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步出没有围墙的大监狱----抗议北京警方对任畹町先生的软禁]
刘逸明文集
·令计划妹夫缘何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高严外逃后的去向为何至今成谜?
·令计划父母时隔九天去世由谁安葬?
·周本顺被查为何紧邻令计划案节点?
·高僧释永信到底有没有玩女人?
·周本顺被火速免职因撞上什么?
·“西北狼”郭伯雄为何倒在建军节前?
·释永信和女子“通奸笔录”是真是假?
·《人民日报》为何要痛斥“大佬”干政?
·瑞海负责人被控报道为何极不寻常?
·90后男子为何抵不住52岁妇女诱惑?
·浠水三角山:养在深闺人未识
·日本前首相为何病在大阅兵当口?
·女模当街更衣哪里能看到不雅?
·敢讲真话的网络大V信力建为何被拘押?
·赵晋的神秘会所绑架了多少淫乱高官?
·东莞工人一夫多妻到底是真是假?
·刘建超罕见调任中纪委剑指令完成?
·侯耀华等明星为何做虚假广告上瘾?
·郭伯权自己为何不主动下课?
·湖南纪委暗访消息泄露又因“内鬼”?
·湖南官员办公室里向女性“开火”?
·业主维权惨遭镇压说明了什么?
·苏树林的妻子何以身份成谜?
·习近平致金正恩的贺电藏何玄机?
·李东生跟周永康有啥特殊关系?
·赖昌星获保外就医会不会犯众怒?
·层出不穷的爆炸暴露了中国体制性弊端
·拔掉校园KTV的底裤怎能放过嫖客?
·点评《刑法修正案》中的五大罪
·郭伯权被二度免职意味着什么?
·中海油纪检组组长缘何猝死?
·“广西虎”余远辉跟令计划妻什么关系?
·周永康弟媳为何能使唤市委书记?
·上海首虎落马后韩正为何要这样说?
·中纪委为何在光棍节拿下北京母老虎?
·哲人其萎,浩气长存——深切哀悼和缅怀于浩成先生
·极权体制下丧失价值信仰的官僚迷信热
·万庆良与老搭档共享的美艳情妇是谁?
·“吕梁教父”张中生被暗示将死路一条?
·公安部的紧急提醒暴露谁是同案犯?
·强奸嫌犯在看守所上吊有哪些疑点?
·内鬼贺家铁向谁泄露了“机密”?
·哪里的围墙该先于小区围墙拆除?
·中纪委将向四省杀“回马枪”让谁发抖?
·五高官去职暗示令计划案有重大进展?
·释永信不随河南代表团现身藏何玄机?
·郭伯雄的儿子郭正钢娶吴芳芳奇葩在哪?
·没有宪政就无以中止强拆
·王岐山的“回马枪”还将射倒哪些大员?
·造垃圾场导致警民冲突背后的权力失范
·中国空姐太漂亮何以惹怒了大学校长?
·万庆良等高官如何上了艳妇许小婉的床?
·天津官员办公室暗装洗浴设备要和谁享受?
·令计划案中还有3200多万元是谁送的?
·骗彩礼仅判退两折,浙江绍兴法院这一判决影响有多恶劣?
·诡异!金正男的尸体为何无人认领?
·8名越南新娘集体出逃,你还敢娶越妹吗?
·49天死20人,托养中心何以成为“死亡地带”?
·金正男的尸体将通过这种特殊途径运往朝鲜?
·撕毁副省长题字,到底该不该被刑拘?
·天价墓地算什么,还有比天价墓地更吓人的!
·雄安新区的征婚广告害了多少人?
·五台山“尼姑结婚”,谣言为何不能止于智者?
·沃尔玛退出中国已经进入倒计时?
·金正恩的妹妹失踪九个月有何玄机?
·中国美女嫁美国流浪汉,让广大单身青年情何以堪?
·官员为改变风水对邻居大打出手,纪检部门何以缺席?
·陕西离地三米的举报箱被监控背后有何隐情?
·院长爱请小姐陪唱的嗜好是如何养成的?
·婚礼现场被演员充斥,警方到底该不该介入?
·《无犯罪证明》羞辱的何止是当事人?
·美女主播夜宿故宫直播慈禧床榻该当何罪?
·情何以堪?《毒战》制片人染上毒瘾
·中国的禽兽教师缘何层出不穷?
·拿着存折取不到钱背后可能存在的惊人内幕
·22岁青年偷两元钱被警方刑拘,他到底冤不冤?
·女学生在老师门口自杀,生前真的被性侵了吗?
·女人衣着暴露易失身?对女德讲座太认真你就输了
·丰胸、壮阳!假名医推销保健品何以骗倒八千余人?
·枪杀情妇的高官被执行死刑,与“免死金牌”何干?
·经济学家仲大军到底有没有性骚扰李洋?
·女教师与男学生发生性关系,为何不定强奸罪?
·“21岁男子遭54岁官员猥亵后自杀”,可信度有多高?
·男子在宾馆光着身子被女服务员闯入,为何非要拨打“12315”?
·父亲给女儿分房子,儿子反对到底有无道理?
·《嫖娼简史》惹祸?低俗大号“咪蒙”该永久封杀!
·西安婚闹事件,如何处理猥亵伴娘者最为合适?
·顺丰机场建成将如何冲击湖北的地区版图?
·乱发奖金成“贪官”,这名官员到底冤不冤?
·对犯罪嫌疑人游街示众,还有第三条道路可走
·杀死女商户,凶手曾经的城管身份暴露了一个秘密!
·陕西神木宣传标语惊现“长沙”,岂能撤除完事?
·张学友演唱会损坏草坪,别让“封杀令”成了“马后炮”
·这个城市的出租车司机被暴打,为何一片叫好声?
·男子用无人机直播女子裸居,被拘留十天冤不冤?
·两教师被12岁女孩诬陷“强奸”,最可怕的是什么?
·武汉女子吃火锅吃出创可贴!恶心的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传销组织“善心汇”何以骗人无数?
·两姐妹被杀惨案背后未被披露的重要细节
·美女“酒托”何以长期嚣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步出没有围墙的大监狱----抗议北京警方对任畹町先生的软禁

   上海著名剧作家沙叶新先生在介绍《永不服罪》的徐洪慈敢于对中共说不的精神气质时写道:“全无自由的社会,监狱内外几无区别,只是一为有形之监,一为无形之狱;控制的程度有些微之别,但监狱的性质无实质之异。很多跨出监狱大门的人说的第一句话是:我自由了!很多偷渡到异邦的人说的第一句话也是:我自由了!可见他们都曾没有自由,都曾生活在有形和无形的监狱中;即便不在铁窗之内,他们也是狱外之囚。”沙先生的话只是针对处在专制统治下的普通中国人而言,如果你是一位大胆敢言的异议人士或者是曾经参加过“六四”运动的民主人士,即使有幸生活在相对自由的中国社会,也大有置身监狱之感。
   
   据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迪报道,著名民主人士和人权活动家任畹町先生自今年8月17日开始,就遭到北京当局的软禁,至今未能解除。任先生在几天前曾准备外出,不料,却遭到警察的谩骂和跟踪。任先生1944年出生于江苏一个经济学者家庭,自幼性格坚毅、特立独行,而且具有中国知识分子少有的正义感和勇气。任先生曾积极参加当年的学生民主运动,并因此而获罪,先后两度入狱。任先生在中国的民运圈子里被人尊称为“民运老人”,曾获罗伯特。甘迺迪人权奖,可谓德高望重。虽然屡遭挫折,任先生依然不改追求民主与自由的初衷,因为过度劳累,他患上了严重的骨结核病,生活起居都十分艰难。
   
   很多年前,我就已经知道了任先生的名字,但和他真正接触还不到一个月时间。任先生给我最大的印象就是和蔼可亲,虽然他的资历、学问和年龄远在我之上,但从他的言语中却感觉不到一丝傲慢和不屑,与其说他是民运阵营中的同道,倒不如说他是一个慈祥的老师或者父亲。正因为有了任先生这样的民运前辈的关怀和鼓励,作为晚辈的我们才更加坚定了以温和的方式争取言论自由和实现中国民主的信心。任先生早在“六四”之前的西单墙民主运动中就已成为著名的人权活动人士,而且他还是最早重申“人权”概念的倡言者之一。凭借任先生渊博的学识和高山仰止的人格,如果他不走上寻求民主的道路,他完全不会遭受长达十几年之久的刑期,更不可能患上严重的身体疾病。他为中国的民主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虽然他一直都主张以和平理性的方式促进社会的民主化进程,但在中共当局的眼中,他早就被贴上了“反党”的标签。此次任先生在身体状况稍有好转的情况下,只是想出去看一看美术展,顺便探亲访友,但却遭到北京警察的粗暴对待,北京警察的执法犯法和我行我素由此可见一斑。

   
   从参加民主运动开始,任先生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他虽然在“六四”后被判重刑,但他却始终没有为自己当初的行为而后悔,面对不计其数的“六四”冤魂,他觉得自己的使命更重,需要做的事情更多。在国内媒体拒绝发表任先生作品的情况下,他只得突破网络封锁,将自己的作品发到海外媒体,让海外人士感受他的理念,让国内民众接受他的启蒙。中共当局对当年参加过“六四”运动的人一般都监控得比较严,对于任先生这样的资深民主人士更是毫不放松。如果任先生不是身患重症,对他的软禁也许早就开始了,之所以今年才对他进行这种非法的限制,是因为北京警方知道他现在勉强可以走出户外活动。
   
   任先生能够在追求民主的道路上走得如此坚决,和他的家人,尤其是他的夫人张凤颖女士的支持是分不开的。只要看一看师涛在入狱后妻子和他离婚的悲惨事实,看一看郭国汀被逼出国后他妻子对他的态度,我们不难看出张凤颖女士对任先生伟大的爱和高度的理解,这种支持也许是任先生不屈不挠地抗争的另一种精神支柱。中国要走向民主,必须有人付出代价,同样,也必须有家庭要付出代价,任先生自己以及他的家庭堪称民运阵营中的楷模。
   
   高智晟律师的被捕是中共当局向维权群体释放出的一个明显信号,继高律师入狱之后,锒铛入狱的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便接二连三,中国的维权运动因此遭遇空前危机,一些原本活跃于网络世界的异议作家纷纷三缄其口。高智晟在维权人士中的巨大影响力使得北京警方时刻担心会有人发动新的运动向中共当局施压,任畹町先生的崇高威望自然会引起中共当局的注意,为了防止任先生发动或者参与营救高律师的活动,他们无视国家法律法规,毫无顾忌地将任先生软禁在家,不让他自由活动,连不带政治色彩的走亲访友都不允许,北京警方的这种非法行为理当受到舆论的强烈谴责。
   
   在中国国内的民主人士当中,有三位年纪较大的民主人士最令人敬佩,分别是鲍彤、林牧、任畹町。鲍彤先生虽然在“六四”前贵为中共的高层智囊,但人格的力量促使他和学生们站在了同一立场,他因此而失去自由。虽然他的行动也受到有关部门的密切监视,但他仍然抓住一切机会发出自己肺腑的声音,包括对如今的当权者胡锦涛“和谐社会”的批判。林牧先生曾被誉为“民运老将”,他也曾有过在中共官场的辉煌历史,但正义感终究会将他由体制内推向体制外,他将民主活动进行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他虽然无法看到中国实现民主的那一天,但他的精神却如同不灭的火炬,照耀着后来者前行。任畹町先生在出狱之后依然需要忍受着中共当局对他的骚扰,忍受着没有铁网高墙环绕的另类牢笼,这是中国社会所独有的风景,也是中华民族的莫大悲哀。北京的人权展刚刚落幕不久,据参官过展览的人透露,那里的展出内容几乎全都是为中共当局涂脂抹粉的。任先生在遭遇北京警察的谩骂之后,愤然向海外媒体表达了他的抗议,他的遭遇也许是对中国人权状况和“和谐社会”的最好诠释。遭遇软禁的民主人士应该还有很多,他们虽然无法走出专制社会的大监狱,却可以像任先生这样让精神走向自由。
   
   2006年12月16日
   
   --------------------------
   原载《议报》第281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