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对龙
[主页]->[百家争鸣]->[李对龙]->[历史是中国人的宗教]
李对龙
·你是否感觉到了饥饿?——身体饥饿和精神饥饿
·我们有权审判你——读杰弗里·罗伯逊《弑君者:把查理一世送上断头台的人》
·仁爱之心使你富有——电影《贫民窟的百万富翁》
·推石上山的西西弗 ——读朱大可《流氓的盛宴——当代中国的流氓叙事》
·总得有人去擦亮星星——电影《刺杀肯尼迪》
·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
·当我们成为提线木偶——电影《疯狂的赛车》
·宝藏的乌托邦臆语
·为小人物撰墓志铭——读廖亦武的访谈作品
·我有憧憬如沧海——写在2008年的6月伊始
·悼送叶利钦
·惩治汉奸言论法——一场民族主义情绪支配下的闹剧
·萨达姆被依法处决是伊拉克人民的胜利
·“小偷”与“大盗”
·红旗飘飘
·“博士”撞南墙
·巩献田其人其事及我们的时代
·“走狗”正解
·素质问题
·到底谁该被“清退”?!
·转型之痛—— 我看郑州升达学院学生骚乱
·从“诸宸事件”看国人之爱国观
·温家宝的无奈
·黑色幽默
·小白之悲剧
·英雄与狗熊颠倒的时代
·法国人,是谁惯坏了你们?
·六十年一叹
·悼巴金
·樱花灿烂
·玉碎精神
·以基督的名义 ——我看余杰等与小布什的会面
·从李永波的“感恩”说起
·我们一直在坚守
·草莽中国
·都不容易
·变卖中国
·当代红卫兵
·玩转世界杯
·贵圈真乱
·“防脱”与“防窥”
·温总理,别等到江水流尽的时候
·中国邮政,你大爷的!
·幽默辑录(之1)
·执政者与狗粪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自由主义者?
·以意识形态抹杀历史就是泯灭人性
·遥想《毛选》当年
·岸青去了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霜天寒星
·昆德拉与哈维尔皆是知行合一者
·内在反思的生活——昆德拉著作的价值
·救赎
·普陀山的鹦鹉
·2010年的中国——解读王小波《2010》
·奇异恩典——悼地狱的女儿
·先锋与包子——献给八周岁的《小凤直播室》
·乡关何处?乡关处处!——《万古江河》与《三峡好人》
·“六·四”随笔
·脆弱的生命
·关于宿命
·关于打狗的一些旧事
·焦虑感
·《东京审判》到底“审”出了什么?
·让我们的心,净如星空
·深巷
·人啊,你本良善
·时代的拓荒者——向王小波致敬!
·尊严断章(一)
·尊严断章(二)中国孩子
·尊严断章(三)赤裸的尊严
·我们是人,不是棋子!——电影《集结号》和《投名状》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之所欲,亦惠于人——现代普世政治制度建构的“黄金律”
·也谈宪政的本质
·积极专制与消极专制——“搞不过他,就加入他”与“斗不过他,就不鸟他”
·文学价值观里的轻与重——读卡尔维诺《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轻逸篇》
·面具随想
·无意义的虚无与无信念的虚无——论文学精神世界里的两类虚无观
·思想,只能是思想者的事——从儒法之争说开来
·民主与共和
·鲁迅的“中间物意识”
·我是公民
·一个逗号惹的祸——我看“富士康”案
·疯狂的拆迁
·从陈郭之争看中国式转型
·马克思和他的梦
·赵本山在哪不是“转”?——兼谈我们的代议制度
·一起冠冕堂皇的流氓事件——《史记》中刘邦的降生
·有理由对“80后”一代怀抱希望
·央视还能牛气多久?
·台湾民主基金会:挂了羊头就得卖羊肉!
·“包养”正解
·去你的文明史!——也谈历史教科书问题
·“十一”随笔 ——有意思的十月一日
·打哈欠,还是呐喊?——谈我们的“艺术”
·人民的眼睛
·爱国盲流
·“撒泼”时代
·向当代儒学研究者谏言
·搅局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历史是中国人的宗教

   历史对中国人而言究竟是什么?我很同意其中一种观点:历史是中国人的宗教。
   
    中国人缺少宗教,准确地说,缺少形式宗教,缺少外在的超越信仰, 但中国人不是没有超越的时刻,不是没有道德的坚守。在别人那里,由宗教提供的东西,我们这里,由历史提供。我们相信,人可以通过他的德行、言论或功业来成就一生的价值,来流传后世。我们不相信末日审判,我们相信历史的审判。我们不相信有公正的上帝,我们相信有公正的历史。我们不相信有天堂地狱,好人死后会升天堂永享至福,坏人死后会下地狱永遭惩罚,我们相信历史,相信好人能流芳百世,坏人将遗臭万年。(余世存:《今天怎样读历史》)
   
    那么,历史作为一种信仰,究竟给我们这个国度带来了怎样的影响呢?

   
    我认为,信仰历史的国度是辉煌的。
   
    这种辉煌主要体现在对文明的传承上。将祖上遗下的东西保存好,直至再传给自己的下一代,这是中国人骨子里普遍具有的责任感。如果
    祖上的东西在经由自己手上时能再锦上添花或发扬光大,这将是自己 莫大的荣耀。
   
    或是师者对文化的传授,或是学人对学说的拓展,或是史家对历史的载录,或是商贾对产业的积贮……放眼望去,中华文明已不知不觉间
    迈过了五千年,这终究要归功于中华民族对历史传承的推崇。
   
    然而,我不禁要问,当这种推崇走向极端时,是否会产生对它种文明链的极度排斥?事实证明,答案是肯定的。让一个虔诚的信徒对自己 的信仰进行否定,这无疑是个痛苦而艰难的过程。中国近代,甚至当下,转型的曲折也就无可避免了。
   
    信仰历史的国度是悲惨的。
   
    长久以来,我们无法建立起对政权的有效监督机制。我们只能寄希望于历史的监督,寄希望于历史的威慑力对统治者邪念的压制,寄希望于历史对邪恶的最终审判。然而,当现实还未成为历史时,掌握主动权的却始终是统治者或罪恶制造者。
   
    我们看到,完全有能力为所欲为的君王,因慑于史官的笔墨而不敢大肆作恶。完全可以卖国求荣的张作霖,因恐于后人的唾骂而与自己的 靠山翻脸。我们也看到,因害怕遗臭万年而一直犹豫不决的秦桧,最终还是杀害了岳飞。那个流泪而曰”始作俑者,其无后乎”的人,却是最大的始作俑者!对他们而言,为与不为只是一念之间而已。而且他们也明白,当现实成为历史时,一切也已事过境迁。
   
    历史的审判,与其说是正义的最终彰显,不如说是邪恶在岁月冲刷下的自动消亡,这难道不是一种悲剧吗?当下有人说,不必着急,等30
    年后血案自会平反昭雪。也许确实如此,但我还是想问,既然这样我们的存在还有何意义?若真到那时你有勇气说自己是胜利者吗?
   
    信仰历史的国度是悲壮的。
   
    ”千秋万代名,寂寞身后事”、”读史早知今日事,对花还忆去年人”、”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这些诗句就是对历 史信仰者悲壮一面的充分展现,是历史让他们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超前的思想与行为让他们为时代所不容。幸好,这些流浪者最终被历史所收留,也只有历史有足以包容他们的博大胸襟。被现实所抛弃的下场他们已料到,但他们明白自己的价值所在,也相信历史最终会为他们正名!我觉得,这是中国传统知识分子身上最难能可贵的品质。
   
    信仰历史的国度是容易陷入虚伪的。
   
    这往往是一种披着”悲壮”外衣的假悲壮。这样的例子在中国历史上不胜枚举,比如明朝的邹元标。
   
    邹元标基本没干过什么实事,但历史却记住了他,原因在于他年轻时捅过一个大娄子。当时秉国首辅张居正的父亲亡故,按儒家传统张首辅应离职回乡丁忧三年。但由于当时正推行改革的张居正责任重大,万历皇帝决定”夺情”,即让他带孝留任。却不成想蹦出个”谨遵圣贤教导”的邹元标来,批评张居正不肯丁忧实在是罪大恶极,由此拉开了政坛上的”倒张派”对张居正的轮番轰炸。但由于得不到皇帝的支持,”倒张行动”最终以失败告终。愣头青邹元标因此而遭廷仗,并被革职流放。五年后张居正病逝,张氏集团随之垮台,邹元标时来运转,重返庙堂,万历投其所好让其出任给事中,职司监察。但不久他却两度上书,直接批评万历皇帝有过不改、装腔作势、无人君之风。不久邹元标再度被革职。
   
    黄仁宇在《万历十五年》中对邹元标的行为作了深入论述:
   
    一个从七品的下级文官,过去对朝廷的惟一贡献只是检举了张居正,今天居然具有这种道德上的权威,敢于直接指斥皇帝,其凭借者安在?万历的看法是,邹元标和其他冷谏者并非对他尽忠,而是出于自私自利,即所谓”讪君卖直”。这些人把正直当作商品,甚至不惜用诽谤讪议人君的方法作本钱,然后招摇贩卖他正直的声望。
   
    这种看法不无事实上的根据。有些文官熟读诗书,深知百世流芳之说。他们可以找到一个题目,宁可在御前犯不敬之罪,今日受刑,明日名扬史册。这样的做法,说明了忠臣烈士的名誉,确乎是一种高贵的商品。否则,何以有许多人愿意付出这样昂贵的代价,放弃经过千辛万苦挣来的进士出身,继之以血肉甚至生命去追求?(黄仁宇:《万历十五年:首辅申时行》)
   
    分不清或不想分清悲壮与假悲壮,这是我们崇尚清流的儒家史书的一大特色。
   
    信仰历史的民族是容易陷入国度的。
   
    今天大众越来越以一种娱乐化、消遣化的心态来看待历史,越是那种帝王英雄传奇、真假难辨的历史疑案、历史内幕以及流水账般的不假思考的讲述,就越能吊起人们的胃口。娱乐化的历史,已完全丧失了铜鉴的功用。尤其上世纪90年代以后,许多失望于现世的学者只得沉迷于历史。他们的最大特点是一味地 ”如果”。如果当时权贵们让步,如果当年共产党败给国民党,如果当年我们实行君主立宪等等。更有甚者将历史作为向俗世献媚的“口红”来涂抹,来缅怀,来沉迷。满纸迂腐,空洞无物,肉麻而矫情。
   
    1981年5月29日,病榻上的宋庆龄已处于弥留之际。有记者问她,如果孙中山不是那么早过世的话,那中国历史又会是什么样子的?宋氏沉默片刻,艰难而平缓地说:“历史是没有如果的。”说罢,这位20世纪中国舞台上的传奇女性安然谢幕。
   
    中国人,请你珍视历史,因为这是你的信仰所在;请你活在当下,因为这是你的价值所在;请你求索未来,因为这是你的希望所在。
   
   2006年4月

此文于2007年10月1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