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缺德和健忘的民族哪有“八荣八耻”?]
刘逸明文集
·“六四”之火向寺院延烧
·中国泛蓝联盟开创追求民主新纪元
·中共会主动放弃一党独裁吗?
·记者,一个危险的职业
·富士康公司与中共“友情”互动
·江泽民果真信佛?
·维权勇士杨在新让当局心惊胆战
·金正日多行不义将自毙
·骚乱是迫不得已的民意表达
·孙不二戳穿中国基层选举的婊子牌坊
·郭飞雄逃不出中共的魔掌
·明天你是否依然恐惧?
·中国官员为何热爱贪腐和崇尚暴力?----也谈中国官场是个大染缸
·泰国政变牵动中国神经?
·打倒陈良宇,胡锦涛一石二鸟
·陈良宇翻身落马,上海帮无力回天
·胡锦涛翻江倒海,上海帮日暮途穷
·胡哥出手,黄菊能否全身而退?
·余杰遭遇政治寒流
·贪财好色的中国官员
·制度打出的腐败无底洞
·中国官场已经人心惶惶?
·中共养虎遗患 朝鲜我行我素
·良知与精神铸就的不朽丰碑----沉痛哀悼林牧先生
·反腐风暴席卷腐败特区
·录像是掀翻贪官的最有力工具
·文字狱死灰复燃
·腐败不除,骚乱不止
·鲜血成就的GDP
·中国还有多少个陈良宇?
·上海帮落难,曾庆红独善其身
·无奈的民工,无耻的媒体
·官权泛滥催生警民冲突
·中国作协-中共的文化附庸与装饰
·党魁更迭拒绝民主,权力斗争此起彼伏
·步出没有围墙的大监狱----抗议北京警方对任畹町先生的软禁
·判高智晟缓刑的险恶用心
·在文字中找回自己的尊严
·因言治罪的若干潜因素
·阳光下的血腥----强烈抗议山东沂南警察的野蛮暴行
·力虹的良知和勇气
·中国需要更多的章诒和
·上海警察的流氓特色
·文人,请挺起你的脊梁
·温家宝,你打算沉默到何时?
·独立中文笔会成中共眼中钉
·卫生部是阻挠高耀洁赴美的罪魁祸首
·丁亥年怎么成了“金猪”年?
·张德江引领广东官场走向黑社会化
·助纣为虐让雅虎臭名昭著
·中国社会的警民冲突难以遏止
·信访制度是最大的骗局
·文字狱继续招贤纳士
·谁还敢做严正学的律师?
·山雨欲来,泛蓝联盟何去何从?
·“围剿”中共的“走狗”马力
·极权统治下的信访制度保护不了民众的合法权益
·中国依然还是奴隶社会
·该死的何止郑筱萸一个?
·从贪财好色到杀人不眨眼
·是什么导致传销在中国阴魂不散?
·前赴后继的中国官场强奸犯
·以言治罪创造不了“和谐奥运”
·浙江已经成为侵犯人权重灾区
·不要脸的中央电视台
·这样的昏官早就该下台
·子弹阻挡不了缅甸的民主进程
·暴行扼杀不了维权律师的良知和勇气
·十七大与民主中国依然距离遥远
·草木皆兵下的中共十七大
·冬天似乎就要来了
·不轻弹的男儿泪
·别在伤口撒盐----从“六四”大屠杀到包遵信先生逝世
·一个人的日子
·中国官员为何这样好色?
·忘不了的一个人
·汪兆钧不是中国政治的风向标
·经济学者,你们该为谁说话?
·怀念不屈的勇士郭飞雄
·怀念牛
·中国的教师群体已经彻底堕落
·再谈中国教师群体的堕落
·爱情真的绝种了?
·以言治罪再现极权统治的虚弱
·看到的是美丽,想到的却是悲伤
·中国官员的八大丑态
·应该让“炮轰”成为时尚
·让人失望的“好总理”温家宝
·毛泽东孙子为“两会”争光
·奴工事件为何层出不穷?
·央视,你为何这样无耻?
·谁更喜欢将奥运政治化?
·一厢情愿的“爱国”热情
·汶川大地震,是天灾更是人祸
·地震灾区的豆腐渣工程是一面镜子
·评李小鹏空降山西
·中共御用文人的无耻面孔
·“官逼民反”的真实原因在于现行政治制度
·成都市政府大拍卖
·华国锋的无能注定他只能选择沉默
·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缺德和健忘的民族哪有“八荣八耻”?

   满以为新中国的成立能给运途多舛的中华民族带来新的发展机遇,然而,恰恰相反的是,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随着毛泽东在中国政治舞台上的耀武扬威而跌落到了历史的最低谷。先前繁荣的传统文化以及良好的社会道德风尚在一次次骇人听闻的共产运动中被摧毁得支离破碎。恶劣的社会风气和政治气候使一度心甘情愿为共产党卖命的中国人开始怀念起被共产党说得一无是处的国民党,怀念国民党时期的言论自由和良好的社会道德秩序。
   
   改革开放的来临终于结束了原本没有止境的文革浩劫,经济的发展和政治环境的改善净化了社会的良知。人民在欢呼着毛时代一去不返的同时,更充满着对民主与自由的无限向往。胡耀邦、赵紫阳在中国政坛占据重要位置期间,人们对复兴中华更是有着真诚的期待。政治改革的滞后使得腐败问题在中国社会日益严重,胡赵时期较为宽松的言论环境让人们拥有了帮助解决各种社会问题的自觉性。
   
   胡耀邦作为文革后平凡冤假错案的主要领导人,他的执政曾得到民众的热烈拥护与支持,他被罢黜的不幸遭遇让人们失去了对邓小平的信任。因为赵紫阳这又一开明人士的替代,人们对此事的怨恨才没有爆发出来。等到胡耀邦因病逝世,由于邓小平等人对民意的怠慢,普通民众悼念胡耀邦的权利被人为地搁置,先前隐藏于内心的怒火终于得以在胡耀邦逝世后爆发出来。民众除了要求参加悼念活动之外,更提出了一些合情合理的政治要求。不料,徜徉在独裁专制中的当局对这些要求不理不睬,更为可气的是,李鹏等人竟然将民众的善意行动定性为“动乱”,因此,八九民运便一发不可收拾,并最终酿成震惊中外的“六四”惨案,赵紫阳也因为支持和同情学生而被赶下中共的政治舞台,而且被非法软禁直到去世。

   
   八九民运的惨遭镇压为中共政治团体中的保守派拓展了广阔的执政空间,一切有良知的政治力量都被边缘化,成为中共党内的异己。当局对民运期间民众的要求随着民运的失败而抛得更远。继而,官僚主义、腐败、社会不公等问题便在邓小平“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等口号和理念的召唤下日益严重,社会道德水平再创历史新低。中华民族素有“礼仪之邦”的美誉,然而,当历史的车轮匆匆驶入充满活力和希望的二十一世纪时,我们徜徉在极其局限的都市繁华和歌舞升平之中,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却不再有如沐春风,心旷神怡的感觉。仁义廉耻于很多人心目中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金钱和地位。为了金钱的积累和地位的提升,很多人都可以背信弃义,甚至不择手段。贪官污吏的前腐后继,男盗女娼的不计其数,坑蒙拐骗的无处不在,流氓地痞的横行无忌等等社会现象无不显示,当下的中国,社会道德已经堕落到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一个人沉湎于自己的过去,可能会变得郁郁寡欢,不思进取,但忘记过去会更可怕。不仅会麻木不仁,而且会玩世不恭。同样,一个民族过于健忘,尤其是对统治阶级血腥历史的健忘,也会变得寡廉鲜耻,无药可医。号称“代表了最先进文化”的中共,在现实生活中,却有着掩盖历史和篡改历史的恶劣行径。
   
   且不论被人尊为“伟大领袖”的恶魔——毛泽东的功与过孰大孰小,但是,难以让人理解的是,他所谓的“丰功伟绩”为何值得我们的媒体无休无止地歌颂,除却被拍成电视以外,写成书卷的就不一而足。恰恰相反,由他苦心量造的文革苦酒却鲜有人拿出来重新品味的。文革虽说只有不算太长的10年时间,但其历史危害性却空前绝后。作为年青的一代,我们虽然无缘亲历那段阴霾遮日,风声鹤唳的峥嵘岁月,但是,因为良知,因为一种民族责任感和使命感,我们无法回避,也不应该回避这段伤心的历史。我们对这段历史的叙述更不应该是轻描淡写,一笔带过。对它,我们需要刻骨的记忆和深度的反思!即使还有为数不少的人仍在怀念那个可以沐浴着“太阳的光辉”,打着革命的旗号,对无辜生命进行恣意践踏的时代!在资讯渠道发达的今日社会,虽然当局自己也承认文革的错误,但他们却对有关文革的出版物以及一切想要揭露文革真实的信息进行了无情的封杀。
   
   改革开放虽然带来了经济的发展,但由于监督机制的亟不健全,民众和媒体监督权的严重丧失,贪污腐败便应运而生。社会资源分配的严重不公又产生了新的阶级对立。原本以“无产阶级”自居的中共一跃而为最大的利益集团。从此,普通老百姓和权贵阶层便分别走向了通往地狱与天堂的两极世界。
   
   1989年,以首都高校为主导的旨在推动中国政治民主,人民自由,官员廉洁的学生运动虽然轰轰烈烈地展开了,但极为不幸的是,在“枪杆子政权”的残酷镇压下,一个个热血满腔,手无寸铁的无辜学子和市民对祖国的热情只能连同他们的躯体被无情的坦克和机枪击碎。爱国运动在权力主宰一切的中国不但不能被统治阶级所肯定,而且还要被颠倒黑白地强扣上“反革命”的帽子。知道其真相的人,面对强大的暴力系统,只能悲情叹惋,敢怒而不敢言,而更多的人则是被当局的喉舌宣传所蒙蔽,人云亦云地将当年的民主运动和当局一致视为“威胁社会稳定和发展”的“反革命”行为。血腥镇压之后,“六四”的话题以及和“六四”有关的一些人物变得异常敏感,有关书籍在中国大陆一直被视为“禁书”而不许发行,有些人因为参与了当年的民主运动而禁止回国或者被严密监视。更为可笑的是,现在的年轻人(就连名牌大学的博士生)很多都不知道1989年的中国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曾经有个赵紫阳总书记。
   
   对历史的人为割裂正反映出当局当年的镇压行动名不正言不顺,他们无法每天都坚持恬不知耻的歪曲宣传,只得若无其事地对一系列的罪恶历史进行冷处理,企图让人淡忘和全然不知。以维护自己的统治合法性基础,维护专制制度的延续。在官场腐败气焰甚嚣尘上,大多数人都以追名逐利为己任的今天,不知道真实历史的年轻人尚可让人理解,但更为可悲的是,一些人正自觉地选择遗忘。健忘的民族必然寡廉鲜耻,人们对历史的态度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不讲廉耻和荣辱的中国社会。媒体对胡锦涛今年所提出的“八荣八耻”的疯狂鼓噪正在将中国人带进更加不知羞耻的误区。
   
   真讲荣辱和廉耻的话,请从尊重历史开始!
   
   2006年4月7日
   --------------------------
   原载《议报》第245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