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对龙
[主页]->[百家争鸣]->[李对龙]->[关于打狗的一些旧事]
李对龙
·都不容易
·变卖中国
·当代红卫兵
·玩转世界杯
·贵圈真乱
·“防脱”与“防窥”
·温总理,别等到江水流尽的时候
·中国邮政,你大爷的!
·幽默辑录(之1)
·执政者与狗粪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自由主义者?
·以意识形态抹杀历史就是泯灭人性
·遥想《毛选》当年
·岸青去了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霜天寒星
·昆德拉与哈维尔皆是知行合一者
·内在反思的生活——昆德拉著作的价值
·救赎
·普陀山的鹦鹉
·2010年的中国——解读王小波《2010》
·奇异恩典——悼地狱的女儿
·先锋与包子——献给八周岁的《小凤直播室》
·乡关何处?乡关处处!——《万古江河》与《三峡好人》
·“六·四”随笔
·脆弱的生命
·关于宿命
·关于打狗的一些旧事
·焦虑感
·《东京审判》到底“审”出了什么?
·让我们的心,净如星空
·深巷
·人啊,你本良善
·时代的拓荒者——向王小波致敬!
·尊严断章(一)
·尊严断章(二)中国孩子
·尊严断章(三)赤裸的尊严
·我们是人,不是棋子!——电影《集结号》和《投名状》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之所欲,亦惠于人——现代普世政治制度建构的“黄金律”
·也谈宪政的本质
·积极专制与消极专制——“搞不过他,就加入他”与“斗不过他,就不鸟他”
·文学价值观里的轻与重——读卡尔维诺《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轻逸篇》
·面具随想
·无意义的虚无与无信念的虚无——论文学精神世界里的两类虚无观
·思想,只能是思想者的事——从儒法之争说开来
·民主与共和
·鲁迅的“中间物意识”
·我是公民
·一个逗号惹的祸——我看“富士康”案
·疯狂的拆迁
·从陈郭之争看中国式转型
·马克思和他的梦
·赵本山在哪不是“转”?——兼谈我们的代议制度
·一起冠冕堂皇的流氓事件——《史记》中刘邦的降生
·有理由对“80后”一代怀抱希望
·央视还能牛气多久?
·台湾民主基金会:挂了羊头就得卖羊肉!
·“包养”正解
·去你的文明史!——也谈历史教科书问题
·“十一”随笔 ——有意思的十月一日
·打哈欠,还是呐喊?——谈我们的“艺术”
·人民的眼睛
·爱国盲流
·“撒泼”时代
·向当代儒学研究者谏言
·搅局者
·星火不灭
·浅谈民族主义及其他
·写给余秋雨先生
·午夜随谈
·娱乐历史,娱乐至死——《百家讲坛》的堕落
·心里话——利用人的良善之心乃是最无耻最卑鄙最猥琐的行径!
·关于六月的随笔
·命运之交响——扼住理性的咽喉!
·想起沈荩
·曾经拥有——明清之际西方传教士在中国
·基督教与专制
·张居正与申时行
·汪精卫“任伪”评议
·万历的失败
·小议德治
·非常解读——读《非常道》
·历史是中国人的宗教
·凌迟
·暴力解析
·欲说当年好困惑——关于政治与友情的一些旧事
·“翻一翻”与“翻一番”
·剥皮
·老K杀人事件
·情人节的玫瑰
·出卖
·蜕变
·在时代华美的盛宴上
·水泥盒子
·感谢组织给予我们放屁的自由!
·童话农场(之一)看门猪的故事
·童话农场(之二)猫和老鼠的友谊
·童话农场(之三)肃整风波
·童话农场(之四)虎落平阳
·传说
·蛮荒时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打狗的一些旧事


   一
   
   近一段时间,为了维护市容与防治狂犬病,全国各地掀起了一股打狗热潮。一时间,在政府官僚们那里,打狗似乎成了件赶时髦的事情。

   
   为了人民的生命安全——这高尚的目的让屠戮生灵也变成了一件颇高尚的事情,打狗者与支持打狗者都理直气壮。在中国,有时候“正义”就是如此的可怕。反对打狗者(本人即是)在谴责之余,想想因得狂犬病而惨死的人及他们的亲人的苦痛,却也无话可说。他们也是无辜的受害者。
   
   我一时不知对政府的打狗举措作何评判才算理性。无视实际问题而一味地用大道理来批评,似乎总有“站着说话不腰疼”之嫌。正迷惑不解的我却忽然想起了十几年前,家乡发生的一些关于打狗的旧事。
   二
   
   时间应是上世纪的九十年代初,地点是鲁中的一个偏远小乡镇(我想当时打狗的范围应该不止这么一个小乡镇)。由于我当时还很小,对此的记忆很模糊,许多事情都是后来从长辈们口中得知的。幼时在家,长辈们茶余饭后总爱侃些以前的事情,说者无心,听者亦无心。只有当又过了许多年,自己的知识与阅历增长到一定程度时,才会意识到当年长辈们那些随心讲述的价值,继而悔恨自己当时为何不认真聆听,却又苦笑。
   
   在我幼小的记忆里,当时有一段时间街上确实是群狗横行的,有家狗也有野狗,它们走街串巷、闲来晃去。我好像并未觉得这有什么不好,反而感觉颇热闹。后来不知不觉间这些狗就都不见了踪影,我也并未太在意。我当时并不知道这其中发生了许多惨烈的事情,无论对狗还是对人。
   
   多年后父亲告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街上的野狗一夜之间就都变成了疯狗(家乡人把狂犬病发作的狗叫疯狗)。疯了的狗那不是狗了,而是狼啊!父亲很有感触地说,它们个个喉部肿得很大,龇牙咧嘴,长长的舌头耷拉在外面,眼圈通红,眼睛突出并泛着绿油油的光。这些疯狗见了人也不再摇头摆尾了,而是远远地盯着你看,绿油油的眼光让你心里直打颤。如果它们总是不远不近地跟着你,那你就要倒霉了,它们逮住机会就会扑向你……
   
   越来越多的人被疯狗咬伤。被疯狗咬伤的人也就感染上了狂犬病毒,严重者不久就会病发而亡。狂犬病发作的人不是人,而是疯狗了!他们个个喉部肿得很大,龇牙咧嘴,舌头伸在外面,眼圈通红,眼睛突出并泛着绿油油的光。他们躁动不安,见人就咬。只能由一群人冒着危险将发病者捆绑到树上,直到他神志清醒。当时的狂犬病者就是这样在煎熬中慢慢死去的。
   
   还有更严重的事情,我至今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据说在比我的家乡更偏僻的地方,有些独自一人外出的孩子,在遭到疯狗群的围攻后,最终竟然会被它们撕裂分食掉!当时人们根本不敢独自到空旷的野地里去,小孩子更是不允许独自出门。
   
   家乡的打狗运动就这样不可避免地展开了。这分明是一场报复运动。
   三
   
   当时打狗可是件极危险的事情,主要是街上的疯狗。必须一群大人,手持碗口粗的棍棒,甚至是猎枪。他们必须小心翼翼地一只一只地围捕疯狗,稍有不慎就可能被咬伤或抓伤,那就要付出生命作代价了。今天我在网上看到一些今人打狗的图片,其中一张是好几个警察在对一只家养小宠物棍棒相加,我疑问这是人还是狼?!他们真的连狗都不如!
   
   在违捕疯狗的同时,上头下达了“清狗令”,所有的村庄里不得留一条狗!无论野狗还是家狗。当时家乡还未普及狂犬疫苗,只要是狗就可能携带着狂犬病毒,人们实在是怕了。我所在的村庄里,村长(也是我的一位长辈,他本人即是个很喜欢养狗的人)带头亲自将自家的大狗吊到专门吊狗的铁架上,活活勒死了,然后村民们不得不纷纷仿效。但也有不听话的,比如我父亲。最后村长亲自跑到我家来,连劝带骂,好歹说通了父亲,我家的那条狗就也被勒死了。比较意外的是,这条狗是被吊了两次才死掉的。第一次吊得它翻了白眼,放到地上村长离开不久它竟又“起死回生”了。父亲觉得这狗命大,就偷偷养着,但不久还是被村长知道了。他又找上门来,气急败坏地把我父亲一顿臭骂,又用绳子把可怜的狗吊了起来,这次吊了很久,村长大人一直在一旁盯着。多年后当父亲对我讲述这件往事时,显得那样的无奈。那时我那位长辈早已不做村长了,打狗风潮也已过去了很久,但我却因此而对他愤恨不已。现在想来,他也只是那个大时代下的一个身不由己的小人物而已。每个人都如此,包括那些无辜的狗。
   
   无论疯了的狗还是没疯的狗,在被打死后尸体都必须集中焚毁。当时每个村庄都在野地里垒了个临时的焚狗炉,这名字听起来怪吓人的,容易让人联想起什么来。父亲说,焚狗炉整天烟熏火燎,煤烟味、肉香味、焦糊味,胶着在一起弥漫在血腥的空气中。那些昨天还活蹦乱跳的狗,今天就被推进了炉中,化作烟灰飘向了无边的天际,离开了这本不该来的世界。
   四
   
   我还要讲述当时家乡的一位狂犬病者的故事。可以说,他在我的同龄伙伴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我们却都未真正见过他。
   
   他名叫王莽,多年后我才知道他竟与西汉末年的窃国者同名。这是个让我的所有同龄人都感到恐怖的名字。比如我小时候只要一淘气,妈妈就会说,再淘,再淘王莽就来背你了!然后我立刻就老实了,我的伙伴们也如此。通过大人的讲述,在我们印象里王莽是个咬人的、吸人血的疯子,被他咬了的人就会变得跟他一样,去咬人、吸人血。长辈们危言耸听地说,王莽晚上会到别人家里背小孩,然后喝干他的血!在我们幼小的心灵里,王莽就是个恐怖的吸血鬼!只有在多年后,当懂事了的我从长辈们口中详细了解了这个“吸血鬼”的故事后,才真正明白这是个多么悲惨的人物。
   
   提起王莽,长辈们除了说他是个疯子外,也都禁不住夸赞他的英俊,据说当时二十岁出头的他是个远近闻名的美男子,当然这是在他未疯之前。王莽是邻村的人,他身世凄凉,自幼父母双亡,由自己的姐姐抚养长大。姐弟俩相依为命,但好在王莽终于成年了,还是个很勤劳的英俊小伙子。可是,老天爷总喜欢将所有的苦难都加注到一个人身上,谁也不会想到会有更加悲惨的遭遇在等着这个年轻人。
   
   一天王莽在街上不慎被野狗咬伤了手指,当时家乡的狂犬病还未全面爆发,乡间的人被狗抓伤咬伤是常有的事,谁也没太在意,包括他自己。但不久,前面我描述的所有狂犬病的症状都在王莽身上出现了,他成了我们那里第一个得狂犬病的人。然后,家乡的狂犬病全面爆发了。
   
   发病时的王莽就变成了可怕的疯狗,人们只得将他捆绑在树上。稳定下来的他会变得很安静,但这都是暂时的。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就这样在病痛的折磨中渐渐失去了人形。这时再提起王莽的名字,人们不会再想到那是个英俊的小伙子,而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为了给王莽治病,王莽的姐姐倾尽所能,但医生明确告诉她一切救助是徒劳的。最后,这位了不起的姐姐竟然绝望地在村庄附近的山上上吊自尽了!
   王莽姐姐上吊的那座山叫寨山,那是乡间最高的山(从山脚到山顶的垂直距离也就五六百米吧),我小时候常去那里玩。山顶南侧有一道长长的低矮石头墙,当年日军占领这里时,附近村民们跑到山上躲藏,石头墙是民兵垒筑的简易防御工事。今天它早已废弃,大多已被毁掉。山顶东侧靠下的地方有一个山洞,据说那曾是狼洞,但狼早已在我们这里不见了踪影,只剩下了这黑幽幽的山洞。洞口由几块巨石叠合而成,上面爬满了红绿相间的野葡萄。雨水将巨石冲洗得很干净,但偶尔也有鹰所留下的粪便。我喜欢躺在这干净的大石头上晒太阳,凉风袭人,野葡萄叶子沙沙作响,石缝里的蝈蝈也跟着起哄。摘一颗野葡萄放到嘴里,苦涩得难以下咽,心理却很甜。我有时会爬到前面,扒着巨石向洞里探望,里面漆黑,什么也看不见,心仆仆地跳,担心突然冒出个什么野兽来把我拉进去。
   我后来才知道,在那洞口前面曾有一棵大树。我很惊讶那么陡峭的山顶岩壁间竟还有大树扎根。王莽的姐姐就是在这棵树上吊死的。是一个牧羊人首先发现的她,孤零零地吊在树上,吐着惨白的舌头。村民们费尽力气才将遗体抬到山下安葬,那棵岩壁间的大树也顺便被砍掉了,只因它吊死了人。
   五
   得了狂犬病的王莽却一直苟活着,此时的他已真的成了“吸血鬼”。后来也忘了哪一天,他突然就从人间蒸发掉了,消失得无影无踪。没人知道他的下落,也没人会关心,大家反倒有种解脱的感觉。不过乡间也流传着些关于王莽下落的猜测,有人说他流浪到外乡并死在了那里,有人说他被自己村里的人弄死并弃尸荒野了,还有人说他被人贩子拐走了。也许有人会问,人贩子拐这么一个疯子不是自讨苦吃吗?这里面可是相当有门道的,人贩子把这么个疯子拐走后,便假冒他的亲戚,也就是监护人,好吃好喝地招待他。然后把他领到高速路上,让他往高速路上一躺,“监护人”就躲在一旁等车来把他轧死,自己再向肇事者索赔!据说,十几年前这样的人贩子是很多的,我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
   此后许多年家乡人一直都未忘记王莽。大人们时常谈论他,并拿他来管教我们这些不听话的孩子。比如我小时候只要一淘气,妈妈就会说,再淘,再淘王莽就来背你了!然后我立刻就老实了。在我的同龄伙伴们心中,王莽一直是恐怖的代名词。我不知道现在家乡人是否还记得王莽?我那些同龄人在为人父母后是否还会拿这个名字来管教自己的孩子?
   许多事,只有当时过境迁后才会醒悟。我忽然非常地怀念我那遥远的家乡。
   还值得一提的是,打狗风波仅过去一两年家乡的狗就又多了起来,这时人们已有了防范意识,狂犬疫苗也已普及开来,狂犬病在家乡再未发生过。其中一条街上的大狗,在我用母亲做的水饺的引诱下跟我回了家,自此开始了我们近十年的深厚情谊。但它最后死得很惨,这也是我后来才明白的,不过今天我不想再揭起这段我不愿提起的往事了,等以后吧。
   现在回头再看,当年家乡掀起打狗风潮不久,全国又掀起了“打人风潮”,也就是严打运动。如今,中国人又再打狗了,同时也有很多人在怀念“严打时代”了。历史,总是如此的富有幽默感。
   我一直推崇孟德斯鸠的自然法与康德的道德律。但现实,总让我觉得失望。
   我常疑惑,这就是我们这个世界吗?
   2006-8-10.
   自由圣火首发。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