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对龙
[主页]->[百家争鸣]->[李对龙]->[爱国盲流]
李对龙
·昆德拉与哈维尔皆是知行合一者
·内在反思的生活——昆德拉著作的价值
·救赎
·普陀山的鹦鹉
·2010年的中国——解读王小波《2010》
·奇异恩典——悼地狱的女儿
·先锋与包子——献给八周岁的《小凤直播室》
·乡关何处?乡关处处!——《万古江河》与《三峡好人》
·“六·四”随笔
·脆弱的生命
·关于宿命
·关于打狗的一些旧事
·焦虑感
·《东京审判》到底“审”出了什么?
·让我们的心,净如星空
·深巷
·人啊,你本良善
·时代的拓荒者——向王小波致敬!
·尊严断章(一)
·尊严断章(二)中国孩子
·尊严断章(三)赤裸的尊严
·我们是人,不是棋子!——电影《集结号》和《投名状》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之所欲,亦惠于人——现代普世政治制度建构的“黄金律”
·也谈宪政的本质
·积极专制与消极专制——“搞不过他,就加入他”与“斗不过他,就不鸟他”
·文学价值观里的轻与重——读卡尔维诺《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轻逸篇》
·面具随想
·无意义的虚无与无信念的虚无——论文学精神世界里的两类虚无观
·思想,只能是思想者的事——从儒法之争说开来
·民主与共和
·鲁迅的“中间物意识”
·我是公民
·一个逗号惹的祸——我看“富士康”案
·疯狂的拆迁
·从陈郭之争看中国式转型
·马克思和他的梦
·赵本山在哪不是“转”?——兼谈我们的代议制度
·一起冠冕堂皇的流氓事件——《史记》中刘邦的降生
·有理由对“80后”一代怀抱希望
·央视还能牛气多久?
·台湾民主基金会:挂了羊头就得卖羊肉!
·“包养”正解
·去你的文明史!——也谈历史教科书问题
·“十一”随笔 ——有意思的十月一日
·打哈欠,还是呐喊?——谈我们的“艺术”
·人民的眼睛
·爱国盲流
·“撒泼”时代
·向当代儒学研究者谏言
·搅局者
·星火不灭
·浅谈民族主义及其他
·写给余秋雨先生
·午夜随谈
·娱乐历史,娱乐至死——《百家讲坛》的堕落
·心里话——利用人的良善之心乃是最无耻最卑鄙最猥琐的行径!
·关于六月的随笔
·命运之交响——扼住理性的咽喉!
·想起沈荩
·曾经拥有——明清之际西方传教士在中国
·基督教与专制
·张居正与申时行
·汪精卫“任伪”评议
·万历的失败
·小议德治
·非常解读——读《非常道》
·历史是中国人的宗教
·凌迟
·暴力解析
·欲说当年好困惑——关于政治与友情的一些旧事
·“翻一翻”与“翻一番”
·剥皮
·老K杀人事件
·情人节的玫瑰
·出卖
·蜕变
·在时代华美的盛宴上
·水泥盒子
·感谢组织给予我们放屁的自由!
·童话农场(之一)看门猪的故事
·童话农场(之二)猫和老鼠的友谊
·童话农场(之三)肃整风波
·童话农场(之四)虎落平阳
·传说
·蛮荒时代
·浪漫时代(小说)
·史无此记
·宋家王朝
·青春之殇——悼我的同龄人孙明
·摄氏世界
·
·岁月无痕
·英雄
·九月九日感怀
·丑陋的中国人!
·古堡阴谋:代号166
·天安门之春——写在“六四”十八周年
·影像
·新泰,今夜我为你落泪
·宛莹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爱国盲流

   曾金燕Space里关于国安是否应在法定权限内行使职权的辩论,许多
   人虽然表现出对国安等保卫部门种种不规范行径的批评,但一旦提到
   高智晟,提到藏独、疆独,提到某某功,就激愤难当,不假思索地拍
   砖。我发现这些人有个共同的特点,在拍砖的同时总是要抒发一下自
   己深深的“爱国”之情,祖国啊我爱你!

   “爱国”这个东西,总让许多人飘起来,让许多事也飘起来。他们为
   什么可以趾高气扬地指责高智晟?因为他们“爱国”。这真的是件颇
   有筹码的事情,可以让最无知的人也变得理直气壮。他们不会去客观
   思考表面现象背后的问题,不会去划分利弊,因为他们“爱国”,只
   要“爱国”其他就都免谈。
   
   什么是爱国?既得利益者们在温柔乡里大发诗兴、爱国爱国地乱叫就
   爱国了?不过我相信多数人的“爱国之情”都是单纯的,无非是想自
   己的国家能强大,能风光。但是,一个不敢正视自己国家弊端的人是
   懦弱的,他的爱国之情也是虚伪的。而且请仔细想想,你爱的实际是
   党国,而不是祖国,共产党的宣传大旗指到哪里,你就“爱”到哪
   里。
   
   举个例子,GDP排名那么高确实应该让国人高兴。但我们也应该想
   想排名背后隐藏的中国经济发展方式的弊端、贫富差距的悬殊、固定
   资产投资的盲目泛滥……正视这些问题而不是遮遮掩掩,更重要的是
   想办法解决这些问题而不是任其发展,让中国的GDP排名名副其
   实。温柔乡里的人当然不屑于去顾虑,中国那越来越接近崩溃边缘的
   社会动荡指数,你这就是爱国吗?如果你爱国,就请你走出温柔
   乡,看看同胞的苦痛,正视这个国家的弊政,寻求这个国家的未来;
   别只会盲目地拿爱国来说事、当幌子。这样的事谁都会做。
   
   我也不支持地区独立,不信奉法轮功,但用暴政残酷压制就能
   解决问题了?我们是否该思考一下,中国从古至今的民族问题难道永
   远只是“少数野心家在作祟”?共产党的民族政策是否合理?中国当
   前的政治体制对少数民族公平吗?如果实行民主联邦制能否解决问
   题,怎样才能争取东亚大陆各民族的联合统一?当然,如果你又说那
   本是中国人的领土,想独立,好,把土地留下你们滚蛋!那我只能建
   议你这个出土文物回到唐朝去吧。
   
   这是篇时评。我只是指出问题,囿于学识的浅薄,囿于学业的紧张,
   今天我没有细致论述。如果有些人又骂我粗陋,你完全可以虚心去向
   许多真正的博学者请教,这样的人在民运这个圈子里比比皆是。当
   然,如果你看得懂的话,那也说明你还有救。还有,本人是年龄小,
   你可以论证我的无知,论证我的幼稚,甚至纵容我。但如果你再摆出
   一副长者的老油子姿态,来轻蔑地教训我,那就请你滚蛋!你没有这
   个资格!我年少狂妄只因你倚老卖老。当然想想也是,那些都一大把
   年纪了还一无是处的老油子,除了卖老还能卖些什么呢?但是,请不
   要在我跟前卖,纵你再老也别想我买你的帐!
   
   
   民主论坛 上载:[2006-09-06] 修订:[2006-09-06]
   
   

此文于2007年03月09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