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对龙
[主页]->[百家争鸣]->[李对龙]->[关于宿命]
李对龙
·仁爱之心使你富有——电影《贫民窟的百万富翁》
·推石上山的西西弗 ——读朱大可《流氓的盛宴——当代中国的流氓叙事》
·总得有人去擦亮星星——电影《刺杀肯尼迪》
·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
·当我们成为提线木偶——电影《疯狂的赛车》
·宝藏的乌托邦臆语
·为小人物撰墓志铭——读廖亦武的访谈作品
·我有憧憬如沧海——写在2008年的6月伊始
·悼送叶利钦
·惩治汉奸言论法——一场民族主义情绪支配下的闹剧
·萨达姆被依法处决是伊拉克人民的胜利
·“小偷”与“大盗”
·红旗飘飘
·“博士”撞南墙
·巩献田其人其事及我们的时代
·“走狗”正解
·素质问题
·到底谁该被“清退”?!
·转型之痛—— 我看郑州升达学院学生骚乱
·从“诸宸事件”看国人之爱国观
·温家宝的无奈
·黑色幽默
·小白之悲剧
·英雄与狗熊颠倒的时代
·法国人,是谁惯坏了你们?
·六十年一叹
·悼巴金
·樱花灿烂
·玉碎精神
·以基督的名义 ——我看余杰等与小布什的会面
·从李永波的“感恩”说起
·我们一直在坚守
·草莽中国
·都不容易
·变卖中国
·当代红卫兵
·玩转世界杯
·贵圈真乱
·“防脱”与“防窥”
·温总理,别等到江水流尽的时候
·中国邮政,你大爷的!
·幽默辑录(之1)
·执政者与狗粪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自由主义者?
·以意识形态抹杀历史就是泯灭人性
·遥想《毛选》当年
·岸青去了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霜天寒星
·昆德拉与哈维尔皆是知行合一者
·内在反思的生活——昆德拉著作的价值
·救赎
·普陀山的鹦鹉
·2010年的中国——解读王小波《2010》
·奇异恩典——悼地狱的女儿
·先锋与包子——献给八周岁的《小凤直播室》
·乡关何处?乡关处处!——《万古江河》与《三峡好人》
·“六·四”随笔
·脆弱的生命
·关于宿命
·关于打狗的一些旧事
·焦虑感
·《东京审判》到底“审”出了什么?
·让我们的心,净如星空
·深巷
·人啊,你本良善
·时代的拓荒者——向王小波致敬!
·尊严断章(一)
·尊严断章(二)中国孩子
·尊严断章(三)赤裸的尊严
·我们是人,不是棋子!——电影《集结号》和《投名状》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之所欲,亦惠于人——现代普世政治制度建构的“黄金律”
·也谈宪政的本质
·积极专制与消极专制——“搞不过他,就加入他”与“斗不过他,就不鸟他”
·文学价值观里的轻与重——读卡尔维诺《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轻逸篇》
·面具随想
·无意义的虚无与无信念的虚无——论文学精神世界里的两类虚无观
·思想,只能是思想者的事——从儒法之争说开来
·民主与共和
·鲁迅的“中间物意识”
·我是公民
·一个逗号惹的祸——我看“富士康”案
·疯狂的拆迁
·从陈郭之争看中国式转型
·马克思和他的梦
·赵本山在哪不是“转”?——兼谈我们的代议制度
·一起冠冕堂皇的流氓事件——《史记》中刘邦的降生
·有理由对“80后”一代怀抱希望
·央视还能牛气多久?
·台湾民主基金会:挂了羊头就得卖羊肉!
·“包养”正解
·去你的文明史!——也谈历史教科书问题
·“十一”随笔 ——有意思的十月一日
·打哈欠,还是呐喊?——谈我们的“艺术”
·人民的眼睛
·爱国盲流
·“撒泼”时代
·向当代儒学研究者谏言
·搅局者
·星火不灭
·浅谈民族主义及其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宿命

   网友给我看一个非洲难民题材的网络 MV 。她满是同情地说: “ 那里的孩子可真可怜。 ” 我想了想,告诉她: “ 这就是宿命,总得有人来承受一个时代的愚昧。这也许不公平,但这个世界又何时公平过呢? ” 有些茫然,对这个还知道可怜弱者的孩子,说这么残酷的话是否得当?
   
   忘了从何时起自己也成了个宿命论者。记得年少时,伴随着无奈的叹息,经常能从满脸皱纹的长辈们口中听到 “ 命运 ” 、 “ 天意 ” 这些字眼。当时轻狂的我觉得他们这样非常没出息,心里很是鄙视。没想到多年后自己竟也如此了,我也渐渐体会到了他们叹息时的心境。这真是莫大的讽刺。
   
   曾为此有过恐慌,难道自己真的就信命了?后来渐渐觉得,对宿命的泰然也是一件好事。它能让我们燥热的心冷静下来,逐渐认清事物的本原,不再只是感情用事、主观臆想,而踏踏实实地去应对,去探寻。就好比我们人人都知道自己终究要死去,但我们并不会因此而沉沦,反而会更加理解生命的真谛。

   
   记得数年前,人生初涉荆棘的我第一次听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时,便被其中时而险滩急流时而高山溪涧时而平原大江的旋律所打动。与其说贝多芬是在展现与宿命的抗争,倒不如说他是在与宿命坦诚相对、相伴相生。非常喜欢陈寅恪先生的那句诗, “ 读史早知今日事,对花还忆去年人 ” 。既是对宿命的认知,也是对宿命的泰然。我觉得这才是为人与为学的至高境界。
   
   读余世存、余杰这些当代右派知识分子的文章,我也时常会被一种强烈的宿命感所笼罩。那个激进狂热的时代已经悲怆谢幕,它让一代人就此苍老。十几年后的今天,亲历过惨案的余世存先生在给一个年轻人的信中写道,中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期,这对我们而言也是一个机遇,但必须认识到,总得有人牺牲,也许你就会是其中之一。
   
   是的,我们相信宿命的存在,但我们并不相信它本身。这也许看上去矛盾。
   
   中国有句古训, “ 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 ” 。我想,暮年知天命并不可悲,可悲的是年少知天命。但这个时代需要我们如此 —— 谨以此文献给与我一样消沉而迷茫的年轻一代。
   
   首发于《自由圣火》06年第21期http://www.fireofliberty.org/level1/index.html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