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对龙
[主页]->[百家争鸣]->[李对龙]->[贵圈真乱]
李对龙
·投机中国——评毒奶粉事件
·要聚义厅还是要议会厅——评贵州瓮安事件
·惟当独立于他人的意志时,才有自由可言——无干涉的自由观念和无支配的自由观念
·余秋雨,你含的不是眼泪而是毒液
·面对汶川大地震,请少一些煽情和感恩,多一些理性和问责
·平庸的恶可以毁掉整个世界
·中国,路在何方?——评达赖喇嘛、胡锦涛和马英九对中国的影响力
·西藏事件的根源并非民族矛盾,而是共产党专制
·从公民爱国主义看西藏事件
·公民美德和厦门模式
·一个不受制约的政府何来民主与善治可言?
·最深的羞耻以及无耻——读拉什迪《羞耻》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电影《斗牛》
·希望,希望——兼小议鲁迅“反抗绝望的哲学”
·伸展汉语言说的螳臂——读朱大可《记忆的红皮书》
·你是否感觉到了饥饿?——身体饥饿和精神饥饿
·我们有权审判你——读杰弗里·罗伯逊《弑君者:把查理一世送上断头台的人》
·仁爱之心使你富有——电影《贫民窟的百万富翁》
·推石上山的西西弗 ——读朱大可《流氓的盛宴——当代中国的流氓叙事》
·总得有人去擦亮星星——电影《刺杀肯尼迪》
·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
·当我们成为提线木偶——电影《疯狂的赛车》
·宝藏的乌托邦臆语
·为小人物撰墓志铭——读廖亦武的访谈作品
·我有憧憬如沧海——写在2008年的6月伊始
·悼送叶利钦
·惩治汉奸言论法——一场民族主义情绪支配下的闹剧
·萨达姆被依法处决是伊拉克人民的胜利
·“小偷”与“大盗”
·红旗飘飘
·“博士”撞南墙
·巩献田其人其事及我们的时代
·“走狗”正解
·素质问题
·到底谁该被“清退”?!
·转型之痛—— 我看郑州升达学院学生骚乱
·从“诸宸事件”看国人之爱国观
·温家宝的无奈
·黑色幽默
·小白之悲剧
·英雄与狗熊颠倒的时代
·法国人,是谁惯坏了你们?
·六十年一叹
·悼巴金
·樱花灿烂
·玉碎精神
·以基督的名义 ——我看余杰等与小布什的会面
·从李永波的“感恩”说起
·我们一直在坚守
·草莽中国
·都不容易
·变卖中国
·当代红卫兵
·玩转世界杯
·贵圈真乱
·“防脱”与“防窥”
·温总理,别等到江水流尽的时候
·中国邮政,你大爷的!
·幽默辑录(之1)
·执政者与狗粪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自由主义者?
·以意识形态抹杀历史就是泯灭人性
·遥想《毛选》当年
·岸青去了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霜天寒星
·昆德拉与哈维尔皆是知行合一者
·内在反思的生活——昆德拉著作的价值
·救赎
·普陀山的鹦鹉
·2010年的中国——解读王小波《2010》
·奇异恩典——悼地狱的女儿
·先锋与包子——献给八周岁的《小凤直播室》
·乡关何处?乡关处处!——《万古江河》与《三峡好人》
·“六·四”随笔
·脆弱的生命
·关于宿命
·关于打狗的一些旧事
·焦虑感
·《东京审判》到底“审”出了什么?
·让我们的心,净如星空
·深巷
·人啊,你本良善
·时代的拓荒者——向王小波致敬!
·尊严断章(一)
·尊严断章(二)中国孩子
·尊严断章(三)赤裸的尊严
·我们是人,不是棋子!——电影《集结号》和《投名状》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之所欲,亦惠于人——现代普世政治制度建构的“黄金律”
·也谈宪政的本质
·积极专制与消极专制——“搞不过他,就加入他”与“斗不过他,就不鸟他”
·文学价值观里的轻与重——读卡尔维诺《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轻逸篇》
·面具随想
·无意义的虚无与无信念的虚无——论文学精神世界里的两类虚无观
·思想,只能是思想者的事——从儒法之争说开来
·民主与共和
·鲁迅的“中间物意识”
·我是公民
·一个逗号惹的祸——我看“富士康”案
·疯狂的拆迁
·从陈郭之争看中国式转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贵圈真乱

   
   
   记得余世存先生有一篇评论80后圈子的文章,标题是“贵圈真乱”,当时就觉得这四个字挺精辟的。而今拜读了高寒先生揭示民运内斗的文章《播下跳蚤,收获龙种》,不禁同样感慨:贵圈真乱!
   
   80后圈子确实乱,可人家乱得光明正大,就算韩寒跟郭敬明在一起掐架,那也一定是要有媒体在一旁现场直播的。可民运这个圈子不一样,表面上一派祥和与高尚,内部却难以想象地杂乱不堪。就好比一个还没熟透的西瓜,瓜皮绿油油的惹人爱,深藏不露的瓜瓤却是白惨惨的让人吐。要不是高寒先生跳出来拿瓜皮开刀,我这个外人还真不知道这西瓜几斤几两呢。

   
   客观地讲高寒先生毕竟也是当事人之一,他的话我们也不能确信无疑,但他这篇自揭“老底”的文章确实将民运圈子乱哄哄、充满功利与心计的一面展现了出来,他也算勇气可嘉。民运不是神坛,打个不恰当的比喻,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大家一个林子里飞来飞去的,追尾、相撞、坠毁这类意外事故肯定在所难免。但就像高寒先生在文章里所说,“ 沉默 ”、“ 捂盖子 ” ,不可能制止 “内斗 ” ,它只可能事与愿违地使 “内斗 ”更加惨烈。人家共产党都表示了,意外事故不再隐瞒,一律公开,这样看来民运人士反而落后了。
   
   但公开也要讲究方式方法,高寒先生建议建立一个让争议双方得以充分辩论的机制,组建一个仲裁小组或仲裁团。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但我个人并不同意在国内建立这么一个供双方辩论的论坛,这主要为双方当事人的祖宗十八代考虑,因为事实一再证明,国内论坛上的这种辩论最终总会演变成骂人大赛,脏话集锦地。许多人并非为了辩论而辩论,而是吃饱了没事干来凑凑热闹,一展骂腔。这起码无法使辩论有效展开,而且可能激化矛盾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到头来龙种没生成,倒生出无数小跳蚤来。比如前段时间的“韩白之争”很大程度上就是这样炼成的。
   
   同时我觉得,要在民运内部组建起一个权威的仲裁组织恐怕会很困难。据说这个圈子里现有九大“派系”,颇有《笑傲江湖》里的五岳争雄的感觉,外加丐帮、斧头帮、砍刀帮什么的。高寒先生在文章里为这九大“派系”的“排序问题”可费了不少笔墨,这未免让人觉得无聊,却也揭示出,民运内部现在有可以胜任“武林盟主”重任的人选吗?这样的人起码“武艺”高超,德高望重,不参与纷争,处事客观。“仲裁团人选,一般而言,可物色那种公正持平、是非分明、认理不认人、有责任担待、又涉猎广博、有相应的专业知识、且细致周严、有充裕奉献时间的人来充任”,高寒先生的要求比我还高呢——大家都忙着争名夺利,修行势必要耽误。
   
   当然了,我在此一口一个“民运”,余杰先生也许又会不屑地说,我们才没那么世俗呢,我们跟“民运”这个东东没任何关系的。我曾在余世存先生的博客里对此评价说,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里,遍地花瓶。一身清高的人也确实值得敬重,但我读史书逐渐发现,这样的人物很大程度上担当的只是花瓶角色,他们除了可以被史家们赏玩外,没有任何实际用处。
   
   按照美国政府的运作规律,稍微有常识的人都应当清楚地知道,布什总统是不会做赔本买卖的。而且不管他乐不乐意,他在卸任前的所作所为都会被认为代表着美国政府。起码美国当局这么认为了,起码中共这么认为了,(“在正式会见前一天,中共当局还正式发出照会,要求白宫取消此次会面,但白宫不予理会”《余杰:余杰关于与布什总统会面情况的声明》),起码民运人士也这么认为了。但余杰先生偏不这么认为,他一定要保持自己的清高,“捍卫”自己纯粹的信仰,刻意抹去会见的政治色彩。我也讨厌这种很没人情味的色彩,但余杰先生您有没有想过,敏感人物、敏感时间、敏感地点的这么次会见,势必会被强加上这么层敏感的色彩,中国自由化进程也需要这层刻意涂抹上的色彩。我想您与批判者们的最终目的都是一样的,但您看过程与目的一样重要(您所认为的好的过程)。在这个特殊时代,共产党都摸着石头过河了,我们就不能也把架子放一下吗?这个时代更需要的是,致世的“世俗”化人物。
   
   面对一错再错的郭敬明,张悦然如高寒先生般,很难得地站出来写了篇《80后:一场“奥斯维辛”悲剧》,这让我彻底改变了对这位“青春作家”的一贯看法。她说的几句话也许同样适用于这纷乱的民运圈子,“一个真正的诗人内心要‘既有耶路撒冷又有奥斯维辛’……耶路撒冷和奥斯维辛既是连接的堡垒又是相互的镜像,人类理应从奥斯维辛来,到耶路撒冷去。”
   
   巧合的是,张悦然也是一位虔诚的基督信奉者。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