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穿制服的菲丽丝问候扬天水]
陆文文集
·飞扬的尘土(上,语言实验小说)
·飞扬的尘土(中)
·陆文:飞扬的尘土(下)
·陆文:我没法应付网络骚扰
·陆文:冼岩的为人及文风
·陆文:情色与盒饭(小说)
·陆文:擒拿嫖客记
·陆文:空手道老手
·陆文:给王斌余的明信片
·陆文:关于李敖的随想
·陆文:改名换旗号之漫话
·陆文:没想到D旗改革吧
·陆文:巴金死后的洗牌
·陆文:有何必要抓施晓渝
·陆文:有关今遁工程内参
·陆文:王晓明作品印象
·漫题棋生君/汪瑞璋
·陆文:擦鞋女自白
·陆文:跟婆罗洲女友裸聊
·陆文:性生活从推油开始
·陆文:吃野食以嫖娼结束
·陆文:夜郎国印象记
·陆文:给施晓渝的公开信
·陆文:夜郎国又一风波
·陆文:我眼中的刘宾雁
·周恩来:跟张国焘比腿功
·陆文:给无界浏览公开信
·陆文:傻瓜才跟踪高知晟
·陆文:电棍子的爱
·陆文:论酷刑的多种样式
·陆文:乌有乡圈地见闻录
·陆文:我眼中的锦衣卫
·陆文:高人预测中华前程
·陆文:都是张德江惹的祸
·陆文:对付高知晟的方案
·陆文:关于绝食随想录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性事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汉语
·陆文:富婆养和尚玩面首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荣耻
·陆文:论夜郎朝廷的人缘
·陆文:阴曹保肾大会综述
·陆文:高知晟走往何处?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罚款
·陆文:何谓夜郎国坏分子
·陆文:跟裸女聊绿肆赔偿
·陆文:夜郎制服万寿无疆
·陆文:穿制服的菲丽丝问候扬天水
·陆文:梦莲(畸恋小说)
·陆文:请尊重独立笔会
·陆文:谁给了我电脑病毒
·陆文:夜郎爱抓残疾人
·陆文:解析张国堂心理
·陆文:酷爱现金的王将军
·陆文:夜郎迄今小儿科
·陆文:福尔摩斯论高莺莺
·陆文:谁想杀死世纪中国
·陆文:常熟城管即时动态
·陆文:湘阴血案震憾人心
·陆文:还昝爱宗电脑主机
·陆文:抓捕高知晟得失论
·陆文:夜郎城管攻防须知
·陆文:夹边沟右派的食谱
·陆文:宜兴警方拘留两位维权工人
·陆文:论诞生英雄的难度
·陆文:跟菲丽丝聊陈粮芋
·陆文:避免因失忆而坐牢
·陆文:力虹是我们的兄弟
·陆文:吸血鬼宜兴张国清
·陆文:耕田好手胡兰成
·陆文:估计高智晟没屈服
·陆文:跟番婆聊胡氏宗祠
·陆文:假如铁凝是我妹妹
·陆文:缠绵于江边的墓园
·陆文:某记者的角色转换
·陆文:跟菲丽丝聊高智晟
·陆文:菲丽丝给我的情诗
·陆文:倒霉鬼──郭飞雄
·陆文:我眼中的叶兆言
·陆文:跟菲丽丝聊张鹤慈
·陆文:写作跟赌博的风险评估
·陆文:笔会不是拳击沙包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
·陆文:论滑脚美国的李劼
·陆文:论拆迁的攻防技术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股市
·陆文:严正学案庭审印象
·陆文:莫巨烽男根惹了谁
·陆文:关于结扎的梁祝通信
·陆文:从股市看朝廷困境
·陆文:从西班牙女郎说起
·陆文:垂帘听政惹的祸
·陆文:教你如何股市输钱
·陆文:我小说中的性描写
·陆文:仁泯弊是什么东西
·陆文:打了耳光分稻谷
·陆文:胡氏宗祠实地组照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洗脑
·陆文:虎口夺食
·陆文:论朝廷的防卫过当
·陆文:十乞大与夜郎网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穿制服的菲丽丝问候扬天水

   
   
    在我记忆中,菲丽丝出台总是一身白肉,至多胸前乳罩,下身三角裤。今晚到了裸聊约定时刻,眼前的她,居然将胴体像棕子那样包得密不通风。一身军服,胸前斜挂武装带,腰间扎了根皮带,并插了支驳壳枪,头上还戴了顶美式船形帽。最让我惊奇的,她胳膊还套了只印有镰刀斧头的红袖章。那一瞬间,我仿佛又见到大中华的红卫兵女将。菲丽丝朝我媚笑一下,送了个飞吻,然后扶住电脑桌,做了个吴清华式的踢腿动作。由于动作力度过大,再加上身体失衡,摄像头禁不住颤抖,她因此模糊成了水中的倒影。
    我对菲丽丝说,好了好了,宁愿你一身渔装,也不想看见貌似军装、道貌岸然的制服。你不知道有个同行叫扬天水的,今年被穿制服的捉了去,现判12年徒刑。有了制服的威慑和阴影,今晚我很难启动,进入角色,估计三粒伟哥也不能使我雄风再起。
    制服是草民的大敌,也是囚服的克星。菲丽丝,民众晓得社会是动物世界,自己是制服的食物链;也晓得不穿制服,堂而皇之加入外国国籍没事,就像盾小瓶及高干的子孙那样,但千万不能像吃官司的夜郎李老师那样,明明走不出国门,还打肿脸充胖子,说:“精神上要加入美国国籍”;也晓得执政的组织可以不注册登记,而草民心里想待政策允许,再组建社团可要坐班房,就像杠苏那位扬天水先生。

    倒运的扬天水,这么温文尔雅的书生,理性至上的志士,舞文弄墨的同行,上次吃了十年官司,吃得妻离子散,四处流浪,这次又吃十二年官司。估计这次,其中一个原因,诗人狮涛在牢里加工首饰的活儿太忙,人手不够,衙役才不得不邀请扬天水。照这般吃官司,前前后后22年官司,杨天水要把牢底坐穿,变成吃官司的专业户了。其实既然判12年,何在乎再多判2年,这样可凑满14年。10年+14年=24年。刚巧三个八年,打败东洋人时间的三倍。我不晓得刑满出狱,扬先生能否到达退休年龄。如果到的话,夜郎国又多了个雨果《悲惨世界》里的冉阿让了。
    菲丽丝说,对不起,我没想到你心境如此恶劣。请代我向扬天水先生问好,就说婆罗洲的菲丽丝牵挂他的命运,并诅咒决定判他徒刑的人断子绝孙!永世不昌!来日清算!我回答:我不会劫狱,又不是鼓上蚤时迁,没法将这信息传递。菲丽丝说,可以网上发布,反正你老是将我俩的私事公布于众。沉默一会,她转移话题,安慰我说:既然不喜欢制服,我脱了。说完,解开纽扣皮带,面前又是一个晶莹白晰的菲丽丝。原来内衣没穿。菲丽丝自恋地摸了摸胸前的那个,然后问我,你何以不喜欢军装、不喜欢制服。
    我说,盘点大半生,发现所受的苦难和麻烦都来自于穿制服的,你还会对他们有好感吗?不仅我不喜欢,恐怕夜郎所有被压迫者都不喜欢。汉语中许多渗透血泪的字眼都跟制服有关。比如:威严、暴力、戒严、执法、权力、命令、扫射、围堵、双规、监视,还有跟踪、外调、清查、扣押、查封、搜捕、档案、冻结存款、不准出国,以及关押、内控、通缉、监狱、报告、邪教、传讯、判刑、处决、罚款、通告、通牒、秋后算账、刑讯逼供……
    猪之间彼此晓得底细,再加上势均力敌,一般不会产生征服与被征服、虐待与被虐待的关系。唯有拿破仑,或某群猪披了狼皮虎皮,再拿了鞭子,拿了算盘,告诉人们一加一等于三,四只脚比两只脚好,才能对同类者杀戮统治。这大概是制服跟电棍子、肿先部的由来。
   在夜郎,你算不清有多少人穿制服,有多少人戴大盖帽,有多少人一天到晚开着“呜呜呜”捉扬天水的车子。在我印象里,至少有这些部门:警察、检察、法官、工商、税务、交警、武警、军队、水运、城管、稽查、土管……
    穿了制服,可以横行夜郎,或动手打人,或判人死刑,或请人罚款、或索取贿赂。如果你刚巧太山玩,穿制服的也可以叫你原地蹲下,不要探头探脑。假使再令你双手抱住脑壳,皇上眼里的封禅之地──太山,则成了戆大花钱呆的留置室。不知怎的,不管草民如何身强力壮、口如悬河,看见制服就中风瘫痪、哑口无言。
    那些穿了制服,拿了电棍的,觉得优势不够,审判嫌疑犯还搭了高台。他们高高在上的指手划脚。而等待宰割的扬天水们,只能穿了囚服,在台下接受判决。有谁在法庭上公开提出抗议,则以藐视法庭罪驱逐出庭,甚至拘留。
    我发现两个奇怪现象:一是,穿制服的,都是对草民直接下手的;二是,没权的人没缘份穿制服,而最有权的人不屑穿制服。就像毛润滋,盾小瓶、杠泽泯,他们通常不穿什么制服,也不拿什么电棍,只要说说毛泽冬思想,唱唱盾小瓶理论,戴戴三只手表,念念自己的“三官经”,照样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江苏/陆文
    2006、5、1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