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南十字星空下的獨白
[主页]->[人生感怀]->[南十字星空下的獨白]->[一個刻意迷路的人]
南十字星空下的獨白
·作者簡介
·【達文西的秘碼】全球同時放映前先讀為快!
·睡覺和作愛
·天使的背面
·棉被和藥丸
·當冬天來的時候
·城市的記憶拼圖
·屬於英國鄉間的浪漫
·煮咖啡的樂趣
·有格調的瑣碎
·慾望的清單
·我該用什麼姿態擁抱你?
·我在妳門口留下一束花
·群眾中的寂寞
·多元文化中多元爱情的可能性?
·小姐變成豬
·女人需要什麼樣的性愛關係?
·驀然回首
·孤獨的況味
·徜徉在「挪威的森林
·你要不要去「算命」?
·我可以想你嗎?
·回應林鰲先生「兩個“文革”說」中對我的
·來澳洲玩時先認識這個標誌 B.Y.O.
·尋找一種新的人格
·一句「我愛你」
·拆解與重組
·一個刻意迷路的人
·墨尔本~巴里島
·恶意的善行
·寂寞的骄傲
·从戴头巾的女人到血腥玛丽
·國境外的長廊
·面纱与围墙
·這幅畫背後的故事
·忽略了人間的規矩
·坐下來喝杯咖啡吧,蘇格拉底!
·關于馬建的「舌苔」
·將進酒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個刻意迷路的人

   
一個刻意迷路的人

   
   有時侯我想,決定一個人好惡的選擇到底是先天的,還是後天?是理性或是非理性?
   昨天整理衣櫃發現許多誇張墊肩式的外套和大衣,那些幾年前穿在身上覺得大方好看的衣飾現在披掛上身卻怎麼看怎麼不順眼。衣物依舊,但自己的好惡怎麼就不知不覺變樣了呢?
   我常為這些不知不覺中就滲入意識而自己沒有刻意反省就不會有覺察的改變而驚心。

   這種價值、理念、審美觀的不斷變異到底是成長進步?還是証明自己根本無法自絕於人類社會的各種繁複錯綜的影響力?
   深思自己簡單的生活,其實內在卻是一個複雜的全面;我的感覺總是四分五裂的連貫著日常生活裡的各種瑣碎。一則不起眼的小新聞、地理雜誌內頁的一張攝影作品,一通失聯巳久的老友來電,好不容易計劃己久的一場聚會....。沒有預期的畫面出奇不意印入意識的面版、無常的遭遇突如其然,雜亂無章的牽引、串連著、不斷岔亂了生活的規則秩序....。
   生命到底是的一場不得不經常修改劇本的頑強演出?還是舞台上草率的串場?既是演員又是觀眾的我經常眼花撩亂、心隨境轉。那些在生活裡沒有事先預料到它們會出現的零碎事件和人物,有時反而成為人生劇場中重要的主角。
   有個朋友告訴我在澳大利亞,每年有接近四分之一高薪厚祿的菁英分子,拋棄便捷的都市化生活,移居鄉野種植墾地、飲天然雨水、食自種疏菜,領略素樸的鄉村生活。
   在這幾年的異鄉生活中,我有機會體會城市和山林(在臺北時,我和先生住在距市區約一小時車程的半山之中)。在澳洲,也經常駕著車往荒山野地竄,走不標在公路地圖上的小泥巴土礫路,在廣大的澳洲土地 裏當一個刻意迷路的人。迷路的經驗總是充滿了剌激、恐懼、驚奇.....。
   如果說地理空間帶有某種對於行為主體的隱喻成分,最截然二分的方式是:城市無疑是快速、喧嘩、屬感官的;而鄉村則是緩慢、靜謐、屬心靈的。這樣的畫分並不代表任何價值的評判,我覺得生活同時需要部分的熱情與沉殿。
   對我而言,長期跟隨著緊湊城市的步調,會讓生命中最原初的質素逐漸失去。但長期居於鄉間,對個性好奇喜歡新鮮事的我終究也會耐不住沈悶的。
   我覺得我所追求的比較接近一種可以經常「旅行」的生活方式。偶而從僵化的生活框架中暫時離開,由外邊反觀自己,就是驛動和旅程最重要的意義了。在離去和返回的過程,往往正是對自身主體再認知的過程。
   存在主義的人性觀,有部份哲學家的看法是:人類存在的意義不是固定不變的﹔而是經由我們計畫不斷地再創造自己。
   人類經常處於一種持續在轉換、凝聚、演進,以及成形的狀態中。成為一個人的意義是指,我們不斷在發現與明白我們存在的意義。
   身為一個人,我們一直向自己、別人和世界提出質疑;雖然我們所提出的特殊問題會隨著人生不同的發展階段而改變,但基本的主題往往並不會改變。
   我們提出的問題像「我是誰?我一直是誰?我能變成誰?我將去何處?」等等...並沒有預先存在設計,也沒有預先已選定好要給我們的意義。
   尼采(Fredric Nietzsche)曾說過,所謂的「真實」是不存在的,它隨著我們的習慣、喜好、認知與立場時時都在改變著。生命意義,不再有權威性的詮釋(真實),取而代之的是所有人依據自己的習慣、喜好、認知與立場所發表的感覺,而相互交流(interpretation)當中所撞擊出來的交集火花。則構成了的生命的意義。意義的產生永遠處於進行式,永遠沒有停止的時候......。
   直往天際的沙漠公路,路旁是死去多時動物的屍體殘骸,爆破的輪胎處處可見。乾燥單調的酷寒炎熱,與原住民分享吃起來像生蚵仔一樣味道的肥蛆蟲。黃昏時開車兩小時買半打啤酒,然後坐在僻荒的旅店後院 看他們用盆子種大麻或用彩色的石頭畫畫。坐在沙漠邊凝望充滿古老傳說和神祕力量的天然景觀。
   有時候,我不在乎去什麼地方,和熟悉的親人朋友或祗此一次相遇此生可能永遠不會再見的人共處。
   因為我發現,其實生命的最深處,終究是孤獨。

此文于2007年11月2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