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对龙
[主页]->[百家争鸣]->[李对龙]->[凌迟]
李对龙
·玉碎精神
·以基督的名义 ——我看余杰等与小布什的会面
·从李永波的“感恩”说起
·我们一直在坚守
·草莽中国
·都不容易
·变卖中国
·当代红卫兵
·玩转世界杯
·贵圈真乱
·“防脱”与“防窥”
·温总理,别等到江水流尽的时候
·中国邮政,你大爷的!
·幽默辑录(之1)
·执政者与狗粪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自由主义者?
·以意识形态抹杀历史就是泯灭人性
·遥想《毛选》当年
·岸青去了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霜天寒星
·昆德拉与哈维尔皆是知行合一者
·内在反思的生活——昆德拉著作的价值
·救赎
·普陀山的鹦鹉
·2010年的中国——解读王小波《2010》
·奇异恩典——悼地狱的女儿
·先锋与包子——献给八周岁的《小凤直播室》
·乡关何处?乡关处处!——《万古江河》与《三峡好人》
·“六·四”随笔
·脆弱的生命
·关于宿命
·关于打狗的一些旧事
·焦虑感
·《东京审判》到底“审”出了什么?
·让我们的心,净如星空
·深巷
·人啊,你本良善
·时代的拓荒者——向王小波致敬!
·尊严断章(一)
·尊严断章(二)中国孩子
·尊严断章(三)赤裸的尊严
·我们是人,不是棋子!——电影《集结号》和《投名状》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之所欲,亦惠于人——现代普世政治制度建构的“黄金律”
·也谈宪政的本质
·积极专制与消极专制——“搞不过他,就加入他”与“斗不过他,就不鸟他”
·文学价值观里的轻与重——读卡尔维诺《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轻逸篇》
·面具随想
·无意义的虚无与无信念的虚无——论文学精神世界里的两类虚无观
·思想,只能是思想者的事——从儒法之争说开来
·民主与共和
·鲁迅的“中间物意识”
·我是公民
·一个逗号惹的祸——我看“富士康”案
·疯狂的拆迁
·从陈郭之争看中国式转型
·马克思和他的梦
·赵本山在哪不是“转”?——兼谈我们的代议制度
·一起冠冕堂皇的流氓事件——《史记》中刘邦的降生
·有理由对“80后”一代怀抱希望
·央视还能牛气多久?
·台湾民主基金会:挂了羊头就得卖羊肉!
·“包养”正解
·去你的文明史!——也谈历史教科书问题
·“十一”随笔 ——有意思的十月一日
·打哈欠,还是呐喊?——谈我们的“艺术”
·人民的眼睛
·爱国盲流
·“撒泼”时代
·向当代儒学研究者谏言
·搅局者
·星火不灭
·浅谈民族主义及其他
·写给余秋雨先生
·午夜随谈
·娱乐历史,娱乐至死——《百家讲坛》的堕落
·心里话——利用人的良善之心乃是最无耻最卑鄙最猥琐的行径!
·关于六月的随笔
·命运之交响——扼住理性的咽喉!
·想起沈荩
·曾经拥有——明清之际西方传教士在中国
·基督教与专制
·张居正与申时行
·汪精卫“任伪”评议
·万历的失败
·小议德治
·非常解读——读《非常道》
·历史是中国人的宗教
·凌迟
·暴力解析
·欲说当年好困惑——关于政治与友情的一些旧事
·“翻一翻”与“翻一番”
·剥皮
·老K杀人事件
·情人节的玫瑰
·出卖
·蜕变
·在时代华美的盛宴上
·水泥盒子
·感谢组织给予我们放屁的自由!
·童话农场(之一)看门猪的故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凌迟

   被屁话连篇的教科书搅得头昏脑胀,随意取过本杂志,翻开封底,是一幅黑白老照片,题为《清末正被执行凌迟的人》。照片上受刑者赤身裸体地被紧紧捆绑在立柱上,表情痛不欲生,一群行刑者各拿一把锋利的剔刀,认真地脔割着受刑者身上的肉,一脸的沉静。模糊的照片上,清晰地展现着一个时代的蛮荒,也让我顿时清醒。
   
   凌迟之刑虽然野蛮,名字却很文雅,且源远流长。最初见于《荀子•宥坐篇》:“百仞之山,任负车登焉,何则?陵迟故。”“陵迟”即“凌迟”,在荀子的话里它的意思是“逐渐缓慢升高的山坡”。
   
   我推想,某一天我们这个帝国的某位主宰者,在经历了苦思冥想后,终于又想出了一种新型的杀人方法:用锋利的剔刀把受刑者身上的肉一刀一刀地刮去,让其在缓慢的痛苦煎熬中渐渐死去。皇帝对自己的这项“发明”非常满意,唯一苦恼的是不知道该给它取个什么名字,于是向臣僚们征集意见。某位学富五车的大臣,在深切理解了皇帝这项“发明”的“真谛”后,阴阳顿挫地进谏道:“荀老夫子曰‘百仞之山,任负车登焉,何则?陵迟故’。‘陵迟’意舒缓起升之山丘,‘舒缓’二字正合陛下之意矣。”皇帝一琢磨,“陵迟”这个词确实能体现该“发明”的基本特点,而且还是人家荀老夫子首创的,于是乎龙颜大悦,拍板定下。这个最野蛮的刑罚就这样有了一个最文雅的名字。

   
   在这样一个国度里,把黑暗涂抹成光明以呈现给世人,这就是我们的传统文化的功用。如那位大臣一样做到黑白通吃,这就是我们的传统知识分子的生存法则。
   
   历史上被行凌迟之刑的人,最出名的当是明末的抗清名臣袁崇焕。当年已对袁崇焕束手无策的皇太极使出了反间计,散布袁崇焕图谋造反的谣言。崇祯皇帝轻易地上了套,把这位功臣召回京师下了大狱,最后处以凌迟之刑。
   
   《元律》规定行凌迟之刑,要对受刑者脔割一百二十刀,明朝建立后,崇尚酷刑的朱元璋嫌一百二十刀太少,一下子改定为三千五百刀。但试用了一段时间后,行刑者普遍反映“指标”定得过高,最多的一次割了三千三百五十七刀后受刑者就断气了。于是朱元璋只得降低要求,将刀数确定为了三千三百五十七刀。袁崇焕在挨了这三千三百五十七刀后,终于离开了这世界。十四年后,曾是袁崇焕得力爱将的吴三桂,向清兵打开了山海关的大门,大明朝终于走到了终点。
   
   我想,即使袁崇焕没有获罪,没有被凌迟,大明朝的败局也是无法挽回的。因为这是一个充斥着凌迟思想的朝代,这个国度已经被朱氏“凌迟”了近三百年,够缓慢了。但是,明朝亡了,凌迟思想并没有消失,只不过由朱氏凌迟改作了爱新觉罗氏凌迟而已。我们的国度就是这样一路走过来的。几千年,够缓慢了。
   
   今天我们好歹文明了些,至少没有赤裸裸的凌迟之刑了。但我想,封建统治者们发明的凌迟,脔割的是受刑者的肉,是对受刑者肉体的折磨。而现在我们盛行的则是精神凌迟,脔割的是受刑者的精神,是对受刑者精神的折磨,比如现在许多大陆异议者的遭遇。这是残忍与卑劣的结合——这便是我们这个时代。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