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对龙
[主页]->[百家争鸣]->[李对龙]->[疯狂的拆迁]
李对龙
·公民美德和厦门模式
·一个不受制约的政府何来民主与善治可言?
·最深的羞耻以及无耻——读拉什迪《羞耻》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电影《斗牛》
·希望,希望——兼小议鲁迅“反抗绝望的哲学”
·伸展汉语言说的螳臂——读朱大可《记忆的红皮书》
·你是否感觉到了饥饿?——身体饥饿和精神饥饿
·我们有权审判你——读杰弗里·罗伯逊《弑君者:把查理一世送上断头台的人》
·仁爱之心使你富有——电影《贫民窟的百万富翁》
·推石上山的西西弗 ——读朱大可《流氓的盛宴——当代中国的流氓叙事》
·总得有人去擦亮星星——电影《刺杀肯尼迪》
·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
·当我们成为提线木偶——电影《疯狂的赛车》
·宝藏的乌托邦臆语
·为小人物撰墓志铭——读廖亦武的访谈作品
·我有憧憬如沧海——写在2008年的6月伊始
·悼送叶利钦
·惩治汉奸言论法——一场民族主义情绪支配下的闹剧
·萨达姆被依法处决是伊拉克人民的胜利
·“小偷”与“大盗”
·红旗飘飘
·“博士”撞南墙
·巩献田其人其事及我们的时代
·“走狗”正解
·素质问题
·到底谁该被“清退”?!
·转型之痛—— 我看郑州升达学院学生骚乱
·从“诸宸事件”看国人之爱国观
·温家宝的无奈
·黑色幽默
·小白之悲剧
·英雄与狗熊颠倒的时代
·法国人,是谁惯坏了你们?
·六十年一叹
·悼巴金
·樱花灿烂
·玉碎精神
·以基督的名义 ——我看余杰等与小布什的会面
·从李永波的“感恩”说起
·我们一直在坚守
·草莽中国
·都不容易
·变卖中国
·当代红卫兵
·玩转世界杯
·贵圈真乱
·“防脱”与“防窥”
·温总理,别等到江水流尽的时候
·中国邮政,你大爷的!
·幽默辑录(之1)
·执政者与狗粪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自由主义者?
·以意识形态抹杀历史就是泯灭人性
·遥想《毛选》当年
·岸青去了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霜天寒星
·昆德拉与哈维尔皆是知行合一者
·内在反思的生活——昆德拉著作的价值
·救赎
·普陀山的鹦鹉
·2010年的中国——解读王小波《2010》
·奇异恩典——悼地狱的女儿
·先锋与包子——献给八周岁的《小凤直播室》
·乡关何处?乡关处处!——《万古江河》与《三峡好人》
·“六·四”随笔
·脆弱的生命
·关于宿命
·关于打狗的一些旧事
·焦虑感
·《东京审判》到底“审”出了什么?
·让我们的心,净如星空
·深巷
·人啊,你本良善
·时代的拓荒者——向王小波致敬!
·尊严断章(一)
·尊严断章(二)中国孩子
·尊严断章(三)赤裸的尊严
·我们是人,不是棋子!——电影《集结号》和《投名状》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之所欲,亦惠于人——现代普世政治制度建构的“黄金律”
·也谈宪政的本质
·积极专制与消极专制——“搞不过他,就加入他”与“斗不过他,就不鸟他”
·文学价值观里的轻与重——读卡尔维诺《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轻逸篇》
·面具随想
·无意义的虚无与无信念的虚无——论文学精神世界里的两类虚无观
·思想,只能是思想者的事——从儒法之争说开来
·民主与共和
·鲁迅的“中间物意识”
·我是公民
·一个逗号惹的祸——我看“富士康”案
·疯狂的拆迁
·从陈郭之争看中国式转型
·马克思和他的梦
·赵本山在哪不是“转”?——兼谈我们的代议制度
·一起冠冕堂皇的流氓事件——《史记》中刘邦的降生
·有理由对“80后”一代怀抱希望
·央视还能牛气多久?
·台湾民主基金会:挂了羊头就得卖羊肉!
·“包养”正解
·去你的文明史!——也谈历史教科书问题
·“十一”随笔 ——有意思的十月一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疯狂的拆迁

   最近有一部广受好评的电影:《疯狂的石头》,故事围绕着一块价值连城的翡翠展开。行将倒闭的市工艺品厂拆厕所时,在废墟里发现了这么块翡翠。厂长犹如抓住了救命稻草,大张旗鼓地给翡翠搞展览,希望卖出个高价以拯救自己的工厂。一个早就看中了工艺品厂这块地皮的房地产开发商不高兴了,眼看工艺品厂就要关门大吉却又冒出块翡翠来。于是他煞费苦心地花高价从香港雇佣了个国际大盗来偷翡翠,故事就此展开。
   
   其实,这部极贴近现实的荒诞剧就这点不符合实际。谁不知道一直被政府百般纵容的中国房地产开发商个个都是强盗?谁不知道他们与政府是一家子?他们若想要工艺品厂那块地皮,还用得着脱裤子放屁雇佣什么国际大盗?只一句话,打着"美化城市"的漂亮旗子,就可名正言顺地想拆哪就拆哪!当然,电影毕竟只是电影,我想导演肯定是在顾虑电审局那帮专门奸杀优秀电影的孙子们。但我在网上看到,确实有许多跟我持相同观点的人,现实毕竟是现实。
   
   为石头而疯狂也许只有在电影中才能看到,因为价值连城的翡翠毕竟不多见。为拆迁而疯狂却是当代中国的一大特色,因为野蛮的拆迁在当代中国随处可见。最近博讯网报道的山东菏泽香格里拉非法商业拆迁便是其中一例。

   
   "市政府将他们(指遭受野蛮拆迁的居民——引者注)房屋所在的那一片地高价出让给了开发商,但由于补偿太低,政府未能与居民达成拆迁协议,于是区政府向他们下达了强拆通知书,在规定时间内他们仍未搬出,政府便出动上百人的拆迁队伍进行强制拆迁。"
   
   一位叫李民生的被拆迁居民被逼无奈竟上吊自杀,"留下一封遗书,歪歪扭扭的几十个字:我看不到希望,对不起你娘俩了,只怪被他们逼的。"
   
   "李民生之死在菏泽市引起轰动,但当地政府封锁消息,一律不让媒体报道。总部在北京的《民主法制时报》一位刘姓记者曾去采访并写成稿子,当地涉迁群众翘首以待报道的刊发,但最终还是石沉大海。有消息说,当地政府部门带钱上北京将此事摆平。
   
   政府不但封媒体的口,还堵死者家属的嘴。据说政府花了几十万元与死者达成协议,不让他们接受媒体采访,不许泄漏事情处理办法。死者下葬几天后,马桂荣曾去找死者的妻子了解情况,但遭到拒绝,对方说:姐姐,你别问了,我的压力很大,有政府的压力,也有家庭的压力。你不要问了,再问我就不理你了。到现在,政府对民众的说法是:死者是个精神病。
   
   李民生事件稍微平息后,政府又加紧了强制拆迁的动作。8月12日,又有35户居民收到了强制拆迁通知。半个月之内如果他们不自己搬迁,等待他们的又是马桂荣的命运。而问题是,他们还未与政府签订补偿协议,也还未获得任何补偿。"
   
   我看到相关的新闻图片中,有一张是拆迁现场挂的一条红色横幅,上书"建好香格里拉项目,美化我们的家园"。香格里拉,多美的名字。
   
   中国现在是个拆迁大国,这是这个长期的落后国家在经济迅猛发展时必然出现的现象。但在拆迁这件事上,共产党却充分发扬出了他们"革命家"的草莽本质,也折射出了中国市场经济法制的不健全,官商勾结的严重以及商人商业道德的严重缺失。
   
   直至2004年《宪法》修正案,我们的《宪法》才对私产征用做出了补偿规定:"公民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国家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照法律规定对公民的私有财产实行征收或征用并给予补偿"。同时还修订,"国家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照法律规定对土地实行征收或征用并给予补偿"。
   
   当社会公共利益需要时,可以对私人财产实行征收或征用,这是对公民私权的合理限制。国家征收私有财产必须给予补偿,这是无可厚非的。世界各国宪法确立的补偿程度不尽相同,有的要求"充分"补偿,有的要求"公平"或"公正"补偿,有的要求"适当"或"合理"补偿。但我们的《宪法》修正案却什么也没要求,只是说"给予补偿",这其实跟没说一样,真不知道我们的立法者是怎么想的。
   
   既然《宪法》含糊其辞,那这个很关键的补偿程度问题就成了地方政府的"自由裁量权",这无疑是赋予了地方政府对拆迁户生杀予夺的权力,甚至荷泽当地政府最后竟还实行了"零补偿"政策。"零补偿",多么好听的一个词。
   
   连《宪法》都可无视,整个拆迁活动对具体法律、法规的违备就更触目惊心了。这本就是一群疯子。我们的国民经济,发展得如此疯狂。高高在上的GDP背后到底隐藏着多少见不得人的秘密?
   
   《疯狂的石头》里,负责展览现场保安工作的包世宏,面对那个国际大盗和另三个小偷来无影去无踪的猖狂行径,操着浓重的四川口音,嗓音沙哑地吼道:"龟儿子!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以为这里是公共厕所呢?!"
   
   这本是句很可以幽默一把的话,但包世宏那张悲愤的脸却很难让我们笑得出来。他可以通过吼骂来抒发愤怒,可当我们面对这么群"想拆就拆"的"龟儿子"时,连吼骂的权利也难有啊!故事最后,所有为石头而疯狂的人都没有得到翡翠,那块价值连城的翡翠最终被包世宏当成假的送给了自己的妻子。
   
    首发于《自由圣火》9/1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