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六四”之火向寺院延烧]
刘逸明文集
·十八大前维稳战已打响
·湖南湘潭政府为何叶公好龙?
·中国两会是一场盛大的Party
·汪洋能否“杀出一条血路”?
·本次“两会”上难得的杂音
·两会“议员”到底有没有人有外国国籍?
·温家宝记者招待会的几大看点
·看了《肉蒲团》就要做西门庆?
·薄熙来垮台掀开中国权斗面纱
·赵紫阳重见天日可视作政治风向标?
·从清明节的诡异看中国的政治改革
·不死的流亡者方励之
·政治摇滚明星薄熙来能否全身而退?
·薄熙来之子薄瓜瓜何去何从?
·官员将抵制强拆的村民殴打致死该当何罪?
·中国领导人的肖像特权
·访民送锦旗被拘留羞辱了谁?
·薄熙来窃听高层电话显示其官德败坏
·政改信号还是引蛇出洞?
·圈养活人卖肾,人性之恶还是制度之恶?
·云南爆炸案,无辜死者背黑锅?
·中国会向菲律宾开火吗?
·江泽民遭冷落背后有何政治玄机?
·赖昌星被判无期徒刑毫无悬念
·妻儿不得旁听,对曹海波的审判见不得光?
·杨佳纪录片上映,上海警方为何有话说?
·平反“六四”是历史必然
·摸宝马赢宝马,富人何苦要拿穷人寻开心?
·“六四”二十三周年的平反呼声震撼人心
·应该割掉计划生育这一制度毒瘤
·敏感人士需要对“被自杀”盛行提高警惕
·引产孕妇为何成了“卖国贼”?
·审计风暴与铁道部天价宣传片
·大火真相与网络“谣言”
·没有悬念的李旺阳尸检报告
·村民为何要围攻干部和袭警?
·《新快报》遭整肃传递政治信号?
·中国媒体在夏日迎来严冬
·画地为牢锁不住冯正虎自由的灵魂
·薄熙来与其治下的文字狱
·云南巧家爆炸案,岂能道歉完事?
·金牌大国与“东亚病夫”
·劳教制度该修改还是该废除?
·高官夫人薄谷开来的“免死金牌”
·徐怀谦自杀的可敬与可悲
·江泽民出书与中共“十八大”
·难以遏止的中国贪官外逃之风
·自杀式爆炸为何层出不穷?
·讨伐中宣部,作家失自由
·王立军案官方通报证实四大传言
·警察为何屡屡开枪杀人?
·薄熙来被“双开”后的归宿
·事业单位处分规定泄露了“国家机密”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意味中国文坛崛起?
·没有真相的四川泸州群体事件官方通报
·泸州事件责在“暴民”还是恶警?
·“十八大”能否推动官员财产公开?
·“十八大”权力分配的意外与不意外
·该不该为胡锦涛裸退唱赞歌?
·罪恶深重的劳教制度为何还要延续下去?
·毕节惨剧难止中国孩子噩梦
·层出不穷的中国官员艳照门
·审判非法拘禁者莫漏了幕后黑手
·习近平是否推行政治改革的风向标
·丈母娘在鼓励女儿当二奶?
·大学生李孟阳普法何罪之有?
·力推网络实名制的醉翁之意
·刘逸明:中国的政治改革刻不容缓
·南周事件催生民间新气象
·从禁片播出到《南方周末》惨遭“强奸”
·中国上空的雾霾为何挥之不去?
·难以置信的中国基尼系数
·中国的人大代表代表了什么?
·《看历史》遭停,谈论台湾民主也犯忌?
·中国被称最大“网民监狱”当之无愧
·评截访人员获刑与劳教制度暂停
·相亲遇上按摩小姐该怎么办?
·容得下尖锐批评,为何不释放政治犯?
·春晚为何成了溜须拍马大舞台?
·多少该公开的信息沦为了“国家机密”?
·成龙之怒与毛新宇之怒
·中国的政治改革成为泡影
·维权人士为何成了诈骗嫌疑人?
·城管打人与城管挨打引发的舆论狂潮
·死猪水上漂与舌尖上的中国
·马三家劳教所——中国的人间地狱
·“被精神病”能否因《精神卫生法》而终结?
·少女坠楼为何酿成举世关注的“群体事件”?
·记者在中国依然是高危职业
·国家信访局为访民画饼充饥
·农业部拿中国人作转基因试验?
·强“拆”中国驻外大使馆的行为艺术
·女歌手吴虹飞被刑拘是典型的以言治罪
·法官集体嫖妓重创法治中国美梦
·洋奶粉出丑让中国奶粉抓到了救命稻草?
·权力的狂妄让邓正加死不瞑目
·“七条底线”目的是钳制网民言论自由
·广州警官张胜春被停职说明了什么?
·官方“喉舌”造谣“东京申奥失败”为何无人追究?
·处死夏俊峰进一步撕裂中国社会
·被遗忘的辛亥革命武昌首义功臣徐达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四”之火向寺院延烧

   据媒体报道,曾参与过89民运的圣观法师因在江西省宜春市化成禅寺内为“六四”天安门死难者举行佛法超度仪式,并提倡廉洁奉公,因此被当地官员嫉恨,并于8月24日被大批公安特警押着离开寺庙。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一诚正式下达驱赶圣观法师的批文中不惜构陷圣观法师同三个女人有染。此前,曾前往宜春帮助圣观法师的深圳女律师黄雪涛因为给来势汹汹的警察拍照而被殴打,相机被砸,手机被抢,眼镜也被打掉。
   
   据称,圣观法师俗名徐志强,89民运期间是西安促进民主联合会副会长,他因为积极推动民主运动而在1989年11月被捕,并在陕西省看守所里被关押近一年,2002年皈依佛门,但仍然致力于维护中国公民的基本人权。他自今年1月开始任化成禅寺监院,今年6月4日,圣观法师在化成禅寺内率领北京,深圳居士及宜春信众为“六四”天安门死难者作了一场往生普佛的法事,此事后来引起了宜春市政府和有关部门的严重关注。8月9日,宜春市政府姓何的秘书长和宗教局局长带领七八名国家安全部门的人来到化成禅寺,威逼圣观法师必须离开此地,并给出两种离开方式供他选择,第一种是体面地离开,第二种是采取法律,法规方式让他离开。
   
   作为一名有良知和有真正信仰的佛教徒,圣观法师当然会和上级的威逼抗争到底,自然而然,他所选择的离开方式就是让嫉恨他的人以所谓的法律,法规为理由将他驱逐出寺。虽然官方对他的处置理由冠冕堂皇,但圣观法师却对自己遭遇不幸的原因心知肚明,他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当局就是不希望有一个参与过“六四”的人有众多的信徒,因此找各种借口把他逼走。另据了解,当局为了成功构陷圣观法师,竟然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强行将化成禅寺专卖佛具的女居士带走关押了近十个小时。在关押期间,女居士因为屈打成招,所以不得不承认和圣观法师有染,以此来给圣观法师罗织罪名。

   
   中共推崇的马列主义和有神论格格不入,所以中共对宗教信仰的压制也是由来已久,虽然在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的疯狂蹂躏之后,中国的寺院又重新燃起了袅袅香火,但总而言之,各种传统宗教实际上在中国已经名存实亡。这种局面的形成除了因为传统宗教的一些局限性之外,最根本的原因是中共对宗教自由的无情扼杀。中共一直都将暴力和谎言视为维护其专制统治的法宝,中共对其它意识形态的高度警惕性决定,它不会允许任何一个宗教组织真正的发展壮大,同样,也不会容许一个真正有良知的人在宗教部门担任要职。圣观法师的表现无疑是在和中共的期望背道而驰,所以,他被诬陷和驱逐便是一种必然命运。
   
   当年的民主运动虽然轰轰烈烈,“六四”大屠杀也震惊中外,但在中共的持续歪曲和封杀下,有关那次运动的消息却在国内微乎其微,别说寺庙里的僧尼,就连被称之为“天之骄子”的当代大学生也很少有人知道1989年发生过什么事情,即使有人知道,但多半和官方的说辞如出一辙。“六四”以后,中共对自己意识形态的危机感与日俱增,为了让自己的专制统治更具有威慑力和迷惑性,除了频立恶法和大力发展军队之外,就是在舆论宣传和教育方面更彻底地愚民。很多中国人因为受了中共喉舌媒体的误导以及受到愚民教育的毒害,身处被欺骗,被愚弄,被迫害的境地而不自知,自从有了互联网,一些为数不多的人才逐渐了解到中共的罪恶历史,认清了中共的本质。
   
   在外人的眼中,皈依佛门一直被认为是出世的标志,然而,圣观法师这个曾经投身过89民运的僧人却让我们看到了佛门弟子少有的良知和勇气。他对“六四”的刻骨记忆以及在寺庙里面对“六四”死难者的超度,在世人的面前树立了不朽的丰碑。受中共官场腐败风气的影响,中国社会已经步入了一个全面腐败的时期,就连佛门净地也开始弥漫起龌龊的空气。就在前不久,一条“和尚集体嫖娼”的报道不知使得多少人对当今的佛教届痛心疾首,大失所望。今年4月份,杭州举行了“和谐世界,从心开始”的首界世界佛教论坛,此次论坛的举行,虽然有利于世界各国佛教界之间的交流,但对于建设一个真正的和谐世界却起不到丝毫的促进作用,它最大的作用是帮助中共贴上尊重信仰自由的虚伪标签。在一党独大和主张无神论的中共统治下,要想获得真正的信仰自由可谓是一厢情愿,异想天开。
   
   圣观法师的不幸遭遇再一次暴露了中国佛教协会的丑恶嘴脸和奴才本性。一诚虽为该协会的会长,但他却不是以维护信徒的信仰自由为己任,而是为了迎合中共压制宗教信仰的需要去打击有真正信仰和有良知的佛教徒,他的行为已经彻底背离了佛教的一些基本原则和道德标准。中国佛教协会的行为表明,该组织不过是中国政府的附庸,是中共当局控制宗教自由的有力工具。对圣观法师兴师动众的驱逐足以说明处理他的理由是无中生有,同时也说明中共对还原“六四”真相的深度恐惧。
   
   圣观法师认为,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一诚法师在没有进行任何调查、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就在指控他与三名女居士有染的文件上作批示,是一种犯法的行为。他打算抗争到底,不排除用法律手段解决这个问题。这更能表明一个真正的佛教徒对良知的坚守和对恶势力的无所畏惧,一诚虽为圣观法师的上级,但和圣观法师相形之下,灵魂是何等的低劣和渺小。圣观法师的所作所为是对“六四”死难者的告慰,也是“六四”精神从俗世到佛门传播的具体表现,更是一个真正的佛教徒向佛祖递交的一张满意答卷。恶意的诬陷不但不能让圣观法师背负臭名,反而让我们觉得他的形象更加伟大,更加具有道德的号召力。中国佛教协会的罪恶行径必将随着时光的推移而广为人知,而这个组织本身也必将随着专制政权的土崩瓦解而被钉上历史的耻辱柱!
   
   ----原载《民主中国》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