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对龙
[主页]->[百家争鸣]->[李对龙]->[变卖中国]
李对龙
·张耀杰对现代中国历史的祛魅解惑
·毛泽东是怎样修炼成毛太祖的
·论辩式民主:休戚与共,和而不同
·投机中国——评毒奶粉事件
·要聚义厅还是要议会厅——评贵州瓮安事件
·惟当独立于他人的意志时,才有自由可言——无干涉的自由观念和无支配的自由观念
·余秋雨,你含的不是眼泪而是毒液
·面对汶川大地震,请少一些煽情和感恩,多一些理性和问责
·平庸的恶可以毁掉整个世界
·中国,路在何方?——评达赖喇嘛、胡锦涛和马英九对中国的影响力
·西藏事件的根源并非民族矛盾,而是共产党专制
·从公民爱国主义看西藏事件
·公民美德和厦门模式
·一个不受制约的政府何来民主与善治可言?
·最深的羞耻以及无耻——读拉什迪《羞耻》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电影《斗牛》
·希望,希望——兼小议鲁迅“反抗绝望的哲学”
·伸展汉语言说的螳臂——读朱大可《记忆的红皮书》
·你是否感觉到了饥饿?——身体饥饿和精神饥饿
·我们有权审判你——读杰弗里·罗伯逊《弑君者:把查理一世送上断头台的人》
·仁爱之心使你富有——电影《贫民窟的百万富翁》
·推石上山的西西弗 ——读朱大可《流氓的盛宴——当代中国的流氓叙事》
·总得有人去擦亮星星——电影《刺杀肯尼迪》
·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
·当我们成为提线木偶——电影《疯狂的赛车》
·宝藏的乌托邦臆语
·为小人物撰墓志铭——读廖亦武的访谈作品
·我有憧憬如沧海——写在2008年的6月伊始
·悼送叶利钦
·惩治汉奸言论法——一场民族主义情绪支配下的闹剧
·萨达姆被依法处决是伊拉克人民的胜利
·“小偷”与“大盗”
·红旗飘飘
·“博士”撞南墙
·巩献田其人其事及我们的时代
·“走狗”正解
·素质问题
·到底谁该被“清退”?!
·转型之痛—— 我看郑州升达学院学生骚乱
·从“诸宸事件”看国人之爱国观
·温家宝的无奈
·黑色幽默
·小白之悲剧
·英雄与狗熊颠倒的时代
·法国人,是谁惯坏了你们?
·六十年一叹
·悼巴金
·樱花灿烂
·玉碎精神
·以基督的名义 ——我看余杰等与小布什的会面
·从李永波的“感恩”说起
·我们一直在坚守
·草莽中国
·都不容易
·变卖中国
·当代红卫兵
·玩转世界杯
·贵圈真乱
·“防脱”与“防窥”
·温总理,别等到江水流尽的时候
·中国邮政,你大爷的!
·幽默辑录(之1)
·执政者与狗粪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自由主义者?
·以意识形态抹杀历史就是泯灭人性
·遥想《毛选》当年
·岸青去了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霜天寒星
·昆德拉与哈维尔皆是知行合一者
·内在反思的生活——昆德拉著作的价值
·救赎
·普陀山的鹦鹉
·2010年的中国——解读王小波《2010》
·奇异恩典——悼地狱的女儿
·先锋与包子——献给八周岁的《小凤直播室》
·乡关何处?乡关处处!——《万古江河》与《三峡好人》
·“六·四”随笔
·脆弱的生命
·关于宿命
·关于打狗的一些旧事
·焦虑感
·《东京审判》到底“审”出了什么?
·让我们的心,净如星空
·深巷
·人啊,你本良善
·时代的拓荒者——向王小波致敬!
·尊严断章(一)
·尊严断章(二)中国孩子
·尊严断章(三)赤裸的尊严
·我们是人,不是棋子!——电影《集结号》和《投名状》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之所欲,亦惠于人——现代普世政治制度建构的“黄金律”
·也谈宪政的本质
·积极专制与消极专制——“搞不过他,就加入他”与“斗不过他,就不鸟他”
·文学价值观里的轻与重——读卡尔维诺《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轻逸篇》
·面具随想
·无意义的虚无与无信念的虚无——论文学精神世界里的两类虚无观
·思想,只能是思想者的事——从儒法之争说开来
·民主与共和
·鲁迅的“中间物意识”
·我是公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变卖中国

   来中国的外国游客们说,北京都被拆掉了。我想,何止北京,整个中国都在被拆除。短短几十年间,中国的许多历史与文化遗产,或出于政治目的变卖为了专政的威权,或出于经济目的变卖为了享乐的钱财。
   
    文革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地狱,活人遭殃,死人也遭殃,无数历史文化遗产尽被毁弃。始作俑者的目的就是想让中国只剩马列,只有马列。幸运的是历史是向前发展的,而他的生命则是有限的。当他也成为历史的一部分时,我们终于觉醒了。中国人终于学会放风筝了,不搞阶级斗争了(陈丹青语)。
   
    广阔天空中的风筝,看似自由却始终由人牵引,但它好歹是飞翔了。享受飞翔之乐的风筝开始变得麻木,它忘了自己是可以更自由的。牵引者也乐得它麻木,想方设法让它飘的更舒服。于是,政体的冷冻与经济的狂热形成了鲜明对照。

   
   
    缺失的文化素养让民众普遍成为一群唯利是图的动物,只要他们在政治上听话,不择手段的决策者们也尽量满足他们熏心的利欲。于是,吃完了自然吃人文,中国又一轮变卖历史与文化的大潮开始了。
   
    起先并未有太多的异议者,也许发展终归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但商人与政客们却越拆越欢,最后竟然连南京大屠杀的纪念建筑都要毁掉。反对声浪终于变得巨大,但无视民意本就是这一政权的传统,何况造成今天这一切的根源就是民众曾经的集体无知。
   
    几天前写文章提及重庆市中国现存唯一的红卫兵公墓。到网上搜索,头条竟然是这座公墓因妨碍房地产开发,即将被炸毁的消息!
   
    文革时千千万万狂热的红卫兵们,为了证明谁对领袖最忠诚而展开了血腥的内斗。地处兵工厂区的重庆是红卫兵武斗的重灾区,坦克、迫击炮和各类轻重武器悉数上阵,最残酷的一次战斗有六百多人血溅山城。今天的重庆红卫兵公墓里,葬的就是当年在武斗中付出年轻生命的红卫兵们。
   
    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都能掂量出,这座公墓对文革研究、对反思那段历史的重要价值。但它因妨碍房地产开发,已经屡次面临被炸毁的危险。据说相关负责人已经表示,不会让房地产商们这么做的,但中国的“相关负责人”总是不太那么负责的。在无度的权与钱面前,文化竟是如此的脆弱,真希望他们能手下留情。
   
    最后一息
    呕出一颗太阳
    染红无边的欢呼
    也长出蓝黑色的幽静
   
    我记得这是二三十年前,顾城去到红卫兵公墓后写下的诗句。如今,恐怕连这“蓝黑色的幽静”都要消失了,因为另一种狂热。 我在博客里写道,不知当千千万万的冤屈尸骨暴露在天光下时,始作俑者们是否会颤栗?
   
   面对正被变卖的中国,我真想问,“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2006-6
   
   

此文于2007年03月09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