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江泽民文选》能改变江泽民的形象?]
刘逸明文集
·艾未未“色情照”与官员聚众淫乱
·中国公民的游行示威权将得到尊重?
·要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暴力执法泛滥显示城管体制改革刻不容缓
·中共的面子与中国的国家形象
·“吴法天”的自由与长平的不自由
·大学生版《新闻联播》为何走红?
·胡作非为的问题官员为何能顺利复出?
·形同虚设的中国官员问责制
·乌坎村成检验汪洋政治派别的试金石
·北京出台微博实名制规定传递什么信号?
·金正日到底是谁的朋友?
·中国网络中的哈维尔与金正日
·乌坎村的维权行动能否成为公民运动标杆?
·温家宝讲话能震住地方官吗?
·赖昌星案侦结会不会引起官场恐慌?
·火车票实名制让人欢喜让人忧
·汪洋痛斥“狗官”难改中国官场现状
·用另一种视角看龙票
·从余杰出走看中国异议人士的命运
·台湾用选票打动大陆民众
·《人民日报》还是“愚民日报”?
·邓小平南巡二十年后遭冷遇?
·王立军“调职”背后的玄机
·汪洋高调打黑剑指薄熙来?
·《边城晚报》因言获罪,中国何来新闻自由?
·王立军寻求政治避难彰显官场险恶
·王立军事件让薄熙来前途充满变数
·广东组建“五毛党”能否灭火?
·赵紫阳词条为何昙花一现?
·十八大前维稳战已打响
·湖南湘潭政府为何叶公好龙?
·中国两会是一场盛大的Party
·汪洋能否“杀出一条血路”?
·本次“两会”上难得的杂音
·两会“议员”到底有没有人有外国国籍?
·温家宝记者招待会的几大看点
·看了《肉蒲团》就要做西门庆?
·薄熙来垮台掀开中国权斗面纱
·赵紫阳重见天日可视作政治风向标?
·从清明节的诡异看中国的政治改革
·不死的流亡者方励之
·政治摇滚明星薄熙来能否全身而退?
·薄熙来之子薄瓜瓜何去何从?
·官员将抵制强拆的村民殴打致死该当何罪?
·中国领导人的肖像特权
·访民送锦旗被拘留羞辱了谁?
·薄熙来窃听高层电话显示其官德败坏
·政改信号还是引蛇出洞?
·圈养活人卖肾,人性之恶还是制度之恶?
·云南爆炸案,无辜死者背黑锅?
·中国会向菲律宾开火吗?
·江泽民遭冷落背后有何政治玄机?
·赖昌星被判无期徒刑毫无悬念
·妻儿不得旁听,对曹海波的审判见不得光?
·杨佳纪录片上映,上海警方为何有话说?
·平反“六四”是历史必然
·摸宝马赢宝马,富人何苦要拿穷人寻开心?
·“六四”二十三周年的平反呼声震撼人心
·应该割掉计划生育这一制度毒瘤
·敏感人士需要对“被自杀”盛行提高警惕
·引产孕妇为何成了“卖国贼”?
·审计风暴与铁道部天价宣传片
·大火真相与网络“谣言”
·没有悬念的李旺阳尸检报告
·村民为何要围攻干部和袭警?
·《新快报》遭整肃传递政治信号?
·中国媒体在夏日迎来严冬
·画地为牢锁不住冯正虎自由的灵魂
·薄熙来与其治下的文字狱
·云南巧家爆炸案,岂能道歉完事?
·金牌大国与“东亚病夫”
·劳教制度该修改还是该废除?
·高官夫人薄谷开来的“免死金牌”
·徐怀谦自杀的可敬与可悲
·江泽民出书与中共“十八大”
·难以遏止的中国贪官外逃之风
·自杀式爆炸为何层出不穷?
·讨伐中宣部,作家失自由
·王立军案官方通报证实四大传言
·警察为何屡屡开枪杀人?
·薄熙来被“双开”后的归宿
·事业单位处分规定泄露了“国家机密”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意味中国文坛崛起?
·没有真相的四川泸州群体事件官方通报
·泸州事件责在“暴民”还是恶警?
·“十八大”能否推动官员财产公开?
·“十八大”权力分配的意外与不意外
·该不该为胡锦涛裸退唱赞歌?
·罪恶深重的劳教制度为何还要延续下去?
·毕节惨剧难止中国孩子噩梦
·层出不穷的中国官员艳照门
·审判非法拘禁者莫漏了幕后黑手
·习近平是否推行政治改革的风向标
·丈母娘在鼓励女儿当二奶?
·大学生李孟阳普法何罪之有?
·力推网络实名制的醉翁之意
·刘逸明:中国的政治改革刻不容缓
·南周事件催生民间新气象
·从禁片播出到《南方周末》惨遭“强奸”
·中国上空的雾霾为何挥之不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江泽民文选》能改变江泽民的形象?

   由中共中央文献编辑委员会编辑的《江泽民文选》共三卷已由人民出版社出版,今日起在全国发行。据报道,此书收入了江泽民自一九八零年八月至二零零四年九月间具有代表性和独创性的着作,包括报告、讲话、谈话、文章、信件、批示、命令、题词等,共两百零三篇,很大一部分是首次公开发表。
   
   17年前,“六四”民主运动的惨遭镇压和赵紫阳的政治生命终结,为时任上海市委书记的江泽民在权力上的更上一层楼提供了难得的政治机遇。凭借着之前对中共元老竭力尽智的溜须拍马所换来的“良好”印象,江泽民一举登上了中共党魁的政治颠峰。江泽民是镇压“六四”的最大受益者,因此,在其执政期间,对“六四”的话题格外讳莫如深。不光彩的发家史给他带来了如影随形的权力恐慌,为了巩固其政治地位,在邓小平谢世后的执政时期内,除了“一朝天子一朝臣”地提携自己的心腹加入自己的政治集团外,对舆论的控制,对异议人士的打压,对宗教信徒的迫害也日益严厉。
   
   中共当年夺取政权,舆论宣传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曾经是中共最高统治者的江泽民也深深懂得和善于运用谎言来为证明其执政的“合法”性服务,更知道利用镇压和迫害来维持社会的恐怖气氛,消除所谓的“不稳定因素”。原本以报道事实为原则的新闻媒体,在当今中国社会,已经堕落为最大的谎言制造工厂,在中共的政治荫庇下,与时俱进地进行着对中国人洗脑式的精神摧残。江泽民虽不乏对自己臭名昭着的自知之明,但和中共的前任领导人一样,仍然想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为自己涂脂抹粉。毛泽东恶贯满盈,还要人们把他的语录当成圣经来读诵,呼他“万岁”,对他歌功颂德;邓小平作为镇压“六四”的屠夫民贼,还要自称“人民之子”,封自己为“社会主义的总设计师”;江泽民更是不知羞耻,位子尚未全退,就要把连同标点符号在内几十个字的“三个代表”空洞思想写入中共党章,并要求人民来学习。

   
   江泽民走下军委主席的宝座之后,为了缓解权力一落千丈的尴尬,竟然突发奇想,让洋学者库恩为其树碑立传,文过饰非。《江泽民传》有大几十万字的篇幅,可谓大手笔的“宏篇巨制”。如今,十七大的召开日益临近,为了继续影响中国的政局,刚刚出了一本外交回忆录的他在不到半个月时间内,便隆重推出他的又一部作品——《江泽民文选》。据称,江泽民是中共历任最高领导人中为自己撰写回忆录并公开出版的第一人,此次出版文选虽然在中共的最高领导人出书史上算不上空前绝后,但选在十七大前中共官场权力斗争异常激烈和上海帮权势江河日下的时刻出书,实在是耐人寻味。据外界推测,江泽民的此举除了想为自己的政治集团加持能量之外,还想让自己在中共的党史上树立毛泽东和邓小平式的所谓崇高威望。
   
   因为是踩着“六四”死难者的鲜血上台的,因此,江泽民的自传和文选都不可避免地会涉及到“六四”和赵紫阳。《江泽民传》中对“六四”的描述不但是一笔带过,而且对“六四”的定性和从前相比并未发生根本性的改变,仍然把当年学生和市民的爱国举动说成是不怀好意的“动乱”和“政治风波”,而今天的《江泽民文选》中对赵紫阳的结论和评价更是不符合实际。已故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在被软禁期间曾致函包括江泽民在内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要求平反“六四”,此事在党内引起了极大反响,而今天出版的江泽民文选,也证实了此事以及当时江泽民的忧虑。江泽民曾在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的讲话中多次批评因“六四”事件而遭罢黜的赵紫阳犯了严重错误。事到如今,江泽民仍然坚持他当年的观点,《江泽民文选》第一卷称当年的民主运动和“六四”事件是给党和国家带来巨大灾难的动乱和反革命暴乱,并称他的前任总书记赵紫阳背离和放弃了四项基本原则,怂恿和助长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泛滥。分析人士认为,《江泽民文选》中对赵紫阳的结论和评价既不符合实际,又是在对20世纪80年代的大好形势抹黑。
   
   另外,今天出版的《江泽民文选》还首次透露了1999年中共高层下决心镇压法轮功的原因。众所周知,镇压法轮功是继文革和“六四”之后,中共在中国大地上所制造的又一次巨大的人权灾难。《江泽民文选》第二卷中披露,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学员在中南海外静坐的当天,江泽民曾给中共高层写信说,法轮功“人不知、鬼不觉,突然在党和国家权力中心的大门周围聚集了一万多人,围了整整一天,其组织纪律之严密,信息传递之迅速,实属罕见。”信中还称法轮功学员的那次行动“是1989年那场政治风波以来在北京地区发生的群体性事件中人数最多的一次”。自从1999年7月份中共取缔法轮功以来,据有关媒体报道,因为修炼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信众已经达到大约3000人,陷狱的和遭受不同程度迫害的更是不计其数。据香港的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透露,当年取缔法轮功组织并非中央的集体意志,而是江泽民独断专行的结果。毫无疑问,镇压法轮功是江泽民执政期间最大的污点,他对法轮功的痛恨并非出于对法轮功的理性认识,而是觉得法轮功对中共的统治构成威胁。
   
   据有关媒体透露,在当年“六四”大屠杀之前,江泽民曾建议当时的中共高层采取行动镇压学生和市民,因此,他虽然对“六四”没有直接的责任,但却也难辞其咎。在江泽民统治中国的十几年时间里面,腐败问题日益严重,底层百姓更是民不聊生。公道自在人心,历史岂容扭曲?不管库恩的《江泽民传》以及江泽民的回忆录和《江泽民文选》把江泽民描绘得如何英明伟大,完美无缺,它都终究无法抗拒时间还原历史和还原江泽民本来面目的力量。诗人臧克家有首诗中有这样几句:“有的人把名字刻在石头上,想不朽,有的人为人民作牛作马,人民永远记住他”。这几句诗可以说是对江泽民最合适且最有力的讽刺。
   
   每出一本有关江泽民的书,中国媒体都会自然而然和心甘情愿地帮助宣传炒作,和中共的最高宣传机构保持一致,这将非常不利于人们对历史和对江泽民进行正确地认识。民主大潮已经势不可挡,在不久的将来,当专制统治已成往事时,谎言再起,有谁共鸣?
   
   2006年8月10日
   --------------------------
   原载《议报》第263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