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请尊重独立笔会]
陆文文集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荣耻
·陆文:论夜郎朝廷的人缘
·陆文:阴曹保肾大会综述
·陆文:高知晟走往何处?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罚款
·陆文:何谓夜郎国坏分子
·陆文:跟裸女聊绿肆赔偿
·陆文:夜郎制服万寿无疆
·陆文:穿制服的菲丽丝问候扬天水
·陆文:梦莲(畸恋小说)
·陆文:请尊重独立笔会
·陆文:谁给了我电脑病毒
·陆文:夜郎爱抓残疾人
·陆文:解析张国堂心理
·陆文:酷爱现金的王将军
·陆文:夜郎迄今小儿科
·陆文:福尔摩斯论高莺莺
·陆文:谁想杀死世纪中国
·陆文:常熟城管即时动态
·陆文:湘阴血案震憾人心
·陆文:还昝爱宗电脑主机
·陆文:抓捕高知晟得失论
·陆文:夜郎城管攻防须知
·陆文:夹边沟右派的食谱
·陆文:宜兴警方拘留两位维权工人
·陆文:论诞生英雄的难度
·陆文:跟菲丽丝聊陈粮芋
·陆文:避免因失忆而坐牢
·陆文:力虹是我们的兄弟
·陆文:吸血鬼宜兴张国清
·陆文:耕田好手胡兰成
·陆文:估计高智晟没屈服
·陆文:跟番婆聊胡氏宗祠
·陆文:假如铁凝是我妹妹
·陆文:缠绵于江边的墓园
·陆文:某记者的角色转换
·陆文:跟菲丽丝聊高智晟
·陆文:菲丽丝给我的情诗
·陆文:倒霉鬼──郭飞雄
·陆文:我眼中的叶兆言
·陆文:跟菲丽丝聊张鹤慈
·陆文:写作跟赌博的风险评估
·陆文:笔会不是拳击沙包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
·陆文:论滑脚美国的李劼
·陆文:论拆迁的攻防技术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股市
·陆文:严正学案庭审印象
·陆文:莫巨烽男根惹了谁
·陆文:关于结扎的梁祝通信
·陆文:从股市看朝廷困境
·陆文:从西班牙女郎说起
·陆文:垂帘听政惹的祸
·陆文:教你如何股市输钱
·陆文:我小说中的性描写
·陆文:仁泯弊是什么东西
·陆文:打了耳光分稻谷
·陆文:胡氏宗祠实地组照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洗脑
·陆文:论朝廷的防卫过当
·陆文:十乞大与夜郎网役
·陆文:论夜郎词语的奥妙
·陆文:应付衙役盘查须知
·陆文:夜郎股市五把刀
·陆文:苦人儿──郭飞雄
·陆文:跟菲丽丝聊纪念堂
·陆文:今天国安请我吃茶
·陆文:跟老咸菜谈中石油
·陆文:试论汉语的捣浆糊
·陆文:跟菲丽丝聊裸照门
·陆文:老鼠独白
·陆文:衙役喜欢夜捉人
·陆文:西藏是只烫手山芋
·陆文:夜郎的将军与烈士
·陆文:房屋维权声明
·陆文:跟菲丽丝聊大小便
·陆文:夜郎的灾变及对策
·陆文:来自林昭墓地的最新报道
·陆文:跟菲丽丝聊夜郎地震
·陆文:我在夜郎的生存诀窍
·陆文:从劳动中建立爱情
·陆文:杨佳带给衙役的阴影
·陆文:试想杨佳传唤后的处境
·陆文:三年饿肚皮经过
·陆文:夜郎衙役欺软怕硬
·陆文:论杨佳的历史地位
·陆文:奥运会──权贵的盛宴
·陆文:我嫖篇(游戏仿作)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5)
·陆文:衙役的移花接木与抵赖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9)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0)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请尊重独立笔会

   陆文:请尊重独立笔会
   
    大家知道,独立中文笔会是个不分种族和阶级的作家行会,它是国际笔会的下属组织,但不是个政治组织,凡是动笔头的,且有一定成就或水准的,都可以申请加入该笔会。不管你有何政治倾向、有何宗教信仰,哪怕是共产党员、轮子功学员,只要符合条件,独立中文笔会均来者不拒。
    然而,最近网上看见一轮子学员,出言不逊,对笔会“重槌棒喝”、肆意“槌敲”。这学员自称注意安全,“过马路一定要走横道线”,也注意卫生,“吐痰非要进痰盂”,可说话一点不卫生,也不注意安全。他自称比王力雄还“聪明”一点,讥笑他早年参加“有(由)中共党委领导的中国作协”。还说作家不读《九评》、不搞不声援“三退”,便是自恋,号召作家跟中共叫板,理由是不该在“共产党和法轮功的正邪决战中骑墙”。他公然声称:“不敢介入政治的中文作家是不配称为独立中文作家的”。最可恶的是,他还影射攻击:“独立笔会”是中共给资金占有股份的“官办民营”企业。
    由于该人只是网络写手,又是弱势群体中的一员,倒霉时,不仅要劳教、上老虎凳,而且五脏六腑有时候也要惨遭人家的掠夺,以致我同情曾写了篇《电棍子的爱》以作声援,因此我对他的批评不会刻薄。只是就我所理解的告诉他:正像郁达夫所说的,作家不是战士。该笔会也不是政治组织,更不是战斗组织。作家应关注现实,同情民间疾苦,但不等于加入政治。即便加入政治,也是作家本人服从内心的召唤,并非出于谁的指使、谁的命令。另外,独立笔会的成员没有阅读粗制滥造、漏洞百出的《九评》的义务,也没有接到国际笔会有关这方面的通知。那些充满党文化、文革暴力话语的所谓的“正邪”、“决战”,也不能由一人说了算,这需要赢得大家的共识和通过历史检验。由于轮子功目前处于劣势状态,在此我不落井下石,像他那样说三道四了。不过,我的立场可以告诉他:我眼前没敌人,也不想流血,追求自由民主也是渐进的,并采用非暴力形式。还有,你们的“传九退三”跟“八荣八耻”都是政治说教,都是一个路子,一对孪生兄弟。

    我承认轮子对中国自由民主的发展所作的贡献,也晓得多亏了他们的软件,才可以让大家在互联网上漫游,这也是我对轮子心怀感激、投鼠忌器的原因。但唯我独尊,排斥异己,逼着大家做轮子学轮子、向轮子看齐的做法,让人厌恶,这让我想起了过去的学习“老三篇”。在我眼里,这只心胸狭窄的轮子,有点像洪秀全的“拜上帝会”,一旦得势,弄得不巧跟目前的执政党没什么两样。
    这个说话没有轻重的人,行文中,前后用了两次“呵呵”,十分阴毒,一点不与人为善,真不知他的修养在何处,轮子炼在什么地方。他不但挑拨笔会跟民运志士的关系,而且还煽动笔会成员退出笔会。他居然还说:“如果没有三退的人,绝对不可以作笔会领导!”这种口气,哪儿像个提倡“真善忍”的轮子功学员,倒像个骑在独立笔会头上拉屎撒尿的太上皇了。在此我要说:世上没有绝对的事,希望他不要以法轮功组织的模式来要求独立中文笔会。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大家互不干涉,请自重。再这么肆意攻击,休怪我对轮子功也说三道四。
   
   江苏/陆文
   06、6、4
   
   
   
   
   附此人的攻击原文:
   
   唐子:重槌棒喝:拒绝“独立”笔会!
   
    去年底就想对所谓“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写点文字,诸多思虑,终没动笔。近来由余杰、王怡的王伦之小梁山情怀引发拒郭事件,批评之箭透过两位头儿也穿射到独立笔会。当时,我之笔矛没有投射笔会,考虑的是一事归事,拒郭本身与独立笔会无关。现在拒郭纷争基本平息,我觉得对“独立”笔会该说点什么了。
    唐子向来不说则已,说就不含糊。我要重槌棒喝:拒绝“独立”笔会!
    此文虽说点射的是笔会,但槌敲的却是作家。这如同我们讨伐中共,须批评国民和党员的奴性一样。中国独立作家必须独立于中共!否则,何来独立笔会?我是去年七、八月之际才知道有个“独立”笔会,当时我以为是真的独立笔会,十分心仪。后来,了解“独立”笔会现在的头儿对民运人士的写作者很排挤,更发现我所知道“独立”作家多数都没读过或读懂《九评》,没有“三退”的弃共行动,有的甚至连个声援的态度都没有。当然,这些作家以其文才随便可以找个理由说他不需要这样做,但这些理由在我看来都是自恋式的,不具有事实的和逻辑的说服力。因为说来说去,这些拒绝传九退三的作家都是在共产党和法轮功的正邪决战中骑墙,对法轮功保持骄矜的距离,对共产党有驯服的亲近表示。透明地说,这些作家在这场道解中共的正邪心灵之战中的态度是:不与法轮功合作,却与共产党合作——批九评说中共不方便说的话,拒三退支持中共苟延残喘。孔子复礼首先要正名,看独立作家也一样有正名问题。这些作家真的不独立。
    这些“独立”作家以往最爱以“非政治化”的理由来说他们为何要回避法轮功问题,当成他们拒绝传九退三活动和阻挠民运人士作家入会或进入领导层的充分理由。实际上这些理由不仅没有逻辑上的充足性,更在悄然地从根本上改变独立笔会的独立性质。事实上,不敢介入政治的中文作家是不配称为独立中文作家的。由这样的作家为成员主流或上层主导的笔会怎么可能不让独立打上引号?
    当然,如果这个所谓“独立”笔会是中共给资金占有股份的“官办民营”企业,我的批评对笔会及其头儿们的批评就是无的放矢,他们原本就该这样挂着独立牌子骗人,就像三自教会和佛教协会一样。但据说笔会的“上司”是国际笔会,如果国际笔会于“独立”笔会的关系如同梵蒂纲跟天主教的关系,那么“独立”笔会目前的运作情况和头儿们的“党教”化意识就需要有人来点击。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如果不认同并要“划清界线”的民运人士作家有王炳章、杨建利、张林、郑贻春等人,欲排除我这个被莫须有的称为“法轮功愤青作者”的网络写手(实际上我还不只是网上的写手,我是在官方出版社出过书的,但没去拿稿费,也没加入那个有中共党委领导的中国作协,比王力雄还“聪明”一点,呵呵),这就绝非独立笔会。这样的笔会不要加入要退出,要拒绝并以拒绝或退出为荣,让喜欢在中共面前弯着腰看脸色设底线说话的人去自恋去吧。
    既然“独立“笔会要将有民运背景者拒之于门外,借给笔会会员带来危险之名以维护国内外同时享有的利益和特权,贵州地区的芦勇祥、方家华、莫建刚、曾宁、李任科、廖双元、黄燕明等人,又何必非要加入呢?为什么不选择拒绝做这样的“独立”作家!为什么流浪诗人黄翔不选择退出“独立”中文作家笔会? "独立笔会”如果是准官方文学组织,这样的组织就不该加入!误入者应该退出。
    标榜“独立”于官方的作家组织,却以“艺术性差”的理由,敢于“枪杀”充满自由精神的专制叛逆者杨春光,头儿们向官方、准官方文人、学者示好,受压制的作者、作家们为什么要屈身加入这样的笔会?这难道是我们的党组织?所谓“独立”笔会看不见“独立”精神,对“党文化”没有自觉的清除意识。如此有独立之名却无独立之实的笔会组织,受中共打压的作者、作家为什么要认同?
    如果要争取这样的笔会名副其实,就要坚决地把那些不敢跟中共叫板的所谓独立作家从领导位置上逐下来,当会员可以,改变了立场再谋求领导位置也可以,但目前这样的表现就不行。恕我直言:如果没有三退的人,绝对不可以作笔会领导!顺从“极权体制”的“独立作家”,是万万不能占据独立笔会领导地位的。因为他们做的事情就是使这样的组织成为准官方性质的组织,而不能真正独立,不能真正地以笔以文去支持和从事自由民主的事业。不能点中共百会、太阳、会阴、命门死穴。我以为,不径直向邪恶挑战的作家,不能在独立笔会里滥竽充数!
    我知道我此文会得罪一些人,但事关除灭中共的问题,事关清除中共在海内外各种组织里的影响力和人们头脑里被它的文化教育充分地渗透过的邪知毒素,我不得不这样做,而且说得非常的透明。如此,遭到反批评也是自然的。我真诚地欢迎。不过,我事先要声明的是:请不要拿法轮功跟我说话,说些什么谁谁谁怎么不管我的烧话。对于既不了解法轮功(没有读懂《转法轮》和《九评共产党》),也不了解我唐子(没有认真读过我一年来网上传九退三的文章)的自以为是者,我可能懒得理睬。对于那些拿风车当骑士戳的堂?诘诃德,恕我不作回应,决不是我理屈词穷,而是我要传九退三,没有时间去辩正这或那教人认识我是谁。
    真要知道我是谁,也不难。细细读过我所有的文字,你如果是个读书人,就当能够猜得出我是谁了。如果你读书受限并灵智未开,非要依靠眼睛,那么你在中国城市里睁大眼睛,看见那过马路一定要走横道线,吐痰非要进痰盂的人(这样的人在中国几百个城市里合起来不到100个),那很可能就是我。呵呵……
    独立作家们,请在传九退三问题上显出真正独立的本色来!唐子将为你击掌!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