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论坛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秦晖文集
[主页]->[公民论坛]->[秦晖文集]->[“离土不离乡”:中国现代化的独特模式?]
秦晖文集
·代议制是宪政机制的自然结果
·但冀惠泽于黎元取经何必上西天
·当代思想史上的“读书奖”事件
·当代中国的“主义”与“问题”
·当代中国的“左与右”
·地方政府的百科全书——评《广西通志·政府志》
·地权归农会不会促进土地兼并?(又名:论地权的真问题)
·地权何以不归农?地权归农又如何?
·地权问题的症结何在?
·第三部门、文化传统和中国改革
·“第三条道路”,还是共同的底线?
·帝制时代的政府权力与责任:关于“大小政府”的中西传统比较问题
·东欧转制私有化“翻船”值得国企改革借鉴
·东欧左派内部的派系斗争
·对话·和解·和谐——秦晖、黄钟关于“和谐社会”的对话支持
·俄罗斯大众私有化评析
·反恐必须反对原教旨主义
·反思大跃进
·访谈:反对把素质教育与考试对立起来
·放手农民发展社会组织
·“分”之罪?不“分”之罪?——俄罗斯大众私有化评析
·风物长宜放眼量:中印经济发展的长时段对比
·改革走到了十字路口
·告别叶利钦时代——俄罗斯转轨进程回顾
·公社之谜——农业集体化的再认识
·公正与否比“激进”与否更重要
·共同体•社会•大共同体——评滕尼斯《共同体与社会》
·关于基尼系数与社会分化问题——与张曙光先生商榷
·关于农村土地制度的思考
·关于穷人住房问题的思考
·关于“新蛮族征服论”与拯救文明之路
·关于自由主义——在杨帆“思想讨论会”的讲演
·官府自律能遏制“圈地运动”吗?
·和谐社会:难得的全民共识
·后农业税时代的乡村社会建构
·呼唤“新重农主义”
·化“边缘人群”为稳定因素
·怀念慎之先生
·基多的城市化与“贫民窟”
·集体与否不是问题
·将迁徙自由重新写入宪法(讨论)
·解释的难题——对几种法律文本解释方法的追问
·“经济人”与道德的底线
·经济转轨的“奇迹”与“困境”
·经济转轨、社会公正与民主化问题
·京西何夕:迁徙自由与人口隔离
·警惕新农村建设中的三种倾向
·敬畏自然与以人为本在中国并不矛盾
·拒绝“原始积累”
·恐怖主义是人类公敌
·“郎旋风”中看东欧——《十年沧桑:东欧诸国的经济社会转轨与思想变迁》自荐(附秦晖致仲大军函)
·劳工权益与资本流动
·“离土不离乡”:中国现代化的独特模式?
·历史与现实中的中国农民问题
· “良心”与“常识”基础上的“学问”
·两种“清官”观
·论“警察民粹主义”——民粹主义新论之一
·罗尔斯、诺齐克、布迪厄三人祭
·“卖方缺位”与政治体制改革
·民族主义:双刃剑下的血腥悲剧
·农村土地问题首先是公民权问题
·农民反对地权归己吗?
·“农民负担”问题的发展趋势
·“农民减负”要防止“黄宗羲定律”的陷阱
·农民流动、城市化、劳工权益与西部开发——当代中国的市场经济与公民权问题
·农民问题:什么“农民”什么“问题”?
·农民需要怎样的“集体主义”——民间组织资源与现代国家整合
·农民也应该有公民权利(又名:为什么需要有农民的组织?)——南方周末访谈
·“农民”与“农业者”
·“拍巴掌”原理——被拐卖者也有“责任”?
·贫民窟恐惧症
·平心而论乌克兰大选
·评利辛县的官场怪现象
·起点平等之后:捷克大众私有化评述
·切实维护农民合法权利
·秦晖教授在法国巴黎自由谈沙龙的演讲
·穷则兼济天下,达则独善其身
·取消农业税后警惕“税免费兴”
·“圈地饥渴症”与“slum恐惧症”:兼论如何看待“贫民窟”
·全球化和文化多元化
·全球化进程与入世后的中国第三部门
·权界可以游移 群己不能颠倒
·权力、责任与宪政——兼论转型期政府的“大小”问题
·“群己权界”与当代中国场景下的私生活权利
·群己权界与文化论争——秦晖答读者
·社会公正与中国改革的经验教训
·什么是“集体所有制”?——关于产权概念的若干澄清
·什么是我们的真问题——秦晖访谈
·《十年沧桑:东欧诸国的经济社会转轨与思想变迁》的思考
·实践自由——自由公共知识分子中的“圣徒”与“神学家”
·世纪之交中国的经济转轨、社会公正与民主化问题
·谁,面向哪个东方?
·谁是社会主义新农村的主人
·税费改革、村民自治与强干弱支
·思无涯,行有制(代序)
·谈“‘出口’新娘保证‘质量’”
·提高农民集体诉求和谈判能力
·“天人关系”中的主义与问题
·天下兴亡,匹夫先应有权
·土地、公平、效率
·王小东与秦晖的一次讨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离土不离乡”:中国现代化的独特模式?

——也谈“乡土中国重建”问题

   时间:2005-12-23 15:25:32

   来源:中国研究服务中心

   作者:秦晖

     改革以来我国农村发生的深刻变化为举国举世所注目,也给各种流派的学者以议论纵横的用武之地。市场经济的倡导者以此赞叹“看不见的手”之伟大,“公有制”的拥护者以此证明“集体主义”之优越,“后现代主义者” 从中看到了“非都市化”的健康发展道路,传统文化的拥护者从中发现了“乡土中国”的神奇魅力和“东方救世” 的灿烂前景……而在农村的种种变化中,以“乡镇企业”、“农民企业家”、“农民工人”为主要内容的“离土不离乡”现象尤其令人瞩目。面对着这个现代发达市场经济国家闻所未闻的事物在中国从无到有,迅速崛起,以至于今日在经济上“三分天下有其一”的惊人“奇迹”,洋人们甚至无以名之,他们有的称之为“集体资本主义”,有的称之为“私营社会主义”;他们中的自负者目瞪口呆,难以理解;他们中愤世嫉俗的批判家们则兴高采烈,以为中国农民为他们指出了一条“走出现代化”、摆脱“都市工业文明”困境的终南捷径。面对这些反应,国人也就有些飘飘然起来,有的论者认为这就是东方文化之绝妙处:“中国的乡镇企业很多国家都想学但是他们学不去,原因在于传统不同。”有的更在海外著文,认为乡镇企业意味着一条比“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都“更合理也更可行的社会发展道路”,“离土不离乡,进厂不进城”并不是走向现代化过程中的“过渡现象”,而是一种具有目标意义的“独特”的“中国模式”,它避免了西方现代化的过失与弯路,是“对西方现代性的一种替代选择”,是 “中国现代性对西方现代性的挑战”,它不仅意味着中国文化的重新崛起,而且还负有把世界从西方式的“现代病” 中拯救出来的重任,因而是“对人类文明的莫大贡献”。

     论者的热忱与善良愿望令人感动,作为中国人又有谁不希望事情果真是如此呢?然而愿望不能代替事实。中国的现代化过程要走自己的路,而不应、其实也不可能完全重复西方的历程。但把中国存在的一切称之为中国特色或中国模式,这虽然不错(因为你不能说它是外国特色、外国模式),却毕竟是个过于省事的办法。“中国现代性” 与“西方现代性”既然都是“现代性”,就必然存在着共性的一面,而我们现在仍处在走向“现代化”的“过渡” 期,这大约也是不争的事实。因此,中国的现状既包含了现代化模式的独特性,也包含了前现代化的过渡性,二者缺一就难以理解“离土不离乡”之类的现象。

     对“离土不离乡”的几种解释一是从聚落类型看,“离土不离乡”被解释为农民改业而不进城,即虽弃农而务工商、但仍然居住在村镇等小型聚落中。那些鼓吹“非城市化”的人们主要就是这么解释的。这种现象当然大量存在。但我认为它不能说是“离土不离乡”的真实内涵,道理很简单:我国一向就有大量身处城市大型聚落之外的 “非农业人口”,包括乡镇基层那些“吃官粮”的各类公职人员,地质、水文、气象等业的野外从业人员,交通、邮电、管道线路上的经营维护工作者以及乡村、边防和其他非都市地区的驻军等等。由于过去的某种政策,我国的工业企业远离城市而分布在“山、散、洞”的更不在少数。这些从业人口就其出身而言也绝大多数来自农民,但你能说这叫“离土不离乡”吗?另一方面,现在被公认为“离土不离乡”的许多农民企业,包括著名的山东牟平西关 “明珠”和新牟里总公司等等,都是居住在城关的“农业人口”所办,如果仅就居住聚落而言他们根本就无“乡” 可“离”,但为什么人们又公认他们是“不离乡”的呢?

     事实上,我国的“城乡之别”本来就不是个聚落类型的概念,如今像浙江龙港那样的“农民城”其聚落规模已远大于许多县城乃至某些“市”,但那里的人们却仍被视为“离土不离乡”的“农民”。更进一步说,由于我国城乡人口的统计口径都建立在“户口”的基础上,现在未必有确切数字说明那些只是户口“不离乡”而人早已进城闯世界的“离土”者究竟有多少,考虑到各大城市和整个“开放地带”的“流动人口”问题之严重,以及几乎年年成为报端要闻的数千万“民工潮”冲击城市的事实,我很怀疑那种所谓中国的“离土”者大都是在乡改业的说法。最后,如果说“离土不离乡”就是指非农从业者不进入大型聚落的话,那末这恐怕也算不得“中国特色”,那些早已迈过“城市化”阶段而正在步入“后现代文明”的发达国家,目前农业人口在已经很少的基础上正继续减少,而他们的城市尤其是大和特大城市的人口却早已不再增加,或只有负增长了。与正频频受到“民工潮”冲击的我国相比说“返乡不返土”是“西方特色”恐怕更确切些,而且这一过程在他们那里的历史也远在我们的农村改革以前很久就开始了。当然,现在的确有人把中国的“离土不离乡”与西方的“返乡不返土”都说成共同趋势即“后城市化” 趋势,不过在我看来,把贝弗利山庄里那些整天为减肥而犯愁的人们和我们那些在大城市碰壁而露宿车站广场等待回“乡”的“离土”者相提并论,这种联想也未免太浪漫了一些。

     必须指出,我上面这番话属于事实判断而不是价值判断,我只是说“离土不离乡”并不等于农民改业不进城,并没有说“改业不进城”是否可取。但后者当然也是一个很大的疑问,我国“小城镇”自然与人文生态中的种种问题之严重性决不亚于大城市的“城市病”。经济学、社会学、人口学等领域的许多专家们对所谓“非城市化”、 “小城镇化”与“乡村工业化、工业乡村化”的发展模式长期以来一直有尖锐的批评,这里就不多说了。

     二是从职业上看,“离土不离乡”被解释为工农(或商农等等)兼营,以工补农。这种现象无疑也是有的。但第一,严格地说,既是“工农兼营”,就很难说得上“离土”;而以工补农实际上是自古以来我国“用贫求富,农不如工,工不如商”的传统以及由此产生的小农“以副补农”传统的延续,如果“离土不离乡”仅指此而言,那就远谈不上是改革后兴起的农村新事物了。第二,事实上如今确有许多“农民”已经专务工商,退掉了或转让了家中的“份地”,不再兼营畎亩,然而他们仍然顶着“农民企业家”、“农民工”一类的帽子,仍被视为属于“离土不离乡”者之列。第三,更重要的是农民兼业化在世界上许多国家广为存在,我国既谈不上是最早,也谈不上是最发达。例如我们的东邻日本,在1980年时就有87%的农户是兼业农户,而且兼业收入直到现在也还是日本农户收入提高的一个主要因素。在许多第三世界国家中,农民兼业化的历史之悠久与兼业农户的比重之大也非我国目前所及。如墨西哥就是一个典型。美国学者库克对此所作的研究在国际上享誉颇高。显然,如果“离土不离乡”就是仅指此而言,那就很难说这是“中国特色”了。

     因此,“离土不离乡”也不能仅从职业上去解释。事实上,农民兼业化虽然是提高农民收入的有效途径,但对农业本身的现代化却是个不利因素,尤其在我国小农兼业农场规模比国外(如日本)的兼业农场更小的情况下更是如此。因此农经界一直有力图避免农业兼业化的呼声。即使由于种种原因兼业化难以避免,那也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

     三是从“文化”上看,“离土不离乡”还被解释为农民改业后仍不脱离乡土文化背景。近年来随着“文化讨论” 的升温,学术界出现了一种无论什么事物都要扯到“文化”上来,否则便不足以显其“深刻”的风气,于是一些论者便把“离土不离乡”当做一种“东方文化现象”而大谈其“深层文化背景”、“文化意义”与“文化后果”等等。然而说实话,这些论述往往给人以一种离题万里,不知所云的感觉。实际上农民改业后仍与其文化传统保持某种联系,这并不是很需要“发现”一番的事,如果说这就叫“离土不离乡”,那这个概念就变得漫无边际了。当代国际上农民研究中人们早巳熟悉了这类现象:诸如印度北方邦许多地区“受过高等教育的农民儿子的婚姻仍由其父母包办;很多人大学毕业后又回到原来的大家庭一同生活;有些人成了医生或政府职员,但他们的妻子和孩子都在旧的大家庭中生活,所以他们在城里上班,下班或节假日就回到乡下的老家。学者们还发现:在拉丁美洲也存在这样的现象:一些人离开农村进城找工作,但保留着农村的行为和生活方式”。难道我们能把诸如此类的事情都纳入“离土不离乡”这个概念中去吗?

     与西方不同,我国实际上并不存在着独立的“市民文化”传统,尤其是在新式农民革命后建立的城市旧体制更把近代市民文化成分清洗得所剩无几,身份制、平均主义、权力崇拜、抑制个性等农业社会主义因素借助城市的传播中心地位而积淀、浓缩并精英化,使得城市在某种意义上比农村还“农村”,以至于它曾在几十年间一直向农村反馈着巨大的能量,以期在农民中消灭“资产阶级”(即“市民”)的影响。而当改革潮起,农村已是熙熙攘攘,为利来往,颇有些“市民”气氛时,城市却还沉浸在一派田园诗式的安详与宁谧之中。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的城市居民本来就虽不务农而实为“农民文化”中人,但是这显然与“离上不离乡”完全不是一回事。

“离土不离乡”的确切含义究竟是什么?

     考察一下这个词在现实中的使用就会发现它是指这样一种现象:农民虽已改业,但他们却保持着“农民户口”,即保持着原先的“种姓”或等级身份,他们仍被社会看成是“农民”而不是“市民”!于是也就有了“农民企业家”、 “农民工人”这些洋人不知所云的“中国特色”词汇,有了“乡镇企业”、“村组企业”这样一些不同于“设在乡镇(村组)的企业”的“中国特色”概念。无论理论家们赋予它们多么深奥的“背景”,在老百姓看来问题本来十分明白:诸如乡镇公职人员、“山、散、洞”里的职工和交通邮电等部门的野外从业人员虽然身居乡下,但他们已经“农转非”,不再是“农民”,因而也就没人说他们“离土不离乡”,而像西关、新牟里的“农民企业家”与 “农民工人”们虽然本来就住在城里,但因为他们是与生俱来的“农业人口”,所以便属“离土不离乡”之列。这样的“离土不离乡”的确是真正的中国特色:其他国家也有身居乡村聚落而从事非农业者,也有兼业农户,也有离农改业却保持了乡土文化传统的人们——但他们没有“离土不离乡”者。因为他们没有把人们分为与生俱来的“农业人口”与“非农业人口”两个准世袭的身份等级。在他们那里“农民”只是一种职业,改了业便不再是“农民”,而在我国,“农民”不但是一种职业,而且更重要的是一种准世袭身份,因而才可能有“离”了农民职业却“不离” 农民身份的问题。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