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明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胡明君文集]->[ 中国民运主要依靠什么力量?]
胡明君文集
· 胡 明 君 简 介
· “圈内的”与“圈外的”
· 中国民运主要依靠什么力量?
·七不主义与等待主义损害民运事业
· 给江泽民讲“三讲”
· 当 前 的 形 势 与 任 务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民运主要依靠什么力量?


   十多年来,海内、外个别人士有这样一种观点,即认为:由于中共专
   制给中国社会造成了深重的灾难与失败,毛泽东发动农民搞暴力革
   命,发动工人阶级搞文化大革命,均给中国社会当来了专制和动乱,
   当前中国社会民众又麻木、松散,缺乏觉悟和组织性,农民、工人的

   社会经济地位地下,因而中国民运认识不能学中共走群众路线、组织
   路线,没必要象中共那样去搞政党组织,搞民运主要依靠力量是中产
   阶级(城市自由资产阶级)。甚至认为:中国民主政党只代表中产阶
   级的利益。
   上述错误思想严重误导了中国民运的运作和发展。在此,我们不能不
   对之作分析与批判。一场伟大的社会变革运动需要正确的思想理论来
   引导,只有当正确的思想理论在民运队伍中占主流时,民主运动才会
   顺利健康地发展。在当前民运实践与思想理论探讨中,笔者十分赞成
   查建国、高寒、郑义、徐水良、魏京生等人的主张和观点。
   笔者曾在拙作《当前的形势与任务》一文中,就中国民主力量的来源
   与构成,罗列出了九个方面。世人也皆承认中国社会实现民主化的主
   战场实在大陆,在国内。而在大陆国内,主战场的前线是中国社会民
   间的政治反对党组织;体制内、中共党内的进步改革派由于其地位、
   位置、利益等原因,尚不能也根本不可能与中共保守派直接正面对
   抗,因而只能成为中国社会民主化运动的侧翼和协助力量;诗人、文
   人、学者、教师、艺术家等自由知识分子由于其自由性、文性、个人
   主义社会分工位置,决定这些“秀才、成为扮演启蒙、批判、与中共
   不合作、自由化、文化多元化的最佳角色,也是中国社会民主化运动
   的侧翼和助推力量;而为数不多的立志从事民主化政治运作的知识精
   英则以政党组织形式扮演了中国社会民主化运动的先锋角色和前导力
   量,与中共专制正面对抗与较量。但是,近20年民运史证明了,仅有
   这支需要壮大的政治力量和海内外其他民主力量的调动是不够的,还
   需要广泛发动并动员我们至今未能深入的农民、工人这股巨大的民主
   化力量。
   由于中共过去搞残酷的“阶级斗争”,搞“专政”,给中国社会带来
   专制与灾难,我们有些人士对中共“革命”过程中一些有效的理论、
   方法、工具,就全盘否定,正如中共当初全盘否定“封资修”一样,
   我们不能因为中共搞专制,它过去搞的传单、标语等宣传方式就不采
   用,他发动群众的方法我们有不采用,它搞“阶级分析”,我们就不
   要阶级分析。须知,人类社会一些有效的方法、工具,并不是中共的
   专利品。我们承认当今社会存在着阶级,但我们反对“阶级斗争”,
   主张阶级合作,主张在民主制下各阶级、阶层的和平共处与发展演
   变。在人类社会还处于阶级、私有制、国家发展阶段时,我们不能厌
   弃“阶级分析的方法”来认识人类社会。由于社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
   发展的历史阶段性,我们不能也不可能不正视当今社会还处于广大民
   众权力、经济地位和劳动方式不同而分为几个阶级的事实和历史现
   状。按照社会政治、经济地位的差别,对当今中国社会作分析后,我
   们得出中国社会有官人、商人、知识分子、工人、农民几大政治经济
   地位不同而形成阶级,进一步分析有学生、军人、市民等阶层。
   中国社会民主化运动需要社会各阶级、各阶层人士的积极参与,才会
   早日实现。中国许多官人、大商人已构成中国社会最富裕阶级,这已
   是众所周知不可否认的事实,“20%”的存款人拥有80%的财富,证明
   中国社会已形成有官人和商人构成的中产阶级(资产阶级)。除商人
   部分资产是通过投资、冒险、管理劳动所得有合法性外,大多数官人
   和极少数商人的资产通过权钱交易而腐败窃取,资本的原始积累不具
   有合法性。有些官人、大商人和中共最高统治者一样是就旧制度的即
   得利益者,他们不可能成为民主运动的积极分子。我们在此所指的官
   人是指那些利用手中权力搞权力腐败、权力剥削而获得巨大利益人,
   他们为数不少,已形成了富裕阶层的多数,真正成为了中国社会主义
   特色的官僚买办资产阶级,而非民间的资产阶级。而民间资产阶级则
   分为小资产阶级(一般小商人、个体户)和大资产阶级(大商人)。
   小商人靠小投资、劳动和管理致小康、小富,他们大多数有进成的农
   民、事业工人、市民构成,工商、税务、公安、交通等管理部门对他
   们的苛捐杂税及经济危机、市场箫条已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甚至破
   产关门,他们对民主、人权、法治最有要求。大商人有部分为靠经营
   管理支付和靠腐败非法活动致富两类。一些农民、市民靠合法、努
   力、市场竞争,通过辛勤劳动而致富。他们没有权力,受政府各管理
   部门的权力压迫和刁难,管理部门用各种手段巧立名目摊派费用,剥
   削他们的利益,他们无政治地位,对政府各管理部门的剥削压迫只能
   忍气吞声,因为面对的是一个腐败政府,他们最需要一个民主、法治
   政府来保证他们的利益,所以他们是民运组织的天然力量,我们应到
   他们中间去,团结、引导他们成为民主的力量。
   而那些靠非法走私、价格双轨制、官商勾结、炒卖房地产、原始股、
   红头批文、金融贷款、减免税、进出口、土建项目、审批特权腐败而
   暴富的官僚子弟和少数奸商并不关心民众的疾苦和命运,他们和贪官
   一起纳入社会的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和那些二奶、小姐钱色交易,过
   着寄生虫的腐朽生活。
   腐败官员既是专制社会的即得利益者,一旦暴露或枪毙或坐牢,又成
   为专制制度的受害者。原因是每个腐败分子并不是一生下来,也不是
   入党前,当官前就腐败,而是无民主法治监督,权力过分集中垄断的
   专权结构给他们可乘之机。专制者即要利用腐败官员维持腐朽统治,
   又要为欺骗民众而那腐败官员开刀。是制度性必然而又普遍的腐败潮
   流淹没了他们。有良知的自觉拒腐者在就制度追难以洁身自好、长期
   立脚。专制腐朽的制度逼良为娼害了她们和他们。
   中国社会80年代的改革开放,90年代的反动倒退,都使民间资产阶级
   未能发展壮大到顶峰阶段,中国社会目前已形成一定规模的中产阶级
   (大商人和小商人),尚未成为民主化的主体力量,尽管他们中有极
   少数良知的热情者为民运出了钱和力,但整体看,出钱出人是渺如晨
   星的。对上述分析,我们得不出中国民运的实现有赖与(有待于)中
   产阶级壮大的结论。即使中产阶级壮大,那也是指他们在社会生产力
   和生产关系发展中有利于社会民主化、多元化结构的建设,而非指民
   主化制度建立前──民主运动发展过程中,他们会有多大的参与并起
   多大的作用。
   那么,中国民主化运动的主体力量是谁啦?回答是:八亿农民和二亿
   工人。中国广大的农民和工人占了中国人口的绝大多数。中国工人几
   十年来靠低工资维持劳动,缺少医疗、失业、住房、养老及其子女的
   教育等保险保障;中国农民平均每人不到一亩地却要承受沉重的各项
   农业苛捐杂税和摊派,更无医疗、住房、养老和子女的教育等保障,
   一贫如洗,生存状况十分严峻。农村地区县乡村干部腐败成风不亚与
   城市。农民、工人无自然的农会和工会来代表他们的利益。中共专制
   政权由于违背了民众的利益,民心早已向背。中共乌托邦政权已处涣
   散和真空状态,农民、工人都在寻找自己的利益发言人和组织代表。
   民主运动在广大的农村、城市有巨大的生存空间和发展空间。
   中国农民不仅以汗水用占世界17%的耕地养活了占世界四分之一的人
   口,而且提供大量廉价劳动力,支撑乡镇企业,从事加工业,农民打
   工仔、打工妹在城市、工厂、矿山、建筑工地等领域干最累、最脏、
   最危险的苦活。他们应不应当享有公民权力和合法利益?
   中国最贫穷的无产阶级:农民和工人,比资产阶级(大小商人)更渴
   望改变社会,对民主、人权的追求更迫切、更热情、更积极。
   中国农民、工人都处于社会政治、经济地位的最低层,他们最贫穷,
   最无权力,受欺负受压迫最深重,实现民主、人权、法治对他们最有
   利。近几年全国各地此起彼伏地站出来示威游行、集会静坐、堵路等
   抗争运动的恰恰就是他们为主体。这股力量难道我们民运组织能够视
   而不见,坐而忽视他们吗?他们是离我们民运组织最近的有生力量和
   自发力量。我们不依靠他们这股主体力量,我们又到哪里去依靠?我
   们应该去团结他们,引导他们,使他们成为中国民运的主要力量。
   近十年来还有一种轻视农民、工人和市民的观点,即认为农民愚昧,
   工人、市民麻木,打麻将混日子。这种观点只看到表面现象。中国农
   村近年来的乡村选举,已经证明了广大农民有很高的民主觉悟和民主
   意识,他们为了自然的权益,能够选举出自己满意的村民自治委员
   会、村长和乡长。他们对中共搞的一些虚假选举过场也能自觉抵制和
   揭露,对中共一些不合理政策能自觉抗争和不合作。
   中国农民、工人、市民、商人、知识分子等广大公民比中共有能力选
   举出更优秀的县长、市长、省长和总统。
   工人、市民由于在大跃进、阶级斗争、文化大革命等无谓的政治运动
   中被毛泽东愚弄,自相残害。清醒后政治运动热情消失化,但广大工
   人、市民私下议论非常激烈、讽刺、清楚。他们骂中共,骂腐败,骂
   世风日下,民怨沸腾。只是无政党去组织、发动、引导,因而处于怠
   慢、涣散状态。一旦社会总危机再度爆发,相信广大农民、工人、市
   民的普遍社会参与不会逊色于89年民运。
   中国民主化实现的主要受益者就是农民、工人、商人和知识分子等全
   体中国人包括中共统治者,民主化的主要目的就是让极大多数民众拥
   有民主权力和公正的利益。
   中国民主政党要代表农民、工人、商人、知识分子等无权力阶层的合
   法权力与利益及而不应只成为一个中产阶级的代表。中国民主党只能
   是广大中国公民权力的民主代表和政治代表。
   (2000年5月4日)
   
   〔提供者:(成都)邓永亮〕
   
   
   转自《民主论坛》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