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对龙
[主页]->[百家争鸣]->[李对龙]->[凌迟]
李对龙
·毛泽东是怎样修炼成毛太祖的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从《让子弹飞》看百年中国革命
·百年未竟宪政梦——读《立宪派与辛亥革命》
·《零八宪章》的目的:变专制中国为宪政共和国
· 跛足改革的穷途末路——读《小岗村的故事》
·被伤害与侮辱的人们——读龙应台《大江大海一九四九》
·张耀杰对现代中国历史的祛魅解惑
·毛泽东是怎样修炼成毛太祖的
·论辩式民主:休戚与共,和而不同
·投机中国——评毒奶粉事件
·要聚义厅还是要议会厅——评贵州瓮安事件
·惟当独立于他人的意志时,才有自由可言——无干涉的自由观念和无支配的自由观念
·余秋雨,你含的不是眼泪而是毒液
·面对汶川大地震,请少一些煽情和感恩,多一些理性和问责
·平庸的恶可以毁掉整个世界
·中国,路在何方?——评达赖喇嘛、胡锦涛和马英九对中国的影响力
·西藏事件的根源并非民族矛盾,而是共产党专制
·从公民爱国主义看西藏事件
·公民美德和厦门模式
·一个不受制约的政府何来民主与善治可言?
·最深的羞耻以及无耻——读拉什迪《羞耻》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电影《斗牛》
·希望,希望——兼小议鲁迅“反抗绝望的哲学”
·伸展汉语言说的螳臂——读朱大可《记忆的红皮书》
·你是否感觉到了饥饿?——身体饥饿和精神饥饿
·我们有权审判你——读杰弗里·罗伯逊《弑君者:把查理一世送上断头台的人》
·仁爱之心使你富有——电影《贫民窟的百万富翁》
·推石上山的西西弗 ——读朱大可《流氓的盛宴——当代中国的流氓叙事》
·总得有人去擦亮星星——电影《刺杀肯尼迪》
·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
·当我们成为提线木偶——电影《疯狂的赛车》
·宝藏的乌托邦臆语
·为小人物撰墓志铭——读廖亦武的访谈作品
·我有憧憬如沧海——写在2008年的6月伊始
·悼送叶利钦
·惩治汉奸言论法——一场民族主义情绪支配下的闹剧
·萨达姆被依法处决是伊拉克人民的胜利
·“小偷”与“大盗”
·红旗飘飘
·“博士”撞南墙
·巩献田其人其事及我们的时代
·“走狗”正解
·素质问题
·到底谁该被“清退”?!
·转型之痛—— 我看郑州升达学院学生骚乱
·从“诸宸事件”看国人之爱国观
·温家宝的无奈
·黑色幽默
·小白之悲剧
·英雄与狗熊颠倒的时代
·法国人,是谁惯坏了你们?
·六十年一叹
·悼巴金
·樱花灿烂
·玉碎精神
·以基督的名义 ——我看余杰等与小布什的会面
·从李永波的“感恩”说起
·我们一直在坚守
·草莽中国
·都不容易
·变卖中国
·当代红卫兵
·玩转世界杯
·贵圈真乱
·“防脱”与“防窥”
·温总理,别等到江水流尽的时候
·中国邮政,你大爷的!
·幽默辑录(之1)
·执政者与狗粪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自由主义者?
·以意识形态抹杀历史就是泯灭人性
·遥想《毛选》当年
·岸青去了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霜天寒星
·昆德拉与哈维尔皆是知行合一者
·内在反思的生活——昆德拉著作的价值
·救赎
·普陀山的鹦鹉
·2010年的中国——解读王小波《2010》
·奇异恩典——悼地狱的女儿
·先锋与包子——献给八周岁的《小凤直播室》
·乡关何处?乡关处处!——《万古江河》与《三峡好人》
·“六·四”随笔
·脆弱的生命
·关于宿命
·关于打狗的一些旧事
·焦虑感
·《东京审判》到底“审”出了什么?
·让我们的心,净如星空
·深巷
·人啊,你本良善
·时代的拓荒者——向王小波致敬!
·尊严断章(一)
·尊严断章(二)中国孩子
·尊严断章(三)赤裸的尊严
·我们是人,不是棋子!——电影《集结号》和《投名状》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之所欲,亦惠于人——现代普世政治制度建构的“黄金律”
·也谈宪政的本质
·积极专制与消极专制——“搞不过他,就加入他”与“斗不过他,就不鸟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凌迟

   被屁话连篇的教科书搅得头昏脑胀,随意取过本杂志,翻开封底,是一幅黑白老照片,题为《清末正被执行凌迟的人》。照片上受刑者赤身裸体地被紧紧捆绑在立柱上,表情痛不欲生,一群行刑者各拿一把锋利的剔刀,认真地脔割着受刑者身上的肉,一脸的沉静。模糊的照片上,清晰地展现着一个时代的蛮荒,也让我顿时清醒。
   
   凌迟之刑虽然野蛮,名字却很文雅,且源远流长。最初见于《荀子•宥坐篇》:“百仞之山,任负车登焉,何则?陵迟故。”“陵迟”即“凌迟”,在荀子的话里它的意思是“逐渐缓慢升高的山坡”。
   
   我推想,某一天我们这个帝国的某位主宰者,在经历了苦思冥想后,终于又想出了一种新型的杀人方法:用锋利的剔刀把受刑者身上的肉一刀一刀地刮去,让其在缓慢的痛苦煎熬中渐渐死去。皇帝对自己的这项“发明”非常满意,唯一苦恼的是不知道该给它取个什么名字,于是向臣僚们征集意见。某位学富五车的大臣,在深切理解了皇帝这项“发明”的“真谛”后,阴阳顿挫地进谏道:“荀老夫子曰‘百仞之山,任负车登焉,何则?陵迟故’。‘陵迟’意舒缓起升之山丘,‘舒缓’二字正合陛下之意矣。”皇帝一琢磨,“陵迟”这个词确实能体现该“发明”的基本特点,而且还是人家荀老夫子首创的,于是乎龙颜大悦,拍板定下。这个最野蛮的刑罚就这样有了一个最文雅的名字。

   
   在这样一个国度里,把黑暗涂抹成光明以呈现给世人,这就是我们的传统文化的功用。如那位大臣一样做到黑白通吃,这就是我们的传统知识分子的生存法则。
   
   历史上被行凌迟之刑的人,最出名的当是明末的抗清名臣袁崇焕。当年已对袁崇焕束手无策的皇太极使出了反间计,散布袁崇焕图谋造反的谣言。崇祯皇帝轻易地上了套,把这位功臣召回京师下了大狱,最后处以凌迟之刑。
   
   《元律》规定行凌迟之刑,要对受刑者脔割一百二十刀,明朝建立后,崇尚酷刑的朱元璋嫌一百二十刀太少,一下子改定为三千五百刀。但试用了一段时间后,行刑者普遍反映“指标”定得过高,最多的一次割了三千三百五十七刀后受刑者就断气了。于是朱元璋只得降低要求,将刀数确定为了三千三百五十七刀。袁崇焕在挨了这三千三百五十七刀后,终于离开了这世界。十四年后,曾是袁崇焕得力爱将的吴三桂,向清兵打开了山海关的大门,大明朝终于走到了终点。
   
   我想,即使袁崇焕没有获罪,没有被凌迟,大明朝的败局也是无法挽回的。因为这是一个充斥着凌迟思想的朝代,这个国度已经被朱氏“凌迟”了近三百年,够缓慢了。但是,明朝亡了,凌迟思想并没有消失,只不过由朱氏凌迟改作了爱新觉罗氏凌迟而已。我们的国度就是这样一路走过来的。几千年,够缓慢了。
   
   今天我们好歹文明了些,至少没有赤裸裸的凌迟之刑了。但我想,封建统治者们发明的凌迟,脔割的是受刑者的肉,是对受刑者肉体的折磨。而现在我们盛行的则是精神凌迟,脔割的是受刑者的精神,是对受刑者精神的折磨,比如现在许多大陆异议者的遭遇。这是残忍与卑劣的结合——这便是我们这个时代。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