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霜天寒星
[主页]->[百家争鸣]->[霜天寒星]->[我们一直在坚守]
李对龙
·执政者与狗粪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自由主义者?
·以意识形态抹杀历史就是泯灭人性
·遥想《毛选》当年
·岸青去了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霜天寒星
·昆德拉与哈维尔皆是知行合一者
·内在反思的生活——昆德拉著作的价值
·救赎
·普陀山的鹦鹉
·2010年的中国——解读王小波《2010》
·奇异恩典——悼地狱的女儿
·先锋与包子——献给八周岁的《小凤直播室》
·乡关何处?乡关处处!——《万古江河》与《三峡好人》
·“六·四”随笔
·脆弱的生命
·关于宿命
·关于打狗的一些旧事
·焦虑感
·《东京审判》到底“审”出了什么?
·让我们的心,净如星空
·深巷
·人啊,你本良善
·时代的拓荒者——向王小波致敬!
·尊严断章(一)
·尊严断章(二)中国孩子
·尊严断章(三)赤裸的尊严
·我们是人,不是棋子!——电影《集结号》和《投名状》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之所欲,亦惠于人——现代普世政治制度建构的“黄金律”
·也谈宪政的本质
·积极专制与消极专制——“搞不过他,就加入他”与“斗不过他,就不鸟他”
·文学价值观里的轻与重——读卡尔维诺《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轻逸篇》
·面具随想
·无意义的虚无与无信念的虚无——论文学精神世界里的两类虚无观
·思想,只能是思想者的事——从儒法之争说开来
·民主与共和
·鲁迅的“中间物意识”
·我是公民
·一个逗号惹的祸——我看“富士康”案
·疯狂的拆迁
·从陈郭之争看中国式转型
·马克思和他的梦
·赵本山在哪不是“转”?——兼谈我们的代议制度
·一起冠冕堂皇的流氓事件——《史记》中刘邦的降生
·有理由对“80后”一代怀抱希望
·央视还能牛气多久?
·台湾民主基金会:挂了羊头就得卖羊肉!
·“包养”正解
·去你的文明史!——也谈历史教科书问题
·“十一”随笔 ——有意思的十月一日
·打哈欠,还是呐喊?——谈我们的“艺术”
·人民的眼睛
·爱国盲流
·“撒泼”时代
·向当代儒学研究者谏言
·搅局者
·星火不灭
·浅谈民族主义及其他
·写给余秋雨先生
·午夜随谈
·娱乐历史,娱乐至死——《百家讲坛》的堕落
·心里话——利用人的良善之心乃是最无耻最卑鄙最猥琐的行径!
·关于六月的随笔
·命运之交响——扼住理性的咽喉!
·想起沈荩
·曾经拥有——明清之际西方传教士在中国
·基督教与专制
·张居正与申时行
·汪精卫“任伪”评议
·万历的失败
·小议德治
·非常解读——读《非常道》
·历史是中国人的宗教
·凌迟
·暴力解析
·欲说当年好困惑——关于政治与友情的一些旧事
·“翻一翻”与“翻一番”
·剥皮
·老K杀人事件
·情人节的玫瑰
·出卖
·蜕变
·在时代华美的盛宴上
·水泥盒子
·感谢组织给予我们放屁的自由!
·童话农场(之一)看门猪的故事
·童话农场(之二)猫和老鼠的友谊
·童话农场(之三)肃整风波
·童话农场(之四)虎落平阳
·传说
·蛮荒时代
·浪漫时代(小说)
·史无此记
·宋家王朝
·青春之殇——悼我的同龄人孙明
·摄氏世界
·
·岁月无痕
·英雄
·九月九日感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一直在坚守

   对于张胜凯先生,同其它许多大陆作者一样,我唯一知晓的,他是
   《民主论坛》的创办人与主要的资助人。而当我再度看到这位幕后英
   雄的名字,竟是洪哲胜先生所发布的他去世的消息。5月14号清晨,
   这位居住在巴西的台湾人在圣保罗市与世长辞。
   

   似乎还不是矫情的时候,赞誉也似乎没必要过多倾吐。我们只能默默
   地说一句:“张先生,惜别,一路走好。”每个人实现自己价值的方
   式也许各不相同,但我们都会铭记。云开天见后,历史的天空也终会
   掩映出他们高大的身影。
   
   也是在最近,两起十分荒谬的案件,使我们的人民法院再度成为了专
   制政权的帮凶。一个是已经搞定的杨天水案,另一个是正在搞定的阳
   小青案。
   
   王一梁在《杨天水印象》中说,杨天水不是政客,不是商人,甚至不
   是现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他只是一个文人。但就是这样一个纯粹的
   文人,在1990年曾因“反革命罪”而入狱十年。狱中的杨天水依然坚
   守着自己的人格与价值观,并利用这特殊的十年努力学习与创作。
   2000年出狱后,他那些让敏感的中共血压飙升的作品不断见于海外传
   媒。把这样的人投进监狱似乎是我们的党唯一的降压药。
   
   秘密开审三小时,休庭20分钟后即迅速宣判:被告人杨天水以“颠覆
   国家政权罪”处有期徒刑12年并剥夺政治权利四年。这次的办案效率
   确实比任自元案有突飞猛进的提升,无非是担心夜长梦多──一个文
   人就已经让他们夜不能寐了!12年,假若天水先生真的要坐完这12年
   的话,我相信他会带出更加优秀的作品来的!
   
   阳小青是《中国产经新闻报》的记者。这位小记者偏跟湖南隆回县一
   手遮天的贪官污吏们过不去,非要揭发他们不可告人的发迹史。这在
   西方也许会捧普利策奖,但在讲求特色的中国不行。富有中国特色的
   “人民公仆”们一翻报纸,血压抖升,只一句话我们的人民法院便如
   哈巴狗般屁颠屁颠地忙活开了。
   
   反贪英雄反被审判,这也许不合天里,但却极符合中国社会与历史的
   逻辑。
   
   让我动容的是,开庭当天,竟有上百名民众自发从各地赶来。人民法
   院是不容许人民轻易入内的,他们只得聚集在法院门口,焦急地守望
   着,甚至还与哈巴狗们发生了冲突。
   
   阳小青,你并不孤独。你在坚守着,我们也并未退缩。
   
   与此同时,另三位坚守者:余杰、王怡、李柏光,在完成了一场特殊
   的行旅后终于顺利反京。“走出白宫,走进秦城”的事情终没有发
   生。胡锦涛血压再高也不敢轻易拿小布什的客人开刀的。但评论家们
   还是发表了不同的见解。批评者说他们这是打着推动宗教信仰自由的
   幌子,试图让美国干涉国内和平演变进程。他们是纯粹的伪基督徒!
   
   我不明白,这四个信徒既没打压异议,也没活取器官,他们光明正大
   地谈论信仰自由问题,批判一切压制信仰自由的行为,何来“幌
   子”?为什么我们就不能与民主制的美国合作,来推动这场艰难的反
   专制运动?无非又是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绪在作祟!他们是伪基督徒,
   那怎样做才算货真价实的基督徒?把《圣经》背得滚瓜烂熟、愚昧而
   极端地推崇、只说不做者才是真正的伪基督徒!身体力行、宣扬正
   义、挑战邪恶的三君子是真正的基督布道者!
   
   还有一位布道者,曾经奔走呼号的余世存先生,现在退居斗室全身心
   地写起了深邃的文章。余先生在信中谦逊而自嘲地对我说,他以前总
   是看不上文字,总想做点事情。现在一事无成了,才只能又拾起文字
   了──这难道不也是一种坚守吗?
   
   不管暴风雨多么猛烈,我们一直在坚守!
   
   (2006-05-21)
   
   原载《争鸣》杂志,刊发时有改动与删节,这是原文。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