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吸血鬼宜兴张国清]
陆文文集
·陆文:我眼中的叶兆言
·陆文:跟菲丽丝聊张鹤慈
·陆文:写作跟赌博的风险评估
·陆文:笔会不是拳击沙包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
·陆文:论滑脚美国的李劼
·陆文:论拆迁的攻防技术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股市
·陆文:严正学案庭审印象
·陆文:莫巨烽男根惹了谁
·陆文:关于结扎的梁祝通信
·陆文:从股市看朝廷困境
·陆文:从西班牙女郎说起
·陆文:垂帘听政惹的祸
·陆文:教你如何股市输钱
·陆文:我小说中的性描写
·陆文:仁泯弊是什么东西
·陆文:打了耳光分稻谷
·陆文:胡氏宗祠实地组照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洗脑
·陆文:虎口夺食
·陆文:论朝廷的防卫过当
·陆文:十乞大与夜郎网役
·陆文:论夜郎词语的奥妙
·陆文:应付衙役盘查须知
·陆文:夜郎股市五把刀
·陆文:苦人儿──郭飞雄
·陆文:跟菲丽丝聊纪念堂
·陆文:今天国安请我吃茶
·陆文:跟老咸菜谈中石油
·陆文:试论汉语的捣浆糊
·陆文:跟菲丽丝聊裸照门
·陆文:老鼠独白
·陆文:衙役喜欢夜捉人
·陆文:西藏是只烫手山芋
·陆文:夜郎的将军与烈士
·陆文:房屋维权声明
·陆文:跟菲丽丝聊大小便
·陆文:夜郎的灾变及对策
·陆文:来自林昭墓地的最新报道
·陆文:跟菲丽丝聊夜郎地震
·陆文:我在夜郎的生存诀窍
·陆文:从劳动中建立爱情
·陆文:杨佳带给衙役的阴影
·陆文:试想杨佳传唤后的处境
·陆文:三年饿肚皮经过
·陆文:夜郎衙役欺软怕硬
·陆文:论杨佳的历史地位
·陆文:奥运会──权贵的盛宴
·陆文:我嫖篇(游戏仿作)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5)
·陆文:衙役的移花接木与抵赖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9)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0)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5)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尾声)
·陆文:跟胡先生聊刘晓波
·陆文:今天国安找我谈话
·陆文:《万古流芳》创作花絮
·陆文:跟君主聊零八宪章
·陆文:最极致的夜郎酷刑
·陆文:情人节感言(游戏笔墨)
·陆文:夜郎衙役死要铜钿
·陆文:衙役背后的监控手段
·陆文:舅妈项扣宝的丧事
·陆文:我怎样成为洋葱头的
·陆文:孙文广三根肋骨惹了谁
·陆文:锦衣卫如此保护江棋生
·陆文:杨铁锅家的贼狗
·陆文:邓小瓶拆供采当台脚
·陆文:论邓玉娇的生存困境
·陆文:今天三个协警探脚路
·陆文:二傻其人与写作
·陆文:杯弓蛇影的六四忌日
·陆文:试析逮捕刘晓波之动机
·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陆文:给全国盗贼的公开信
·陆文:跟菲丽丝聊汉语词性
·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陆文:谁剥夺了江棋生的退休金
·陆文:江苏常熟强拆迁目击记
·陆文:跟菲丽丝聊强拆迁
·陆文:胡乱执政要出事的
·陆文:我党早年的征兵艺术
·陆文:论袁警官的笔录技术
·陆文:夜郎衙役频频失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吸血鬼宜兴张国清

   
   
    在吞并国有资产过程中,我耳闻目睹一系列高手的造假窍门。不外乎贿赂官员,攻守同盟,做假账,隐瞒国有资产,在改制过程中以难以想像的超低价收购。第一步成功了,则想方设法擒拿职工股份。或利用职工短视,急于兑现,低价收买;或以威逼手段,比如下岗歇生意,迫害亲属,送拘留所……,以迫使职工就范。
    然而这些花招,在张国清眼里均是小菜一碟。此人乃加拿大籍华人,经过系统的空手道训练。在新加坡“亚州环保控股投资公司”任监事时,就小试牛刀。该公司上市的时候,公司实际欠银行几百万贷款还不起,硬是靠做假帐,虚假销售、虚假赢利,以欺骗股民。
    近年他又看中宜兴市江苏鹏鹞药业有限公司。利用原公司领导王春林的幼稚,他钻了空子,成了个该公司的法人代表。他所谓的外资,就是到账验资后就拿走。他亲口对下面的两位副总讲,“这118.8万美元是我从国外借来的,该款到帐验资后就要拿走,你们对外不要讲。”

    张国清夺得了该公司领导权后,随后着手一步步吞并职工股权。他根本没有召开持股职工大会,硬伪造开会日期和地点,用假签名到工商局登记。将职工原始股份240万中的80万转给他。这80万股是张国清欺诈退休和内退职工强行收购下来的,而且只退股本金,不退配股金。用40万元买下了80万元股份。并且,用于收购职工股份的40万元资金,不是他私人出资,是鹏鹞药业帐户上的钱,属于所有股东的钱。
    隔了几个月,张国清在持股职工无一人知道的情况下,又决定,将所有职工原始股份160万元转成80万元债务,再次侵占职工股金80万元。为达到目的,再次伪造开会日期和地点,全部用假签名到工商局登记。职工的股份被全部夺走。
    剥夺了职工的股权后,他随手驱逐他的恩人王春林,将原属于鹏鹞药业的一幢六层楼房来收购他的股份。而这楼房其实也是全体股东的资产。
    摆平了王春林,他随后以各种手段收拾排挤几位副总,让他们在厂里站不住脚跟,只好办手续识相离厂。
    吃独食,我经常看到。不过,像张国清这么大规模的吃独食,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中下层干部不说,连高层干部,他的副手都喝不到蜜糖,给他一脚踢,这倒是张国清的独创。
    张国清是否孤家寡人,上面有没有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该公司一百多位职工去市政府上访,为此衙役打人,并有两个职工拘留。还有,据说张国清赶走了不愿做假帐的财务科长,又提拔了个亲信代替。花40多万元为她购车,又出钱为她购别墅。这么做,张国清算是怜香惜玉呢,还是扒皮夹子、做强盗时实在需要有个帮手?
    另外,从1997年改制以来,公司从来没有向职工股民公布过财务帐日,以及每年赢利情况,也从来没有召开过一次股东大会。
    当职工联合起来要求张国清对职工股份转为债务一事作出解释时,张国清躲起来,不与职工见面。事后串通衙役,传讯带头职工,叫其写检查,按手印,还开除了三名职工。当劳动仲裁机关对三名职工作出复工决定后,张国清拒不接受。还从鹏鹞总部调来书记一名,专门排查写上访材料的职工和在上访材料上签字的职工,对其进行打击报复和人身迫害。而这些工人每月只有500多元工资,星期六、星期天加班不给加班费,连这一点点可怜的股金张国清都不放过。
    像这种造假专家以如此拙劣、残酷的手段吞并国有资产,明摆着要吃官司,可我不知宜兴市政府有何打算,江苏省领导有啥看法,难道胡温两位先生真的愿意让这些人在大陆胡作非为?难道大陆真的是海盗吸血鬼的乐园?
   
   江苏/陆文
   2006、10、24
   
   说明:详情可见刊登于博讯网站上的文章:《关于宜兴张国清非法侵占职工股份的控告信》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