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南十字星空下的獨白
[主页]->[人生感怀]->[南十字星空下的獨白]->[我在妳門口留下一束花]
南十字星空下的獨白
·作者簡介
·【達文西的秘碼】全球同時放映前先讀為快!
·睡覺和作愛
·天使的背面
·棉被和藥丸
·當冬天來的時候
·城市的記憶拼圖
·屬於英國鄉間的浪漫
·煮咖啡的樂趣
·有格調的瑣碎
·慾望的清單
·我該用什麼姿態擁抱你?
·我在妳門口留下一束花
·群眾中的寂寞
·多元文化中多元爱情的可能性?
·小姐變成豬
·女人需要什麼樣的性愛關係?
·驀然回首
·孤獨的況味
·徜徉在「挪威的森林
·你要不要去「算命」?
·我可以想你嗎?
·回應林鰲先生「兩個“文革”說」中對我的
·來澳洲玩時先認識這個標誌 B.Y.O.
·尋找一種新的人格
·一句「我愛你」
·拆解與重組
·一個刻意迷路的人
·墨尔本~巴里島
·恶意的善行
·寂寞的骄傲
·从戴头巾的女人到血腥玛丽
·國境外的長廊
·面纱与围墙
·這幅畫背後的故事
·忽略了人間的規矩
·坐下來喝杯咖啡吧,蘇格拉底!
·關于馬建的「舌苔」
·將進酒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在妳門口留下一束花

   
我在妳門口留下一束花

   昨夜,臨睡前接到妳的電話,夜已很深了,雨從幽暗的窗口飄過,恍若被剪斷了的珠簾。
   妳的細語在電話的彼端閃爍。忽遠忽近....。
   離婚後,無眠的夜,妳經常抱著電話娓娓向我傾訴....。
   昨晚打電話給我的妳,正開著車在城裡夜晚的街沒有目的地漫遊,妳的聲音聽起來帶著微醺和寂寞。

   妳說妳剛從一個海邊陌生的酒吧離開,在寒冬的夜裡點燃一支煙。
   
   黑夜的海上映著森冷的月光。
   陌生喧嘩的酒吧讓妳更深更切地意識到自己的淒涼,一個人坐在角落的一張桌子,由於空肚子喝酒,整個腸道不久就開始翻騰。妳抑不住難受起來,衝進洗手間大哭一場,但沒有人在乎妳多悲傷、沒有人知道妳在裡面哭多久。乾咳再加上嘔吐一陣後整個人彷彿被掏空.....。
   不久前妳才從一個窒悶的婚姻逃離,妳曾有過一個甜寧的婚姻,前夫是香港人,生意失敗和經濟毫無前景再加上兒子犯了刑案。
    不堪壓力和一再遭遇打擊的丈夫將一切過錯歸咎於妳,埋怨和恨意下蓄意冷落妳。一年中才從香港回墨爾本兩星期,這樣的情況持續三年。
   
   妳患上嚴重的抑鬱,要靠醫師,藥物才能安眠平息。
   
   妳向先生提出離婚的請求時,先生暴怒不已,昭告所有親友來指責妳不能同甘共苦。妳被嚴厲批判,並被貼上自私自利的標阡:「這幾年來,我一直在養著妳...」。
   妳說,自己經常茫然若失,兩地分離了那麼多年,先生似乎不再是所曾經熟悉過的那個人。
   
   妳曾在香港當過十幾年的中學教師,移民澳洲後妳並不想重執舊業,只陸陸續續打著零工,有時是時裝店店員、有時是古董店售貨員。時間就像河流裡的倒影,虛幻的記憶像流不盡破碎的漣漪。說起墨爾本,妳說妳一直未曾融入,幽黯沈淪其中數年,照鏡已不復當初華顏。
   妳苦笑地說:「在異鄉,女人並不渴望太多自由。」
   離異後妳開始學習當一個完全自由獨立自主的女人。
   
   一個人煮一碗泡麵或熱著超級市場買回來的微波食品,對著電視或收音機,沒有人知道妳幾點睡著、是病、是痛、是累、或者是寂寞、悲傷。
   
   妳將在這種日子裡逐漸蒼老,蒼老了也無所謂了吧?生命是短是長對妳或對這個世界的其他人再無關緊要。
   
   妳曾在酒吧中認識過一個男人。
   
   那一次,妳遇見一個穿著灰色羊毛衣的男人,老舊起毛球的袖口。久未修剪黑色的頭髮微微泛著油。
   妳直覺他來自中國大陸,應該是留學生吧?
   妳肯定他比妳年輕許多。
   妳說,在深夜的酒吧,妳彷彿形單影隻的一尊泥像。妳特別寂寞。所以就直直盯入他的眼睛看了幾秒鐘。
   妳感受到他一定也是一個在異域獨自寂寞了很久的男人,稍帶脕腆地向著妳的方向望過來幾次,猶豫不決一陣子…終於還是端著他的啤酒向妳走來。
   男人在墨爾本大学讀病理學博士。拿獎學金,但由於還想攢點錢寄回大陸,每週有三天白天在當大樓的清潔工。
   他有一位未婚妻,但兩年了還出不來。每天工作完或上完課他都會到酒吧喝一杯。
   
   「他好像很久沒和人說話似的。好不容易在酒吧遇到可以講共同語言的女人,好像沒過來和我聊聊自己也覺得過意不去似的…..」妳這樣描述著經過。
   妳說,妳對自己的狀況並沒有太多描述,因為妳並不打算和他發展複雜深入的關係。
   「就當是夜晚的霜露凝成的水珠,只想依偎在青草上過一個清冷的夜,清晨陽光出現時就會自然蒸發掉。」
    妳要回家前隨意問他,會不會開車?妳說妳有些醉了,不太能夠自己開車回家,並問他願不願意替妳開車?送妳回家?
   妳在說這話時也確實醉了,沒醉時可能沒那麼有勇氣吧!?
   他接過妳手上的車鑰匙時,看起來有點掙扎,也許他那時就知道接下來可能發生的情景。
   但他沒料到妳是如此直接,妳和他從相遇到聊天還不到一個小時,而妳看起來一點都不像那種非常前衛而毫不保守的女人。
   妳並不理會他如何揣測,只是靜靜地看著他的眼睛。
   妳也想著,這個晚上自己為什麼異於尋常?
   是不是因為男人的那對眼睛?異常深邃,忽冷忽熱,妳捕捉不住,當他注視著妳時,目光卻彷彿停駐在另一個世界。
   妳帶他回那個除了妳之外很久沒有人再踏入的家。
   妳感到些微的緊張和不安。而他也是,他拘謹侷促甚致顯得手足無措。妳並不曾將陌生男人帶回家過。
   妳於是;用力地吸了一口氣。
   妳問他想不想喝杯茶?然後妳去將煤氣壁爐打開,並要他隨便坐。妳的屋子從離婚後就顯得太過空曠,在廚房說話時甚致有種迥音。
   靜默半刻後妳告訴他,妳想去洗一個澡並叫他自己在客廳坐一會兒。
   在霧氣蒸騰和淋浴的水聲裡妳感到異常虛弱,熱熱的水柱由蓬蓬頭上灑下來,妳己記不起自己到底有多久不曾有過性生活。....
   妳甚致也記不起自已以前丈夫的樣子。妳閉上眼睛讓水由頭至腳將妳全部淋溼.....。
   
   那一晚,他並沒有要妳,只是靜靜地用溫柔的眼神注視妳,他告訴妳北京此刻正在飄雪.....
   他的未婚妻在下雪的夜手腳都異常冰冷,然後他走過來握著妳的手,對妳說了聲對不起.....。看著妳,帶著他的黯然神傷。
   他告訴妳,對他而言人生並不簡單,他說他是一個沒有年輕過就己老去的男人,他揮不去未婚妻子在遙遠的故鄉等待著他的身影。
   他說許多夜晚他也寂寞,他只是個平常男人,但他願用殘忍的孤寂去堅持他近乎蒼白的等待。
   那是他堅持活著的希望,在幽暗的微光中,妳的心為他泛起溫柔的感動。妳走過去用手輕撫著他散亂的髮.......。畢上眼晴,彷彿兩個人都能跨越黑暗的汪洋,隨海漂流至偶而在夢中才能返抵的故鄉……。
   夜深了,但妳仍聽得見遠街的車聲,乾燥的空氣漂浮著。妳的胸膛裡盛著滿滿的悲傷無法釋放。
   妳忘了他和妳待到多晚。
   
   過後,日子像清水般地流去。
   妳說,妳幾乎忘了那個男人和那個夜晚,然而某天清晨妳打開前門,卻意外地發現,有人悄悄地在門口留下一束用草繩繫住的野花。
   是那個男人吧?妳猜?
   妳告訴我:「他的身影彷彿穿越過我的悲傷,卻為我留下一個無比平靜卻又令人難以釋懷清冷的夏天。」
   
   
   

此文于2006年05月2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