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夜郎城管攻防须知]
陆文文集
·陆文:试论汉语的捣浆糊
·陆文:跟菲丽丝聊裸照门
·陆文:老鼠独白
·陆文:衙役喜欢夜捉人
·陆文:西藏是只烫手山芋
·陆文:夜郎的将军与烈士
·陆文:房屋维权声明
·陆文:跟菲丽丝聊大小便
·陆文:夜郎的灾变及对策
·陆文:来自林昭墓地的最新报道
·陆文:跟菲丽丝聊夜郎地震
·陆文:我在夜郎的生存诀窍
·陆文:从劳动中建立爱情
·陆文:杨佳带给衙役的阴影
·陆文:试想杨佳传唤后的处境
·陆文:三年饿肚皮经过
·陆文:夜郎衙役欺软怕硬
·陆文:论杨佳的历史地位
·陆文:奥运会──权贵的盛宴
·陆文:我嫖篇(游戏仿作)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5)
·陆文:衙役的移花接木与抵赖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9)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0)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5)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尾声)
·陆文:跟胡先生聊刘晓波
·陆文:今天国安找我谈话
·陆文:《万古流芳》创作花絮
·陆文:跟君主聊零八宪章
·陆文:最极致的夜郎酷刑
·陆文:情人节感言(游戏笔墨)
·陆文:夜郎衙役死要铜钿
·陆文:衙役背后的监控手段
·陆文:舅妈项扣宝的丧事
·陆文:我怎样成为洋葱头的
·陆文:孙文广三根肋骨惹了谁
·陆文:锦衣卫如此保护江棋生
·陆文:杨铁锅家的贼狗
·陆文:邓小瓶拆供采当台脚
·陆文:论邓玉娇的生存困境
·陆文:今天三个协警探脚路
·陆文:二傻其人与写作
·陆文:杯弓蛇影的六四忌日
·陆文:试析逮捕刘晓波之动机
·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陆文:给全国盗贼的公开信
·陆文:跟菲丽丝聊汉语词性
·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陆文:谁剥夺了江棋生的退休金
·陆文:江苏常熟强拆迁目击记
·陆文:跟菲丽丝聊强拆迁
·陆文:胡乱执政要出事的
·陆文:我党早年的征兵艺术
·陆文:论袁警官的笔录技术
·陆文:夜郎衙役频频失控
·陆文:裸聊只得结束,菲丽丝
·陆文:给中国国安局的公开信
·陆文:与文学编辑的通信
·陆文:征文如何炮制
·陆文:关于孙子安全的随想
·陆文:被断网后的尴尬处境
·陆文:断我电话网络的利与弊
·陆文:为何券商机构定赢不输
·陆文:试析刘晓波获奖之原因
·陆文:我与晓波二三事
·陆文:今日股市大跌,怪谁?
·陆文:我今天的被打经过
·陆文:李浩的多重角色
·陆文:独立笔会──荒野里的篝火
·陆文:家祭毋忘告力虹
·陆文:人鼠生存状况之比较
·陆文:论活埋的成本和可行性
·陆文:试探《相和歌·子衿》之真相
·陆文:抹黑韩寒的原因及后果
·陆文:我的插队后遗症
·陆文:持有精诚股票之历程
·陆文:跟菲丽丝聊薄喜来
·陆文:湖北鱼木寨的民生现状
·陆文:跟菲丽丝聊红朝结局
·陆文:衙役如何消遣卖淫女
·陆文:二千年之后的夜郎异象
·陆文:汗族长存不灭之诀窍
·陆文:跟菲丽丝聊网格化管理
·陆文:莫言其文及其囚徒困境
·陆文:黄粱一梦销售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夜郎城管攻防须知

   
   
    最近,京都一城管在整治市场秩序的战争中阵亡。我之所以说“阵亡”,而不沿用官方媒体所谓的被无证摊贩“杀害”,是因为城管之间不像其它部门,比如工商税务部门,他们称同事同志,而城管则互称为“战友”。既然战友,则意味整治即战争,对手即敌人,因此在战争中送了性命的,理应称为阵亡。战友,这字眼亦证明,城管将无证摊贩当假想敌,不视作人民内部矛盾。
    从八宝山送葬的规模来看,这个城管不枉此生。他死的荣耀,尽管从此每年少了五万或十万的工资款,还扔下了孤儿寡妇,走进了“明月夜、短松冈”。他的丧葬待遇,可以说跟抗日殉国的张自忠不相上下,“共和国卫士”没法跟他攀比,默默无闻走向死亡终点站的赵总更不用说了。请看以下描述:“八名曾在部队服过役的城管队员最终成为了礼兵,经过两天训练,今天为志强最后送行。”“哀乐低沉、悲泣阵阵,李志强躺在鲜花翠柏丛中。”另外,京都太守白衣黑裤还到他家三鞠躬,这个城管所在中队,现在以他的名字命名。美中不足的是,刘太守只是脸色庄重,却没挤下一滴悲伤的泪水,他身上亦没盖上绣有镰刀斧头的党旗,当然,也没有人给他谱写壮烈的颂歌。
    京都城管在跟三十万无证摊贩的斗争中,一直所向披靡、摧枯拉朽,没遭到重大伤亡。那些无证摊贩只要看见敌人扫荡,只恨爷娘少生两只脚,逃得比兔子还快,这次城管可碰到了硬骨头。

    硬骨头叫崔英杰,23岁,是个退伍军人,“来京先干了3个月的保安,可是一直没有拿到工资所以才卖起了烤肠。”崔英杰家徒四壁,租住房门都不锁。除了一辆新三轮车和一把切烤肠的刀,他好像没什么身外之物。我在网络上看到他一张赤裸上身的照片:戴了黑头罩,弯腰曲背,两只手反铐背后,那种狼狈相,显然衙门既把他当作战俘,还把他当作了恐怖分子。
    崔英杰一无所有,不过他的武艺及勇气可以说上乘,只是不知他烤肠的手艺如何。城管出现,封堵了他的去路,他不是想方设法逃脱,而是先虚张声势的用切烤肠的刀挥舞,试图让敌人后退。即使赖以生存的三轮车和炉子被没收,他仍挥舞着手中的刀子。我不知他喜欢炫耀刀法呢,还是舍不得第二辆新三轮车(不到一个月前,崔某刚刚攒钱买来一辆做买卖的三轮车被城管队员没收)。此时,城管按理应消灭有生力量,宜将剩勇追穷寇,可他们要紧抬拿战利品,班师回朝。给人感觉,他们不是整治市场秩序,也不是抓俘虏,而是经常吃甜头,这次又出来捞一票。崔英杰抓住这机会,从巷子里冲出来,将“刀子扎在这个城管的锁骨与咽喉之间。”这一刀一锤定音、正中七寸,让人觉得崔英杰的武艺可以加入朝廷的特种部队,单干的话,也是出色的夜郎兰博。
    现在听说衙门准备给城管配备钢盔和防刺背心,以对付三十万散兵游勇。还准备了掌上电脑、激光仪器,以及GPS定位,我认为城管凭这些装备依然危险,因为他们对付的是穷得叮当响的流浪汉、亡命徒。这些人鼠目寸光,胸无大志,将手中的谋生工具、车子啊、锅碗啊、炉子啊看得比自己的性命都重要,他们宁可死在生存的战场上,也不甘临阵脱逃,丢掉自己的饭碗。为安全起见,城管应配备电棍子、手铐子、匣子枪、催泪弹、手榴弹,最好还有装甲车。其实配备精制导弹也不过分。到时候,无证摊贩蜂拥而上,围攻城管,一枚精制导弹就可解决问题。还有城管的脖颈也是应该注意的,最好上面也围上一条防刺围巾。
    假如朝廷不发以上配备,我强烈建议城管拜师学艺,最好上少林寺、武当山,学红砂掌、铁砂拳,也可以跟义和团的后裔学一点刀枪不入的硬功夫,当然也可以去水泊梁山向没羽箭张清学习。待见第二个崔英杰卖弄武艺,不要近距离靠拢,贪图人家财物,而是一石子打去,打他个皮开肉绽、鲜血淋漓,然后钩镰枪一哄而上,将其当场活擒。8月15日《新京报》报道说:“昨天上午,朝阳区双井城管队的20名城管队员在武警十支队三中队官兵的指点下,学习了防身擒拿术。”这种做法刚好跟我的想法不谋而合。
    要是一边学习防身擒拿术,一边唱以下的《夜郎城管颂歌》,士气定然更旺,整治肯定更易。
    “是谁给了城管粮饷嗨?是谁帮着城管喝蜜糖嗨?不说大家都知道嗨!城管也无功不受禄嗨!不是躺在床上拿工资嗨!火眼金睛!无孔不入!盲流,无处藏身!摊贩,胆战心惊!……整治中不忘钱财!和谐中永记罚没!……手戴三只手表,口诵叭荣叭耻,城管是新时代的骄傲!暴风雨中的海燕!让盲流、摊贩在城管面前发抖吧!”
   
    江苏/陆文
    2006、8、2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