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对龙
[主页]->[百家争鸣]->[李对龙]->[童话农场(之一)看门猪的故事]
李对龙
·玉碎精神
·以基督的名义 ——我看余杰等与小布什的会面
·从李永波的“感恩”说起
·我们一直在坚守
·草莽中国
·都不容易
·变卖中国
·当代红卫兵
·玩转世界杯
·贵圈真乱
·“防脱”与“防窥”
·温总理,别等到江水流尽的时候
·中国邮政,你大爷的!
·幽默辑录(之1)
·执政者与狗粪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自由主义者?
·以意识形态抹杀历史就是泯灭人性
·遥想《毛选》当年
·岸青去了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霜天寒星
·昆德拉与哈维尔皆是知行合一者
·内在反思的生活——昆德拉著作的价值
·救赎
·普陀山的鹦鹉
·2010年的中国——解读王小波《2010》
·奇异恩典——悼地狱的女儿
·先锋与包子——献给八周岁的《小凤直播室》
·乡关何处?乡关处处!——《万古江河》与《三峡好人》
·“六·四”随笔
·脆弱的生命
·关于宿命
·关于打狗的一些旧事
·焦虑感
·《东京审判》到底“审”出了什么?
·让我们的心,净如星空
·深巷
·人啊,你本良善
·时代的拓荒者——向王小波致敬!
·尊严断章(一)
·尊严断章(二)中国孩子
·尊严断章(三)赤裸的尊严
·我们是人,不是棋子!——电影《集结号》和《投名状》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之所欲,亦惠于人——现代普世政治制度建构的“黄金律”
·也谈宪政的本质
·积极专制与消极专制——“搞不过他,就加入他”与“斗不过他,就不鸟他”
·文学价值观里的轻与重——读卡尔维诺《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轻逸篇》
·面具随想
·无意义的虚无与无信念的虚无——论文学精神世界里的两类虚无观
·思想,只能是思想者的事——从儒法之争说开来
·民主与共和
·鲁迅的“中间物意识”
·我是公民
·一个逗号惹的祸——我看“富士康”案
·疯狂的拆迁
·从陈郭之争看中国式转型
·马克思和他的梦
·赵本山在哪不是“转”?——兼谈我们的代议制度
·一起冠冕堂皇的流氓事件——《史记》中刘邦的降生
·有理由对“80后”一代怀抱希望
·央视还能牛气多久?
·台湾民主基金会:挂了羊头就得卖羊肉!
·“包养”正解
·去你的文明史!——也谈历史教科书问题
·“十一”随笔 ——有意思的十月一日
·打哈欠,还是呐喊?——谈我们的“艺术”
·人民的眼睛
·爱国盲流
·“撒泼”时代
·向当代儒学研究者谏言
·搅局者
·星火不灭
·浅谈民族主义及其他
·写给余秋雨先生
·午夜随谈
·娱乐历史,娱乐至死——《百家讲坛》的堕落
·心里话——利用人的良善之心乃是最无耻最卑鄙最猥琐的行径!
·关于六月的随笔
·命运之交响——扼住理性的咽喉!
·想起沈荩
·曾经拥有——明清之际西方传教士在中国
·基督教与专制
·张居正与申时行
·汪精卫“任伪”评议
·万历的失败
·小议德治
·非常解读——读《非常道》
·历史是中国人的宗教
·凌迟
·暴力解析
·欲说当年好困惑——关于政治与友情的一些旧事
·“翻一翻”与“翻一番”
·剥皮
·老K杀人事件
·情人节的玫瑰
·出卖
·蜕变
·在时代华美的盛宴上
·水泥盒子
·感谢组织给予我们放屁的自由!
·童话农场(之一)看门猪的故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童话农场(之一)看门猪的故事


   没人知道这里从何时起就多了个农场。其实也许每个人在潜意识里早就注意到了农场的存在,但它实在与自己的吃喝拉撒睡没什么关系,所以大家都不会把自己哪怕百分之一的精力浪费到它头上来。
   总之,在所有人都忙着各自的吃喝拉撒睡的时候,农场诞生了。没人会为此过多地诧异,唯一让人稍感意外的是,它竟然有一个很诗意的名字:童话农场。这是一个诗意有罪的时代,因为诗意的东西会让已经麻木的世人,又意识到自己的庸俗与堕落,这实在是很痛苦的感觉。所以,大家对农场本身并无任何意见,只有农场大门前悬挂的那块牌子,会让他们稍微皱一下眉。只是皱一下眉,大不了眼不见心不烦,继续属于自己的吃喝拉撒睡。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没过多久,遭受冷落的童话农场竟然成了世人关注的焦点。
   事件的导火索是农场里经常传出的犬吠声,这声音又洪亮又连续又有节奏,音色纯正音质饱满。每一个路过农场门口的人都会被其震撼,不知多少在门口徘徊的小偷闻此声而却步。
   关于这狗的血统,几位爱狗人士起了争论,有说德国黑贝的,有说中国藏獒的,有说英格兰牧羊犬的。但由于农场大门很少开放,似乎与世隔绝,里面的人对此竟也讳莫如深,闭口不谈,这无疑又给狗增添了许多神秘色彩。关于狗的血统与身世的N个不同版本迅速在民间流传开来,有人说它是英国女王爱犬的私生子,有人说它与外星生物有关,还有人说这是一条正执行秘密任务的狗。总之,这条神秘的狗成了民众们茶余饭后很好的谈资。
   学术界也闻风而动,专家们为这条神秘的狗编了个代号:NX。围绕着NX的血统之谜,各路专家展开了激烈论战,很快在全国各地形成了几大派别。各派别间唇枪舌剑,以至于相互谩骂,最后发展到人身攻击。在出版界,关于NX的书籍,学术的、纪实的、推理的、科幻的、魔幻的,一上架便被抢购一空。为了与各路NX专家们签约,出版商之间也展开了激烈的竞争。
   就这样,一时间全社会掀起了一股NX热。可怜的NX,它并不知道自己被卷入了一场全民参与的漩涡中,而它就处在漩涡的中心。
   二
   真是人怕出名猪怕壮,已声明远扬的NX终于引起了狗贩子们的注意。
   出场人物黑七,自小以屠狗为业,已有几十年的屠狗史,丧其刀下的狗不计其数,圈里人封其为“狗圣”。几十年下来,黑七身上早已沾染了浓重的狗血腥味,无论多么凶猛的狗,只要一到他近前便立马歇菜,不战而降,“狗圣”之称可谓名副其实。
   但近几年来,由于人民需要国家又不禁止,屠狗队伍迅速壮大,竞争也随之加剧,圈里已有许多后起之秀向黑七老大发起了挑战。黑七深感自己的“狗圣”之位已岌岌可危,他迫切希望通过消灭几条名犬来捍卫自己的老大之位,这时NX进入了他的视线。
   计划当然是在一个月黑风高夜付诸实施的。经验丰富的黑七很轻松地就越过了层层防线,翻过高墙进入了童话农场,来到了他所推测的狗窝附近。按照以往,黑七会通过灵敏的鼻子嗅到狗窝旁。然后单凭自己的一身狗血腥味,只要那狗没感冒它便会不战而降,任由黑七摆布。但今天似乎不太对套路,黑七嗅来嗅去就是捕捉不到狗味。
   就当黑七怀疑是自己感冒了的时候,他突然踩到了一团软绵绵的东西。黑七的眼睛在暗夜里也是能基本看清影像的,他弯腰凑上去一瞧,发现自己踩的竟然是猪屁股。真晦气!黑七将自己鼻子失灵的怒气撒到了猪身上,朝猪屁股猛踹一脚。没想到那猪哼哼一声,回过头来便狠狠地咬住了黑七还没收回的脚。黑七心头一凉,这哪是猪啊,分明是被狗咬的感觉嘛。剧烈的疼痛涌了上来,黑七一记重拳打在了猪嘴上,猪一松口他赶忙将脚收了回来。
   紧接着便是震耳欲聋的狗吠声,农场里的探照灯也随之亮了。黑七惊呆了,灯光下发出狗吠声的分明是一头浑身乌黑的猪。但他已不能多考虑了,因为他得逃命了。
   黑七踉踉跄跄地朝农场院墙跑去,那头会吠叫的猪紧追在后头。两只脚不够快黑七便两只手也着地。黑七真的变成了一条黑狗,他的嘴变长成了狗嘴,吐出了长长的狗舌头,他的腿成了狗腿,手成了狗爪,他屁股前长出了长长的尾巴。
   变成了狗的黑七很快便跑到了院墙下,他一跃跳到墙头上,又跳出墙外,消失在了夜幕中,只剩那头猪在院墙内不停地吠叫着。黑七真的成了狗圣。
   第二天,农场管理人员给农场长的报告是,昨夜有一不明黑狗入院,被发现后跳墙而逃,不知踪影。农场长并未深究,虽然他也知道那院墙有十几米高。
   不过从那以后民间一直流传着一个神秘的传说,一个关于黑七最后一次盗狗的传说。
   三
   做了这么多铺垫,现在我终于可以直接写我们的主人公怪怪了。
   怪怪就是专家们眼里神秘的NX,黑七眼里那头咬人的猪——也就是说,怪怪是一头会吠叫的看门的猪。与它的名字一样,怪怪其实就是一头可爱的猪,它并不神秘,只是世人希望它神秘而已。与其它的猪相比,怪怪唯一有些与众不同的,只是在事业的选择上有些离经叛道罢了。而这还得从怪怪出生时说起。
   现在该老祁登场了。老祁是童话农场饲养部牲畜局养猪处的处长,其实就是一个猪倌。祁处长制下有三个小猪倌,一般还有几十头猪。猪倌的工作就是迎接小猪来到这个世界,然后将它们伺候长大,最后再送它们上路。当然,祁处长也是有抱负的人,在为猪们养生送死的同时,他也一直在为如何能升局长而伺机窥探门路。
   老祁清楚地记得,怪怪出生时是他亲自接生的。怪怪一出生便有些与众不同,毛色乌黑发亮,在十几个白毛兄弟姐妹里独树一帜,而且它出生不久就精神抖擞,活蹦乱跳,“怪怪”之名便由此而来。怪怪是一头小公猪,总所周知,公猪一生的主要任务就是增肥。从专业的角度讲,老祁当时对怪怪的生长前景还是很看好的。起初形势也是很可喜地朝着这方面发展的,怪怪能吃能睡,在兄弟姐妹当中是长得最快的。很快,怪怪满月了。
   正当老祁考虑是否对怪怪进行重点培养,以使其成为自己升职的筹码时,意外发生了。这对老祁而言真的是很痛心的事情。
   那其实是极平常的一天。进完食后怪怪照例与兄弟姐妹们在猪舍里嬉闹。忽然,从猪舍外传来了一阵洪亮的犬吠声。大家都知道,那是农场的看门狗阿麦在叫。阿麦对自己的嗓门很是满意,有事没事就吊上几嗓子,大家也都习以为常了。但今天阿麦的叫声对怪怪而言犹如醍醐灌顶,这头小猪忽然觉得这狗的叫声是如此地熟悉与亲切。
   在这里我要插播一段。据我推测,事情的真相是,怪怪的母亲老母猪在坐月子期间,它所在的猪舍后面便是阿麦的狗窝,也是阿麦经常吊嗓子的地方。也就是说,怪怪整天所受的胎教便是阿麦的狗叫声,它那正在发育的大脑无形中记录下了这种声音,这也许是一种无意识思维,却也是最牢固的思维。今天阿麦的叫声猛然将怪怪最深处的记忆唤醒了。当然,也许有人会问,为什么在十几头小猪里只有怪怪醒了?我已经说过,怪怪是唯一一头与众不同的猪,就像我们只拥有一个凡高一样,凡高太多了那就不是凡高了。
   言归正传,怪怪竖起耳朵聆听着阿麦的叫声。它的猪唇下意识地动了一下,又动了一下。终于,这头小猪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吠叫,然后便一发不可收拾,猪舍里传出了一连串清脆的狗叫声。外面的阿麦一时摸不着头脑,哑了火。而猪舍里其它的小猪早已瑟缩在墙角,惊恐地望着怪怪。怪怪真的成了怪物。
   老祁马上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出了这种怪事实在不吉利,上面可能会怪罪。而且自己这个猪倌把一头猪培养成了一条狗,若传扬出去自己的名誉恐怕会毁于一旦。到时候别说升职,连处长也别想干了。痛定思痛,老祁决定必须立刻将怪怪消灭在摇篮里,以免酿成大祸。
   夜里,老祁拿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悄悄来到了怪怪所在的猪舍。对老祁而言,这里所有猪的小命都捏在他的手里,即使自己悄悄干掉其中一两头,再随便扯个谎,也是不会有人追究的。
   怪怪毕竟还是一头小猪。依老祁的设想,他左手抓住正熟睡的怪怪的后腿,将它拎起来,右手握住匕首朝猪脖子来一刀就OK了。想到这老祁忍不住发出了阴邪的笑声。可等实际操作时让老祁没想到的是,怪怪似乎已经意识到了危险的来临。老祁刚抓住怪怪的后腿,它便猛然回过头来咬住了他的手。随着老祁的惨叫,他松开了手。怪怪迅速跑到猪舍低矮的正墙下,它一飞身便跳到了墙上,然后跳下墙朝养猪区外跑去。老祁也赶忙忍痛追了出去。
   怪怪跑到了养猪区外,这引起了不远处,狗窝旁的阿麦的警觉。它朝怪怪吠叫了几声,怪怪竟也下意识地张了张嘴,发出了同样的叫声。怪怪与阿麦都很意外地望着对方,这时握着匕首的老祁已经追了出来。怪怪迟疑地望着阿麦,然后径直朝它跑来。此时的怪怪已经将宝押到了阿麦身上,但也做好了葬身狗腹的准备。
   接下来的事实证明,怪怪将宝押对了。起初阿麦只是站在原地,诧异地看着朝自己跑来的怪怪,直到它钻进了自己的狗窝里。当老祁也追过来时,阿麦马上闪到了狗窝前,它龇牙咧嘴地怒视着老祁,俨然一个全副武装的战士。这真的是一条极富正义感的狗。
   这阵势未免让老祁心生惧怕。他知道阿麦是一条多么凶猛的狗,它年轻时曾将一头狗熊打败。而且它是农场长一手带大的,自然很受宠信。
   双方对峙了有一分钟,最后老祁小心翼翼地后退了几步,极不情愿地撤退了。他想,也许阿麦只是以为自己在与它争抢猎物,明天他就能在狗窝旁看到猪骨头了。但事实证明老祁完全想错了。此后的几天老祁看到阿麦与怪怪一起进食,一起散步,一起吊嗓子,阿麦还以狗的标准对怪怪进行军事化训练。连老祁也不得不承认,在阿麦的调教下,小猪怪怪越来越像一条狗了。
   四
   权衡再三,老祁不得不决定,在东窗事发前主动将此事汇报给农场长。当然,在老祁的汇报里,自己完全成了一个无辜的受害者,而怪怪则是一头可恶的该杀的小猪。
   农场长真的是个很有趣的人。听完祁处长痛哭流涕的汇报后,他竟哈哈大笑,说,这真是一头很有意思的小猪,我倒想见见它了。
   农场长的反应完全出乎老祁的预料。他真的走出门去看怪怪了,老祁只得也赶忙跟了出去。
   这是怪怪平生第一次见到童话农场的最高主宰者。他看上去只是一位面容慈祥的老人而已,让怪怪顿时没了戒心,不过它马上看到了农场长屁股后头的老祁,这让怪怪又提高了警戒。阿麦则毕恭毕敬地围着农场长转,尾巴摇个不停。怪怪忽然产生了一种错觉,农场长屁股后头的老祁也变成了一条摇着尾巴的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