的残字 --读盛雪《觅雪魂〉
·陈破空:在文学与信念之间 (图)
·刘真:《觅雪魂》的另一种荣幸
·黄河清:四美俱,二难并
·阿海: 盛雪詩集《覓雪魂》出版散記
·黄河清:盛雪《觅雪魂》诗集成为大陆禁书的事实证据
·黄河清:且觅丁亥雪魂,聊述戊子衷肠
·盛慧:盛雪诗歌的兵器谱
·费良勇:《覓雪魂》就是自由魂
·胡平:推薦盛雪詩集《覓雪魂》
·野火:捕捉詩性的灵光1
·东海老人: 聯賀盛雪詩集《覓雪魂》出版
·刘路:败仗
·文婧: 尋覓圣雪的灵魂1
·三妹:读盛雪诗文随想
*************
友人赠诗赠文
*************
·黄河清:俚词贺盛雪获英女王颁发钻石勋章
**************
百年不风流 千古人传颂
·
**************
·超越时空的对话
·迟了半个世纪的臧家祭奠
·百年滄桑夢頻碎 風雲人物青史垂(图)
·朱学渊:东北大学的人物踪迹——也纪念臧启芳先生
·追尋英魂 還原歷史(多图)
·歷史長河 百年一瞬——《百年不风流》编后
·千古啟芳 傲立蒼茫——《千古人传颂》前言
·追怀昔日的“大学精神”
·直书信史在民间 (上)
·代理天津市长——臧启芳雄才难展的从政之路
·張學良內定的天津市長到底是此臧還是彼臧
***************
加拿大“十元人道救助”计划
***************
·愿帮助你的 也都平安
·呼唤人性的温暖 ——记“10元人道救援行动”
·"不要讓好人孤單"
·“十元人道捐助”计划年会
·十元人道捐助计划 资助维权大陆人
·多倫多10元救助 7年來籌逾4.5萬 捐贈中國逾20名繫獄維權人士
·10元人道捐助 7年籌款4.5萬元
·十元计划及海外救助中国良心犯行动
·中共人权迫害加剧 民运人道救援先行
****************
自由亚洲电台报道选编
****************
·刘淇昆评炉霍事件
·加中国人权联盟呼吁哈柏关注中国人权
·加朝鲜人权协会呼吁救助将被中共遣返难民(图,视频)
·藏人新年绝食抗议 民阵呼吁华人声援
·韩广生谈王立军其人及对中共政局的影响(图)
·李竹阳:理解父亲秦永敏的政治理念
·悼六四 李必丰儿子到多伦多朗誦父亲詩歌
杂项
*****************
·Ben Arnold《真正的名扬四海:硬盘!》
杂议万象 历史留痕
******************
·為一個獄中政治犯舉行作品朗誦會引發的爭論和攻擊
·关于中国——和某留学生的电邮通信
·黄河清:盛雪成了一具牺牲!
·岁月留痕——一封旧信
English articles
·
·The Struggle of Three Books
·Edmonton is home
·Tiananmen, 25 Years Later: What I Saw
·Ottawa’s 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Site Is Fitting, Says Chinese
·SHENG Xue: Subcommittee on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Committee
·Tiananmen, 25 Years Later: What I Saw
·Steamed up about censorship
·加拿大國會山的國際人權日
·You -I-Sense-Black
·Your Red Lips, a Wordless Hole
·Even the Moon Would Weep
·Chinese-Canadians Fear China’s Rising Clout Is Muzzling Them
·At Bloody Dawn
·Chinese Writers: Organ Harvesting Atrocities Will Stop Only with the E
·The Sea and Its Shore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专访在多伦多风雪中绝食抗争的盛雪

   
   
专访在多伦多风雪中绝食抗争的盛雪

   
   盛雪和王丹坐在多伦多中领馆前零下14摄氏度的风雪中绝食(大纪元)
   

   (大纪元记者李佳、石具多伦多报导)从2月6日上午9 时起,著名自由撰稿人、时事评论员盛雪在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馆前开始为时24小时的绝食行动,回应高智晟律师发起的维权绝食声援团的倡议。
   
   多伦多当天天气异常寒冷,时速50公里的大风使气温降到摄氏零下14度,下午满天大雪很快覆盖了整座城市。盛雪和王丹就坐在中领馆前的风雪中,本报记者现场采访了盛雪女士。
   
   爱和同情是社会的基石
   
   盛雪平静的表示今天的天气虽然很冷,但是当真的用心去感受一下国内人的那些处境,今天的冷也就不算什么。她说:“我们打开任何一个海外网站,80%到90%的国内新闻都是灾难性的,而且都触及了人类忍受的极限,很多人毫无渠道、毫无希望表达他们的诉求,我们在这里就是帮助他们表达心声。”
   
   盛雪认为中国社会的经济大潮同时也席卷了整个社会的道德、良知、正义和同情。面对那么多的恶性、悲惨事件、中国人都变得非常的麻木。灾难只要没有发生在自己头上,就觉得无所谓。像高智晟律师这样的人在中国社会脱颖而出,以及我们在海外的声援,是向世人表达这样一个诉求,爱和同情是社会的基础,而现今中国的社会完全丧失了这样的一种基础。
   
   海外华人的分裂人格
   
   在海外,盛雪看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拥共的人大部分都在海外。她认为其中有这样几个因素:在中国国内生活的时候,那种压迫是非常具体的,非常近的,所以人们非常痛恨那个制度,觉得很不适应;可是当你远离了那个环境的时候,那些东西就变得非常不具体了,你感受不到那种压力和紧迫,很多人把遥远的东西就看成了一种虚幻的美感。
   
   另一种情况就是,很多人有一种趋利避害的心态,在远离中国后,他们知道那还是自己的故土,有他的亲人,有他生活过的环境,当他要和这个地方保持一种非常亲密的关系时,中共政权夹在中间,这是一个专制、极权、非民主的政权,你如果不对它表示出一种巴结、赞许的态度,你自己就会觉得在这个过程中得不到好处;如果你表示反对、批判、不认同的态度时,你心里很明白会由此遭受到一些惩罚。盛雪谈到自己的亲身经历:“八九年六四后,我从国内出来,从那时起我加入到中国海外民运的行列,快16年了我不能回国,包括我父亲去世、母亲生病,我都不能回国。对许多人来讲这是一个很难承受的代价”。
   
   盛雪指出,许多人这么多年来在中国接受所谓的爱国主义教育,使得他们对西方的民主有一种潜在的抵触和批判。他们到西方来过好日子,享受民主的保障,享受法制社会给他们带来的安全,但从意识形态上又很抵制民主,回过头去赞美中共的专制。这就是中国人的人格分裂。
   
   中国没有法律
   
   对于中国的法律,盛雪认为当中国的仍然是一党专制的时候,中国的法律体系是不可能独立的,因为立法、司法、刑法都是共产党管的,法院是共产党开的,法官必须是共产党员,律师必须要进行政治学习,你说这个法律能称之为法律吗?它不是正常体制下的法律,所以中国没有法律。中国只有宪法这样一本书,它由共产党来写,共产党来读,共产党告诉老百姓怎样做。
   
   在今天,中国的律师被逼得只有采用绝食的方式抗争,因为他们被殴打、被跟踪、被恐吓,他们所遭受的跟在中国手无寸铁的普通老百姓、下岗工人没有什么区别。但他们有知识,他们在用绝食的方式向世界发出呼吁,好在现在的社会资讯发达,让全世界都知道中国发生了什么事情。
   
   对胡锦涛及共产党抱幻想是一种愚昧
   
   对于仍抱有幻想的华人,盛雪果断的指出,中国人已经被训练出了这样的一种心理素质,就是希望明君的出现会带来变化。胡锦涛上台两年多了,许多华人、特别是知识分子希望胡能成为中国体制的推动者,但是至今我们没有看到任何具有民主理念的行为表现。他在过去两年的所作所为,给我们呈现出的是一个非常保守刻板,毫无民主思想和开明的意识形态。他上台后就提出中共在政治上要学习北韩,但北韩是世界上最保守、最愚昧、最邪恶的共产党国家,从这点上就说明他是一个什么样人。对他寄予希望完全是一种愚昧。
   
   加国大选展示正常社会中的政治生活
   
   最近加拿大政府大选引起盛雪的很多思考。自由党执政13年,在社会上建立了强有力的人际网,自由党人遍布政府的各个角落。但加拿大有新闻自由和法律制度,贪污的事件很快被披露出来,于是我们看到了整个调查过程,报告怎么出炉,跟事件有关的人,包括两届加拿大总理如何被传讯,这一切充份显示了民主制度和非民主制度的区别是非常具体的。民主制度在效率上可能不是最高的,但肯定是防止一个社会走向歧途最有效的制度。
   
   在大选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些很有趣的事,自由党议员退党,要求成为独立的国会议员,及保守党党员连夜叛党,这虽然带来一些社会舆论的波动,但加拿大人都能用很平和的心态看待这些事,这在民主社会演变过程中是一个很正常的事情。
   
   盛雪说,如果这样的事发生在中国可就要命了,会被称为反党、反革命集团,是涉及身家性命的大事情。她强调这就是两种个制度的区别。在加拿大执政13年的自由党下台,反对党上台组成了少数党政府。这个事实说明政府是可以推翻的,政权是可以颠覆的。
   
   加拿大大选正好让我体会到什么是正常社会中的政治生活。当你去支持、表态和参与一个政党时,你就是在参与政治,这就叫政党政治。今天的中国人完全把这种概念搞乱了,中国人面临的是一个社会政体的问题,而根本没有走到政治的环境里去,因为中国没有政党政治。这根本就是一个误区。
   
   中国人如何摆脱恐惧心理
   
   盛雪表示看透了中共的手段,她说,中共统治多年来,一方面用谎言愚昧你,另一方面用暴力胁迫你,在你的的心理上制造一种暗示,他们什么都做的出来。人的生命和心理一般都是很脆弱的,每个人都有保护自己的本能,这使得人变得非常的机敏。
   
   盛雪讲了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位快80岁的老人十几年来经常给我打电话,鼓励我继续推动民主运动,但是他一直都不告诉我他的名字和电话,完全是他单线联系。中间间隔了很长时间他又打来电话说,他病了,得了癌症,经过化疗,病情得到了控制,这才告诉我他的姓名和电话。
   
   前不久,在市政府前面召开一个大会,我觉得他的表现肯定在中国受过迫害,我邀请他参加,他停顿了一会说:“我还是不来了。我出国有16年了,还想在有生之年回国看看,如果明天在会议上有人给我报告了,回国我会被抓起来”。我当时非常感慨,他虽然离开中国16年,但他整个的心灵还是禁锢在原来的环境里,从来没有真正的自由过。一大批中国人都是这样生活?,非常可悲。
   
   在看透了这种现象后,盛雪指出中国人要想摆脱这种恐惧心理,首先他们要知道真象,而且要知道正面的事例,比如加拿大大选。
   
   对于绝食会有什么样的结果,盛雪认为什么事情都不会马上看到一个结果,但什么事情又都是结果中的一个环节。早上我出来时,给我的朋友写了一封信,希望认同这件事的人都来参与,让我们接成一个环,让这个环成为今天中国社会那些无望的人,那些正在受迫害的维权者的依靠和对他们的保护,每个人都是这个环中的一个环节。
   
   (2/7/2006 7:59:00 A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