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解析张国堂心理]
陆文文集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5)
·陆文:衙役的移花接木与抵赖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9)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0)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5)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尾声)
·陆文:跟胡先生聊刘晓波
·陆文:今天国安找我谈话
·陆文:《万古流芳》创作花絮
·陆文:跟君主聊零八宪章
·陆文:最极致的夜郎酷刑
·陆文:情人节感言(游戏笔墨)
·陆文:夜郎衙役死要铜钿
·陆文:衙役背后的监控手段
·陆文:舅妈项扣宝的丧事
·陆文:我怎样成为洋葱头的
·陆文:孙文广三根肋骨惹了谁
·陆文:锦衣卫如此保护江棋生
·陆文:杨铁锅家的贼狗
·陆文:邓小瓶拆供采当台脚
·陆文:论邓玉娇的生存困境
·陆文:今天三个协警探脚路
·陆文:二傻其人与写作
·陆文:杯弓蛇影的六四忌日
·陆文:试析逮捕刘晓波之动机
·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陆文:给全国盗贼的公开信
·陆文:跟菲丽丝聊汉语词性
·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陆文:谁剥夺了江棋生的退休金
·陆文:江苏常熟强拆迁目击记
·陆文:跟菲丽丝聊强拆迁
·陆文:胡乱执政要出事的
·陆文:我党早年的征兵艺术
·陆文:论袁警官的笔录技术
·陆文:夜郎衙役频频失控
·陆文:裸聊只得结束,菲丽丝
·陆文:给中国国安局的公开信
·陆文:与文学编辑的通信
·陆文:征文如何炮制
·陆文:关于孙子安全的随想
·陆文:被断网后的尴尬处境
·陆文:断我电话网络的利与弊
·陆文:为何券商机构定赢不输
·陆文:试析刘晓波获奖之原因
·陆文:我与晓波二三事
·陆文:今日股市大跌,怪谁?
·陆文:我今天的被打经过
·陆文:李浩的多重角色
·陆文:独立笔会──荒野里的篝火
·陆文:家祭毋忘告力虹
·陆文:人鼠生存状况之比较
·陆文:论活埋的成本和可行性
·陆文:试探《相和歌·子衿》之真相
·陆文:抹黑韩寒的原因及后果
·陆文:我的插队后遗症
·陆文:持有精诚股票之历程
·陆文:跟菲丽丝聊薄喜来
·陆文:湖北鱼木寨的民生现状
·陆文:跟菲丽丝聊红朝结局
·陆文:衙役如何消遣卖淫女
·陆文:二千年之后的夜郎异象
·陆文:汗族长存不灭之诀窍
·陆文:跟菲丽丝聊网格化管理
·陆文:莫言其文及其囚徒困境
·陆文:黄粱一梦销售记
·陆文:我眼中的华西村
·陆文:扮熊猫的老公(小说)
·陆文:跟菲丽丝聊不安全感
·陆文:货币电子化(小说)
·陆文:烈日下行走于黄土高坡
·陆文:我队里的金生爷叔
·陆文:懒惰的日子
·陆文:2013年随想录
·陆文:论廖亦武的朗诵艺术
·陆文:我眼中的夜郎局域网
·陆文:我再也不敢去足浴了
·陆文:我家的缸底之龟
·陆文:我眼中的常熟美女顾春芳(定稿)
·陆文:夜郎饥荒的渐进过程
·陆文:一个小气鬼的自白
·陆文:论顶墙头的技术要点
·陆文:润之对银子的爱
·陆文:润之对女子的欲
·陆文:如何对付义和团
·陆文:润之对异己的狠
·陆文:轮管机枪的自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解析张国堂心理

   
   
    最近“自由中国论坛”上,经常看到张国堂先生的文章,比如《给政治警察公开信》、《关于竞选下一任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的声明》。说实在,张的文章恢宏大度,富有谋略,能团结大多数人,而且能一视同仁执政党跟轮子功。文章势头亦大气磅礴,或者说有天没日头,至少有耳目一新之感。有的分析,比如夜郎国情和目前形势,的确真知灼见,让人拍手叫绝。
    不过,我认为他是政治上的三脚猫。高谈阔论、指点江山的动机,不外乎:一、吸引眼球,制造浮名;二、为自由民主出一份力;三、即使做不成总统,对自己也没啥损失,反正满足了嘴瘾。我觉得夜郎的自由民主事业,张先生试图利用转换成他的建功立业。
    从自我介绍中,晓得他是宜昌人,曾做过煤气公司的职工。现在好像生活无着,婆娘对他有意见。据说,由于雄心壮志,或者说胡言乱语,曾被当地衙役送了四次精神病院。

    从衙役放他一马的情况来看,张国堂或许有精神病,也或许没有病,也可能衙役晓得此人对社会、对朝廷不构成危害。有一点可以肯定,反正衙役吃准张没能力夺他们的江山,才放他出笼的。我个人看法,张没有病,挺正常,尽管他为了安全,时常装神弄鬼。
    “我张国堂奉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的独一上帝耶和华的圣名宣布:我张国堂是中国唯一合法的国家元首。只有我张国堂有从上帝而来的合法权力颁布法律,发号施令。”
    一个身处社会底层的公民,连柴米油盐都没着落的贫民,装神弄鬼,请求人民拥护他当君主当总统,虽非情理之常,但也没有过错。能大胆说出这样的话,说明张不是等闲之辈,也说明他有强烈的参政意识,当然也可以说,有强烈的帝王思想,在某些人眼里,就是自恋,就是野心家。你看他在短短的几句话中,出现了三次“我张国堂”。
    洋教毕竟跟国人隔一层。假使他说是张国焘转世,更容易感召人家。因为有些人,包括我,认为这政权原是张国焘的,可恨毛润芝手脚眼快,心狠手辣,才给他夺了去。
    在我记忆中,过去曾有大字不识一筐的农民啸聚山村,自称为王,并封了文武官员和皇后贵妃,山呼万岁,杀猪宰羊。快活没几天,就给朝廷衙役一网打尽斩草除根。张先生钟情龙座安然无事,一则说明社会进步,二则说明衙役把他视作一政治闹剧角色。
    由于张人微言轻,贪大求全,文化根底半瓶子醋,缺乏系统性,又没有能力证明他是上帝派来的君主,人们自然将其视作异类,对他的言论将信将疑,这是很正常的。人们希望他能证明未来的天子身份,哪怕黄袍加身不择手段,这种愿望并不过分。
    张先生时常空口说白话,恳求大家帮助他树立威信,但人总势利、狗眼乌珠看人,没看到你坐龙庭前,怎么会愿意帮你树立威信呢?胯下受辱、饥肠辘辘的韩信,也只有漂母对他另眼相看。要知道,这世界谁有钱,谁有权,谁有地盘,谁就是老大。就拿我来说,炒股亏损缺几个钱,如是开口问人借,纵然说得天花乱坠,谁愿意雪中送炭呢?
    历史告诉我们,陈胜吴广是麻烦“狐儿”、鱼儿,来树立威信的,也有人通过“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来激起社会动乱的。汉高祖、唐太宗、明太祖、老人家,通过招降纳叛、阳谋阴谋,以夺天下的。李自成也是敢为天下先,而进入北京城,叫朱由检上吊煤山的。而张国堂除了耍嘴皮子,发表自己炒什锦式的治国方略(儒学+基督+西方政治学),并没有其它举动。他既不想做格瓦拉毛润芝,上山落草打游击,又不想出力出汗到夜郎维权第一线,要是这时候叫他去山东临沂,试试他龙体的抗击力,简直是要他的命。他只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既做李世民,又当诸葛亮,一味坐享其成。至多将忙碌奔波的英雄纳为旗下,动员郭飞雄、高智晟参加他的共和党,并宣称魏京生、王丹民运前辈们只配当他的大臣。另外,谁若反对攻击他,执政后,就有可能吃三年官司。东海一枭不服帖,时常跟他抬杠,估计张得势,枭兄有可能吃官司。呵呵。
    夜郎是夜郎人民的,但在张先生眼里,这些东西早进了他口袋。他说:“凡追随和帮助我的人,没有官职的必将获得官职,有官职的必将获得更大的官职。”他还没坐上龙座,就封官许愿,文武百官站满他的金銮殿,并且不征求意见,不管人家愿意不愿意。要知道,杨天水就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进了天鹅绒革命的夺权班子而吃官司的。再者,滥封百官,会不会造成官职的通货膨胀呢?
    张不知道:人微言轻,自说自话;事情未成封官许愿;不知感恩攻击前辈;身无尺寸之功,即大言不惭,均是他实现帝王梦的致命伤。即使走江湖,人家见了也要掉头而去。
    在我眼里,夜郎国其实不缺领袖,不缺理论,甚至不缺制度。不管三民主义、毛邓手表荣耻,只要真正实行,夜郎不至于搞到这地步。夜郎的病症,归根究底是没有民主,没有监督,视人民为草芥,几乎所有的纲领和法律都是摆设,欺骗老百姓的。
    张国堂说:“历史是五十岁以下的人创造的。我们五十岁以下的人应该成为这个社会的主宰和主导力量,中国的命运不能任由六十岁以上的老人来摆布。”
    说法不错,富有理想色彩,但事实上,性是历史的动力,劳动果实是五十岁以下的人创造的。夜郎的财富和命运一直由六十岁以上的老人享受和摆布的。这种情况,短时间内较难改变。
    本文是游戏笔墨,对张国堂既不恭维,也不攻击,任其自拉自唱,冒犯不恭之处,请先生多多包涵。如果大家觉得本文贬多于褒,是因为我这种想法占了上风:像他这种目空一切、不识谦卑、功名心切的人,要是坐了三年龙座,怎么可能还政于民呢?把什么什么踩在脚底下,未免太狂妄了吧!当然我对他沉居底层,不坠凌云之志还是赞赏的。
    愿张先生平安,做个好梦!不因我的乱嚼喷蛆而动摇,继续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
   
   江苏/陆文
   2006、6、2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