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富士康公司与中共“友情”互动]
刘逸明文集
·俄国人该不该为普京靠边站发火?
·朱镕基之子现身乌镇坐实跨界传言?
·谷俊山在候审时为何痛哭流涕?
·中纪委为何详揭湖南群鼠争斗内幕?
·践踏公民自由权利的广州新规非常不得人心
·中国人为何不愿意捐献器官?
·台湾地方选举对中国大陆民主转型的启示
·河北官员自杀背后有哪些疑问?
·唯有实行宪政民主制度才能堵住官员失踪与外逃路径
·冤死呼格的冯志明该不该以死谢天下?
·令计划为何倒在丁书苗案庭审之后?
·河南美女官员自杀背后的隐情
·巨贪被判死缓为何还要鸣冤叫屈?
·令计划是传说中的冷血动物?
·朝鲜士兵枪杀中国夫妇该当何罪?
·什么东西让广州“巨蝇”不敢升官?
·“反贪局长”搂着女人如何反贪?
·章子怡不愿再拍动作戏有何隐情?
·看A片、强奸如何成为优秀教师?
·王岐山怒批书协预示谁该小心了?
·季建业法庭陈述的最大漏洞
·61岁官员逼25岁美女结婚底气何来?
·中纪委女处长为痛批干部隐瞒婚情?
·河北高官梁滨的身体为什么这么好?
·令计划之妻吃空饷害惨了毛晓峰?
·银行行长惨死背后有何隐情?
·中纪委官员空降安徽谁该发抖?
·两干部车震,到底是强奸还是通奸?
·朱镕基变身慈善家让谁蒙羞?
·中国富人为何要到法国巴黎嫖妓?
·春晚小品涉嫌抄袭让冯巩晚节不保?
·“寡妇年”到底能不能结婚?
·王菲在大昭寺前磕头目的何在?
·“京城首贪”遭遇“李鬼”背后的疑问
·吴王孙权为何迷恋鄂州?
·习近平回击一大流行谬论让谁汗颜?
·少将谈郭正钢剑指其父母暗示什么?
·《家暴法》将让中国女人的遭遇更惨
·高官遭记者冷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谢新松和仇和到底是什么关系?
·岳飞的《满江红》是如何写就的?
·杀人焚尸,赵黎平哪来的豹子胆?
·梁子湖之美方能成就武汉之大
·郭正钢为何爱上不漂亮的吴芳芳?
·王岐山的一声长叹暗示什么?
·山西高官病亡后被踢出党警示了谁?
·解开美女上衣的村官到底嫖了没有?
·湖南“失踪”市长为何“病”得不轻?
·车展上的“裸模”都去哪儿了?
·刘少奇长女为何希望孩子远离政治?
·外逃的上海巨贪为何要自投罗网?
·省长夫人死后为何要与烈士过不去?
·16岁少女醉死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剩男和剩女,谁更值得同情?
·刘亚洲为何怒批歌曲《好日子》?
·纪委副书记坠楼背后水有多深?
·和尚酒驾让人想起了多少佛门丑闻?
·聂卫平透露习近平往事有何用意?
·令计划之子为何要化名入读北大?
·湖南官员为何禁不住陌生美女色诱?
·比官员“野鸡文凭”更可恶的是什么?
·薄熙来最大的金主徐明将获释?
·副厅级美艳情妇再证上床能高升?
·周永康上庭为何给人恍如隔世之感?
·金正恩不参加北京大阅兵有何隐情?
·西藏厅官猥亵妇女为何不是强奸未遂?
·碾死村民,地方政府与黑社会何异?
·金正恩突现平壤新机场有何用意?
·抢劫棺材铺能否遏制农村丧葬陋习?
·张曙光如何撂倒年龄悬殊的美女情妇?
·张雨绮王全安离婚背后的隐情
·令计划妹夫缘何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高严外逃后的去向为何至今成谜?
·令计划父母时隔九天去世由谁安葬?
·周本顺被查为何紧邻令计划案节点?
·高僧释永信到底有没有玩女人?
·周本顺被火速免职因撞上什么?
·“西北狼”郭伯雄为何倒在建军节前?
·释永信和女子“通奸笔录”是真是假?
·《人民日报》为何要痛斥“大佬”干政?
·瑞海负责人被控报道为何极不寻常?
·90后男子为何抵不住52岁妇女诱惑?
·浠水三角山:养在深闺人未识
·日本前首相为何病在大阅兵当口?
·女模当街更衣哪里能看到不雅?
·敢讲真话的网络大V信力建为何被拘押?
·赵晋的神秘会所绑架了多少淫乱高官?
·东莞工人一夫多妻到底是真是假?
·刘建超罕见调任中纪委剑指令完成?
·侯耀华等明星为何做虚假广告上瘾?
·郭伯权自己为何不主动下课?
·湖南纪委暗访消息泄露又因“内鬼”?
·湖南官员办公室里向女性“开火”?
·业主维权惨遭镇压说明了什么?
·苏树林的妻子何以身份成谜?
·习近平致金正恩的贺电藏何玄机?
·李东生跟周永康有啥特殊关系?
·赖昌星获保外就医会不会犯众怒?
·层出不穷的爆炸暴露了中国体制性弊端
·拔掉校园KTV的底裤怎能放过嫖客?
·点评《刑法修正案》中的五大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富士康公司与中共“友情”互动

   据媒体报道,深圳鸿富锦精密工业有限公司以名誉侵权纠纷为由向中国《第一财经日报》的两名记者提出总额3,000万人民币索赔,并且要求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查封两名记者的个人财产。此事一经媒体披露,便在社会,尤其是网络社会掀起了轩然大波。面对舆论的一致恶评,富士康母公司鸿海集团深恐产生更大负面影响,于是,在8月30日晚召开高层会议,决定将索赔金额降为一元人民币,并解除对两名记者的财产冻结和追加《第一财经日报》为被告。
   
   笔者之前一直都在深圳工作,在当记者期间,因为将深圳警方抓捕反日游行群众的事情在海外媒体发布,并写了批评共产党的文章,所以去年被深圳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关了81天。出狱之后,我被深圳警察警告:“不得再从事记者工作!”从那时起,我便开始体会到说真话需要付出的代价和做记者的危险性。进行真实客观报道是记者的天职,虽然法律赋予了记者这样的权利,但在独裁专制的舆论环境中,却有不少的潜规则在制约着记者能力的发挥,打击着记者的良知。在中国,只是想做一个混饭吃的记者,确实很容易,如果想做一个地地道道的记者,实在是太难,因为说真话随时都可能丢掉饭碗,甚至是锒铛入狱。
   
   2001年初,因为家里太穷的缘故,我坐上了南下的列车,开始了我的打工生涯,刚开始的时候进了一家日本人开的贸易公司,虽然之前对日本人的印象颇为不好(不公正的舆论宣传所致),但自从和日本人打过交道之后,才知道别人是多么的讲礼貌和讲规矩。不料,公司的情况越来越糟糕,最后不得不离开。后来,我终于又进了一家台湾人开的工厂,原以为台湾是民主社会,台资工厂会比较遵纪守法,谁知在里面每天上班都要十几个小时,即使累得焦头烂额,每个月也只能挣到1,000元左右的工资。既来之,则安之,我仍然在那里坚持。天有不测风云,一天晚上,一个保安要看我的工牌,我给他了,没想到他去投诉说我在睡觉。我当然不服气,后来便找到厂领导澄清事实,但越是澄清,他们越是觉得你不是一个“良民”,后来干脆把你给炒了。

   
   从那以后,我尽量不进台湾人开办的企业,倒不是因为我对台湾人有偏见,而是因为我还听到过很多人对台湾企业的埋怨。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他之前在一家台资厂做品管课长。他曾经对我谈到过那家工厂苛刻的制度、恶劣环境和极低的员工待遇。另外,他对台资企业的台商最不好的印象就是:“台商在大陆普遍好色,经常在外面找小姐,包二奶的更不必说。”和我这位朋友有类似看法的人我还遇到过很多。
   
   也许是受中国腐败社会风气的影响,很多台资企业都沾染上了一些不良风气,比如说,位于深圳横岗的一家大型制鞋厂,他们现在除了有时候象征性地对外正常招工之外,招聘员工的主要渠道却是来源于“熟人”的介绍,被介绍进去的人在进去之前,必须向介绍人付至少1,000元的介绍费。该厂虽然在这方面有些不规矩,但在其它方面却还算做得不错,据说再忙也不许随便加班。而同在深圳的台资企业富士康,虽然规模很大,名声不小,但员工待遇却是外界所想象的。而且,他们在用人方面也是腐败透顶。据在富士康工作的一位普通员工透露,他在进富士康之前也交了1,000元的好处费,每天都加班加点的,一个月还挣不到500元钱。而且其苛刻的规章制度随时都可能让员工蒙受本不该有的损失,甚至被一脚踢开,好让他们再招人赚钱。
   
   笔者曾在失业期间频繁光临深圳市人才大市场,每天都可以看到富士康的几个不修边幅的人在那里坐着招工,据很多求职者反映,那些招工的人素质都非常低,因为对应聘者很不屑一顾,有时候还骂人。笔者曾经去过很多大大小小的人才市场,几乎每一个都有富士康在里面现场招聘或者委托招聘。据在人才市场工作的朋友透露,象富士康这样的知名企业不但不用花钱进人才市场,而且还要赚钱。
   
   自从中共的党组织向资本家开放,富士康便一马当先地成立了中共党支部,其速度之快确实令外界惊讶。在如今这个中共意识形态已经全面破产的年代,这么积极地和中共靠近,不是因为神经错乱,就是因为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毫无疑问,唯利是图的富士康是想通过这种举动去讨好中共,以便中共能在他们侵犯劳工权益的时候网开一面。
   
   据我所知,对所有的外资企业进行比较,台商的口碑最为不好,很多人因为家里实在是太穷才不得不进到自己不满意的企业做工。诸如富士康这样的黑心企业之所以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压榨工人,除了因为自己不讲良心之外,更由于中共的极力保护。在和中共有关部门及有关领导的密切交往中,富士康已经和中共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为了使得双方的利益达到最优化,他们之间必定有很多见不得人的交易。这次冻结《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的账户,便是它们之间“真情”互动的具体体现。据说,富士康还是全球500强企业,从该企业对待员工的苛刻情况以及对待媒体记者的态度来看,其财富的积累充满了不光彩的成分。
   
   正因为有千千万万象富士康这样的黑心企业,中国才被称为世界“血汗工厂”,富士康公司对员工的疯狂压榨以及对媒体记者的无理取闹,是对人类普世价值的公然挑战,这样的企业理当受到舆论的谴责,在尊重人权和劳工权益逐渐成为世界主流的今天,良心丧尽的富士康不知道还能走多远?
   
   2006年9月2日
   
   ----原载《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