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孟浪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孟浪作品选编]->[你侬我侬的连胡(壶)家家酒何时休矣?]
孟浪作品选编
·简 介
·孟浪文学年表
·孟浪近照
孟浪诗作
·无 题
·伟大的迷途者
·祖 国
·千年一九九七
·士兵的运命
·列车在北上
·对告别的执行
·「鹰不是白云里的寄宿生」
·当灵感咆哮起来了
·一生一次的法华镇路
·过桥的鱼
·冬 天
·村里光膀子的男人
·在这条路上我用过一个成语
·面对我的手
·抽屉中的回声
·靶 心
·诗 人
·你所目击的脱险
·总的想法
·从五月奔向六月
·世界工程
·无名牧人独自无名
·死亡进行曲
·连朝霞也是陈腐的
·往 事
·医学院之岸
·战前教育1996
·时间就只是解放我的那人
·黑夜的遭遇
·这一阵乌鸦刮过来
·纽 扣
·怀抱中的祖国
·从四月奔向五月
·冬季随笔
·教育诗篇
·大地的概念
·如此简单
·衰老之歌
·诗人嘴里的玫瑰
·在了望塔的高处
·向诗人致敬
·简单的悲歌
·更骄傲的心
·戏剧场景
·无 题
·我们自己
·私人笔记:一个时代的灭亡
孟浪言论
·国共两党高峰会未能正确面对历史,实愧对整个中华民族
·「还原每个人被蒙蔽的被遮盖的正义感和良知」
·悼赵紫阳先生及议中共前途
·悼赵紫阳,兼怀中国
·十五岁的爱国者──为“六四”15周年而作(“六四”纪念诗五首)
·數字之傷,數字之痛
社会影像记录
·《历史与现场》香港“六四”16周年烛光晚会现场图片
·《历史与现场》香港“六四”15周年烛光晚会现场图片
·澳门直选立法会议员选举投票日现场图片
文 摘
·無所不在的禁錮與解放 文◎古心聖
·必要的丧失:一九八九后的中国流亡文学
·内心的琴房
·精力耗尽,皆因更大的激情——评孟浪新诗集
·你侬我侬的连胡(壶)家家酒何时休矣?
·月亮!月亮!
·录旧作二首《当天空已然生锈》、《教育诗篇》,哀2008年5月12日中国
·重建在中国的人道主义价值与行动共识
·致从二十世纪走来的中国流亡者——为纪念"6.4"十九周年而作
·我为诗人辩护,诗人为谁辩护?——写在《零八宪章》发表与《今天》三十年纪念之间
·5月31日香港纪念“六四”20周年大游行现场直击
·北京寒流中的希望
·“风筝挂在了树梢”——为人之权利的受害与奋争者而作(诗歌)
·活着的杂志,活着的传统——为哈佛大学“活着的杂志”国际文学项目而作
·在中国……(为“六四”21 周年而作)
·“民主特区”的夭折与希望——为深圳特区成立30周年而作,兼忆八十年代深圳大学二三事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你侬我侬的连胡(壶)家家酒何时休矣?

   一场由台海两岸一对六、七十岁老人你侬我侬、倾情出演的办家家酒,一年一度又开始在北京续摊,但推杯换盏的热闹和再浓再烈的国酒茅台,也无助于为此类好像也算“两相情愿”的政客戏码注入哪怕半点严肃的“国是性质”。

   中国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与中国共产党现总书记胡锦涛,这一“虚”一“实”之间的又一次高“峰”会,由于双方继续无视或刻意回避这两个曾敌对五十年以上并持续武力相向的政党共同给中国人民及两岸社会造成最严重人道灾难的惨痛历史事实,以上戏码的掩耳盗铃色彩已暴露无遗。国共两党至今不敢真正面对历史与现实的鸵鸟心态和行为,注定双方“两相情愿”的这场表演真正是徒具其表;两岸人民也因此更洞察双方政治人物此时此刻内心的虚弱、颟顸及他们正自我陶醉的所谓高端游戏之极度空洞乏味的本质。

   诚然,两岸人民从来对自己土地上国计民生的繁荣发展抱持期待并孜孜以求;而历史上,正是同为执政者的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国民党分别在相当漫长的岁月中曾经完全剥夺了两岸人民所本应享有且在不断追求的基本人权和自由(包括最大限度的经济自由)。如今国共两党唱唱两岸经贸至上的高调,也无非是跟在两岸的民心民意之后一路小跑而已,相信国共抛出互相搂搂抱抱的此招,总不会是已弱智到他们自以为是世人皆醉、唯我独醒的两个先知先觉者了吧。

   自以为高明的把玩历史者,必被历史所把玩;同样,回避历史的自以为得计者,也必被历史所清算。两岸人民深知,历史的真相正待面对,历史的迷障尚需清除,历史已开始在并终将还两岸人民一个公道。两岸人民乐于看到,不仅是国共两党,不仅是亲民党、新党,也包括对两岸统独问题与上述政党持高度异议的民主进步党和台湾团结联盟,还包括两岸在野或与两岸执政者持异议的所有政治团体和人士,能够统统坐到一起,不单单是谈经济、贸易,更要谈政治,谈人道,谈历史,为台海两岸全体人民及后代的生命财产安全着想,为台海两岸的永久和平与繁荣着想,彻底否弃武力,倡导和解和睦,两岸共存共依,作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一个部分,作为华夏民族命运共同体,共渡世艰,共享福祺。

   缘此,两岸人民更可以把臂走到一起、坐到一起的共识是,台海血脉相联的土地上再也不能重演“2.28”和“6.4”这样的历史悲剧,任何毛泽东式、蒋介石式的极权主义恐怖文化和战争文化应该从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国民党等全体两岸政治力量的思想武库中被彻底清除。

    作为大陆执政党的中国共产党,和作为台湾在野党的中国国民党,在两岸的政治版图和现实中,分别处于各自面对重重危机、慌乱寻找一线出路的彷徨时刻;连胡(壶)的家家酒当然含有双方这两位尚缺乏政治想象力和政治道德勇气的政客之间互相需要、互相利用的可怜目的。格局不大,气度尚小,这一场所谓“两相情愿”的政客把戏也就必招致一厢情愿、草草收场的狼狈结局。

   中国国民党已由它的新任主席马英九执鞭,无论他在两年后的台湾是否可代表已失去政权的国民党和泛蓝力量卷土再来重新执政,接下来的事实,胡锦涛面对的国民党对手——或家家酒对象(如果国共继续乐此不疲的话)——必然是打对岸驰来的这一匹“马”。两岸人民愿意看到国共两党领导人下一次碰杯的时候,双方的杯中终于已不是历史上的血。

   连胡(壶)搬出的家家酒可以休矣。

    2006.4.14 于波士顿

   (作者系旅美诗人、独立中文笔会理事兼自由写作委员会协调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