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生存与超越
[主页]->[百家争鸣]->[生存与超越]->[面对人类困境的反思]
生存与超越
·[转贴]2009不轻松(2009/01)
·[转贴]2009:美国金融危机可能引起中国的工潮高发期(2009/01)
·[转贴]中国当前最大的危机是什么?(2009/01)
·[转贴]晒晒老工业基地下岗职工过年开销 (2009/02)
·[转贴]俄罗斯可能面对美中组成的“两国集团”(2009/02)
·[转贴]中国官商模式的演进(2009/02)
·[转贴]再谈忧患意识(2009/02)
·[转贴]经济危机下农民工生存考察(2009/02)
·[转贴]中国的问题可能比美国更糟(2009/03)
·[转贴]什么是农民工的"退路"?(2009/03)
·[转贴]温家宝演累了(2009/03)
·[转贴]我在加拿大的惊奇发现(2009/03)
·[转贴]从医改方案难产看中国的治理困境(2009/04)
·[转帖]浙大部分同学给杭州市委市政府的公开信(2009/05)
·[转帖]烈女邓玉娇掀开的社会危机(2009/05)
·[转帖]中国地方治理的重大转折(2009/06)
·[转帖]参与处理石首事件的一些感言(2009/06)
·[转帖]我们又一次站在历史的转折点上(2009/08)
·[转帖]秦晖:法兰克福研讨会风波(2009/09)
·[转帖]中国的政治僵局与改革僵局(2009/10)
·[转帖]农村见闻三则(2009/10)
·[转帖]归国一年多,对海外留学生的忠告(2009/10)
·[转帖]民工荒现象解读:农民工社会保障体系缺失(2009/10)
·[转帖]未曾被重视的都市群落—农民工生存现状调查(2009/11)
·[转贴]“三个中国”的死结与胡温的治理困境(2010/06)
·[转贴]人民币贬值并非天方夜谭(2010/06)
·[转贴]危险和“威力”远超过爱滋的未知新型病毒正在大面积的感染中国?(2010/06)
·[转贴]中国正被多种力量引导走一场“高科技”大跃进(2010/06)
·[转贴]细看公民社会的细节(2010/06)
·如何在危机面前力挽狂澜?[2009/12]
·未来若干年中国权力斗争的预测(2010/04)
·土豆能救中国吗?——浅议中国农业的根本出路[2010/06]
·[转贴]一位有才华的青年科学家,不该死在科学发展的时代(2010/07)
·[zt]武汉警方帮我解答了一大谜题(2010/07)
·[ZT]中国大围城:洗尽铅华 淘金的海归和归海的精英(2010/08)
·[ZT]网帖称穷二代不想生穷三代引热议(2010/08)
·[zt]我国四成国土面临水土流失 东北局部黑土层消失(2010/08)
·[zt]中国有1.6万个“舟曲” 700万人受灾害威胁(2010/08)
·[zt]中国军人夸大危机,牵制胡锦涛(2010/08)
·[zt]英国需要一场革命(2010/08)
·[zt]对列席第三次世界大战策划会议的一位英国告密者的访谈录(2010/08)
·李泽厚认为应该警惕民粹主义与民族主义合流(2010/09)
·[zt]北大饶毅和清华施一公联手撰文:炮轰科研基金分配体制(2010/09)
·[zt]关于上海世博的两篇文章(2010/09)
·[zt]政府的“GDP崇拜”与生态资源的竭泽而渔(2010/09)
·[zt]“中产”的未来在哪里(2010/09)
·[zt]恶毒的房地产彻底改变了中国(2010/09)
·[zt]没有选票的围观改变不了中国(2010/09)
·[zt]中国耕地质量之忧 18亿亩红线岌岌可危(2010/09)
·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想到的(2010/10)
·[zt]农业部长谈解决农民工问题思路(2010/10)
·[zt]调整收入分配重在调节过高收入(2010/10)
·[zt]中国人,你现在的心情还好吗?(2010/11)
·[zt]美欧狂言:彻底解决中国(2010/12)
·[zt]新北约的任务 剑指中共(2010/12)
·[zt]回乡乱书:我见识的乡村直选(2010/12)
·[zt]贫富自我循环在抹杀中国社会希望(2010/120
·[zt]中美一揽子全球“大交易”出笼(2010/12)
·[zt]刘宾雁告诫:社会主义岂能一扔了之?(2010/12)
·[zt]政治幻想小说中的当代中国思想(2010/12)
·[zt]“生存还是毁灭”成为单项选择题(2011/01)
·[zt]中国晋升发达国家之列有多难?(2011/01)
·[zt]全球粮价疯狂上涨 联合国提醒国际社会保持警惕(2011/01)
·[zt]《让子弹飞》是否是影射当代中国左派的困境?(2011/01)
·[zt]公权力作伪证:无人追究,无法追究(2011/02)
·[zt]中国粮食焦虑型通胀根源——肉食饕餮(2011/02)
·[zt]农村危机--村委会连“维持会”都谈不上(2011/02)
·[zt]小升初竞争已日趋白热化 考验家长权力财力脑力(2011/02)
·[zt]从法裔越南难民到内地影子富姐(2011/02)
·[zt]日本地震触发中国“灾难反思”(2011/03)
·[zt]粮食安全与农业制度(2011/03)
·[zt]抢盐抢的是什么?——抢的是失落,是对制度的不信任(2011/03)
·[zt]鲁能晋铝挖黑煤引发山西近年来最严重生态灾难(2011/04)
·[zt]重估中国的崛起:已知和未知(2011/04)
·[zt]李昌平、潘毅对话农民工问题(2011/04)
·[zt]阿拉伯人对中国媒体的十万个为什么(2011/04)
·[zt]溫家寶站到了政治制高點(2011/0-4)
·[zt]粮食危机恐全面爆发 中国面临最大挑战(2011/04)
·[zt]毒馒头与粮食危机(2011/04)
·[zt]胡錦濤口號繁多,“和諧社會”逐漸脫穎而出(2011/04)
·[zt]魏东之死(2011/05)
·[zt]2011年中看内外大势(2011/05)
·[zt]中国政绩工程害得建筑短命(2011/05)
·[zt]温家宝的呐喊(2011/05)
·关于当今中国思想界纷争的一点陋见(2011/05)
·[zt]58句中国官场大实话(2011/06)
·[zt]房地产调控,再次投降?(2011/06)
·[zt]“高铁”为什么这样红?--中国基础设施发展的制度经济学(2011/07)
·[zt]中国工人阶级的忧伤(2011/08)
·[zt]有机农业实验的中国尴尬(2011/08)
·[zt]黔落马爱滋副县长供出30异性名单(2011/08)
·[zt]经济增长须辅以政治改革(2011/09)
·[zt]一个农民算账结果:我们现在实际比毛泽东时代穷(2011/10)
·[zt]反面解读薄熙来(2011/12)
·[zt]环境科学院称我国大气细颗粒物污染日益严重(2011/12)
·[zt]德国批中国对治理空气污染不上心(2011/12)
·[zt]月薪4000在苏州的日子(2011/12)
·[zt]四川一小学2957名学生都是班干部(2011/12)
·[zt]50句话告诉你50个悲剧(2012/01)
·[zt]中国人慢性病正“井喷”比世行预估严重(2012/01)
·[zt]告别宫廷内斗才是真正的政治进步 从王立军事件看中国政治(2012/0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面对人类困境的反思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面对人类困境的反思

   武坚

   [内容提要]在本文中,作者试图通过对现代价值观中的两个核心--理性主义和人本主义的反思,揭示出人类社会自我异化的内在根源,即:理性主义的误区--对技术和法治的崇拜与人的异化;人本主义的误区--自我中心主义与人类生存困境。在此基础上,试图提出一种有别于现代社会扩张性价值观的后现代价值观,即:摒弃“通过欲望扩张引导能力增长”的发展模式,通过适度地节制欲望获得能力与欲望的和谐。

   1:扩张性演进模式的困境:2:理性主义的误区--对技术和法治的崇拜与人的异化:3:人本主义的误区--人类中心论与人类生存困境:4:人类生存价值观转变的前景:

   欲望与能力的落差并不必然导致人类的困境,只有在崇尚欲望张扬的扩张性价值观主导下,才必然导致能力提高无法赶上欲望增长的人类困境。[附注:这里所指称的欲望张扬,既包括面临严峻生活环境时激发起的对生存的本能渴望,也包括为了满足人性的自利与贪婪而对奢侈物质享受的过度追求。]人类对欲望的张扬产生了两个相互背离的倾向:一方面,对物质欲望的张扬导致对技术能力提高的渴望,技术能力的提高导致社会的等级-集权化,从而产生出窒息人类追求精神欲望(自由)的“异化”力量;另一方面,对精神欲望(自由)的追求始终主导着人类的社会生活,这是人类对生存目的本能的追求,它体现为对人本主义思想所涵盖的尊重个体价值、自由、权利理念始终如一的追求。人性内生的这两种相互背离倾向所产生的矛盾,成为推动人类社会在对立、冲突中不断演进的持久动力。[附注:我们认为,所谓“权利”是指“公众普遍认可的、实现个体能力发展和确保个体人格尊严所必不可少的社会条件”。]

   在探究人类步入困境的根源时,我们有必要谨记迪尔凯姆(Emile Durkheim)的忠告:“欲望与满足欲望的手段之间的不平衡是一切生物痛苦的根源。动物的生理机制为其欲望划定了界限,而人的欲望却是无止境的。他占有的越多,欲求的就越多,所获得的未能满足需求反而刺激了新的欲望。欲望有界限,人们才会感到满足和快乐,而欲望的限定只能来自社会。”[迪尔凯姆(Emile Durkheim)《自杀论》]

   1:扩张性演进模式的困境:

   在扩张性价值观主导的生存竞争中,任何一个弱势国家如果不以同样的方式加入进来就会面临现实的生存危机。欧美文明咄咄逼人的扩张冲动使得即使中国和印度这样的稳态化社会也为了自身的生存而被迫卷入进来。人类社会的有限集体理性使得这种扩张也许只有在遭到自然界的严酷惩罚之后才会改观。“物质享受上的纵欲无度越来越主宰和界定着个人生存的内容和目标......界定个人行为的道德准则的下降和对物质商品的强调,两者相互结合就产生了行为方面自由放纵和动机方面的物质贪婪。”[布热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大失控与大混乱》]

   欧洲文明主导的现代化是一种扩张性演进模式,这种扩张性演进模式在历史上起过巨大的进步作用--在短短的几百年内、经它所创造的物质财富超过了以往几千年创造的财富总和的百倍以上。但是这种扩张性演进模式必然“以对弱者的掠夺”为前提,只不过在不同时期存在着被掠夺对象的差异:在原始积累时代,依靠武力野蛮地掠夺殖民地财富;在现代,依靠不平等交换、国际资本的流动、跨国公司的经营等更巧妙的手段;并且随着技术能力的提高,掠夺对象逐渐向自然界延伸,并逐渐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

   从根本上讲,扩张性演进模式来自预对欲望的纵容。在支撑近现代欧美文明发展的扩张性价值观的主导下,人类追求物质财富的欲望得到极大的张扬:“满足人的欲望”成为现代社会发展的源动力,根植于启蒙运动的“进步”、“发展”成为社会追求的“永恒”目标。然而,这种以“追求幸福生活”为名义的欲望张扬并非完全来自人类生存的需要,在相当大程度上,它已经成为一种在欲望放纵的诱惑下由扩张性价值观的“传教士”们刻意营造的人为理念--它完全不同于生命种群为了生存繁衍而产生的自然欲望、也不同于在环境和生态相对和谐的情境下人们对资源的占有和利用。在扩张性演进模式主导的会里,对作为“欲望”替代者的“发展”无节制的追求已经超出了它合理的界限:原本作为增进人类福利手段的“发展”已经不再以“为了人类全体成员更好的生存”为目的,而异化为扭曲“公正和谐理想”的工具。对“发展”含义的片面理解既是人类对欲望放纵的结果、又成为进一步促进欲望放纵的依据。

   我们无意否认这种源于人性“贪婪”的扩张性价值观同样存在于非欧美文明社会中,而且也注意到这种贪婪曾经导致众多古代文明的衰落与毁灭。但是在古老的东方文明(中国、印度和伊斯兰教社会)中,普遍存在着对欲望克制的理念和约束机制。这种克制欲望的理念和约束机制固然造成这些社会的生产力发展停滞、导致社会丧失活力,但是也正是由于这种克制欲望的理念和约束机制的存在,使得人口众多的东方社会免于生态崩溃而得以维持。近现代欧美社会与古老东方文明社会的根本差异,并不在于存在着这种源于人性的贪婪,而在于对这种贪婪所带来的扩张动力加以美化和纵容、并使之(扩张)作为美德而成为近现代欧美社会价值观的核心。人性的矛盾使人类社会始终面临着这样一个两难抉择:对扩张性价值观的追求在带来生产力发展的同时带来生态灾难;对扩张性价值观的抑制在减缓对生态环境破坏的同时扼制着社会活力的发扬。

   扩张性演进模式的一个特点是通过“纵容少数人欲望张扬从而挤压大多数人基本需求”的方式造成社会的不公正。以满足无止境的欲望为“永恒”目标的现代社会发展观,由于以扩张性和等级制度为基础,因而内生着“满足少数人奢侈欲望的同时挤压多数人基本需求”的异化基质。它在抛弃了对自然的敬畏和顾忌的同时,也违背了人本主义思想的本来意义--即对每个个体而不仅仅是其中一部分的价值尊重。它不仅阻碍了社会的可持续发展,而且使人类多维度、多层面的幸福只剩下对物质的占有,从而严重地扭曲和践踏了人之存在的自然性基础。在一个受到资源短缺约束的社会里,为了满足少部分人的欲望张扬而使多数人的基本需要受到限制的社会机制,必然导致对效率的渴望取代对公正的追求、对等级思想的维护取代对人本主义思想的捍卫。

   透过遮盖在扩张性价值观之上的华丽言辞,我们可以清楚地窥见在这种价值观指导下运行的现代经济机制所存内生的矛盾:一方面,由于在现有经济体系中存在着生产各要素过剩(全球范围的资本、劳动力资源和生产能力过剩;在抑制不发达国家消费需求前提下,发达国家可以廉价攫取的自然资源相对过剩),出现了刺激需求的动力、并相应产生了过渡消费(或称为“异化消费”)现象;另一方面,面对全球性的自然资源绝对短缺,发达国家借助于市场和价格机制抑制而不是鼓励不发达国家的消费需求(特别是对资源消耗类产品的需求),将成为未来的长期趋势。在某些时期、某些范围内存在着的刺激消费举措并不改变这种趋势的长期性。

   在这里有必要值得一提的是借助于不平等的交换机制而在当代发达国家普遍出现的“过度消费”的现象。“现代西方文明为了克服生产过剩与消费不足的矛盾,走上了无限扩张消费的道路。”[斯威齐(Paul Marlor Sweezy)《资本主义发展的理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原理》] “人们的消费活动不再是一种有意义的、富于人性和具有创造性的体验,而在本质上是人为刺激起来的幻想的满足,是一种与我们的真实自我相异化的虚幻活动。消费原本是达到幸福目的的手段,现在则变成了目的本身。”[弗罗姆(Erich Fromm)《健全的社会》] 这种以国家间不平等为基础的过度消费,不仅加剧着人类社会财富在不同地域、阶层之间分配的不公正性,而且这种过度消费正在成为导致日益严重的资源短缺和环境-生态困境的主要推进因素之一。

   [附注:总的说来,过度消费产生了如下两种后果:个体由于过度消费而债务缠身、最终“异化”为社会信用机制的奴仆--在这个意义上“过度消费”又称为“异化消费”;社会由于过度消费而造成资源浪费、最终造成日益严重的资源匮乏和环境-生态危机。关于“过度消费”在个人层面上所造成的负面效应,详见马尔库塞(Herbert Marcuse)、弗罗姆(Erich Fromm)、斯威齐(Paul Marlor Sweezy)等西方马克思主义者的论述;关于“过度消费”在社会层面上所造成的负面效应,详见莱易斯(William Leiss)、阿格(Ben Agger)、安德列.高兹、大卫.佩珀等生态马克思主义者的论述。]

   长期的社会不公正产生的一个直接后果是造成社会发展的不可持续性。这种不可持续性的传统表现是“爆发周期性的经济危机”,而在当代则表现为“将人与人之间的对立逐渐转移为人与自然的对立、从而将周期性爆发的经济危机逐渐转化为日益严重的环境-生态困境”的趋势。扩张性演进模式尽管带来社会生产能力的发展和社会物质财富的增长,但是这种建立在少数人对多数人的剥削、人类对自然界的掠夺基础上的发展模式必然遇到它的生态学极限:有限的地球生态系统遏制着使发展目标无限延续的企图,资源的有限性决定了对欲望的追求不可能得到无限的纵容。现行的社会发展模式正在使人类社会步入一种以人口困境、资源困境、环境-生态困境为表现形式的共同生存困境。

   扩张性演进模式在当代的一个新特点是通过提高技术能力加大对自然界的掠夺力度、从而造成日益严重的环境-生态困境。随着发达国家劳工阶层政治权力的扩大,发达国家的资本阶层被迫淡化其与本国劳工阶层对立,但是当代社会发展模式的扩张性内在本质必然要求“承担扩张成本的替代者”,于是自然界这一“无声的他者”就成为最为合适的选择。人与自然的冲突在这种“成本外化”的过程中被强化了:随着发达国家劳工阶层政治权力的扩大、随着技术在社会生产中的作用日益提高、扩张性演进模式的直接掠夺对象从近距离的本国劳工阶层逐渐转向远距离的不发达国家劳工阶层和自然界。社会发展模式形式上的变化并没有改变扩张性的本质,只要社会发展模式的扩张性本质没有发生变化、成本外化的企图终将遭遇到来自弱势群体和自然界的激烈反抗--这将是扩张性演进模式不可逾越的极限。

   扩张性演进模式最终造成人的异化。崇尚效率提高的社会发展模式必然地将社会“发展”的目标导向这样的方向: 资本间的无序竞争被大资本的控制和垄断所取代,科技实力弱的资本集团被科技实力强(即资本有机构成较高、投入资本较密集)的资本集团所打败;劳动分工和追求效率造成的等级制使得技术手段和生产效率提高的收益和损害以有利于富裕阶层和富裕国家的方式在不同的国家、阶层之间分配,人数众多的社会底层成员的财富被少数社会上层成员所攫取,社会的公共权力日益为统治阶层所垄断;随着技术手段和生产效率的飞速提高,个体的人日益沦为庞大社会机器的某一部件;在全球范围内形成的大规模“机器排挤人”的效应,导致个体人作为生产者日渐消失和作为消费者长期存在的分裂;富裕阶层和富裕国家对现行制度和既得利益短视的维护,将延缓人类正视这种发展模式所造成的社会公正性困境的时机,将引发人类的相互仇视和伤害,并对人类长期的共同利益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失。这是一个与人类社会“进步”、 “发展”相始终的过程,在全球化时代的今天,这一过程以异乎寻常的速度席卷着全球,并呈现出日益加速之势。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