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盛雪文集]->[万事似具备 遣返又成空--分析赖昌星遣返案的一波三折]
盛雪文集
·盛雪:正在起死回生的中国
·盛雪演讲赖昌星远华案及反腐败
·盛雪披露远、朱两大案政治斗争黑幕 (图)
·賴昌星─中國特色的碩果
·中共霸權政治與加拿大民主大選
·中国民主日 告祭鲁之璠
·个体怯懦,群体嚣张(图)
·他們让卡城如此美麗
·从阴之道重回人间
·屹立不倒的民运人士们
·庆祝这样一个日子是个耻辱
·赖昌星被遣返与中国政局
·為陳光誠割袍斷義
·薪火相傳 建立聯盟
·911十周年專訪盛雪:反恐必須反專制
·专制迫害后遗症 人类史上的“奇观”
·母子天人永隔 炳章自由何日
·呼吁紧急关注:陈西人间蒸发
·高智晟律师,你在哪里
·胡锦涛来访前,戏说胡锦涛
·陳偉群的「中國情結」
·多伦多举办刘晓波作品朗诵会(图,视频)
·吴英死刑案面面观
·中国双非婴儿潮迫使加拿大修改法律
·从赖昌星案看中共司法误区
·加中贸易火热 会否牺牲人权
·盛雪在加拿大国会中国问题研讨会的演讲
·哈珀與薄熙來
·口風很緊,賴昌星還有
·加拿大监狱专访赖昌星
·国内抗暴烽火燎原 海外民运迎头赶上
·見證「六四」的世界各地民主女神像(多圖)
·上访的终点站--——黑监狱
·中共“维稳”维到了加拿大
·加总理未出席伦奥,没有激怒英国人
·千古啟芳 傲立蒼茫
·在加拿大国会人权委员会听证会上作证
·高山進去王國強出來(图)
·加移民部长在盛雪家与流亡者共度中秋,并向盛雪颁发勋章(图)
·加拿大是流亡者的家園
·辛亥与中国国运
·热比亚:维吾尔人的母亲
·寬容多元──加拿大在全球推動宗教自由(多图)
·市长犯法与庶民同罪
·专访郭国汀从海事律师转变成人权律师的心路历程
·关注殷德义和他关注的世界
·日内瓦国际研讨会聚焦中国民族问题
·必须用民主制来杜绝腐败
·冷酷的暴政 不孤独的英雄
·THE POST-JUNE FOURTH GENERATION SUFFERING HARDSHIPS BUT WALKING TOWARD
·“六四”后一代:承载苦难走向阳光
·社区吁特鲁多访华为人权发声
************
报道及访谈
************
·亚衣:“这里也有激情与诗意”——访民联、民阵“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主任盛雪
·盛雪获加拿大少数族裔新闻记者奖
·专访在多伦多风雪中绝食抗争的盛雪
·民运女将转眼成了明星
·RFA:有人冒名盛雪挑拨海外民运
·表里俱澄澈 肝胆皆冰雪
·海外华人(女记者盛雪女士) 梦回故乡
·《TAXI》首演(图) 六.四悲惨往事呈现舞台
·陈奎德:剑气箫心
·记被CCTV构陷为“民族败类”的盛雪
·入港被拒民运人士盛雪 指北京违背奥运精神
·64二十一周年——這是一代人的悲劇
·CBC电视新闻节目评论加拿大总理哈珀中国贸易之旅
·盛雪在UCLA发表「国家恐怖主义」专题演讲
·盛雪应邀参加温哥华国际作家节并做主题演讲
·专家讨论中国国家恐怖主义问题
·引渡賴昌星的前後
·賴昌星對中國政壇微妙衝擊
·中国的巨变已经到来(图)
·哈伯将带11名中国政治犯名单访问中国
·撰新闻 评时事 屡获奖 盛雪获封流亡作家(图)]
·反对中共渗透加拿大能源领域
·自由跨越宗教 人权高于主权
·六四悲情的现代主义演绎——漫评英文舞台剧《的士》
·加中关系研讨会 中国人权再成焦点
·李竹阳获救彰显加拿大人权大国形象
·“六四”后一代:承载苦难走向阳光
·《远华案黑幕》作者盛雪女士谈赖昌星被遣返回中国
·你可以 “借阅” 著名作家盛雪
·成龍遭遇艾未未
·各方帮助 李竹阳申请加拿大庇护获准
·張樸:盛雪印象
·盛雪的香港六天 六四情结萦绕
·盛雪 北风谈网络纪念“六四”的活动
·盛雪、六哥“六四”结义
·女侠香港行 情深深 雨蒙蒙--记民阵主席盛雪访港
·盛雪:法总统会见达赖是民主国家应採做法
·追逃追赃誓打“出逃虎”咋不使杀手锏
·封你没商量!纪念六四全球网络会议遭袭
·蘇庚哲——沒有最奇,只有更奇
·中国乱象 全民倒共应运生
·27年揭露六四 盛雪入選麦克林「加拿大故事」
*************
评诗集《觅雪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万事似具备 遣返又成空--分析赖昌星遣返案的一波三折

   5月31日(星期三)下午,正当赖昌星暂缓遣返聆讯正在举行之际,加拿大中文电视台来电,要求我星期五上一个直播论坛节目,分析赖昌星遣返案的前前后后,以及遣返后的种种可能。我说,他还走不了呢。对方有些诧异。人们似乎都在等待当天法庭一个必然的裁决结果。此前,加拿大移民部已经做出了赖昌星如遭遣返将不会面对风险的评估结论。虽然赖昌星随即提出暂缓遣返的申请,但是 加拿大移民部已经买好了6月2日遣返赖昌星的机票。
   
   
   激烈争辩 难做裁决
   

   
   加拿大联邦渥太华法庭,星期三从上午10点开始,就賴昌星申請暂缓遣返展开聆讯,居住在温哥华的赖昌星没有到渥太华出庭,而是由辩护律师马塔斯到庭。聆讯首先由賴昌星代表律师马塔斯发言,长达一个半小时,而代表联邦政府的雷斯尼克律师,就用了两个小时逐一反驳。随后,再由賴昌星的律師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回应。
   
   赖昌星的代表律师马塔斯強調,赖昌星回到中国毫无疑问将面临风险。赖昌星一旦遭遣返,他就会面对不可弥补的伤害,包括不能有效的進行司法覆核。因此要求法庭下令暂缓遣返,重新评估遣返后的风险。
   
   加拿大政府的代表律师雷斯尼克则用近两个小时解释中国官方承诺不判处赖昌星死刑的法律约束力。雷斯尼克的结论是,中国的承诺是可信的,而且遣返赖昌星符合加拿大的国家利益及相关法律,因此应该按原定计划,尽快将他遣返。原定2个小时的聆讯,在经过5个多小时的激烈争辩后,法官只好宣布闭庭,延后宣判。代表政府的律师雷斯尼克承诺,在法官做出裁决之前,政府不会采取遣返行动。
   
   6月1日上午,加拿大联邦法院的网站上贴出了对赖昌星暂缓遣返聆讯裁决结果。接受赖昌星暂缓遣返的申请,以便对遣返他的决定重新进行司法复核。
   
   
   法官罗列三十条解释暂缓理由
   
   
   加拿大联邦法院法官史蒂文森在长达13页的裁决中,从三十个方面解释了裁决的原因和背景。裁决表示,由移民部作出的赖昌星被遣返回中国后没有风险的结论有值得质疑之处,如果立即实施遣返,那么赖昌星将没有机会获得司法复核,这对当事人并不公平;而且暂缓遣返赖昌星并不损害加拿大的公众利益和国家安全。因此,决定接受赖昌星的请求,暂缓执行原定6月2日实施的遣返,而是由联邦法院进行司法复核后再决定是否遣返。
   
   在家里焦急等待裁决结果的赖昌星在得知结论后感到兴奋,他表示感谢加拿大政府,相信加拿大的司法制度。赖昌星的代表律师马塔斯介绍说,事实上赖昌星的上诉程序应该从当局作出风险评估结论的5月19日开始算起。赖昌星有30天时间来向法庭递交上诉文件,政府方面也有30天来提交上诉;然后赖昌星又有10天时间来作出回应。这样就差不多要到7月底了。然后要由法庭来决定是否开庭审理这一申诉。如果法院决定开庭审理,就要在90天之内作出决定;然后大约需要5至6个月才能正式开庭。马塔斯解释说,如果赖昌星获得了整个司法程序,那么即使他的上诉最终被驳回,也至少需要10个月至一年的时间;如果联邦法院拒绝受理上诉,则最少需要约5个月的时间。
   
   
   加拿大司法的独立精神
   
   
   加拿大是一个免除了死刑的国家,它的法律不允许把人遣返到他可能面对死刑的地方;加拿大同时也是联合国反酷刑协约的签约国,它也不能把人遣返到他可能面对酷刑虐待的地方。那么,为什么大多数人都预计赖昌星在获得遣返风险评估的负面结论后应该是必走无疑了呢。为什么加拿大的法院又作出暂缓遣返的裁决呢。
   
   遣返风险评估是由加拿大移民部来做的,它可以采取政府的立场。而审理上诉是由加拿大法院来做的,法院是独立的,无需考虑政府立场。所以我认为,加拿大司法的独立、严谨、人道原则注定了它不会对于这样一个关乎人命、人权的案子轻易作出遣返的决定。另外,如果中国认定赖昌星是远华走私案的主嫌的话,远华案已经判处21个死刑,8个早已经执行枪决。那么在赖昌星遣返之后如果像中国政府所承诺的,不判他死刑的话,那些已经执行枪决的从犯是何其冤枉。再者,远华案审理过程中致使多人自杀身亡;赖昌星大哥赖水强、远华公司一名会计无故死在监狱。这些无疑都给加拿大的法院提供了一些赖昌星如被遣返,人身安全是否能够真正得到保护的参照。
   
   在6月2日我出席的加拿大中文电视台“城市电视”的《两岸三地加国情》直播节目中,另一位主讲嘉宾、一位教授说到:“赖昌星之所以获得暂缓遣返,充分显示了加拿大的司法体制和行政体制没有很好的合作。”他还耐心地提出建议说:“加拿大的行政部门和司法部门应该通过一个渠道来沟通,司法部门应该承认行政部门的风险评估是合理的;那么,行政部门应该劝说、说服司法部门承认风险评估是建立在公正、人权的基础上的。”这位教授不无遗憾的总结说:“这就是司法部门和行政部门不合作的时候产生的问题。”
   
   我不知道这位教授在加拿大生活了多少年,但至少说明这位教授连加拿大民主社会最基本的常识都不懂。我在随后的回应中表示,加拿大的司法部门不与行政部门合作正是加拿大民主社会的精髓。加拿大政府也好,总理也好,谁也好,都不得干预司法。加拿大的司法是独立的,它无需也不能和任何部门合作。而许多中国人都像那位教授,早就习惯了中国的政法委制度(政治法律委员会),早就习惯了中国的公(安)、检(察院)、法(院)联合办案。政府的意志决定司法的裁决。司法算什么,司法是政府的一个工具。
   所以许多中国人不懂,为什么中国那么强烈的要求遣返赖昌星,而加拿大竟然不给中国面子,为什么加拿大的法院不听政府的,为什么加拿大的法院要保护赖昌星。我认为,加拿大政府很想给中国面子,所以加拿大政府不遗余力的花钱和赖昌星打官司要遣返赖昌星。但是,加拿大的司法是独立的,它不听任何人的,它也不屈从于任何权威力量。而且它保护任何需要保护的人,不管人们认为这个人是好人、坏人。它给任何人申辩上诉到最后的机会,不管有舆论认为这值不值得。
   
   赖昌星难民案回放
   
   
   赖昌星1999年8月从香港逃到加拿大,2000年6月提出难民申请。加拿大难民法庭于2001年7月3日开庭审理了他一家的难民申请案,2001年11月才审结。但是法庭没有即时做出裁决,而是到2002年6月才做出书面裁决。裁决指,赖昌星在中国涉嫌刑事犯罪,因此拒绝接受他为难民。赖昌星随后向加拿大联邦法院提出上诉,一级一级的上诉直到2005年9月1日,加拿大最高法院最终拒绝赖昌星及其家属的难民身份。按照程序,加拿大移民部对赖昌星进行了遣返前的风险评估。2006年5月,移民部作出赖昌星如果遭遣返没有风险的结论。此时,加拿大政府启动了遣返程序,并为赖昌星买好了5月26日的机票。但是,随即赖昌星又提出了暂缓遣返,要求司法复核的要求。赖昌星和妻子曾明娜1999年到加拿大之后,于2000年11月被捕,几个月后获得有条件假释。在随后几年的大部分时间当中,赖昌星和妻子曾明娜一直都是在家软禁的状态,每天被限时外出。
   
   
   赖昌星是否遣返关涉中共高层权力斗争
   
   在过去的6年当中,中国官方一直持续要求加拿大政府遣返赖昌星。中国并应加拿大要求,于2001年作出承诺,赖昌星如果被遣返将不会被判死刑。今年5月,中国政府再次重复这一承诺。
   
   我于2001年初写作《远华案黑幕》一书时对赖昌星做了近百个小时的采访,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远华案是中共权力斗争的代罪羔羊。写作该书时,我还采访了案件的一些律师、死刑犯家属、办案人员、红楼服务员、中国问题专家,以及对中国军情、国安、公安都有相当了解的人士。通过我对这数十个相关人士的采访,完全可以断定,远华案走私案牵涉中共高层,包括涉及军情、国安、公安等领域及其复杂深入的权力斗争。原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因此案被判15年徒刑;总参二部部长姬胜德因此案被判无期徒刑。
   
   随后,我又用了一年半的时间调查采访“朱小华受贿案”,更加证明了两案直接牵涉江泽民和朱镕基之间的斗争。那么,为什么在江、朱下台之后,中国政府仍然契而不舍地要求遣返赖昌星呢。因为赖昌星这个和中共党、政、军、商、国安、公安、军情等机构都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人,知道太多中共的秘密和黑幕。在接受我采访时,他曾不无炫耀的透漏,他和中共领导人的83个秘书关系密切。所以,这样的人中共一定要把他控制在自己手上,而不能把他放在外面,随时想说几句就说几句。在这一点上,不论是江朱还是胡温利益是一致的。
   
   2006年6月8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