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南十字星空下的獨白
[主页]->[人生感怀]->[南十字星空下的獨白]->[我可以想你嗎? ]
南十字星空下的獨白
·作者簡介
·【達文西的秘碼】全球同時放映前先讀為快!
·睡覺和作愛
·天使的背面
·棉被和藥丸
·當冬天來的時候
·城市的記憶拼圖
·屬於英國鄉間的浪漫
·煮咖啡的樂趣
·有格調的瑣碎
·慾望的清單
·我該用什麼姿態擁抱你?
·我在妳門口留下一束花
·群眾中的寂寞
·多元文化中多元爱情的可能性?
·小姐變成豬
·女人需要什麼樣的性愛關係?
·驀然回首
·孤獨的況味
·徜徉在「挪威的森林
·你要不要去「算命」?
·我可以想你嗎?
·回應林鰲先生「兩個“文革”說」中對我的
·來澳洲玩時先認識這個標誌 B.Y.O.
·尋找一種新的人格
·一句「我愛你」
·拆解與重組
·一個刻意迷路的人
·墨尔本~巴里島
·恶意的善行
·寂寞的骄傲
·从戴头巾的女人到血腥玛丽
·國境外的長廊
·面纱与围墙
·這幅畫背後的故事
·忽略了人間的規矩
·坐下來喝杯咖啡吧,蘇格拉底!
·關于馬建的「舌苔」
·將進酒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可以想你嗎?

   
我可以想你嗎?

   
   
   我可以想你嗎?
   

   夏天巳經過完。 蒲公英像破碎的羽毛在陽光下漫天飛舞....
   
   被風吹來的 是你斷斷續續的隻言片語 !
   
   我可以想你嗎?
   
    午后的蟬鳴寂寥,被濃蔭割裂的陽光展鋪在微帶暖意的泥土上。
   
   我的心,因想念而寂寞。
   
   應該整理抽屜,抽屜裡通常堆滿了散亂的回憶。 美麗的、褪色的、痛苦的、破碎的......
   
   我常想,如果我突然死了.... 留下那麼多個抽屜,那麼多令人難以解讀的回憶,像一堆被歲月解構的符號,生存的歷史並無法因此還原。
   
   談談和你距離遙遠而我所居住著的這一個城市吧。 只要走幾步路就有著綿延如茵的草坪,有濃蔭和在任何地方看起來面孔都相似的狗兒隨著主人四處散步。
   
   有人曾問沙特與波娃為什麼不結婚?據說他們的回答是因為居住的地區有著非常方便寫意咖啡座的緣故。
   
   因為,寂寞揮手即可趨散,散步就可以到達的地方四處開放著令人輕鬆愉悅的咖啡座。
   
   是這樣的原因吧...和波娃相似的,這兒的咖啡座難道和我特殊的婚姻形式裡某些美好的情境也有所關聯?
   
   對我而言,婚姻是一條細長的線,兩端各繫南北半球,如此遙遠的距離幾乎可以承載任何可能性。
   
    也許,我該告訴你一些更切實的描述。
   
   墨爾本;三月,晨間空氣冰凉、午間日照強烈,日影既遠且長。 從黃昏過渡到夜晚的時刻,隨著不知由何處漂溢過來的暮色而籠上淡淡的感傷。
   
   開始上健身房後我不再失眠,除了跑步機上的汗如雨下,團體課程裡我發現了每週三次有一種叫做﹙Body Jam﹚的課程;初時我被這課程的說明吸引: A fantastic ,fatburming dance class combining Hip ,Hop,Funk,Grove,Latin,Disco & Jazz themes ,No dance experience required.....。
   
   上了幾堂課後逐漸跟上脚步與節拍、音樂的節奏宛如強壯的心跳,隨著音樂舞動,感覺奔放、自由並且隨性。 彷彿是為了讓人更強烈感受到呼吸和生存體驗的彼此關聯而被設計的舞蹈。
   
   站在舞臺中央帶動舞蹈的兩位女老師一個綁著有印地安圖案的頭巾,另一個戴著淺帽沿兒的帽子。無領無袖恤衫只遮住飽滿的胸部、八分長的棉質褲可以將褲頭帶捲到下腹露出美麗性感的腰圍和股溝.....女人跳起這種舞既酷又嫵媚。
   
   那位於健身中心地下一層佑大空曠的游泳池總是空無一人。我緩慢地泡在水中...泡完水後有時帶一本不必花腦筋的書進到蒸汽室裡。
   
   想像自己跋涉在中南美洲的熱帶雨林,身體深處有著什麼污垢會隨汗水被蒸騰而出....帶著溼沐沐的身子再往sauna熱烤烘乾。
   
   躺在那兒,我忽然想起寫作時,西蒙波娃曾經自問:「我想要寫一寫自己。第一個問題是:做一個女人對於我意味著什麼?」
   
   炭和木頭的味道隨著乾燥的空氣微微刺激著嗅覺和皮膚。過後不久,身體變成一種令人舒服的重量,腦海裡是一整片烈日當空的草原,我心情鬆散地等待草原上一顆顆露珠被熱空氣烘乾.....。
   
   我記起我那經常笑顏燦爛的女朋友,某日下午茶時間對我為『自由』作過的明確闡述,哦....她是這樣說的。
   
   『今天我將所有公事處理完畢,帳單都付完、衣服洗好燙好並歸位完畢,吃過晚餐,這個週末是悠閒的,我在客廳的沙發上坐下來...明天是假日,我正準備好好計劃和安排........。』
   
   自由可以如此平凡簡單。
   
   在波娃的自我省視中,她曾經覺察;世界原來是一個男性世界,她的童年被男性編造的神話所滋養。」
   
   那麼,女人的幸福是建構在何處呢?
   
   是充裕的獨處時間和精神自由嗎?
   
   親愛的,如果我有選擇「自由」的自由,我是否也能夠做到?
   
   只是想你,而不經常和你在一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