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夜郎城管攻防须知]
陆文文集
·陆文:股市中的打土豪分田地
·陆文:赵总书记没吃烂狗屎
·陆文:我眼中的邓小平
·陆文:散论综合治理
·陆文:试论《甲申再祭》
·陆文:我与我难友的证词
·陆文:朱成虎少将是个赌鬼
·陆文:本地网站发帖感受
·飞扬的尘土(上,语言实验小说)
·飞扬的尘土(中)
·陆文:飞扬的尘土(下)
·陆文:我没法应付网络骚扰
·陆文:冼岩的为人及文风
·陆文:情色与盒饭(小说)
·陆文:擒拿嫖客记
·陆文:空手道老手
·陆文:给王斌余的明信片
·陆文:关于李敖的随想
·陆文:改名换旗号之漫话
·陆文:没想到D旗改革吧
·陆文:巴金死后的洗牌
·陆文:有何必要抓施晓渝
·陆文:有关今遁工程内参
·陆文:王晓明作品印象
·漫题棋生君/汪瑞璋
·陆文:擦鞋女自白
·陆文:跟婆罗洲女友裸聊
·陆文:性生活从推油开始
·陆文:吃野食以嫖娼结束
·陆文:夜郎国印象记
·陆文:给施晓渝的公开信
·陆文:夜郎国又一风波
·陆文:我眼中的刘宾雁
·周恩来:跟张国焘比腿功
·陆文:给无界浏览公开信
·陆文:傻瓜才跟踪高知晟
·陆文:电棍子的爱
·陆文:论酷刑的多种样式
·陆文:乌有乡圈地见闻录
·陆文:我眼中的锦衣卫
·陆文:高人预测中华前程
·陆文:都是张德江惹的祸
·陆文:对付高知晟的方案
·陆文:关于绝食随想录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性事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汉语
·陆文:富婆养和尚玩面首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荣耻
·陆文:论夜郎朝廷的人缘
·陆文:阴曹保肾大会综述
·陆文:高知晟走往何处?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罚款
·陆文:何谓夜郎国坏分子
·陆文:跟裸女聊绿肆赔偿
·陆文:夜郎制服万寿无疆
·陆文:穿制服的菲丽丝问候扬天水
·陆文:梦莲(畸恋小说)
·陆文:请尊重独立笔会
·陆文:谁给了我电脑病毒
·陆文:夜郎爱抓残疾人
·陆文:解析张国堂心理
·陆文:酷爱现金的王将军
·陆文:夜郎迄今小儿科
·陆文:福尔摩斯论高莺莺
·陆文:谁想杀死世纪中国
·陆文:常熟城管即时动态
·陆文:湘阴血案震憾人心
·陆文:还昝爱宗电脑主机
·陆文:抓捕高知晟得失论
·陆文:夜郎城管攻防须知
·陆文:夹边沟右派的食谱
·陆文:宜兴警方拘留两位维权工人
·陆文:论诞生英雄的难度
·陆文:跟菲丽丝聊陈粮芋
·陆文:避免因失忆而坐牢
·陆文:力虹是我们的兄弟
·陆文:吸血鬼宜兴张国清
·陆文:耕田好手胡兰成
·陆文:估计高智晟没屈服
·陆文:跟番婆聊胡氏宗祠
·陆文:假如铁凝是我妹妹
·陆文:缠绵于江边的墓园
·陆文:某记者的角色转换
·陆文:跟菲丽丝聊高智晟
·陆文:菲丽丝给我的情诗
·陆文:倒霉鬼──郭飞雄
·陆文:我眼中的叶兆言
·陆文:跟菲丽丝聊张鹤慈
·陆文:写作跟赌博的风险评估
·陆文:笔会不是拳击沙包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
·陆文:论滑脚美国的李劼
·陆文:论拆迁的攻防技术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股市
·陆文:严正学案庭审印象
·陆文:莫巨烽男根惹了谁
·陆文:关于结扎的梁祝通信
·陆文:从股市看朝廷困境
·陆文:从西班牙女郎说起
·陆文:垂帘听政惹的祸
·陆文:教你如何股市输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夜郎城管攻防须知

   
   
    最近,京都一城管在整治市场秩序的战争中阵亡。我之所以说“阵亡”,而不沿用官方媒体所谓的被无证摊贩“杀害”,是因为城管之间不像其它部门,比如工商税务部门,他们称同事同志,而城管则互称为“战友”。既然战友,则意味整治即战争,对手即敌人,因此在战争中送了性命的,理应称为阵亡。战友,这字眼亦证明,城管将无证摊贩当假想敌,不视作人民内部矛盾。
    从八宝山送葬的规模来看,这个城管不枉此生。他死的荣耀,尽管从此每年少了五万或十万的工资款,还扔下了孤儿寡妇,走进了“明月夜、短松冈”。他的丧葬待遇,可以说跟抗日殉国的张自忠不相上下,“共和国卫士”没法跟他攀比,默默无闻走向死亡终点站的赵总更不用说了。请看以下描述:“八名曾在部队服过役的城管队员最终成为了礼兵,经过两天训练,今天为志强最后送行。”“哀乐低沉、悲泣阵阵,李志强躺在鲜花翠柏丛中。”另外,京都太守白衣黑裤还到他家三鞠躬,这个城管所在中队,现在以他的名字命名。美中不足的是,刘太守只是脸色庄重,却没挤下一滴悲伤的泪水,他身上亦没盖上绣有镰刀斧头的党旗,当然,也没有人给他谱写壮烈的颂歌。
    京都城管在跟三十万无证摊贩的斗争中,一直所向披靡、摧枯拉朽,没遭到重大伤亡。那些无证摊贩只要看见敌人扫荡,只恨爷娘少生两只脚,逃得比兔子还快,这次城管可碰到了硬骨头。

    硬骨头叫崔英杰,23岁,是个退伍军人,“来京先干了3个月的保安,可是一直没有拿到工资所以才卖起了烤肠。”崔英杰家徒四壁,租住房门都不锁。除了一辆新三轮车和一把切烤肠的刀,他好像没什么身外之物。我在网络上看到他一张赤裸上身的照片:戴了黑头罩,弯腰曲背,两只手反铐背后,那种狼狈相,显然衙门既把他当作战俘,还把他当作了恐怖分子。
    崔英杰一无所有,不过他的武艺及勇气可以说上乘,只是不知他烤肠的手艺如何。城管出现,封堵了他的去路,他不是想方设法逃脱,而是先虚张声势的用切烤肠的刀挥舞,试图让敌人后退。即使赖以生存的三轮车和炉子被没收,他仍挥舞着手中的刀子。我不知他喜欢炫耀刀法呢,还是舍不得第二辆新三轮车(不到一个月前,崔某刚刚攒钱买来一辆做买卖的三轮车被城管队员没收)。此时,城管按理应消灭有生力量,宜将剩勇追穷寇,可他们要紧抬拿战利品,班师回朝。给人感觉,他们不是整治市场秩序,也不是抓俘虏,而是经常吃甜头,这次又出来捞一票。崔英杰抓住这机会,从巷子里冲出来,将“刀子扎在这个城管的锁骨与咽喉之间。”这一刀一锤定音、正中七寸,让人觉得崔英杰的武艺可以加入朝廷的特种部队,单干的话,也是出色的夜郎兰博。
    现在听说衙门准备给城管配备钢盔和防刺背心,以对付三十万散兵游勇。还准备了掌上电脑、激光仪器,以及GPS定位,我认为城管凭这些装备依然危险,因为他们对付的是穷得叮当响的流浪汉、亡命徒。这些人鼠目寸光,胸无大志,将手中的谋生工具、车子啊、锅碗啊、炉子啊看得比自己的性命都重要,他们宁可死在生存的战场上,也不甘临阵脱逃,丢掉自己的饭碗。为安全起见,城管应配备电棍子、手铐子、匣子枪、催泪弹、手榴弹,最好还有装甲车。其实配备精制导弹也不过分。到时候,无证摊贩蜂拥而上,围攻城管,一枚精制导弹就可解决问题。还有城管的脖颈也是应该注意的,最好上面也围上一条防刺围巾。
    假如朝廷不发以上配备,我强烈建议城管拜师学艺,最好上少林寺、武当山,学红砂掌、铁砂拳,也可以跟义和团的后裔学一点刀枪不入的硬功夫,当然也可以去水泊梁山向没羽箭张清学习。待见第二个崔英杰卖弄武艺,不要近距离靠拢,贪图人家财物,而是一石子打去,打他个皮开肉绽、鲜血淋漓,然后钩镰枪一哄而上,将其当场活擒。8月15日《新京报》报道说:“昨天上午,朝阳区双井城管队的20名城管队员在武警十支队三中队官兵的指点下,学习了防身擒拿术。”这种做法刚好跟我的想法不谋而合。
    要是一边学习防身擒拿术,一边唱以下的《夜郎城管颂歌》,士气定然更旺,整治肯定更易。
    “是谁给了城管粮饷嗨?是谁帮着城管喝蜜糖嗨?不说大家都知道嗨!城管也无功不受禄嗨!不是躺在床上拿工资嗨!火眼金睛!无孔不入!盲流,无处藏身!摊贩,胆战心惊!……整治中不忘钱财!和谐中永记罚没!……手戴三只手表,口诵叭荣叭耻,城管是新时代的骄傲!暴风雨中的海燕!让盲流、摊贩在城管面前发抖吧!”
   
    江苏/陆文
    2006、8、2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