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青林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青林文集]->[社会系统进化需要新的理念]
青林文集
·“信访村”忧思录(之1)
·信访村忧思录(2)
·信访村忧思录(3)
·东海一枭的学生
·信访村忧思录(10之4)
·高智晟
·袁红兵与刘路
·评陈永苗《他们的心中没有人民》
·信访村忧思录10之5
·胡石根的朋友
·信访村忧思录十之六
·社会系统进化需要新的理念
·六四人的精神
·草原的哭泣
·脱光了多好!
·序言
·正气永存
·与余杰探讨说真话
·高智晟入狱的伟大意义
·明心药理
·小人物
·高智晟的悲剧诞生后
·对中国教育的几点反思
·评《关于陈光诚案的低调反思》
· 案中案
·信访话题漫谈
·高智晟与陈良宇
·政府善治与和谐社会
·从有限走向无限
·从圈地到圈水
·中国民间的真相运动
·记者的真假与矿主的黑白
·污染环境行为犯的是反人类罪
·飘过法律那片云(一)
·《物权法》之外
·告诉江苏领导一个好办法
·向六四人问好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二)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10之10
·飘过法律那片云(3)
·“李和平事件”的一般性和特殊性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四
·纪念十九年和十九天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五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6
·中国社会的危机与重生
·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建议
·《08宪章》与饥渴
·民运的榜样——胡石根、李海、刘贤斌
·杨宽兴:陈明心先生的民主追求与愿望
·《08宪章》的希望
·折腾我的人民和我的人民币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7
·期盼神的公义
·林青:好人不易生存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8
·维权代表被刑拘,下岗职工被服务
·中国经济危机里民营企业家的最后希望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9
·山东好汉们,您们得了联合国毒打奖第一名
·二十年的脚步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记我的同案王天成
·有朋友在远方(1)
·维权与维稳
·如何降房价
· 权力的野性
· 权力的野性
·与何清涟讨论民间学温现象
·中国模式与城市化
·十万个忧愁之一
·贪官的辩护状
·滕彪的叫真
·力虹的灵魂
· 对下荒村林地纠纷案的独立调查与分析
·温家宝的无奈
·悼念司徒华先生
·心灵之谜(一)
·心灵之谜(二)
·胡鞍钢教授文章读后感
·十万个忧愁之二
·刘老石
·五、天问 (选自草原的哭泣)
·中医的衰落(1)
·土地属于谁?
·北大教授张千帆探访吉林老访民
·《圣经》与《内经》
·草原的哭泣
·寄给天堂的一封信
·梦滕彪
·从民工荒到民企荒
·推荐许小年
· 请对比《维稳与维权》同名文章的不同含义
· 请对比《维稳与维权》同名文章的不同含义
·我的宝成兄弟
·刘杰大姐
·为公义而默默前行
·胡石根老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社会系统进化需要新的理念

   中国社会演进到一个变数增多方向不定的阶段,需要人们尤其是执政者们对传统的社会治理理念和治理思路进行调整,理念更新是方法创新的基础。

    贺卫方作为执政党一员,从政治技术角度有几点反省

   一是(中央)权力架构方面的严重的混乱,这不是法制的、宪政的模式。二是人大本身的反议会性质。它不是一个议会。 三是宪法第35条规定的政治性的权利普遍得不到实现。四是没有独立的司法体系。五是我们的规则政出多门,越来越混乱。六是民法上的基础就是私有制,尤其是农村的土地问题。七是交易安全方面的保障问题。

   贺卫方还有一个分党理论。

   从中国现实看,从中共党史分析,每个社会群体和政党都存在着左派和右派中间派。当然,有时左时右如张国焘王明之流,或两面派康生等等奸臣。有左王邓力群王忍之李鹏,也有右王陈独秀胡耀邦赵紫阳,还有忽左忽右的江泽民邓小平。学者界,文化界,艺术界,宗教界,民运界等等无不是派系林立。

   不管怎样,分权分派有利于形成一个平衡的社会系统,在灵活的社会系统中容忍振幅小的震荡,避免社会系统的大崩溃。

   但是极权社会中,僵化的执政者定向理念试图规划好社会的临界线,相反的结果是强烈的破坏性反作用就会把社会推向另一个极端,进而引起更大反抗和震荡,出现社会灾难性相变,成员之间关系遭到毁灭性破坏,例如十年文革历史噩梦。

   犹如在自然科学的研究中,用传统模式来抽象新的物质现象,会导致科学进程的失败或挫折。所以用现存的假说(三个代表或过期的邓理论来处理新时代涌现的社会问题,如何平息解释各种对谬误质疑?

   不同行业的专家学者们从各自角度在社会技术层面提出许多发人深省的思考,作为总领的执政党如何学会系统思考(Systems Thinking),如何自我超越(Personal Mastery),如何改善党徒们的心智模式 (Improving Mental Models)不仅是世人关注的焦点,也对中国社会系统能否良性进化至关重要。

   当今社会系统中,在各种内部外部阶层互动过程中,令人难以捉摸的、相互增强或抑制的非线性关系日益增大,产生了许许多多令人困惑的新现象,一个局部决策的小改变,却使其它看似不相干的部分产生巨大的风暴。70年前的1934年美国罗斯福总统一项小小的购银法案,导致中国在1946年至1949年间5400万倍的通货膨胀。尚且而今已是全球一体化网络化的时代里更不乏如911这类“突发性的事件”对中国的影响。

   再如国内经济领域令人困扰的各种暴起暴跌现象,或成功之后的快速崩溃,或总是矫枉过正,或长期的不稳定等,其背后滋长的过程是长期而缓慢的。总之,它使执政者以为是在改善问题,实则却往往是在制造问题而不自知。

   中国社会系统目前所存在的严重问题是因为执政党为了维持面子上的繁荣而采取的竭泽而渔的政策,这种政策无疑加剧了事态的恶化,而最重要的代价可能是中国社会系统可能已经错过和平演进的最后机会。在漂亮的GDP的背后,是一个什么样的系统?

    濒临绝境的国家财政系统,充满陷阱难以自拔的金融体系,突击圈钱、洗劫民间财富权力资本体系,生存状况不可逆转地恶化农民和城市下层阶级……。

   社会经济系统的混乱日益表现出社会政治系统的滞后僵化,社会政治系统的机械化又暴露出执政者理念的过汽。当今执政者特别崇尚辩证法,那么他们是否真的具备了政治学里的辩证思维呢?

   社会系统的变化是各种社会趋势各种不同关系互动的结果,人类的演进史表明似乎不存在某种一成不变的主导因素。

   中国社会系统周期震荡甚至邻近崩溃主要是执政者用两分法来处理辩证多维的现实,如上世纪80年代处理自由化知识分子,引起两次学潮。90年代处理法轮功,结果是对抗愈演愈烈。对民运的极力打压带来社会整体的媚俗。单边经济发展策略引起环境资源危机。

   你死我活,你错我对,你输我赢,你失我得等等不一而足,执政者执意坚持将多维现实视作单维现实的理念,采取一极化手段治理急剧转型的社会,不仅从根底上造成各种混乱和自身进退两难的困境,也使许多体制内外的好心人陷于谬误。使得社会系统的动力总在零和博弈中耗散。

   历史证明,不能把社会阶层关系简单划分成冲突和合作。社会系统中各阶层对立趋势之间的互动可能采取多种方式,包括冲突,竞争,合作,协作。

   和谐社会系统的最大特点就是同时共存各种社会群体。他们共同组成相互依存的社会生态链。采取不同目标不同方法的行动者可能在某种趋势中进行合作,在其他趋势中产生竞争和冲突。社会系统的进步张力在不同群体共存与互动中增强。

   尤其是在社会权力等系统变革过程中,执政党将胜负之争变为胜胜之争已成为人类文明的基本经验。

   因此,中国社会系统能否合理科学的相变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执政者们思路的改善。

   由一分法走向两分法或多分法,由对立发展的一维空间,走向辩证互动二维空间,直到补加一个共同发展的第三新维度,拓展中国社会系统进化的动力结构。

   中国执政者多年游移于社会稳定与社会发展的不定边际线,焦虑于系统不稳定与社会系统发展停滞之间的矛盾中。深层根源就是执政思维的僵化,在社会系统形态急剧转化的今天,依然操守非此即彼的社会理论分类方法,无视社会系统本身的渐变性,不断丧失调节社会的最佳时机。

   执政者心理顾忌之一是社会系统稳定与变化的关系。

   变化与稳定的关系可分解如下,社会系统的变化大,稳定小。社会系统的变化大稳定大,社会系统的变化小稳定大,社会系统的变化小稳定小。

   其中比较理想的社会系统是在变化中求稳定,也就是大变化大稳定的形态。

   其中激进的社会系统是为变化而不惜一切代价,就是变化大,稳定小,所谓革命年代。

   显然保守的社会状态就是追求稳定大,变化小。如当今金正日家族帝国。

   接近无政府的社会系统犹如非洲某些国家,处于自动平衡状态,社会变化小,稳定也小。

   执政者的心理忧虑之二是社会系统秩序控制与系统活力释放的矛盾。

   各种人群在处理社会现实的不同方面各自“明确而紧迫的”需要会截然不同,社会系统的演变,是多维度作用现象,在整合分化不断增强的方向上出现有目的转变,所以秩序与活力的背后实质是整合与分化的关系。

   社会系统分化(自由)的实质是个性,唯一性,复杂性,多向性。

   社会系统整合(秩序)的实质是一致性,有序性,集体性,安全性,稳定性

   社会系统发展(综合)的实质是知识,权利,财富,价值,美的产生和传播。

   社会系统中整合与分化是两个基本维度,不同群体功能的相互依赖性与多维性构成了第三个维度即发展的维度。

   今天中国社会系统出现了几大特点,复杂性加大,多向性增大,个人自主权增大,整个社会系统形态更新加快,新结构创生不断,社会系统本身充满了想象力和张力。

   较高水平的整合需要较高水平的分化,反之亦然。这是对执政者内在能力挑战,而非社会分化本身的责任。

   遗憾的是,当今执政者消除冲突背景的惯用方法依然是用分散的不可行部分构成可行整体,用零和博弈的结果形成强力统一。

   实际情况表明社会系统是信息和知识的结合体,作为人类智慧的结晶,社会知识是一种作用于社会系统的巨大能量。知识本身的增长型创生型,带来社会系统本身的无限张力。这又会使社会系统有可能在没有明显征兆或不出现拐点的情况下发生相变,意即社会系统相态发生突变。

   所以社会系统在不断变化,执政者的理念也需要不断调整,理念合乎了规律本身,才能降低社会系统内部摩擦成本,找到解决社会系统良性进化的方向。

   林青

   2006-4-2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