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湘阴血案震撼人心]
陆文文集
·陆文:夹边沟右派的食谱
·陆文:宜兴警方拘留两位维权工人
·陆文:论诞生英雄的难度
·陆文:跟菲丽丝聊陈粮芋
·陆文:避免因失忆而坐牢
·陆文:力虹是我们的兄弟
·陆文:吸血鬼宜兴张国清
·陆文:耕田好手胡兰成
·陆文:估计高智晟没屈服
·陆文:跟番婆聊胡氏宗祠
·陆文:假如铁凝是我妹妹
·陆文:缠绵于江边的墓园
·陆文:某记者的角色转换
·陆文:跟菲丽丝聊高智晟
·陆文:菲丽丝给我的情诗
·陆文:倒霉鬼──郭飞雄
·陆文:我眼中的叶兆言
·陆文:跟菲丽丝聊张鹤慈
·陆文:写作跟赌博的风险评估
·陆文:笔会不是拳击沙包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
·陆文:论滑脚美国的李劼
·陆文:论拆迁的攻防技术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股市
·陆文:严正学案庭审印象
·陆文:莫巨烽男根惹了谁
·陆文:关于结扎的梁祝通信
·陆文:从股市看朝廷困境
·陆文:从西班牙女郎说起
·陆文:垂帘听政惹的祸
·陆文:教你如何股市输钱
·陆文:我小说中的性描写
·陆文:仁泯弊是什么东西
·陆文:打了耳光分稻谷
·陆文:胡氏宗祠实地组照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洗脑
·陆文:虎口夺食
·陆文:论朝廷的防卫过当
·陆文:十乞大与夜郎网役
·陆文:论夜郎词语的奥妙
·陆文:应付衙役盘查须知
·陆文:夜郎股市五把刀
·陆文:苦人儿──郭飞雄
·陆文:跟菲丽丝聊纪念堂
·陆文:今天国安请我吃茶
·陆文:跟老咸菜谈中石油
·陆文:试论汉语的捣浆糊
·陆文:跟菲丽丝聊裸照门
·陆文:老鼠独白
·陆文:衙役喜欢夜捉人
·陆文:西藏是只烫手山芋
·陆文:夜郎的将军与烈士
·陆文:房屋维权声明
·陆文:跟菲丽丝聊大小便
·陆文:夜郎的灾变及对策
·陆文:来自林昭墓地的最新报道
·陆文:跟菲丽丝聊夜郎地震
·陆文:我在夜郎的生存诀窍
·陆文:从劳动中建立爱情
·陆文:杨佳带给衙役的阴影
·陆文:试想杨佳传唤后的处境
·陆文:三年饿肚皮经过
·陆文:夜郎衙役欺软怕硬
·陆文:论杨佳的历史地位
·陆文:奥运会──权贵的盛宴
·陆文:我嫖篇(游戏仿作)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5)
·陆文:衙役的移花接木与抵赖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9)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0)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5)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尾声)
·陆文:跟胡先生聊刘晓波
·陆文:今天国安找我谈话
·陆文:《万古流芳》创作花絮
·陆文:跟君主聊零八宪章
·陆文:最极致的夜郎酷刑
·陆文:情人节感言(游戏笔墨)
·陆文:夜郎衙役死要铜钿
·陆文:衙役背后的监控手段
·陆文:舅妈项扣宝的丧事
·陆文:我怎样成为洋葱头的
·陆文:孙文广三根肋骨惹了谁
·陆文:锦衣卫如此保护江棋生
·陆文:杨铁锅家的贼狗
·陆文:邓小瓶拆供采当台脚
·陆文:论邓玉娇的生存困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湘阴血案震撼人心

   
   
   菲丽丝:你好!
    好久没裸聊通信了,这倒不是对你情感淡薄、玉体遗忘,而是通信不畅、裸聊不成。不瞒你说,现在上网,尤其上国内网站,不说世纪中国(那网站给朝廷处决,已安葬、吃了豆腐饭,并过了“头七”),只说新狼、砂家浜这类正统的、甚至具有官方背景的网站,我都受到阻挠。有的干脆屏蔽,有的要隔一阵子才能打开网页。即使上了网,发了文章,有的不消一二支烟的功夫就给删除。
    而且每次上网,衙役就迫不及待施放以“JS”当头的病毒,还有用以传输的“SWF”间谍文件。说出来不相信,上境外网站却比境内网站容易,也不知没法破解自由门软件呢,还是运行了世界通,还是他们暗地里鼓励网民上境外网站获取信息、发表文章。

    最近夜郎国仍像以往不平静。书呆子杨天水仍在牢里,断腿郭起真仍在牢里,瞎子陈光诚也在牢里,高智晟律师继续被人监控跟踪,甚至撕衣抢劫。这次还使用了“六棱砖”,也不知想打断他的胳臂,还是想砸碎他的脑袋。这究竟是衙役的心血来潮、一时失控?还是朝廷下了密杀令?专家分析,这种现象十分危险。因为即使一时失控,这笔账仍会算在决策人身上。目前时局复杂,出现这种冒险行为,凶手及决策者显然是在拿身家性命开玩笑。没法想象,假如放弃富贵而为弱势群体呐喊的高律师死于非命,民怨沸腾会到什么程度!为了平息民愤,我认为,上面也有可能将他们当作替罪羊抛出来。
    另外,夜郎各地今后也有可能为了报复而出现各种暗杀。到那时候,官吏担惊受怕,没有人身安全,吃酒旅游担心胸口吃枪子,上澡堂泡小蜜担心肚皮插匕首,上班回家路上担心伏击遇爆炸,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思!
    发生这种事,让我想起闻一多的死亡。当时凶手自作主张帮倒忙,结果蒋家王朝因此让知识分子失去了最后一丝希望。
    最让人震撼的是,昨天和今天,博讯网上有两篇文章,说湖南湘阴县武警打死上百名移民。“移民因迁移补偿款被地方贪官贪污挪用而到市政府上访。湘阴县政府不是依法受理移民的上访控告,而是调来公安对移民上访者进行弹压。上访者与公安发生冲突,打死打伤公安多名。当地政府官员进一步调来武警对移民上访者血腥镇压……”
    起先将信将疑,不相信衙役这么辣手辣脚,因为毕竟六四的血迹记忆犹新,汕尾的血迹还没抹净。汕尾事件死了十多人,而这次竟死了一百多人,这真的出乎我的意料。移民死于棍棒?死于电棍?还是死于枪弹?是步枪一个个打死?还是用冲锋枪一梭子一梭子打死?袭击脑门?打击肝脏?还是掐断脖子?这些只有天晓得了。虽然死了这么多人,在统治者眼里,这不过是些蚂蚁般的生灵,但毕竟也是血肉之躯啊。死者的妻子孩子,埋葬了亲人,今后的出路在哪里呀!
    让人难过的是,“在对移民的武装镇压中,武警和地方官僚也有伤亡。”这种事在汕尾事件是没有的。证明移民一方并非一味忍受屠杀,而是奋起反抗。菲丽丝,我这么说,并非反对移民垂死挣扎,相反我在现场,说不定也狗急跳墙。但事情搞到无法收拾的地步,怎么不叫人痛心呢!毕竟大家都是同胞啊,武警官兵也是我们的同胞啊!他们也有老婆孩子,也有天伦之乐,也有存款华屋,结果却成了贪官污吏的牺牲品。我说这么说,当然也晓得,移民将生死置之度外仍要反抗,可想而知,他们的生存状况恶劣到何种程度!
    为了蜜糖,将人杀害,这跟打家劫舍、谋财害命有什么两样?其实,蜜糖源远流长,根本没必要只争朝夕地敲骨吸髓,完全可以从容不迫的“有节制的压榨”。明摆着,官吏尝山珍海味,享荣华富贵,理应让穷人手里有只馍馍,有副大饼油条。可文人只有一支软弱的笔,抒发这类求太平的观点,有几个愿意听呢。官吏财迷心窍一意孤行,以世纪末的心态享受人生,一支笔怎么能阻挡他们的贪婪呢?老是罗嗦,衙役只以为文人捣乱,而加紧监控。据说,有个叫莫巨烽的,写了几篇文章,就在他家的墙上做手脚,企图窃取偷窥他什么秘密。
    菲丽丝,你看了这封信,应该晓得夜郎的局势了。希望你拉我一把,具体说,就像上次我对你所恳求的。一旦局势恶化,政权解体,我只得滑脚。为了我俩的爱,为了我的安危,我要到婆罗洲,到你那美丽的小渔村,度过我的余生。
   
    江苏/陆文
    2006、8、6

此文于2006年08月0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