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桃花劫” --- 吳廷琰之死(一)(2013年9月修訂版)]
悠悠南山下
·朝鮮是個謎
·習近平v毛澤东. 大公報v大紀元
·东方歷史與西方概念
· 劉亞洲的甲午戰爭歷史觀
·成熟的學者可以怎麼讀書?
·中國社會政治文化結構:四層塔(外一篇)
·習結束訪印主要報章指中國居心叵測
·中、越面對25年前的各事件
·25年後的越南仍比东歐差
·人民幣的含金量
·英媒:中國發展新絲路戰略引起鄰國警惕
·中國殖民香港
·英媒:「世界是習近平的牡蠣」
·1973年智利政變析剖
·2014年聖誕禮物:瑪格麗特-杜拉絲作品
·《查理周刊》諷刺中越、中美關係
·中國的食物安全問題
·西湖戀:人情與錢財
·中國何時坦然面對自身歷史污點?
·西湖戀:文化造假,橫財遍地
·西湖戀(3/4):經濟起飛的表象
·西湖戀(4/4):堅持,才能看見西湖
·兩岸談判的最佳時機
·亞細安v大中華
· 居安思危看中國對外戰爭
·從越南看1989年天安門屠殺
·中國要向日本道歉嗎?
·中國的「強國痴人夢話」,還是「帝國之心不死」?
·俄羅斯檔案:爆老毛「契弟」史
·沒有中國照顧 美國過得更好
·法國的毛主義
·如果我沒有為法國哀傷
·悼安德森:印尼的基層世界主義
·李光耀和他的學生(外一篇)
·被誇大的中國中心論-駁鄭永年的〈如何實現
·俄羅斯紀錄片:1969年中蘇邊界衝突
·“自古以來”有多理直氣壯?
·國際法之中有關「單方面宣佈獨立」是什麼一回事
·《21世紀資本論》-- 正在改變21世紀的一本書
·台灣人分析文革:原來紅衛兵是毛澤
·文革與中越關係
·「中國人」是一種宗教
·支那與大清,哪個叫法難聽一點?
·何賢在澳門 12.3 事件中的角色
·彭定康、葛劍雄:統一分裂歷史怎麼說?
·世事如棋,不過中國從來都只是棋子
·「老朋友」與「一中一台」
·被誇大的东亞朝貢體系
·蘇聯檔案解密:還原真實的毛澤东
·特朗是商人總統?普京才更符合?
·亞洲與美中峰會
·中國為什麼堅持撐朝鮮
·韓國,曾經是中國的一部分嗎?
·民族主義已成中印關係絆腳石
·戴高樂將軍訪問魁北克50週年
·中印衝突無必要!
·中租界和法租界
·講法治只是語言遊戲
·黨國不分是中華傳統 忠君愛國即愛國愛黨
·瑞士時事片:《我老闆是中國人》
·1961年印度「解放果亞」如何使中共尷尬?
【 歷史資料庫 】
1、【 特刊 】 陳光基回憶錄 : 《 回憶與思考 》
·按語與序言
·一、廿世紀七十年代的越南
·二、一個毫不乏味的大使任期
·三、《 維新 》大會
·四、CP87與柬埔寨問題三個層面的關係
·五、從反毀滅種族至《 紅色解決法 》!
·六、自我解困的一步 ﹕ 多樣化的關係
·七、為適應局勢﹐ 中國委身屈求
·八、第一輪關於柬埔寨問題的巴黎國際會議
·九、鄧小平為談及越南接見凱山豐衛漢
·十、藥苦但治不了病
·十一、政治局對90年6月會談之評價
·十二、欠精明的選擇
·十三、成都越中峰會
·十四、成都會晤 --- 我們的成功或失敗 ?
·十五、誰應是難以釋懷之人 ?
·十六、成都之債
·十七、仍爭論的國際形勢與外交政策之問題
·十八、第七屆黨大會以及與中國正常化所要付出的代價
·十九、第二輪關於柬埔寨問題的巴黎國際會議
·廿、旅程結束但歷史仍未打開新篇章
·廿一、我國安全與發展的挑戰 ( 附錄 )
·1975年至1991年大事記
·目錄
2、 美國中央情報局1979年《中越邊界爭端》
·美國中央情報局1979年檔案《中越邊界爭端》
·美國中央情報局1979年檔案《中越邊界爭端》(續)
3、美中關係
·視頻:尼克松在中國-1972年
4、蘇、中、越共黨關係
·胡志明致史太林的兩封信
【 越戰反美陣營共黨領袖談話記錄 】
(按年月日先後次序排行)
·1、周恩來與胡志明的談話(1965年3月1日)
·2、劉少奇與黎筍的談話(1965年4月8日)
·3、毛澤东與胡志明的談話(1965年5月16日)
·4、周、鄧、康生與黎筍阮維幀的交談(1966年4月13日)
·5、周恩來對胡志明的談話(1968年2月7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桃花劫” --- 吳廷琰之死(一)(2013年9月修訂版)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1963年11月1日﹐ 前越南共和國的諸將領作反叛變﹐ 總統吳廷琰( 前曾譯為吳庭艷 , Ngô Đình Diệm, 1901年至1963年 ) 與胞弟吳廷瑈 ( Ngô Đình Nhu, 1910年至1963年, 吳廷琰之五弟 ) 從西貢總統府逃往處於華埠堤岸的Cha Tam教堂內躲藏﹔ 翌日,兩人自首, 在解返途中被一名軍人槍殺。吳廷琰兄弟之死﹐ 正如三週後美國總統肯尼迪遇刺身亡的一樣至今仍是個謎。誰是吳家兄弟的殺人兇手? 誰下令槍殺 ? 誰是這場悲劇的幕後操縱者 ? 為何吳家兄弟又被殺害呢 ? ……等等。對於這事件﹐ 幾十多年來眾說紛紜。幾十年後至今仍然無一人敢站出來承擔責任﹐ 不管是直接的或間接的參與者。儘管如此﹐ 自吳死後﹐ 尤其是1975年4月30日越南共和國滅亡後﹐ 一些美國或其他國家的政客、記者等﹐ 以及逃亡居美的前南越政客、軍人和文人等亦先後發表一些回憶錄等資料﹐ 從可尋蛛絲馬跡的文字中,我們回顧和探究吳廷琰之死的前因後果。最重要的是, 整個歷史事件可否給我們帶來某些經驗教訓與啟示。
   
   

桃花之故事

   
   
   1963年春節期間﹐ 越南共和國首都西貢獨立宮 ( 即總統府 ) 的客廳內放置著一盆充斥迎春節日氣氛、枝枝盛開的桃花。一桃枝上還掛著小字帖寫道 ﹕ “ 越南民主共和國主席胡志明贈越南共和國總統吳廷琰 ”。這小小的 “ 細節 ” 是由美國學者法司斯-溫特斯 ( Francis Winters ) 在其1997年出版的 « 兔年 » ( The Year of the Hare ) 一書中披露的。聽到此事﹐許多人都感到驚訝異常﹐ 為何這般重大的事至今才可知道呢 ? 連這位作者本人對此事亦抱著半信半疑的想法。本年 ( 2006年 ) 初﹐ 前吳廷琰總統府辦公室總管郭松德 ( Quách Tòng Đức ) 先生在一份美國越文報刊記者的訪問中亦證實確有此事。其後﹐ 原南越國會議員、時任吳總統隨員的黎珠祿 ( Lê Chau Lộc ) 先生亦對某記者承認正是他本人從印度支那國際監察停戰委員會 ( 英文縮寫 ICC ) 之處親手接收那盆桃花。他說﹐ 那盆桃花很大、枝多﹐但字帖小﹐ 故此很少人留意它。從桃花出現在總統府的那一天起直至桃花笑納者被擊斃在血泊中的一刻共有九個月之長﹐ 可是在這時段裡﹐ 經已發生了不少與桃花有關以及濺出“ 桃花血 ”之事﹐ 而這些事情至今仍蒙上一層層的神秘之幕。
   
   人們常把美人喻作桃花。胡志明的桃花亦可比喻 « 三國演義 » 中的美人計 --- 王允獻予呂布的刁嬋。呂侯因美人而殺其養父董卓﹔ 或許胡志明的桃花亦令人想起周瑜為孫權獻謀﹐ 把孫夫人送嫁予劉備﹐ 但此美人計卻被諸葛亮看穿而結局是吳國 “ 陪了夫人又折兵 ” ﹐ 氣死周瑜。吳廷瑈曾擔任總統顧問﹐ 有某一小說的作者把吳廷瑈視為諸葛亮﹐ 可惜此 “ 吳朝 ” 沒有一位精明的軍師如諸葛亮﹐ 能把他倆兄弟解救﹐ 逃出桃花血泊之外。或許這就是南越人民與國家的既定命運乎 ?!
   
   
   現今吳廷琰死後四十三年了﹐ 在此我們先暫把吳之死亡擱置一邊﹐ 談談那盆桃花以及與它有關的二、三事。
   
   
   
   我們認為﹐ 胡志明的那盆桃花並不一定是引致吳家兄弟死亡的主因﹐ 亦不是唯一的原因。雖然胡志明是個老謀深算的人﹐ 或是雖十分的陰險亦不足能力籌謀借用幾位美國外交人士與南越軍隊中叛變軍官的手間接地殺害吳。
   
   從好的方面去思考問題﹐ 我們可把桃花視為兩個敵對的政體開始伸出善意之手﹐ 從而日後雙方可進行對話與協商。可惜的是,這幕政治戲的表演卻以流血收場。
   
   
   胡志明與吳廷琰本有著淵源深遠的關係﹐ 但值得一提的是﹐ 這是在不結盟國家中擔任重要角色、中立的印度以及法國戴高樂將軍的印度支那中立化計劃和意念所帶來的演變。
   
   
   該時印度駐西貢大使高布漢 ( Goburdhun ) 亦是印度支那國際監察停戰委員會的主席。印度大使與法國大使若治-拉魯艾特 ( Roger Lalouette ) 兩人扮演了 “ 搭橋 ” 跨越邊海河 ( sông Bến Hải ﹐ 南、北越17度緯線分界之河 ) 主要人物的角色。
   
   
   當年國際著名化學家﹐ 亦是越南唯一一位科學家的寶會 ( Bửu Hội 。全名阮福寶會〔 Nguyễn Phúc Bửu Hội 〕,1915年至1972年。阮朝第二代君主明命帝〔 Vua Minh Mạng,1820年至1841年在位。〕之玄孫。) 教授先生曾贊揚吳廷琰的國策。此人亦曾在某時段內擔任過胡志明的顧問﹐ 但在六十年代那時他任越南共和國的大使。獲悉戴高樂的印度支那中立化計劃﹐ 寶會便向法國總統提議﹐ 允許法、印兩大使設法讓國際監察停戰委員會會員國之一的波蘭代表團長米艾之斯路-馬尼利 ( Mieczyslaw Maneli ) 會見吳廷琰總統的胞弟、政治顧問吳廷瑈。意大利大使資奧萬尼-多蘭蒂 ( Giovanni d’Orlandi ) 以及梵蒂崗駐南越代表沙瓦多爾-達斯塔 ( Salvatore D’Asta ) 神父亦贊成此舉。
   
   
   美國著名政論家佐瑟夫-阿索 ( Joseph Alsop ) 1963年9月18日在 « 紐約先鋒論壇報 » ( New York Herald Tribune ) 撰文寫道﹐ 吳廷琰總統曾對我說﹐ 法國駐河內總代表 ( Délégation générale ) 扎克-德-布勇 ( Jacques de Buzon ) 托人寄言說期望讓他本人來到西貢 “ 換個地方,呼吸空氣 ” 。吳總統對此答允;胡志明則無反對意見。當法國駐西貢大使拉魯艾特引領布勇到總統府會晤吳廷琰之時﹐ 布勇透露說 當時河內對吳的態度已改變了許多。胡志明曾說吳廷琰是位具善意的愛國者。奇怪的是﹐ 除了只提及那個小節外﹐ 這位大使先生並沒有傳達河內任何重大的訊息。不知可否是在贈送賀年桃花這一善舉之前﹐ 由法國大使傳遞出雙方可以握手言和的暗示呢 ?
   
   
   稱吳廷琰為舅父的紅衣教主阮文順 ( Nguyễn Văn Thuận ) 在去世前作訪美國南加州時對曾為吳廷瑾 ( Ngô Đình Cẩn, 吳廷琰之四弟 ) 辦公室任職八年長的總管阮文明 ( Nguyễn Văn Minh ) 中尉披露﹕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 阮文順紅衣教主曾訪問比利時國王的一位公務接待人﹐ 此人指著紅衣教主所坐的椅子說﹐ 這曾是河內當局的一名高級幹部坐過的椅子, 他來請求我作中介人﹐為與吳廷琰接觸﹐ 試圖使南北越雙方進行協商。這位公務接待人亦認識吳廷琰﹐ 因為在1953年吳從美國到歐洲後是他本人曾經盛情招待吳。
   
   
   舊軍人出身的阮文明中尉先生說過﹐ 11月1日政變發生後﹐ 他來到內務部長宗室訂 ( Tôn Thất Đính ) 的辦公室﹐ 部長先生手指著一堆文件說﹐ 這是南北雙方聯絡信件的證據﹐ “ 吳廷琰兄弟出賣南方予共產黨﹐ 在兵士們的背後刺上一刀﹐ 因此我們要推翻他 。”
   
   在共和國軍隊中的一些軍人還流傳吳廷瑈曾假裝打獵,於平綏 ( Bình Tuy ﹐地名 ) 與范雄 ( Phạm Hùng ﹐ 越共南方領導人之一 ) 秘密會晤一事。
   
   
   因 « 越南歷史 » ( Vietnam A History ) 一書而名噪四方的美國左翼記者、 後成為歷史學者的史旦利-卡路 ( Stanley Karnow ) 披露說﹐ 吳廷瑈夫人亦承認南北雙方曾有接觸﹐ 為表 “ 兄弟情義之舉 ”, 她準備遣送其兩位年長的公子到河內求學。卡路用這英文兩字“fraternal gesture ” ( 兄弟情義之舉止 ) 是用引號的。
   
   
   不久前﹐ 前南越第二共和 ( 越南史家把越南共和國分為第一共和﹐ 即吳廷琰當任總統時期1955年至1963年;第二共和即1963至1975年。 ) 總統阮文紹 ( Nguyễn Văn Thiệu ) 的特別助理阮文銀 ( Nguyễn Văn Ngan ) 先生對美國一份越文報紙記者陳峰宇 ( Trần Phong Vũ ) 的獨家訪問中披露﹐ 吳廷琰兄弟明知中尉范玉草 ( Phạm Ngọc Thảo ) 是共產黨間諜﹐ 但仍然留用他﹐ 以便留作日後有需時與對方聯繫。人們還記得﹐ 在1963年11月1日的政變中﹐ 正是范玉草擬計親自前往總統府嘉定宮接回吳廷琰。但他抵達總統府時﹐ 吳已在前往堤岸的途上。還有一說法是﹐ 范玉草屬多方的間諜。人們根據兩個前後矛盾的事件自我作出定論﹕ 1975年4月30日後﹐越南共產黨贊揚范玉草在越戰期間的活動﹐ 可是范先生的妻兒卻又得到美國提供方便移民,前往南加州定居。
   
   
   據溫特斯所述﹐ 在聽到吳廷琰被殺害後﹐ 美國國務卿甸-儒斯克 ( Dean Rusk ) 立即向美駐西貢大使洛德 ( Lodge ) 發一電函長文﹐ 熱烈慶賀洛佐圓滿成功並催促他馬上公開吳廷琰意圖與胡志明握手之事。
   
   
   美國女歷史學家瑪麗蓮-楊 ( Marilyn Young ) 在其 « 越南戰爭:1945年至1990年 » ( Vietnam War 1945–1990 ) 書中述道﹐ 肯尼迪在討論越南情況的對策時獲悉吳廷瑈公然探討如何與河內接觸﹐ 直接協商的可能性。楊寫道﹐ “ 根據若佐-蕭斯民 ( Roger Hilsman ﹐ 國務卿助理 ) 的說話﹐ 吳廷瑈意圖儘量減少美國顧問在越的人數,其最終目標是要完全停止美國人在越的出現﹐ 使南越成為一個中立的國家﹐ 或者類似鐵托那樣體制的國家﹐ 但仍與北越分離……。 ”
   
   
   上述引自報章書籍等的字句也足以說明南北越雙方曾欲想協商之意﹐ 儘管多年來至今未曾見到任何一份前越南共和國或共產黨方面正式發表的資料﹐ 但我們亦可確定﹐ 南北雙方曾互相表示出善意﹐ 為和平協商曾作出過某種的努力。
   
   

為何吳廷琰兄弟要與北越協商 ?

   
   越南作者黃靈杜茂 ( Hoành Linh Đỗ Mậu ) 撰寫的 « 越南 --- 我血火中的故鄉 » 書中稱吳廷琰為 “ 英明的領袖 ” ﹐ 但其人亦是在倒吳政變中的積極參與者。書中他引述武如願 ( Võ Như Nguyện ) 老先生 ( 目前已年近百歲﹐ 仍居於法國 ) 於1977年11月24日寄予某友人一信﹐ 信末一段提及吳廷琰曾與武老先生談心事﹕ “ …… 我曾與瑈弟商量﹐ 儘管國共雙方有爭執﹐ 但畢竟仍是骨肉兄弟﹐大家要以兄弟的方式來解決戰爭﹐ 以免浪費生命和財產。若一方要 ( 把戰爭 ) 拖延﹐ 終歸 ( 越南 ) 要附屬某一大國﹐ 國家將被分裂﹐ 因各強國存意要分裂越南 …… 。”
   杜茂引用此信只想指責吳廷琰卻膽大包天敢與胡志明握手言好的意圖﹐ 把它視為 “ 深深刺入反共戰士背後的刀傷 ” 之罪。可是﹐ 從另一角度上觀看﹐ 人們將認識到吳廷琰想要避免大量的流血犧牲﹐ 以及不讓各大國在越南內戰中獲取漁翁之利。”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