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從後勤觀點探討中共懲越戰爭失敗之原因]
悠悠南山下
·讀《1946年之越南:戰爭是如何開始的》
·關於《中國援越抗法軍事顧問團史實》所引起的爭議
·越南軍隊自從奠邊府後之轉變
·美國在奠邊府戰役中做了甚麼?
·奠邊府戰役中的德國士兵
· 1954年日內瓦協議的歷史教訓
·日內瓦會議留下什麼教訓?
【 越南縱橫 】
1.越共政務人物探討
·山姆大叔與胡伯伯初次“擁抱”
·前越南共產黨領袖呼籲民族和解
·對越共歷屆黨大會回顧與評述
·評析越共黨第十次大會前後越南的情況
·“ 共產黨視甚麼亦是反動的 ”
·越共十屆黨大會政治報告作了甚麼改變 ?
·一黨專制下越南國會的活動
·重探究前越共總書記黎筍的歷史角色與影響
·胡志明的妻妾情人們
·越共推出 “ 親民, 民主對話 ” 新招
·北越土改運動图片
·五十年前北越土改革命運動
·關於胡志明在廣州被捕之事
·胡志明曾欲娶廣东姑娘為妻
·越南的斯大林派和托派
·《胡志明:消失的歲月》作者訪錄記
·越共“路線的改變比人事的變動更重要”
·前越共總書記私宅“曝光”(圖輯)
·越共召開六中全會外界關注高層內鬥
·越共第六次中央會議進入高潮
·“不許中國干涉黨內的事務”
·黃文歡和1979年後越共之清黨
·也談黃文歡事件以及“後事”
· 越共面臨體制危機
·武元甲---越南獨立的英雄(圖)
·武元甲:鮮為人知的往事
·武元甲對越南的意義何在?
·我所認識的武元甲將軍
·武元甲將軍---反對戰爭的人
·越南多名老黨員致黨中央公開信(全文)
·越南退休將領要求公布中越成都會議細節
·廿名前越南軍官致國家和政府領導人建議信(全文)
·河內舉辦“土改”展覽但遭暫關閉(圖)
·越南土地改革回顧
·從“反黨修正主義集團案”至攻打南方
·越共黨代表大會推延皆因仍分歧?
·越南國會間接確認“接受獨立工會”?
·越共民族政策歷史:革命歷程中之民族性問題
·歷史的真相何在:《獄中日記》?
·意識形態在越南共產革命運動中所扮演的角色
2.時事動態與析評
·越南 --- 亞洲的小龍在飛騰
·越南立國六十年後的經濟
·越南經濟發展的存在問題
·“ 雅加達郵報 ” 社論﹕ 越南六十年來
·越南著名民運人士黃明政在美發表政見
·越南國內民運人士黃明政於哈佛大學的演詞
·越南民主道路新突破
·廿年越南經濟改革的原因與回顧
·越南民主漫長路 --- 一個政異人士的見解
·對越南經濟的評估和建議
·越南特赦近千犯人
·越南 --- 一顆冉昇之星!
·越南共產黨內保守派佔上風
·越南政治正走入嚴冬
·越南允许公民持双重国籍 \zt
·河內的選擇
·為殺雞儆猴,越南打擊異見人士
·越南躍昇為2009年俄國武器的最大買家
·越南國會對建造高鐵投反對票的背後
·越南異見人士呼籲政治改革/美越首次國防副部長級合作對話
·越南需要新的發展模式
·越南總理之座岌岌可危?
·越南是否像緬甸那樣實行改革嗎?
· 越南外交人員的新面孔但實力不足
·應否依靠美國來救黨嗎?
·為適應變化,黨需要依靠民眾
·围绕国家项目 言论缺失的越南
·越南人和民主
·越南博客寫手挑戰一黨專政
·民主、和解、解放
·為何越南經濟難以“脫中”?
·2014年越南大事回顧
·越南第二次改革?
·阮富仲訪美:展開新局面之行
·越共第12次黨大會的“兩個重點”
·越南:地域與中國的因素皆是阮晉勇官路之障礙物?
【 越南與其他國家的關係 】
·美越加強《 合作 》對付中國 ﹖
·越南總理準備與美國談論 “ 敏感 ” 問題
·越南北韓加強軍事合作
·對河內平壤最近加強兩國關係的分析
·美國太平洋區海軍司令訪問越南
·短訊:越南國防將對外‘開放’
·越南將與美國作如何的軍事合作?
·大國爭執中的越南因素
·越南和印度合作的未來潛力
·越南公佈2009年國防白皮書
·澳洲專家對越南國防部白皮書的評論
·泰國報刊對越南購買武器表示擔憂
·美越核合作 中國起憂心
·在美中之間作選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從後勤觀點探討中共懲越戰爭失敗之原因



作者 : 葉我閩

   
   
   

    一、「懲越戰爭」為中共自韓戰以後,主動發起之最大規模戰爭,故成為研究其用兵模式與後勤支援的最佳戰例。
   
    二、中共雖然擁有世界上最龐大的地面部隊,但是在懲越戰爭中卻因指揮不當及後勤支援不上,導致倉皇逃出北越地區,深值吾人警惕。
   
    三、研析中共「懲越戰爭」之後勤運作,旨在藉其後勤支援經驗,檢討我軍現行後勤體制,研擬精進國軍後勤支援措施,俾能於未來戰爭中密切支援作戰任務。
   
    四、今日戰爭由於核子武器的介入,造成後勤的易損性大幅增加,亦使後勤支援作業更為繁雜,故現代軍人更應建立「後勤為先」的觀念,才能適應未來的戰爭。
   
   

壹、前言

   
   
    民國68年中共發動懲越戰爭,在兩週內不惜付出重大的犧牲,突破越共的堅強抵抗,深入越境約50公里,雖然最後並未獲致決定性的戰果,卻也達到向世人宣示其「使用軍事武力解決政治爭端」之目的,也為兵學家克勞塞維茲所提出「戰爭為政治的延續」之理論作了最好的詮釋。中共懲越戰爭為世人提供評估其軍力與戰術戰法的最佳機會,所以吾人更應深入研究中共「懲越戰爭」用兵模式,並藉探討其後勤支援運作方式,瞭解其特點與弱點,俾能「以敵為師」,吸取寶貴之經驗與教訓,預謀因應與反制之道,確保國家安全。
   
   
   

貳、中共懲越戰爭緣起

   
   
    中共與越共從所謂的「共產主義社會兄弟國家」演變為兵戎相見的尷尬局面,探究其發生的原因概可區分為下列數端:
   
    一、歷史恩怨情仇:
   
    遠在漢唐時期,我國在越南就已經設置交趾、九真、日南等郡,明清時期越南也是我國的藩屬,一直到中法戰爭以後,越南開始淪為法國的殖民地。民國43年,中共於日內瓦會議中,建議以北緯17度線劃分南、北越,粉碎越共統一全國的美夢。越戰期間,中共與蘇俄雙方都對北越提供大量軍經援助,卻由於北越企圖以「引蘇俄箝制中共」之策略,阻止中共的勢力入侵,造成中共的極度不滿,所以多方阻撓蘇俄援越物資過境,亦使越共懷恨在心。因此,越共不但不願意對中共俯首聽命,反而擴大宣傳中共企圖染指中南半島的野心,以致雙方種下仇因。
   
    二、領土爭端無解:
   
    中越邊境早在清光緒20(1894)年,即由中法共同勘定並設立邊界石碑10座與界石207座。迄民國46年,周恩來與越共第一書記黎筍達成邊界協議,重申共同遵守中、法勘定之疆界。但中越邊境綿亙1,150餘公里,平均每5公里始有一座界碑,邊境地區山巒起伏崎嶇,不易判定實際之邊界線位置,以致糾紛迭起無法解決。民國67年元月至次年2月,雙方於邊境地區發生衝突高達1,100餘次,雖然中共一再提出警告,然而越共卻一直不予理會,以致中共認為祇有訴諸武力,始能徹底獲得解決。
   
    三、華僑問題叢生:
   
    在中共發動「懲越戰爭」之前,越南境內的華僑總數約為150萬人,其中90%集居在西貢地區。越共兼併南越並與中共交惡後,擔心華僑成為中共的內應,乃展開「社會主義改造」運動,不但沒收華僑的財產,迫使其漂流海上,更於民國66年接受蘇聯顧問的建議,實施所謂的「淨化邊境地區」計畫,造成中共極大的困擾,衝突期間中共雖數度與越共交涉,卻一直無法獲得解決。因此,中共於67年6月16日關閉越共駐廣州、南寧、昆明之總領事館,繼於7月3日停止對越共一切援助並撤回援越顧問,雙方關係自此全面破裂。
   
    四、越共勢力擴張:
   
    民國64年春,美軍從越南退出,中共與蘇俄的勢力乃趁機介入,越共原想與雙方維持等距外交,但因中共與美國關係改善,越共在蘇俄的利誘下,從「中間偏右」政策改為「棄中共親蘇俄」,先派兵入寮並控制永珍政府,繼進軍高棉,趕走中共支持的波布政權並擁立韓山林成為高棉人民共和國的主席,逐步實現所謂的「印支聯邦」計畫,企圖排除中共在寮、棉的一切勢力,同時越共亦與蘇俄締結友好合作條約,形成對中共的三面包圍,致使中共寢食難安,亟思突破此一不利的態勢。
   
    五、轉移內部視聽:
   
    鄧小平自民國66年7月復出以後,與華國鋒之間的權力鬥爭愈演愈烈,雖然鄧小平的勢力略佔上風,但反對派仍隨時俟機反擊,造成國內的動盪與人心不安,大陸青年對中共政權日益不滿,反共抗暴活動大有一發不可收拾之勢。所以鄧小平企圖藉發動懲越戰爭來轉移對內鬥爭的注意力,利用戰爭對不滿份子施以高壓恐嚇,達到攫取黨權、鞏固軍權之目的,如此不但能夠架空華國鋒、扶植趙紫陽,又能製造一致對外的團結假象,此乃中共慣用「一石二鳥」之計。
   
   

參、中越邊境地略形勢

   
   
    越北與我國滇、桂、粵毗鄰,西起中、越、寮三國交界之處,東至芒街以東之珍珠港,東西全長約1,150公里,地形非常複雜且多瘴癘之氣。中越邊境地區全部都是崎嶇的地形,人煙稀少之石灰岩山峰、濃密的森林與深遂的溪谷,形成該地區的特殊景觀。本作戰地區屬於熱帶氣候區,氣溫高且雨量多,主要山脈皆源自我國雲南省境內,其中六詔山脈與哀牢山脈標高均在1,000至2,000公尺之間,嚴重限制部隊的運動與觀測;陸上交通除各主要道路及桂越、滇越鐵路以外,部隊機動相當困難;本地區之主要河流有黑河、紅河、清水河及高平河,雨季河水上漲對東西向交通形成相當大的障礙。
   
   

肆、雙方兵力部署及作戰經過

   
   
    一、雙方兵力及部署:
   
    (一)中共:中共懲越戰爭由中央軍委會及總參謀部負責策畫,鄧小平擔任總指揮,徐向前、聶榮臻均為副總指揮,耿飚為參謀長。在中央指揮系統之下,區分南、北兩個方面軍,北方面軍由李德生指揮,包括瀋陽、濟南、蘭州和新彊等軍區,負責防止蘇俄策應越共向南發動突襲。南方面軍則以許世友為司令員、楊得志為副司令員、張廷發為參謀長,區分為東(廣州軍區)、西(昆明軍區)兩個戰區,地面部隊包括9個軍(第11、13、14、41、42、43、50、54、55軍及20軍之58師)、2個砲兵師(第1、4師)、2個高砲師(第65、70師),總兵力約50萬人,部署於廣西、雲南凹形邊境線上,以外線作戰之態勢,對北越軍隊形成鉗形包圍。
   
    (二)越共:越共於民國64年初即開始加強邊境地區的戰場經營,一方面呼籲聯合國制止中共侵略的野心,另一方面不斷加強戰備整備,在中越邊境各隘口、交通樞紐及越北地區各戰略要點,以6個步兵師(第3、316A、337、338、345、346師),16個地方團以及4個砲兵團為第一線,另控制3個步兵師(第306、320、325師)為總預備隊,部署廣正面、大縱深的防禦陣地,總兵力約15萬人。
   
    二、作戰經過概要:
   
    民國67年12月25日,越共入侵高棉並擊潰中共支持之波布政權,中共立即陳兵邊界並準備應援。翌年初,鄧小平利用美國總統卡特宣佈「美中關係正常化」之機會,赴美進行訪問以達成其「聯美制俄之目的,並於訪美期間表示將對越共採取「懲罰」的行動,返回北平後立即召開「中央軍事委員會」,決定各項作戰行動的指導方案。68年2月17日凌晨5時30分,中共利用越共部隊主力與物資都仍在高棉的機會,兵分四路自廣西、雲南邊境地區向越共發動攻勢,越共據險頑抗,戰鬥異常慘烈。迄2月19日,雙方主力分別於諒山、高平、老街等地區實施決戰,雖然中共於3月初先後奪取上述諸要點,但是由於作戰指導不當、後勤支援不上,導致損失極為慘重。中共為顧全面子乃於3月4日透過「新華社」發表聲明:「中共已達預期之目標,將於5日起撤回中國大陸」,結束歷時17天之「懲越戰爭」。依據雙方公佈之統計資料,中共傷亡約6萬人,損失戰車273輛、火砲175門;越共傷亡約4萬人,裝備損失數目不詳。
   
   

伍、中共懲越戰爭後勤支援措施探討

   
   
    中共軍隊之後勤系統具有相當的獨立性,各階層均設有後勤部門,並規定上級後勤機構可以直接指揮下級後勤機構,其後勤首長與部隊首長同負後勤成敗之責。中共發動懲越戰爭時,仍本其「軍區後勤」、「地方後勤」、「部隊後勤」三結合之後勤體制編組,綜觀其後勤支援運作,概可區分下列兩個階段:
   
    一、戰備整備階段:
   
      自越共實施「淨化邊境地區」計畫後,中共即於民國67年4月分別密令廣州、昆明、瀋陽三個軍區,要求加強各類軍需物資屯儲與交通通訊系統整備維護,充分做好各項作戰準備工作,並通知雲南、廣西、廣東省各人民公社成立支前指揮部,開放整理滇、桂兩省原設援助越共之倉庫、醫療站與運輸站。另從67年7月起,將中越邊境之邊防部隊予以重新整編,發給民兵各種武器裝備,配合正規部隊實施戰鬥及勤務支援訓練。迄68年2月初,總參謀部在貴陽設立前進指揮部,瀋陽軍區後勤部第2分部亦奉命於2月7日前到達廣西省接受廣州軍區後勤部統一指揮,準備支援懲越作戰之軍事行動。中共為求達到其「人民戰爭」、「全面後勤」之目的,通令各級後勤黨委及後勤首長,必須根據作戰任務與上級指示,實施戰時軍械、裝備、物資供應和技術支援等工作,並強調「後勤工作就是要為前線勝利服務,保障前方打勝戰」,要求邊境地區各兵站編組民兵與民工配屬各部隊,擔任「運物資、送彈藥、修道路、救傷員、當翻譯、作嚮導」等工作,另要求各後勤單位一定要做到「開得動、供得上、救得下、修得好」,保證達成「支前」的任務,嚴格要求各項戰備整備工作於2月14日以前完成。
   
    二、攻擊作戰階段:
   
    中共懲越戰爭在戰略指導上係採外作戰,利用凹形邊境之有利條件,建立角形基地並以分進合擊之方式,包圍殲滅越共軍隊;在戰術運用上則以「穿插戰術」為主,運用師(含)以下部隊向敵陣地間隙實施穿插,並指導兩股以上部隊合圍敵之據點陣地,以達「逐點攻略」之目標。在後勤支援上,由於昆明軍區下轄4個軍,以一個後勤分部即可充分支援該兵團之作戰;而廣州軍區則因轄有5個軍,已超過其後勤分部的支援能量,故需從瀋陽軍區抽調一個後勤分部加強之。所以中共全程後勤支援構想係以昆明軍區第23後勤分部在河口以北地區建立基地設施,支援第11、13、14及50軍之作戰;廣州軍區後勤分部則在憑祥以東建立基地設施,支援第42、43、54、55軍之作戰;瀋陽軍區之第2後勤分部在靖西附近建立輔助設施,支援第41軍作戰,爾後各後勤設施隨戰況之進展,適時向河內地區推進。通常每一個後勤分部可以開設2〜3個兵站,每一個兵站(開設3個供應站)可充分供應一個軍所需之作戰物資。略述中共在懲越戰爭期間所採取後勤支援措施如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