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对龙
[主页]->[百家争鸣]->[李对龙]->[让我们的心,净如星空]
李对龙
·法国人,是谁惯坏了你们?
·六十年一叹
·悼巴金
·樱花灿烂
·玉碎精神
·以基督的名义 ——我看余杰等与小布什的会面
·从李永波的“感恩”说起
·我们一直在坚守
·草莽中国
·都不容易
·变卖中国
·当代红卫兵
·玩转世界杯
·贵圈真乱
·“防脱”与“防窥”
·温总理,别等到江水流尽的时候
·中国邮政,你大爷的!
·幽默辑录(之1)
·执政者与狗粪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自由主义者?
·以意识形态抹杀历史就是泯灭人性
·遥想《毛选》当年
·岸青去了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霜天寒星
·昆德拉与哈维尔皆是知行合一者
·内在反思的生活——昆德拉著作的价值
·救赎
·普陀山的鹦鹉
·2010年的中国——解读王小波《2010》
·奇异恩典——悼地狱的女儿
·先锋与包子——献给八周岁的《小凤直播室》
·乡关何处?乡关处处!——《万古江河》与《三峡好人》
·“六·四”随笔
·脆弱的生命
·关于宿命
·关于打狗的一些旧事
·焦虑感
·《东京审判》到底“审”出了什么?
·让我们的心,净如星空
·深巷
·人啊,你本良善
·时代的拓荒者——向王小波致敬!
·尊严断章(一)
·尊严断章(二)中国孩子
·尊严断章(三)赤裸的尊严
·我们是人,不是棋子!——电影《集结号》和《投名状》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之所欲,亦惠于人——现代普世政治制度建构的“黄金律”
·也谈宪政的本质
·积极专制与消极专制——“搞不过他,就加入他”与“斗不过他,就不鸟他”
·文学价值观里的轻与重——读卡尔维诺《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轻逸篇》
·面具随想
·无意义的虚无与无信念的虚无——论文学精神世界里的两类虚无观
·思想,只能是思想者的事——从儒法之争说开来
·民主与共和
·鲁迅的“中间物意识”
·我是公民
·一个逗号惹的祸——我看“富士康”案
·疯狂的拆迁
·从陈郭之争看中国式转型
·马克思和他的梦
·赵本山在哪不是“转”?——兼谈我们的代议制度
·一起冠冕堂皇的流氓事件——《史记》中刘邦的降生
·有理由对“80后”一代怀抱希望
·央视还能牛气多久?
·台湾民主基金会:挂了羊头就得卖羊肉!
·“包养”正解
·去你的文明史!——也谈历史教科书问题
·“十一”随笔 ——有意思的十月一日
·打哈欠,还是呐喊?——谈我们的“艺术”
·人民的眼睛
·爱国盲流
·“撒泼”时代
·向当代儒学研究者谏言
·搅局者
·星火不灭
·浅谈民族主义及其他
·写给余秋雨先生
·午夜随谈
·娱乐历史,娱乐至死——《百家讲坛》的堕落
·心里话——利用人的良善之心乃是最无耻最卑鄙最猥琐的行径!
·关于六月的随笔
·命运之交响——扼住理性的咽喉!
·想起沈荩
·曾经拥有——明清之际西方传教士在中国
·基督教与专制
·张居正与申时行
·汪精卫“任伪”评议
·万历的失败
·小议德治
·非常解读——读《非常道》
·历史是中国人的宗教
·凌迟
·暴力解析
·欲说当年好困惑——关于政治与友情的一些旧事
·“翻一翻”与“翻一番”
·剥皮
·老K杀人事件
·情人节的玫瑰
·出卖
·蜕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让我们的心,净如星空

   这段时间,我一直把自己晚上不多的写作时间用到几篇小说的创作上。但最近现实中发生的一些残忍的事情,却让今晚的我再也无法沉浸在虚构的故事中。
   
   一场已经说不清的狗咬人、人打狗的风波就这样从夏天持续至今,而且随着官方决绝的逼迫,双方的冲突并未因寒流的来到而降温。终于在上周末,北京街头萧瑟的寒风中,一场公众集会示威与政府武力压制的可悲场景,再度在胡主席“和谐社会”的美声吟唱中上演。国际社会纷纷关注此事,心虚的政府立即开始了“遮丑”行动。公安忙着调查、抓人,网警忙着删帖、封锁。
   
   作为一个小动物保护的支持者,我一直关注着今年的这场人狗冲突。我也看到了一些狗伤人的报道,也被一些狗伤人的图片所触动,所以对这件事我刻意地想保持理性,让自己现实一点。也许有些残忍真的是不得已而为之的。

   
   今年夏天地方政府打狗伊始,我特意写了篇讲述自己幼时家乡发生的人狗冲突的文章。除了惨烈的人狗冲突外,我还讲述了一个不幸的狂犬病患者的遭遇,他与他的姐姐最终既是被疯狗害死的,也是被周围的人害死的。文末我写道:“我一直推崇孟德斯鸠的自然法与康德的道德律。但现实,总让我觉得失望。我常疑惑,这就是我们这个世界吗?”这真的是我少有的一篇,如此尖锐的主题却没有尖锐的抨击言论的文章。当时真希望读者能明白我的良苦用心。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其实即使孟德斯鸠与康德的理论,也是建立在以人为主体的基础上的。康德是第一个严肃而认真地讨论动物的地位问题的人。他说:“人对动物残忍,会钝化对动物的苦痛怀恻隐情感,进而在与他人来往时弱化以至泯灭可以施为很大帮助的本性。如果不得已杀戮动物,则当在尽可能短的时间里(无痛苦地)解决。使役动物,不得超出它的能力范围而强使。只为应付突然事变而在动物身上实验,给它们带来痛苦,尤其是不实验亦可解决的实验,应被厌恶。老马、老犬多年辛劳(如同是家庭成员),人对它们负有间接义务。直接义务则总是人对人自身的。(康德:《道德形而上学》)”很明显,康德仍然是把人之外的动物作为一种实现人自身价值的手段,但他毕竟将对动物的保护严肃地提了出来。此后,在不断的争议中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提出,将动物作为与人一样的主体来看待。在德国民法典最近的一次修订中(记得是九十年代初),第一次将动物列为了与人一样的行为主体。但这一做法在法学界仍具有很大的争议。
   
   学术争论我在此不想过多的讨论。据说中国小动物保护立法草案的屡屡流产,原因就是法学家们不得不面对,在现在这个情形下给小动物立法太不现实,恐怕会使犯罪量激增,而许多犯罪者恐怕也是出于无奈。其实,很多小动物保护者也都是理性而现实地看待问题的。比如我在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的QQ聊天群里看到,大家也都否定不文明养狗的行为,呼吁网友们遵守政府规章,文明养狗。小动物保护中心的博客公告栏里这样写着:“支持政府开展全国犬类专项整治,反对虐杀,反对一切伤害小动物的行为!让大家一起行动起来!”
   
   我们不得不支持政府的犬类整顿举措,但当地方政府采取惨无人道的血腥打狗举措时,当实际操作人员草菅人命时(仅被媒体披露的就有数起,比如一独自在家的小女孩,因无法阻拦破门而入的警察将心爱的狗带走,而情急之下当场跳楼而死),当各级政府出台的相关规章越来越不合常理时,当连狗的身高也要受到限制时(身高35厘米以上的狗一律杀戮),当办理狗证的费用高得离奇的时候(北京市去年是每次1000元,今年是500元。甘肃省兰州市今年是1500元。有效期是一年),当中央政府对小动物爱护者的集会采取镇压措施时,当北京花园路(?)派出所通过查询网上ip地址而将两个小动物保护者抓走时(一个已经放出来),当政府封锁新闻报道、散布诋毁集会者的谣言时(这还是一国政府的作为吗?咱起码得要脸吧!)……当所有这些接连上演时,请给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公民,一个不愤怒的理由!?
   
   还有人说,这年头连人都顾不过来,还去管动物?这种弱智论调的确忽悠了许多人,我懒得详细反驳,只举几个简单的例子。照你的说法我们也可以说,这年头连男人都顾不过来还去搞女权运动?这年头非洲连成人都饿死,还去管小孩与老人?这年头连美国都有贫民窟,美国慈善机构还去管中国人?这年头连中国都饿殍遍地,我们还去跟非洲人民搞“友谊”?
   
   还有人说,中央的政策还是合理的,只是因为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地方政府不认真执行罢了。我请求你们不要再说这种屁话了,作为国家的行政中枢,连自己的下级都管教不了,你在这个位子上坐着还有什么意思?还有什么资格?干脆朝着人民英雄纪念碑一头撞死得了!即使理性地讲,我们的宪法白纸黑字地明文规定着,中国国务院以下各行政级别基本都是采取的首长负责制、上下级绝对隶属制。地方政府不认真执行,不找你中央找我们老百姓啊?!
   
   
   小动物保护中心的博客今天贴上了一张照片,照片中,一家三口抚着自己养的爱犬(它的身高肯定已超过了35厘米)痛哭流涕,它即将被送往集中营杀死。
   
   还有一段管理员写的文字:
   
   满天都是谁的眼泪在飞
   哪一颗是我流过的泪
   
   是不是妈妈爸爸的泪水
   变成了世界上每一颗不快乐的心
   
   请妈妈爸爸为所有 
   去了的宝宝 
   送上最深的祝福和饱含热泪的心
   
   我请求北京政府著名的七里渠集中营
   请用人道的方式处理那些狗狗
   好吗?
   别让他们太痛苦……
   
   共产党政府,我也想去赞美一个好的政府,我也想拥护一个英明的政府,我也想过安稳的日子,我也想支持贵党的举措。但前提是——良知!良知!!良知!!!——读着这些文字,我无法欺骗自己的良心!
   
   最后,我想起了康德那段经典的墓志铭:
   
   有两种东西,我们愈是时常反复地思索,
   它们就愈是给人的心灵灌注了时时翻新,
   有加无已的赞叹和敬畏:
   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法则。
   
   我真不希望连这样的事情都得去抨击政府。我只希望,世人之心,皆能净如星空。
   
   
   2006年11月13号凌晨
   
   《民主论坛》首发

此文于2006年11月1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