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盛雪文集]->[盛雪谈平反法轮功]
盛雪文集
·暴政有期 大愛無疆
·西藏之痛 中國之恥 文明之殤
·在加拿大藏人于国会山举行的集会上演讲
·要求加拿大国会就西藏紧急局势举行听证会(请签名参与)
*********
中共国家恐怖主义
*********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一)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二)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三)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四)
**********
朱小华案独家报道
**********
·THE ZHU XIAOHUA CASE: A WINDOW INTO CHINESE HARDBALL POLITICS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一)朱小华案开审,权力斗争升温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二)朱小华庭上抗辩,推翻所有指控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三)卷入权力斗争 朱小华家破人亡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四)朱小华要求中央允境外记者采访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五)朱镕基出访 朱小华遭殃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六)朱案厮杀 港商垫底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七)朱小华案将宣判,刑期十五年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八)朱小华咆哮法庭
·江、朱各人手上一张牌――透视朱小华案、远华案
·原交通部副部长郑光迪案判决内幕
·朱熔基羽翼被翦──浅析朱小华案件
***********
政评和时评
***********
·知识界依附人格及选择困境
·江泽民访加与丢中国人的脸
·大厦将倾 硕鼠搬家-----谈中国贪官外逃
·共产劫富后的两个中国----透视中国的贫富悬殊
·致曹常青兼談民運
·新年感言
·我们是来自同一个国家么?
·张林被拘,亟需声援
·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何处是乐园——福建偷渡者在加拿大
·世纪之交的中共对台湾政策及台湾的选择
·贾庆林与赖昌星案
·天人永隔之际--王炳章父亲病危唯一心愿见儿子一面
·一步之遥——平安或苦难
·王炳章父故世心愿未了天人永隔
·胡锦涛访加纪实
·万事似具备 遣返又成空--分析赖昌星遣返案的一波三折
·回应历史呼声终结共产暴政
·华妇溺杀患病女儿引争议
·熱比婭:維族的母親
·加拿大前後任總理為中國人權爭功勞
·正视中共在海外的间谍活动
·加拿大人对中国产品不放心
·加总理忙峰会:从北美到亚太
·为什么加中旅游协议总签不成
·奥运精神何在?──八十八岁母亲遥盼王炳章
·加拿大高官易丢“乌纱帽”
·为专制帮闲无异于助纣为虐
·北京奥运: 在普世价值透视下
·中文媒体忽悠华人
·香港已没有公民自由----记北京奥运香港行
·是食品还是毒品?----毒食品事件在加拿大继续发酵
·忽悠不了的沉默大多数
·罪证确凿也要当庭释放----中国留学生在加拿大造假案
·为失去话语权的人们发出声音
·2009年中国与世界的关系
·麻雀大战乌鸦
·盛雪谈加总理哈珀访问中国
·做人,还是做恐惧的华人?
·Being A Man or A Chinese in Fear?
·中国政府在赖昌星案上无法自圆其说
·《南都周刊》赖昌星逃亡这些年
·健康、正常、乐观、有尊严地活着
·盛雪披露远、朱两大案政治斗争黑幕 (图)
·盛雪评加法院下令扣押中国领事资产(图)
·盛雪谈平反法轮功
·张伟国 盛雪:陈希同朱小华保外就医与中南海权争
·盛雪:正在起死回生的中国
·盛雪演讲赖昌星远华案及反腐败
·盛雪披露远、朱两大案政治斗争黑幕 (图)
·賴昌星─中國特色的碩果
·中共霸權政治與加拿大民主大選
·中国民主日 告祭鲁之璠
·个体怯懦,群体嚣张(图)
·他們让卡城如此美麗
·从阴之道重回人间
·屹立不倒的民运人士们
·庆祝这样一个日子是个耻辱
·赖昌星被遣返与中国政局
·為陳光誠割袍斷義
·薪火相傳 建立聯盟
·911十周年專訪盛雪:反恐必須反專制
·专制迫害后遗症 人类史上的“奇观”
·母子天人永隔 炳章自由何日
·呼吁紧急关注:陈西人间蒸发
·高智晟律师,你在哪里
·胡锦涛来访前,戏说胡锦涛
·陳偉群的「中國情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盛雪谈平反法轮功

/hero/2006/shengxue/shengxue.bmp
   
   
   时事评论员盛雪
   【新唐人电视《时事论坛〉】据来自北京高层人士透露,北京高层正著手为法轮功平反。就这一话题,记者严真采访了时事评论员盛雪。盛雪指出,为法轮功平反,可能是北京遇到的最难平反的事件。
   **「终于来了」、「又来了」
   记者:盛雪女士,您听到中共正准备为法轮功平反这一消息的第一感觉是甚么?
   盛雪:我的第一感觉是「终于来了」,或者说「又来了」。
   记者:为甚么这么说呢?
   盛雪:因为其实我们知道,在共产党统治中国的这五十年当中,这样的事件已经数不胜数,从建国开始到现在,已经是几十次这样的事情。
   记者:就是镇压、平反、再镇压、再平反。
   盛雪:对。今天我们来说法轮功这个案件的平反,实际上是因为这过去五年多的镇压,中共意识到这不是一个能够使社会稳定,或者说能够使这个政权稳定的做法。
   
   记者:那么现在有一个说法就是说,是由于镇压当中投入了大量的财力,投入了相当比例的国民经济,现在已经无法再维持这场镇压了,您认为是这样的么?
   盛雪:我不觉得是这样,因为实际上共产党想要维持这场镇压,他是可以做得下去的,为甚么这么说?我们讲中国社会最长的政治运动可以说是文革从一九六六年到一九七六年这十年。那么在那个时期,中国社会的整个国民经济比现在要差的多得多,我们常常讲的一句话,当时的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整个社会都可以勒紧了裤腰带,不吃不喝来搞政治运动,那么共产党现在统治的中国,其实,在整个经济层面是比哪个时候确确实实要强大得多了。我倒觉得其实共产党说要给镇压法轮功这场运动平反,最关键的问题是现在这种突出,尖锐的社会矛盾已经到了它无法解决的程度。比如说最近一个非常突出的事例,在重庆市万州区,实际上是一个很小的冲突,引发多达五万人的一个暴动事件,连把当地的政府部门都给砸了那么这样的事件之所以发生呢,其实并不是因为这个事件多么的恶劣,或者多么重大,而是因为整个社会上积聚的这种怨气、不满,和整个社会不公所造成的人们对政府的不信任已经达到了一个临界点,那么实际上任何一个小的事件,都可能会引发任何人从各个方面所产生的这样一个不满,这样汇集在一起,我觉得重庆这件事情非常具有这样的说服力。
   记者:您认为这次中共想平反法轮功,也是基于社会稳定地考虑,如果要是不再停止,好像这个社会不能保持稳定,包括社会的各个层面。
   盛雪:对,我觉得这是最大的一个原因,当然刚才像您所讲的,镇压法轮功国家投入了太多的人力、物力,这个是大家都看得到的。这五年多来,各地设立的这些镇压法轮功机构都数不胜数,包括用于跟踪、迫害,设的监狱、拘留所、洗脑班呀,所有的这些,当然全部是国家的财力铺进去,这些东西怎么来说都是一个负担。但是,共产党这样的一种统治,它自己掌握著所有的资源、所有的社会机器,它如果想一意孤行的这么做,它还是可以这么做下去的,而在于说,现在整个社会积聚起来的这种强烈的对立、冲突和危机使得它意识到了,再这样继续镇压下去,肯定它对这个社会更加失去了控制能力。
   而且,我相信这里面也许会有明白人看得到的问题,就是说,从法轮功诞生的那一天起,他所秉承的「真善忍」,而这样的三个特点其实对任何一个社会都只能是起到一个帮助它稳定社会的作用。我们看到很多这样的例子,一个不修炼的人他可能比较自私自利,他可能比较不守规矩,或者说他有很多恶习,抽菸喝酒等等,到处滋事,那么在修炼法轮功之后呢,他变成一个非常大公无私的人,特别会为别人着想,而且呢,行为上很自律。比如说在国内的几次大的事件当中,我们也可以看到这样非常明确的例子,比如我们一直讲四二五中南海事件,那么多人到中南海去请愿,结果他们走了以后,地上连一个纸片都没有,中国老百姓,或者说中国的官员,当然他们也看得到这是甚么造成的,这些人在这样的一种理念的约束下,他们可以自己自律,那么共产党今天他应该已经意识到了,其实镇压法轮功对它自己的统治,只是使得它的危机越来越加深,越来越升级。
   记者:可是我们也看到就是说平反这种说法我们在二零零二年差不多是两年多前,也听说过,一直到现在又有这种高层透露出来这种意向,那么在这过程当中,最大的障碍是甚么,比方说现在还没有正式平反,可能中共高层两派之间还在互相的争论,您认为这个障碍在哪里呢?
   盛雪:其实说到这个问题,我到想回过头来看看著平反这个词汇本身它的真实含义是甚么,在中国古代,其实就有很多这种所谓的平反的事情,那个时候就是说,官方或者皇帝他们判错了案子,制造了冤假错案,也许在这个皇帝还当政的时候,他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然后予以平反,或者呢这个皇帝死了,下一个皇帝说,哦,上一代做错的事情这一代给平反,那么基本上来讲他是指那些,因为有一些资料不实、不全,或者有人诬告、听信了谗言等等。这样的一些原因,而错判、误判的这样的冤案。
   那么在共产党统治下的冤假错案有一个非常突出的特点就是说,所有的冤假错案,我是讲社会层面这样的的案子,几乎都是共产党一手造成的。就是因为中国的立法司法执法,都在他的手上,所以说在这些案件当中,我们想从一开始建国的时候甚么三反、五反、正反,到五十年代的五七年反右,五九年反右倾,到六六年的文化大革命,到最后七六年的天安门运动,实际上哪一个运动不是共产党一手发动的?都是他一手发动的,那么七六年之后中国开始了大规模的平反运动,几乎给前面所有的大的政治运动都平反了。
   记者:所以平反可能也是它的一个大的策略,用于证明共产党还是正确的、光明的、伟大的,所以在平反过程当中,人们又会被宣传搞晕。
   
   盛雪:就是这个目的。所以,中共一方面不断的制造冤案、不断的镇压,那么另外一方面,用另一只手不断的平反。那么我们说,如果前边的,比如文革之前,那个时候共产党很幼稚,或者说它不成熟,或者说他种种原因,犯了甚么甚么错误,给它一次机会,它回过头来平反。那么到了一九七六年的天安门运动,又是镇压下去,后来邓小平上来又给天安门运动平反,但是还是发生了六四镇压,六四镇压还没有来得及平反,又发生了镇压法轮功这样的事件。
   所以,其实说到底,共产党的统治,它所有的镇压和平反,都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说是为了维持住它的权力,能够维持住它对整个社会的这样的一个控制。我一直讲,中国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一个国家恐怖主义的这样一个统治,就是用暴力、谎言,对整个这个社会进行统治,在每一个这样的事件发生之后,实际上它意识到这样一个危机的时候,它就回过头来给前面的事件进行平反。我们看到中国社会,哪一次平反之后,使得中国社会真正走向了我们所向往的民主、自由、法治这样的一个社会呢?到现在还没有。
   **可能是中共遇到的 最难平反的事件
   记者:但是我们这次也看到,法轮功学员打出了要严惩凶手的这样的一个要求,比如他们明确提出发动这场迫害的江泽民、罗干、刘京、周永康,都要对这次镇压负责。所以伴随这个平反,如何惩治这些参与迫害的中共官员,也是一个很大的难题。
   
   盛雪:所以我也在想,实际上这次平反法轮功事件呢,可能是中共遇到的一个最难平反的事件,因为就像你所讲的,法轮功学员提出这样的具体诉求是在之前的任何一场运动,得到平反的过程当中从来没有过的。因为在以前,比如说反右平反、文革平反,很多人当时感激流涕,甚至有些人在平反过程当中兴奋的一下昏过去,甚至为此一口气没喘过来的也有。那个时候人还在停留在一个真的是被这种愚民政策愚弄了这么多年的情况下,根本不知道自己所应该具有的这些权利。那么,今天,法轮功学员,在整个跟这个强权抗争的这五年当中,在这一点上其实是一直非常清醒。特别是现在他们能够非常明确的提出来对这个事件的发起者,责任人一定要他们真正服法,让他们去承担这样的一个后果。
   记者:我看报导中说,法轮功学员的律师泰瑞.玛什正在联合世界的一些非政府组织成立一个特别法庭,不光是审判这四个元凶,还包括积极参与迫害的各级官员,包括舆论打手,反正这个范围应该是很广的。
   盛雪:因为我们现在知道,就是完全确认在国内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经有一千多人了。这些人的父母、兄弟、姐妹、亲属,他们是不是就平反了就算了。如果说所有这些每一个个案的执行人,责任人都让他们负起这样的责任来的话,确实牵扯的人会很多很多。可是中国社会,我相信呢,是需要有一次这样的平反,我们说以前那种形式的平反,再多一次对中国没有意义,因为共产党还是可以继续用另外的一只手去镇压另外的一种社会力量,那么今天应该是他们承担这样的后果的时候。
   
   记者:您认为这次平反的社会意义和历史意义要比以前的平反要大?
   盛雪:如果说当局真的能够按照法轮功学员所提出来的要求去给这样的一场运动平反的话,那么对整个社会的进步是有一个巨大的推动力量的,因为所有的责任人,当事者,他们应该为他们所做的事情承担后果,应该认罪服法。可是,共产党能做到么?我想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疑问。
   记者:你认为平反之后,海内外的华人会是甚么样的反应?当时镇压法轮功的时候是舆论一边倒,那么现在如果哪天平反了,老百姓会怎么说呢?
   盛雪:其实我们在这之前已经看到过很多这样的场景了,比如说反右的时候,那么那些右派被打倒了,那么其他的人都是举著拳头、高喊著打倒的口号;文革的时候,有那么多人被打倒,那么其他的人也都还是抱著一种侥幸、幸灾乐祸的心态。中国共产党自己有统计数字,说大概有三百多万各级干部在文革当中被整肃过,实际上被牵连被迫害要百倍于这样的数字,那么整个社会还是跟著这样的舆论走,你说打倒的时候,我也跟著喊口号、抡起拳头,你说平反的时候,我也跟著欢呼、跟著感恩。那么当然了,如果真的法轮功这个事件被平反的话,我想那么多对法轮功不理解、仇视、谩骂或者是帮著镇压的一些人,当然他们一夜之间,只是觉得恍然大悟,闹了半天共产党又闹错了,或者他们明白这里面的道理,也是觉得既然你不镇压,那当然我也跟著你的潮流走,不过就是这样。但是我是觉得,如果说法轮功学员这一次能够一直坚持自己这样的一个底线,坚决要求惩办这些责任人的话,我想这里面跟当权者是一个互动的机会,就是到底能不能推动整个社会往前走。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