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霜天寒星
[主页]->[百家争鸣]->[霜天寒星]->[非常解读——读《非常道》]
李对龙
·霜天寒星
·昆德拉与哈维尔皆是知行合一者
·内在反思的生活——昆德拉著作的价值
·救赎
·普陀山的鹦鹉
·2010年的中国——解读王小波《2010》
·奇异恩典——悼地狱的女儿
·先锋与包子——献给八周岁的《小凤直播室》
·乡关何处?乡关处处!——《万古江河》与《三峡好人》
·“六·四”随笔
·脆弱的生命
·关于宿命
·关于打狗的一些旧事
·焦虑感
·《东京审判》到底“审”出了什么?
·让我们的心,净如星空
·深巷
·人啊,你本良善
·时代的拓荒者——向王小波致敬!
·尊严断章(一)
·尊严断章(二)中国孩子
·尊严断章(三)赤裸的尊严
·我们是人,不是棋子!——电影《集结号》和《投名状》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之所欲,亦惠于人——现代普世政治制度建构的“黄金律”
·也谈宪政的本质
·积极专制与消极专制——“搞不过他,就加入他”与“斗不过他,就不鸟他”
·文学价值观里的轻与重——读卡尔维诺《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轻逸篇》
·面具随想
·无意义的虚无与无信念的虚无——论文学精神世界里的两类虚无观
·思想,只能是思想者的事——从儒法之争说开来
·民主与共和
·鲁迅的“中间物意识”
·我是公民
·一个逗号惹的祸——我看“富士康”案
·疯狂的拆迁
·从陈郭之争看中国式转型
·马克思和他的梦
·赵本山在哪不是“转”?——兼谈我们的代议制度
·一起冠冕堂皇的流氓事件——《史记》中刘邦的降生
·有理由对“80后”一代怀抱希望
·央视还能牛气多久?
·台湾民主基金会:挂了羊头就得卖羊肉!
·“包养”正解
·去你的文明史!——也谈历史教科书问题
·“十一”随笔 ——有意思的十月一日
·打哈欠,还是呐喊?——谈我们的“艺术”
·人民的眼睛
·爱国盲流
·“撒泼”时代
·向当代儒学研究者谏言
·搅局者
·星火不灭
·浅谈民族主义及其他
·写给余秋雨先生
·午夜随谈
·娱乐历史,娱乐至死——《百家讲坛》的堕落
·心里话——利用人的良善之心乃是最无耻最卑鄙最猥琐的行径!
·关于六月的随笔
·命运之交响——扼住理性的咽喉!
·想起沈荩
·曾经拥有——明清之际西方传教士在中国
·基督教与专制
·张居正与申时行
·汪精卫“任伪”评议
·万历的失败
·小议德治
·非常解读——读《非常道》
·历史是中国人的宗教
·凌迟
·暴力解析
·欲说当年好困惑——关于政治与友情的一些旧事
·“翻一翻”与“翻一番”
·剥皮
·老K杀人事件
·情人节的玫瑰
·出卖
·蜕变
·在时代华美的盛宴上
·水泥盒子
·感谢组织给予我们放屁的自由!
·童话农场(之一)看门猪的故事
·童话农场(之二)猫和老鼠的友谊
·童话农场(之三)肃整风波
·童话农场(之四)虎落平阳
·传说
·蛮荒时代
·浪漫时代(小说)
·史无此记
·宋家王朝
·青春之殇——悼我的同龄人孙明
·摄氏世界
·
·岁月无痕
·英雄
·九月九日感怀
·丑陋的中国人!
·古堡阴谋:代号166
·天安门之春——写在“六四”十八周年
·影像
·新泰,今夜我为你落泪
·宛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非常解读——读《非常道》

┌────────────────────────────┐
    │ ◆近代中国遭遇三千年未遇之大变局,值此非常时期,必有 │
    │  非常话语……                    │
    │  ──《非常道》编者余世存              │
    │ ◆阅读这非常话语,必有非常之解读……         │

    │  ──笔者                      │
    └────────────────────────────┘
   
    考察大臣确定之后,接下来就是从中央各部、全国各地调集随行人
    马,组建考察团。当时头一件难办的事是出洋经费的筹措:庚子赔款
    使清廷的财政几近枯竭,另外,清廷并无财政预算一说,有事也是由
    地方政府筹措。于是,户部与外务部给南、北洋大臣和湖广总督发去
    急电求助。各省纷纷响应,直隶、湖北、江苏各认十万两作为今后几
    年的出使经费。就连新疆这样的边远省份也认筹了一万两库银。两个
    月后,各省已认筹了银子80余万两。──《非常道.史景第一》
   
      解:国已不国。夷已不夷。时亦已不待矣!
   
    武昌首义成功,革命党和袁世凯达成妥协后,孙中山、黄兴等人出于
    制约即将出任临时大总统的袁世凯的目的,坚持袁氏在革命党势力范
    围内的南京宣誓就职,而袁世凯深悉“虎不可离山、鱼不可脱渊”的
    奥妙,不愿离开北京这个北洋军阀的大本营。南京临时政府参议院曾
    就此问题进行表决,“经过激烈辩论,竟以多数票通过临时政府设于
    北京的决议。孙中山、黄兴闻讯震怒……黄兴尤怒不可遏,两手插入
    军服口袋中,踱来踱去……黄兴遽曰:”政府决不为此委屈之手续,
    议院自动翻案,尽于今日;否则吾将派宪兵入院,缚所有同盟会员
    去!“──《非常道.史景第一》
   
      解:革命军非革命党。革命,前患已革,后患亦无穷!
   
    “二次革命”后,孙中山重组中华革命党,规定入党都要按指印、立
    誓约,绝对服从孙中山。廖仲恺与孙长期交往,友谊甚深,履行了这
    一手续,其《誓约书》为:立誓约人廖仲恺,为救中国危亡,拯生民
    困苦,愿牺牲一己之生命、自由、权利,附从孙先生再举革命。务达
    民权、民生两主义,并创制五权宪法,使政治修明,民生乐利。措国
    基于巩固,维世界之和平。特诚谨矢誓死如左:一、实行宗旨;二、
    服从命令;三、尽忠职务;四、严守秘密;五、誓共生死。从此永守
    此约,至死不渝,如有二心,甘受极刑。中华民国广东惠阳县廖仲
    恺,民国三年五月二日立。──《非常道.史景第一》
   
      解:帮会头子亦不过如此伎俩。卖身契亦不过如此格式。
   
    1918年5月,广州非常国会在西南军阀的收买操纵之下,改组护法军
    政府,取消大元帅制,改为七总裁制。孙中山的实际权力被剥夺,他
    在广州无法主事,便向非常国会提出辞去大元帅职,并发通电说:
    “……顾吾国之大患,莫大于武人之争雄,南与北如一丘之貉。”
    ──《非常道.史景第一》
   
      解:中国历史,或一人称雄,或武人争雄,却是一丘之貉!
   
    孙中山辞世,北京中央公园社稷坛公祭时,豫军总司令樊钟秀特致送
    巨型素花横额(阔丈余,高四、五尺),当中大书“国父”两字。他
    的唁电挽幛,均称“国父”,这是中山先生在公开场合被尊称为“国
    父”之始。当时台湾同胞感念中山先生不已,纷纷举行追悼会,台湾
    民报亦尊称中山先生为“国民之父”。民国29年4月1日,国民政府表
    彰其“倡导国民革命,手创中华民国,更新政体,永奠邦基,谋世界
    之大同,求国际之平等,光被四表,功高万世”之伟大事迹,通令全
    国,尊称孙中山先生为中华民国国父。──《非常道.史景第一》
   
      解:孙中山是个好花瓶。专制是一人之事,更需众人为伥矣。
   
    “3.18”惨案后,鲁迅、周作人、朱自清等都作文纪念。3月23日,
    北京各界人士、各社会团体、各学校齐聚北京大学大操场,为
    “3.18”惨案的亡灵们举行万人公祭大会。北大代校长蒋梦麟在会
    上沉痛地说:“我任校长,使人家子弟,社会国家之人材,同学之朋
    友,如此牺牲,而又无法避免与挽救,此心诚不知如何悲痛。”他说
    到这里潸然涕下,引得“全场学生相向而泣,门外皆闻哭声。”──
    《非常道.史景第一》
   
      解:昔日蒋梦麟潸然涕下,今日诸走狗欣然为伥。
   
    1927年12月1日,蒋宋联姻。结婚典礼分别按基督教和中国传统方式
    举行,前者在宋宅进行,证婚人是中华基督青年全国协会总干事余日
    章,随后又在上海大华饭店举行传统婚礼,证婚人是南京政府大学院
    院长蔡元培。美、英、法、日本、挪威等十几个国家的领事出席婚
    礼,宋家的新成员,自此正式得到国际列强的承认,为蒋以后的统治
    找到了靠山。蒋介石当日在报上发表《我们的今日》:“我今天和最
    敬爱的宋女士结婚,是有生以来最光荣、最愉快的事。我们结婚以
    后,革命事业必定更有进步,从今可以安心担当革命的大任。我们结
    婚,可以给中国旧社会以影响,同时又给新社会以贡献。”──《非
    常道.史景第一》
   
      解:《时代》当年报道此事时的标题是《中美联合》,一语双
        关。
   
    1928年5月17日,日本公使芳泽访张作霖,威逼利诱张与日本加深合
    作,遭张拒绝,张说:“我这个臭皮囊不要了,也不能做这件叫我子
    子孙孙抬不起头来的事情。”──《非常道.史景第一》
   
      解:奸雄曹操说:“宁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君子
        英雄们说:“宁肯天下人负我,不可我负天下人!”,尽管
        他们干着与曹操一样的勾当。
   
   1936年12月12日,张学良在多次劝谏蒋介石无效后,联合杨虎城发动
    兵谏,囚禁蒋介石,这就是震惊全国的西安事变。事变后,张学良致
    电阎锡山,希望他能来西安共商救国大计。接电后,阎锡山立即召开
    军政紧急会议,商讨对策。阎锡山在会上说:“小六子(张学良)太
    蛮干了,已元气大伤。”经过反复研究,他们决定拥护南京政府,营
    救蒋介石,谴责张、杨。在张、杨数次电报的催促下,阎锡山到西安
    事变的第三日,终于发出了致张杨的函电:“两兄震机电及汉兄元未
    电诵悉,环读再三,惊痛无似!弟有四个问题,质诸兄等:第一,兄
    等将何以善其后?第二,兄等此举,增加抗战力量乎,减少抗战力量
    乎?第三,移内战为对外战争乎,抑移对外战争为内战乎?第四,兄
    等能保不演成国内之极端残杀乎?……请兄等谅察,善自图之。”
   
      解:张学良后来回忆说,当年周恩来说捉蒋,讲得头头是道,说
        放蒋,也是头头是道──我看,关键是咱们的小六子头头无
        道,他注定只能是一枚棋子。
   
    1942年10月19日,延安召开有二千多人参加的鲁迅逝世六周年纪念大
    会,萧军在会上宣读了他对王实味问题意见的《备忘录》,引起与会
    作家的不满。周扬、丁玲、刘白羽等当场与萧军在主席台上展开论
    辩,萧军舌战群儒,越辩越激烈,会场上鸦雀无声,大家都要看个结
    果,无人退席。辩论从傍晚至深夜,大会主席吴玉章见双方僵持不
    下,站起来说:“萧军同志是我们共产党的好朋友,我们一定有什么
    方式方法不对头的地方,使得萧军同志发这么大的火!大家都应以团
    结为重,我们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应当检讨检讨!”萧军说:“吴老的
    话使我心平气和,这样吧,我先检讨,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我错,行不
    行?那百分之一呢,你们想一想是不是都对呢?”丁玲紧接表态说:
    “这百分之一很重要!我们一点也没错,百分之百全是你的错,共产
    党的朋友遍天下,你这个朋友等于‘九牛一毛’,有没有都没有关
    系!”萧军火了:“既然如此,你尽管朋友遍天下,我这‘一毛’也
    不愿附在‘牛’身上,从今后咱们就拉、蛋、倒!”萧军说完,拂袖
    而去。
   
      解:你这“一毛”跟“牛”拉蛋倒,“牛”可不跟你拉蛋倒──
        这“牛”可是“一毛不拔”的!
   
    1953年12月1日上午,在陈寅恪的家里,汪钱和自己的老师陈寅恪作
    了一次长谈。汪钱按照老师的要求,记录下陈寅恪的一篇口述长文。
    在这一“对科学院的答复”中,陈说:“我的思想,我的主张完全见
    于我所写的《王观堂先生纪念碑铭》中……我决不反对现政权,在宣
    统三年时就在瑞士读过《资本论》原文。但我认为不能先存马列主义
    的见解,再研究学术。我要请的人,要带的徒弟都要有自由思想,独
    立精神。不是这样,即不是我的学生。所以周一良也好,王永兴也
    好,从我之说即是我的学生,否则就不是。”
   
      解:“思想不自由,毋宁死耳!”陈先生说到了,也做到了。毛
        泽东可以剔掉他的髌骨,却剔不掉他的自由思想。
   
    张元勋回忆说:林昭走进接见室时,其脸色苍白而瘦削,长发披在肩
    膀上,散落在背部,覆盖着可抵腰间,一半已是白发!披着一件旧夹
    上衣(一件小翻领的外套)已破旧不堪了,围着一条“长裙”,据说
    本是一条白色的床单!脚上,一双极旧的有绊带的黑布鞋。最令人注
    目而又不忍一睹的是她头上顶着的一方白布,上面用鲜血涂抹成的一
    个手掌大的“冤”字!她站在门内一步向我嫣然一笑!整个室内30双
    眼睛都一齐注视着她。林昭举手取下头上的“冤”字顶巾,用手指把
    长发分理给我看:在那半是白发的根部,她所指之处,乃见大者如
    枣,小者如蚕豆般的头发揪掉后的光秃头皮。她又说:“因为知道你
    要来接见,怕打伤了我无法出来见人,故这几天斗争会没有开,我也
    被调到一个‘单号’里单独关押,其实就是让我养伤,以掩盖狱内无
    法无天的暴行!但,头发揪掉了,伤痕犹在!衣服也是他们撕的,你
    看!”她披着的衣服里面是一件极旧的衬衣,已经没有扣子,仔细看
    去,才发现是针线缝死了的无法脱下。
   
      解:无解……
   
    1968年4月30日下午2时左右,在上海的茂名南路159弄11号二楼上,
    林昭的妹妹彭令范听到楼下有人叫妈妈“许宪民”的名字,她急忙开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