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 山姆大叔與胡伯伯初次 “ 擁抱 ” ]
悠悠南山下
·白龍尾島歷史再認識
·帝國重返-從南海爭端看民族主義
·中國南海主權聲索近現代才開始
【 中越衝突:2014年981鑽井台事件 】
·鑽探平台和延鴻會議
·誰站在反中暴動事件之背後?
·中國強硬姿態挑戰美重返亞太
·中越暴力危機將如何收場?
·反中並非只是極端愛國行為
·越南國內外反對中國示威(圖)
·北京的帝國主義刺激越南
·評議中越2014年5月之衝突
·北京在南中國海的危險傲慢
·需把中國告上法庭和放棄十六金字
·從圖片看越中關係
·天朝使臣下安南
·美國之音《南中國海爭端》系列報道
·越共總書記:對中國要做好所有可能的凖備
·撤走鑽井平台,中國是不是向美國屈服了?
·HD-981事件:越南從未在中國面前低首
·越南與中國:共產兄弟的分歧
·俄羅斯評論:不可和解的鑽井台
·越南在南中國海開採石油
【 2016年南中國海仲裁案 】
·南海仲裁 該對中國「大妥協」嗎?
·南海仲裁案會怎樣判?
·海牙南海仲裁裁決要點總攬
·南海仲裁案:發展出中台合力對抗的態勢
·南海仲裁案: 台灣學者盼裁決是「新合作起點」
·正确对待南海仲裁裁决
·適應規則還是重歸老路?仲裁後中國及他國的戰略選擇
·南海爭議:北京說詞的十大諈^
【 從多個角度上觀看戰爭 】
1.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 中越、越柬戰爭 1975 - 1991 )
·無意義的中越邊界戰爭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新資料
·從後勤觀點探討中共懲越戰爭失敗之原因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的教訓是甚麼 ?
·一個中國人對中越邊界戰爭的疑問/zt
·越方記述 : 越中邊界戰爭
·一場被遺忘的戰爭
·難以忘記的戰爭:紀念中越戰爭26週年
·反對中國侵略越南
·血染的風采很悲涼
·動蕩中的柬埔寨 ---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動蕩中的柬埔寨 --- 越南侵柬和中越戰爭
·動蕩中的柬埔寨 --- 幾點思索的問題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大事記( 1975—1991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一)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二)
·卡特在中越戰爭前對鄧小平說了甚麼 ?
·历史的回放——79中越战争
·黎筍談中越關係:對這場戰爭我們並不吃驚
·麻栗坡墓碑前的半瓶水 -- 中越邊界戰爭的中國遺產
·中國軍隊撤出越南
·《鬼戰友》讀後感
·導致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三千七百名越南士兵葬於中國領土 ?
·中越邊界戰爭卅二年後
·為何鄧小平要在1979年發動攻打越南 ?
·鄧小平關於中越邊界戰爭的講話
·基辛格新書述評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
·德國紀錄片:中越邊界戰爭
· 關於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澳洲記者皮佐柬、越紀錄片系列
·動蕩中的柬埔寨 --- 中國反圍堵的戰略
·被遺忘的戰爭
·1979年六名蘇聯軍官在峴港殉難
·1979年的“同盟”經驗教訓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的外部因素
·從地緣政治背景審視中越邊界戰爭
· 誰忘記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民眾紀念越中邊界戰爭37週年(圖文)
·導向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從數字看1979年越中戰爭
·1974-78年越中邊界談判
·哪裡是1979年越中戰爭的原因?
·1979年對越戰爭:中國汲取甚麼的教訓?
【 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卅週年專輯 】
·柬埔寨人民仍未忘記
·有關波爾布特時代和柬埔寨戰爭的視頻紀錄片
·卅年前 --- 一個前軍人之自述
·越共为什么要攻打柬共\zt
·1979年前後 --- 一個越南華人的敘述
·從同志變為敵人
·應否避談卅年前那場戰爭嗎 ?
·北京拒絕提及卅年前攻打越南的戰爭
·學者評說中越邊界戰爭和卅年後
·卅年,一场大痛 --- 一篇中國人的網文\ZT
·回想1979年2月17日之夜
·1979年之戰,誰之責 ?
·一場牌局,四名玩家
·前越南軍官述評中越邊界戰爭
·對越戰爭卅周年隨想
·從新華社報道文章中看越中關係
·兩場戰爭之教訓
【 黃沙海戰四十週年、中越邊界戰爭卅五週年文章專輯 】
·1974黃沙海戰之虛與實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山姆大叔與胡伯伯初次 “ 擁抱 ”


   
   
   
    讓我們回溯約五十五年前, 在歷史的長河激流中尋找並重繪越南共產黨與美國首次合作的故事。可以說事至而今 ( 2005年 ), 仍然由越南共產黨執政的河內當局還沒有公開這段富有 “ 浪漫氣氛之越美情史 ” 讓其國民知曉。至於地處越南之北鄰﹐ 不管是在歷史文化上或是在地理上有密切關係的廣大中國讀者來說﹐ 這件人間 “ 美好 ” 事情畢竟是鮮為人知。

   
   
    英國BBC廣播電臺越南語組人員2005年五月份在傳媒廣播系統上以 « 胡志明 --- 神話與遺產 » 為名的專題組合了一系列圖文並茂兼錄音資料等節目來紀念前越南共產黨主席胡志明誕辰 ( 1890年5月19日 )。節目透過一些前美國、法國與越南官員、軍人或學者等的回憶以及已公開的前蘇聯、美國等資料﹐ 談及胡志明在英、法、蘇、中及越等不同時期的生涯中的片段活動﹐ 重新認識與評價胡志明以及其對越南革命與國家的功勣等。
   
   
    本文是根據上述資料以及已發表的各語種文獻資料而整理寫成﹐ 僅向各華語讀者披露此重大意義的胡志明以及越南共產黨的歷史故事作閱讀參考。
   
   
   


   
   
    “ 前進吧 ﹗ 越南人﹐ 我們向敵人宣戰﹐ !
   
    前進吧 ﹗ 越南人﹐ 我們對敵人戰鬥……” 。
   
   
    在如此雄壯激昂的抗戰歌曲中﹐ 越南人在1940年時期就開始掀起了誓要與其當時的首要敵人 --- 日本人作戰的序幕。該時仍是青年學生的裴信 ( Bui Tin﹐ 曾參與兩場印度支那戰爭與越南戰爭的越共黨員﹐ 前越南 « 人民軍報 » 記者﹐ 現作政治避難於法國 ) 先生追憶 : “ 越南在那個年代處於日本人的鐵蹄下﹐ 法國人在越南的殖民統治被日人取代了﹐ 越南國內上下各界人民的民族獨立呼聲十分高漲﹐ 尤其是在學生與知識界中。大部份的人亦都一致認識到此是他們為爭取民族獨立的大好時機已經來臨。”
   
   
    1941年6月﹐ 越南共產黨在越北山林地區的新潮 ( Tan Trao ) 成立了一個由黨主席胡志明領導的抗戰組織﹐ 名為 « 越南獨立同盟會 » ( Viet Nam Doc Lap Dong Minh Hoi﹐ 1941-1954 ) 簡稱為 « 越盟 » ( Viet Minh )。而在首都河內 ( Hanoi )﹐ 懷有民族主義精神的青年學生們亦在1942年底成立了 « 大學生總會 » ( Tong Hoi Sinh Vien )﹐ 他們選擇了作曲家劉永福 ( Luu Vinh Phuoc ) 激昂的救國歌曲作為會歌﹕ “ 響應祖國山河的呼喚﹐ 學生們起來吧 ﹗……” 。 該會的成立使青年人有了一個匯集的好場所來互相交流消息﹐ 討論國家與世界上戰局的發展﹐ 鼓勵青年人發揚民族精神﹐ 毅然參與各種抗日活動﹐ 為爭取民族獨立而奮戰。該時亦出現了幾位傑出的青年領袖如張子英 ( Truong Tu Anh )﹐ 李東亞 ( Ly Dong A ) 等人﹐ 他們後來亦成為了越南爭取民族獨立運動的領導人之一。此外﹐ 親中國國民黨的越南國民黨 ( Viet Nam Quoc Dan Dang )﹐ 維新黨 ( Dang Duy Tan ) 等黨員亦在磨拳擦掌,躍躍欲試為奪權準備就緒。
   
   
    裴信先生繼續述說﹕ “ 當時越南各大城市如北部的河內﹐ 中部的前朝古都順化 ( Hue ) 等地的各界民眾亦紛紛關心國內外的事態發展﹐ 如西方民主盟軍在歐洲戰事的進展﹐ 尤其是盟軍登陸法國諾曼地後的戰事。英美俄盟軍節節勝利的優勢﹐ 令法西斯德意軍正大大受挫。可是越南的形勢卻相反﹐ 日本人卻處處完全打敗法國軍隊而取代他們統治越南。人們就此事勢的發展進行激烈的討論﹐ 心中卻又常存百疑不解的問題。”
   
   
   
    在東亞地區處於不利的局勢下﹐ 無疑西方盟軍是急需要加強在亞洲的軍事勢力﹐ 打壓日本法西斯的囂張氣焰。在印度支那失去了法國的協助後﹐ 有誰能為美軍提供日本在東南亞地區的各種軍事政治活動的情報呢 ﹖ 那時﹐ 當然唯有越盟才可以擔當此事。在越南國土上幾個爭取民族獨立的團體黨派中﹐ 越盟是最有組織性﹐ 力量最強大的一個團體。
   
    繼之在越南境內外亦引發了以下的事件﹕
   
   
    1945年6月5日在越南發生了一個惹人注意的 “ 日 ” 色恐怖事件。日本人在河內拘捕了約二或三千人﹐ 其中包括一些法國人﹐ 大部份是活躍的越共基層分子與情報人員。他們被關閉於市運輸署內。從這事件中﹐ 人們不但看到了法國人的無能為力﹐ 而且亦明白到越盟比各爭取民族獨立運動團體在各城市的活動更為活躍﹐更為成功的組織者。
   
   
    美蘇盟軍是1945年5月8日在歐洲戰場上取得完全的勝利﹐跟著美國把其軍事力量轉到亞洲。美軍旗開得勝,不斷追擊擊潰日本兵。在太平洋地區的島嶼上日本軍隊則節節退敗而降。
   
   
    當時河內的越南政權是由日本扶植起來的陳重金 ( Tran Trong Kim, 歷史學家 ) 的文人政權亦順應民眾激烈的民族獨立情緒﹐ 著意改組政府。
   
   
    直至8月6日那一天﹐ 美國在日本投下了兩顆原子彈﹐ 隨之日軍在14日宣佈完全投降。美國太平洋戰場的軍事司令通過廣播電波向世人莊嚴宣告﹕ “ 今天我宣告﹕戰爭的槍炮聲停止了﹐ 悲劇結束了﹐ 我們取得了偉大的勝利 ﹗ ”。
   
   
    任職 « 越南時報 » 作評論員的宜峰 ( Nghi Phong ) 先生追述﹕ “日本人的投降使越南局勢留下一個 “ 政治空缺 ” 的灰色地帶。國內的各政治團體黨派如越南國民黨等亦紛紛舉行會議﹐討論在日本人離開後﹐ 如何來接替政權的事宜。越盟當時亦有與西方同盟軍接觸。例如人們亦知道法國代表與越盟人員是從太原 ( Thai Nguyen, 越北地區 ) 一起返回河內的。當然﹐ 與此同時﹐ 越盟亦有與共產主義的中共與蘇共保持緊密的聯繫。”
   
   
   越盟與美國的真正接觸是始於何時呢 ? 過程又是如何呢 ﹖ …… 我們可以提出諸多問題以及去尋找其答案。至今
   越南當局所持的態度一直是三缄其口。英國BBC廣播電臺曾多次與河內當局聯絡﹐ 意想尋找事實的真相﹐ 但始終亦遭都到越方 “ 不合作 ” 的拒絕回復。但是﹐ 在眾多人的 “ 各方出擊﹐ 幾番奮戰 ” ﹐ 終於找出歷史真相便公諸於世。
   
   


   
   
    自1941年夏季起﹐ 美國曾開始派遣一隊空軍部隊人員前往亞洲戰場﹐ 專責於緬甸與中國西南地區的抗日戰事。該空軍隊伍是由中國人熟悉的美国陳納德 ( Claire Lee Chennault ) 將軍領導。表面上該隊是以 “ 志願軍 ” 為名的 “ 飛虎隊 ” ( Flying Tigers )﹐ 但真正的他們卻屬於美國陸軍第14航空隊﹐ 其中不少的是美
   國情報人員在內。他們負責在與離越南接壤的雲南昆明活動的法國情報人員聯繫﹐使用 “ M.O.S. ” 為聯絡的密電號碼。法國人所提供的情報十分準確﹐ 能足使美機有效的炸毀日本人許多軍事據點或目標﹐ 沉重打擊了日本人的軍事活動。當時負責處理印度支那地區的美國情報人員之一的佐治-
   法郎斯 ( George France ) 中尉先生亦證實上述一說。當日本[email protected]此是由法國人為美國提供的情報信息的 “ 傑作 ” 後﹐ 於是就在6月初逮捕了在河內大量的各方情報人員﹐ 當然在此批人內少不了法國情報人員。
   
   
   
    在一段太平洋戰事的宣傳片中﹐ 美國是如此誇耀宣揚其 “ 飛虎隊 ” 的戰勣﹕ “ 我們的 “ 飛虎隊 ” 發揮了最有效的空中優勢。在四個月裡一共擊下了二百架敵機 ”。 當然﹐ 沒有先得到法國人與後為越盟的合作和提供情報﹐ 美軍又如何取得如此 “ 輝煌 ” 的戰勣呢 ? 該時﹐ 法國反法西斯自由派組織駐印度支那的一位名叫惹納 ( Réne
   音譯 ) 的法國人亦曾與越盟聯繫。他透露說﹐ 在法國人的心目中是極之不滿看到美國與越盟曾有所接觸。
   
   
    在越南土地上飄揚的法國三色旗被換上日本的太陽旗之後﹐ 美國在中國西南地區的空軍失去了來自越南方面的一切情報來源。美國應該找誰來填補斷失提供情報的任務呢 ? 佐治-
   法郎斯先生披露說﹕ “ 我們不想找越南平民﹐ 恐怕這樣做會使法國人不快。戴高樂是個不易相處的人﹐ 他是一個處處給予我們添麻煩之人。”
   
   
    就在那時﹐ 在越南發生了一件極之不尋常的事情。一架美軍戰機在北越地區上空失事﹐ 飛行員跳傘逃生﹐ 後來卻又可以安全無恙的歸隊。此是一件令人驚奇又難以置信之事﹕ 一個飛行員如何可以獨自跨越約三百公里的地帶﹐ 對他又毫不熟悉的山林地區後而安全返回原地呢 ?
   
   
    法郎斯肯定地說﹕ “ 這個人他明顯的是得到越南人的幫忙了。毫無疑問﹐ 那個越南人便是胡志明。於是我們即刻與法國情報人員聯絡﹐ 查問胡志明是誰 ? 法國人坦率地對我們報道﹕ “ 他就是共產黨人﹐一個十分危險的人物。”
   
    跟著我把此事向上級報告﹐ 得到的回復命令是﹕ “ 不管他是否是共產黨人。蘇聯是我們的同盟。胡志明是個有極大影響力的人﹐ 亦是我們的同路人。要儘快與他聯絡。”
   
    “ 於是﹐ 我在河內的一間咖啡館裡約見胡志明﹐ 取聯絡密號為 “ 東洋 ” ( Dong Duong ﹐ 越語直譯﹐ 意為 “ 印度支那 ” )。胡的衣著打扮極為簡樸﹐ 身穿一件褪了色的上衣。我還留意到他的衣上掉了一個鈕。可是, 他雙目炯炯有神﹐ 身上卻不備帶任何槍枝。”
   
    在談話中﹐ 法郎斯對胡志明表明來意﹕ “ 我們急需在越南有可提供情報人員的活動。”
   
   
    但胡答道﹕ “ 我是個不會作任何軍事情報活動的人。”
   
    --- “只需數天的訓練功夫﹐ 那就學會了。”
   
    當問他需要甚麼報酬時﹐ 胡志明卻說﹕ “ 我只想見陳納德先生。”
   
    陳納德 ( Claire Lee Chennault ﹐ 1893-1958 ) 是二次大戰時在中國作戰的 “ 美國志願航空隊 ” ( American Volunteer Group ), 又名 “ 飛虎隊 ” ( Flying Tigers ) 的指揮官,有 “ 飛虎將軍 ” 之稱。陳納德為十四航空隊少將司令﹐ 實屬美國陸軍航空十四隊。若果說陳納德與胡志明是一對 “ 天然 ” 的好朋
   友﹐ 那是最合適的描述不過的了。
   
   
    如此﹐ 胡志明就答允與美國合作﹐ 在他管治的北越地區建立一網情報系統。從此在美國情報人員的名單中﹐ 就增多了一個名叫胡志明的越南人﹔ 而且在名字旁邊還加上他的別號 “ 老胡 ” ( Old Ho )。
   
   
    胡志明亦認識到此是一個極好的機會與美國打交道。其實﹐ 在1940年至1945年之間﹐ 胡心目中亦早有意與美國搭上聯系。甚至在第三共產國際工作時﹐ 胡一直都想與美國可有所交往﹐ 偏偏是機遇從未來臨。
   
   
    美軍上級批准陳納德會見胡志明﹐ 但堅持要以胡不能提出要求任何援助為先決條件。美國深知一般外國政治團體求見亦都會提出物質等的援助要求。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