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 五、從反毀滅種族至« 紅色解決法 » !]
悠悠南山下
· 越南外交人員的新面孔但實力不足
·應否依靠美國來救黨嗎?
·為適應變化,黨需要依靠民眾
·围绕国家项目 言论缺失的越南
·越南人和民主
·越南博客寫手挑戰一黨專政
·民主、和解、解放
·為何越南經濟難以“脫中”?
·2014年越南大事回顧
·越南第二次改革?
·阮富仲訪美:展開新局面之行
·越共第12次黨大會的“兩個重點”
·越南:地域與中國的因素皆是阮晉勇官路之障礙物?
【 越南與其他國家的關係 】
·美越加強《 合作 》對付中國 ﹖
·越南總理準備與美國談論 “ 敏感 ” 問題
·越南北韓加強軍事合作
·對河內平壤最近加強兩國關係的分析
·美國太平洋區海軍司令訪問越南
·短訊:越南國防將對外‘開放’
·越南將與美國作如何的軍事合作?
·大國爭執中的越南因素
·越南和印度合作的未來潛力
·越南公佈2009年國防白皮書
·澳洲專家對越南國防部白皮書的評論
·泰國報刊對越南購買武器表示擔憂
·美越核合作 中國起憂心
·在美中之間作選擇
·越南“不想日本棄離美國”
·澳越安全和經濟的關係
·為何克林頓與越共總書記會面?
·談越南主席張訊生訪美之行
·各報刊評越南國家主席訪美
·美越最高領袖交流追擊圖說
·越南所面對的困難選擇
·越美關係提升
·美國部分解禁對越銷售武器:中國不悅?
·美國對越解禁武器之理由
【 法屬印度支那、法越關係、越南共和國 】
·越南王朝末代皇帝 --- 保大
·“桃花劫”--- 吳廷琰之死(一)
·“桃花劫”--- 吳廷琰之死(二)
·1945年越南歷史大事
·法越關係史大事記
·吳廷琰與越南天主教
·重評價吳廷琰:以另一個角度觀視南越
·法國對印度支那之政策(1954-1963)
·戴高樂與越南(1945年-1969年)
·十一月和兩個總統之死
·正是美國總統支持推翻吳廷琰
·法國人和日本人在印度支那(1940-1945)
·法屬印度支那大事記
·越南共和國與各國邦交(至1958年)資料
·審視越南第一共和
·南北越、美國與“馬尼利事件”
·越盟權從何來?
·越南共和國的“黃金歲月:1955-1960”
【 越鳥巢南枝 】
·讀陳光基 《 回憶與思考 》 後之幾點意見
·越南語是中國的方言嗎 ?
·越南李朝禪詩選
·法語在當今越南的地位與發展
·越南文字改革後實況與問題
·豬年趣談越南年俗
·丁亥談越南新春特刊
·越人、越南歷史和中越歷史關係 \ zt
·«南翁夢錄»之陳朝漢字詩
·越南攝影選圖(1)---古城會安小景
·越南攝影選圖(2)--峴港芽莊
·越南攝影選圖(3)--下龍灣、寧平
·越南攝影選圖(4)--順化、湄江三角洲
·越南僑民有志氣
·«嶺南摭怪列傳» --- 鴻龐氏傳
·«嶺南摭怪列傳» --- 二徵夫人傳
·«嶺南摭怪列傳» --- 董天王傳
·«嶺南摭怪列傳» --- 一夜澤傳
·«嶺南摭怪列傳» --- 蘇瀝江傳
·«嶺南摭怪列傳» --- 越井傳
·越南文化在东亞的意義
·藝術攝影《 越女圖 》
·攝影組圖:《 外國人在河內 》
·河內掠影(攝影)
·越南陵姑灣美景(攝影)
·河內街照(一)
·源自越語的漢字 --- “ 江 ”
·誰是兩廣居民的祖先 ?
·林媽利 :臺灣人的基因結構與祖源研究
·河內日常生活照
·南越西部地區景像(圖輯)
·電影中的越南女性意象
·唐代詩人沈佺期涉及越南的律詩
·河內玉山祠
·四個軼事和一個訊息,或走上抵抗之路
·令人感動和羨慕的越朝異國婚姻 (圖)
·從臺灣原住民說起
·邊緣、野性、蠻荒的歷史
·越南式過馬路——心中無車!
·越南人真的咒罵法國嗎?
·您也許未知關於越南的一些事和物
·印尼文化與越文化痕跡(圖)
·2013《 越女圖 》藝術攝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五、從反毀滅種族至« 紅色解決法 » !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顯然, 中國利用柬埔寨問題來為改善它與其他大國之間的關係﹐ 尤其是中蘇關係與中美關係 ; 而哥爾巴卓夫亦隨時以柬埔寨為禮物來換取早日能與鄧小平會面﹐ 與中國改善關係來達到觸動美蘇關係。在如此的背景下﹐ 產生了所謂的 « 紅色解決法 »。它來自哥氏的理念﹐ 意求讓兩個社會主義國家越南與中國來解決柬埔寨問題﹐ 故此﹐ 它強差人意的把兩個敵對的共產黨力量 --- 親北京的波爾布特-英薩利赤柬集團與親河內的柬埔寨人民共和國在 “ 民族和解 ” 的大傘下握手言和。
   
   
   1987年3月初﹐ 蘇聯外長舍瓦那特澤 ( Shevardnadzé ) 為訪印支三國來到金邊。在與舍氏會面後﹐ 洪森對越駐柬專家團團長杜正( Đỗ Chính ) 說道﹕ “ 蘇聯似乎想儘快解決柬埔寨問題與阿富汗問題。蘇聯肯定已有一套解決柬埔寨問題的政治方法﹐ 但他們又不明言﹐ 猜測將會在哥爾巴卓夫與阮文靈 ( Nguyễn Văn Linh ) 於莫斯科見面 ( 1987年5月 ) 時提出。舍氏提及柬埔寨民族和解以及曾問到在赤柬中哪個人還可利用。” 洪森 ( Hunxen ) 把此事聯想到哥爾巴卓夫於瓦地沃斯得克的講話﹐ 並認為蘇聯可能意圖推動柬埔寨兩個共產黨放棄異見﹐ 實現和解。在復述舍氏勸言柬埔寨實現民族和解之話後﹐ 洪森說道﹕ “ 他們轉回來﹐ 那將會重吃人肉﹐ 首先把我們吃掉。”

   
   
   1987年3月7日政治局會議之後﹐ 黎德壽 ( Lê Đức Thọ ) 去與寮共政治局他們交換意見﹐ 後於4月份黎德壽和黎德英 ( Lê Đức Anh ) 再飛往金邊為解決柬埔寨問題、 改善與中國關係和金邊領導人商量, 團內包括CP組的陳春敏和我兩人。黎德壽在該時曾提示推出 « 紅色解決法 »。我本人亦首次詳細了解那個所謂 « 紅色解決法 »。一言而蔽之﹐ « 紅色解決法 » 是一個幻想的解決柬埔寨衝突方法的產品﹐ 它意想把金邊爭取與波爾布特毀滅種族集團實現和解﹐ 以至成立一個既能使中國歡心又能使越南領導人滿意的社會主義的柬埔寨國家。在我們CP87組工作兄弟們的心裡﹐ 每人亦都難以接受那個古怪的 “ 創作 ”。一方面是因為赤柬集團對柬埔寨人民﹐ 也如對我們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 難以想象我們可以與他們合作﹔ 另一方面是因為難以實現那種危險的游戲。果然金邊領導人對此提法反應冷淡。他們提出 “ 全吃 ” 的軍事計劃﹐ 他們視赤柬連同西哈努克與宋雙全是他們需要消滅的敵手。可是在兩大同盟蘇-越的壓力下﹐ 在雅加達柬埔寨各派會議期間﹐ 洪森曾與赤柬頭號首領喬森潘接觸﹐ 但卻遭到喬傲慢態度的反應。
   
   
   1987年12月22日﹐ 依照蘇聯的提示﹐ 我國與柬埔寨贊成蘇聯以“ 口言 ” ( Oral Message ) 方式轉予中國外長, 建議蘇中同時協助柬埔寨人民共和國與赤柬舉行一次會面。若中國同意, 蘇聯隨時與中國進行部長級的接觸。中國對此不作回復。中國並不想解決柬埔寨問題﹐ 仍想利用此問題來與蘇美討價還價, 利用 “ 三個阻礙 ” 來拖慢實現與蘇聯關係正常化。
   
   1988年7月30日﹐ 洪森在向各社會主義國家駐金邊大使或代表通報關於第一次雅加達非正式會議 ( Jakarta Informal Meeting - JIM 1 ) 結果的會議上﹐ 當回答民主德國大使提及是否可能與赤柬喬森潘以及較為溫和人物合作之時﹐ 他說道﹕ “ 這夥人是禽獸, 並不是人。讓他們活在森林﹐ 沒有他們﹐ 我們亦可以把問題解決。他們不改變﹐ 柬埔寨人民不可接受他們。我們最了解赤柬。希望各位同志明白﹐ 不可與那夥人玩在一起。若這只是柬埔寨的問題﹐ 那柬埔寨不需要赤柬。但柬埔寨問題連貫到週邊國家﹐ 越南又要與中國實行關係正常化﹐ 故此﹐ 我們在政治方面接受他們,...... 我認為﹐不要管他們﹐ 讓他們活在森林中﹐ 沒問題的 ! 泰國曾表示中立﹐ 那麼柬埔寨會努力攻打赤柬。”
   
   
   1989年10月12日﹐ 一次洪森與我大使吳田 ( Ngô Điền ) 的談話﹐ 在他批評蘇聯對中國作出太多的讓步﹐ 對柬埔寨施壓要與中國、赤柬妥協﹐ 顛倒 “ 罪犯與受罪人 ”的位置﹐ 不尊重盟友等等之後﹐ 他說道 ﹕ “ 越南同志亦曾說要讓步﹐ 使北京能保持顏面。1987年我亦曾想到那種解決方法。那夥赤柬﹐ 除了一些頭腦人物之外﹐可以參與國家政治﹐ 但他們要向人民道歉後才可實現民族和解。現今我深思熟慮﹐ 接觸過諸地的民眾﹐ 亦曾直接與喬森潘一夥接觸﹐ 我認識到﹐ 絕對不可與他們玩﹐ 要解散他們的武裝力量。”
   
   1989年1月﹐ 洪森出版了« 柬埔寨 --- 十年長之路 » 一書﹐ 內有一大段提及 « 紅色解決法 »。他說此主張是 “ 錯誤與危險的 ”, 是 “ 無理與非道德的﹐ 把波爾布特同夥與被他們迫害的人混合了。”
   
   他結論說 ﹕ “《紅色解決法》是對柬埔寨人民存有最大危險的方法。不可能實現它﹐ 因為我們不是 “ 紅色 ” 的﹐ 人們以為可與波爾布特的那種 “ 紅色 ” 混合一起。”
   
   1990年6月1日﹐ 在前往東京會見西哈努克而路經 ( 河內 ) 內拜 ( Nội Bài ) 機場與阮基石外長見面時﹐ 洪森說 ﹕ “ 柬共政治局認為三位總書記同志曾作出一致的解決方法 ( 指 « 紅色解決法 » ) 但仍存在三個困難的因素 ﹕
   
   1 ﹐ 波爾布特一夥是極端民族主義者。
   
   2 ﹐ 經過十年多的互相攻打﹐兩支軍隊要合作﹐ 那是難以實行之事。
   
   3﹐ 波爾布特一夥, 他們的黨員人數多過柬埔寨人民革命黨黨員﹐ 合一後的黨將是他們佔大多數。”
   
   
   1990年6月22日下午﹐ 寮國外長潘斯帕索 ( Phun Sipasot ) 對我大使阮春 ( Nguyễn Xuân ) 說道﹕ “ « 紅色解決法 » 不值一提並不可能實現﹐ 因為它對我們不利。中國正被孤立﹐ 因為他們是唯一一個國家支持毀滅種族集團。中國並不想執行 « 紅色解決法 »﹐ 只想實質的解決方法包括四方共存﹐ 如此可以保持赤柬的角色與地位而不被負上支持毀滅種族集團的壞聲譽。”
   
   正是中國當局亦曾多次對我方談及 « 紅色解決法 »。1990年7月17日﹐ 劉術卿對我駐華大使鄧嚴橫 ( Đặng Nghiêm Hoành ) 說過﹕ “ 越南無主見﹐ 對柬埔寨問題還無確定的主張。洪森只與西哈努克解決問題的主張並不實際。越方提議兩個高棉共產黨合作亦不實際。必須由西哈努克為首的四方聯合機制才可受到國際的承認。” 1990年7月27日﹐ 在一次埃及駐河內大使館的招待會上﹐ 中國大使張德維 ( Trương Đức Duy ) 對 ( 我外交部 ) 中國司副司長武循清楚地說明﹕ “ « 紅色解決法 »是不實際的﹐ 因為它正如把全部的箭都射向自己﹐ 自我孤立。現今中國主張是保衛國內的社會主義﹐ 而對外不會高舉社會主義大旗。”
   
   
   [ 那麼﹐ 是誰已創造出此一怪胎呢 ? 哥爾巴卓夫正是其親父。然而﹐ 洪森亦並不是不喜歡此。1987年6月17日﹐ 洪森訪寮時對寮外長潘斯帕索說﹕ “ 想與無波爾布特的波爾布特派別合作比與西哈努克的還好﹐ 因為波爾布特一夥有軍事力量而無政治力量﹐ 而西哈努克卻相反﹐ 無軍事力量而有政治力量。” 可是﹐ « 紅色解決法 » 的全心全意 “ 供養 ” 者卻是越南領導人。在整個1987年至1991年期間﹐ 在越南領導人中仍然有人視 « 紅色解決法 » 為一手好牌 ]( 註18 )﹐ 他們認為﹐ 以那種解決柬埔寨問題將能取悅中國。但是﹐ 實際上﹐ 這個創見完全一點亦不適合鄧小平的 “ 爭取西方 ( 的幫忙 ) 來實現四個現代化 ” 的路線﹐ 亦加添了柬埔寨對我們產生疑慮﹐ 而中國曾把此事對美國與西方國家提及來表示越南是常耍狡猾的手段﹐ 是個不可信任的談判對手。外表上他們高喊 “ 反毀滅種族 ”﹐ 但實質上強加壓力予金邊要與波爾布特妥協。
   
   
   確實遺憾的是﹐ 為解決柬埔寨問題的此一 « 紅色解決法 » 的幻想一直常存在我們領導人的頭腦中﹐ 甚至在成都兩國高級領導人會面時中國曾直接對我國表明他們不可收下此 “ 禮品 ” 後﹐ 我國領導人仍然未完全放棄此一幻想 !
   
   
   

***


   
   

註釋 ﹕

   
   
   註 22 ﹕ 此段在01版本上寫道﹕ “ 但是誰創造出此主意呢 ? 至今為止﹐ 我仍未清楚確定此一怪胎的創作者是誰。蘇聯 ? 越南 ? 或洪森呢 ? 但我肯定的說﹐ 在整個1987年至1991年期間﹐ 越南領導人 ( 仍然視它為一手好牌 ) 讚揚 « 紅色解決法 » ”。

此文于2009年12月2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