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夜郎爱抓残疾人]
陆文文集
·陆文:“光面”与“高级饼”(饥饿琐忆)
·宏达: 陆文画像(文集代序)
·陆文:某警察浮沉录
·陆文:我眼中的联防队
·陆文:从偷听敌台到无界浏览
·陆文:我所在工厂是如何衰落的
·陆文:“民主选举”亲历记
·陆文:《沙家浜》中的胡传魁后来为何仇视新四军?
·陆文:关于朱镕基的点滴印象
·陆文:一座坟坑让出一间房(短篇小说)
·陆文:条条小路通冥府(游戏笔墨)
·陆文:生存垄断 (语言实验,短篇小说)
·陆文:农人轶事两则(插队琐忆)
·陆文:饥饿大师──李思怡 ( 绝食随感 )
·陆文:就吕海翔事件,华生福尔摩斯对话
·陆文:关于我违法赌博、联防违法捉赌的一组文章
·陆文:民众反感警察的原因
·陆文:桃花源消亡记(语言实验小说)
·游戏笔墨数篇
·陆文:跟警察打交道须知(与时俱进版)
·陆文:情书的操作(插队琐忆)
·陆文:流氓的标志(插队琐忆)
·陆文:当风点灯(中篇小说)
·陆文:包屁股( 插队琐忆 )
·陆文:回忆父亲三篇
·陆文:村姑的爱(插队琐忆)
·陆文:我的摄影(严子陵钓鱼台)
·陆文:N次申请入团未遂记
·陆文:如何避免文字狱(游戏笔墨)
·陆文:教陆德明几个偷香及自卫的诀窍
·陆文:就世纪沙龙运行反常,论监控
·陆文:作家手记──卖春的渐进过程
·陆文:避免黑夜传唤,遵守游戏规则
·陆文:论不同时期宣判大会的开销及条件
·陆文:独家新闻──工厂“海啸”, 职工静坐,老总外逃!
·陆文:自己想富,首先让人活!
·陆文:感受骚扰电话(旧文)
·陆文:用真名还是匿名写作?
·陆文:被处决的王四妹(饥饿琐忆)
·陆文:昨夜看到活泼的鬼火(神秘经历)
·陆文:愿新浪公布哪些是敏感字眼
·陆文:旅途艳遇(情感小说)
·陆文:食色二题(插队琐忆)
·陆文:昭明太子读书台
·陆文:黑窝脱险记(往事琐忆)
·陆文:师涛阶下囚,连战座上宾!
·陆文:痴股民记(游戏笔墨)
·陆文:抢占荣大南货店(文革琐忆)
·陆文:作家的发表状况
·陆文:条条罚款通罗马
·陆文:穆仁智为何雪地里奔跑?
·陆文:论网评员的五毛稿酬
·陆文:股市中的打土豪分田地
·陆文:赵总书记没吃烂狗屎
·陆文:我眼中的邓小平
·陆文:散论综合治理
·陆文:试论《甲申再祭》
·陆文:我与我难友的证词
·陆文:朱成虎少将是个赌鬼
·陆文:本地网站发帖感受
·飞扬的尘土(上,语言实验小说)
·飞扬的尘土(中)
·陆文:飞扬的尘土(下)
·陆文:我没法应付网络骚扰
·陆文:冼岩的为人及文风
·陆文:情色与盒饭(小说)
·陆文:擒拿嫖客记
·陆文:空手道老手
·陆文:给王斌余的明信片
·陆文:关于李敖的随想
·陆文:改名换旗号之漫话
·陆文:没想到D旗改革吧
·陆文:巴金死后的洗牌
·陆文:有何必要抓施晓渝
·陆文:有关今遁工程内参
·陆文:王晓明作品印象
·漫题棋生君/汪瑞璋
·陆文:擦鞋女自白
·陆文:跟婆罗洲女友裸聊
·陆文:性生活从推油开始
·陆文:吃野食以嫖娼结束
·陆文:夜郎国印象记
·陆文:给施晓渝的公开信
·陆文:夜郎国又一风波
·陆文:我眼中的刘宾雁
·周恩来:跟张国焘比腿功
·陆文:给无界浏览公开信
·陆文:傻瓜才跟踪高知晟
·陆文:电棍子的爱
·陆文:论酷刑的多种样式
·陆文:乌有乡圈地见闻录
·陆文:我眼中的锦衣卫
·陆文:高人预测中华前程
·陆文:都是张德江惹的祸
·陆文:对付高知晟的方案
·陆文:关于绝食随想录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性事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汉语
·陆文:富婆养和尚玩面首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荣耻
·陆文:论夜郎朝廷的人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夜郎爱抓残疾人

   
   
    我2003年上网,发现夜郎国有个特别嗜好,就是爱抓人。赌博抓人,嫖娼抓人,收容抓人,上访抓人,绝食抓人,请愿抓人……
    轮子学员不消说了,反正这些人默默无闻,名不见经传,哪怕抓几十万,大家麻木了,亦不关注。哪怕将他们的五脏六腑,比如肝啊、肾啊,像汽车零配件那样拆东补西到处使用,然后将躯壳塞进焚尸炉,我们也不晓得。这些个体基本被抹煞,谁都不知他们的姓名、他们的住址,也不知他们在世的喜怒哀乐。他们成了碗里的鱼肉、器官配件的库存、焚尸炉里的云烟,成了二战犹太人式的受害者,或者说“宗教角斗”的牺牲品。确切的说,他们其实是为信仰付出了生命。
    在我印象中,衙役很喜欢抓捕舞文弄墨的人,不论公务员杜导/斌,还是记者师/涛李元/龙,还是律师郑恩/宠,还是作家张/林杨天/水郑贻/春,他们都不放过,当然更不放过爱国之士──刘/荻郭飞/雄许×年。

    虽然这么抓,他们对残疾人还是网开一面的,吃官司的残疾人惟罗永/忠一人,听说还提前释放了。可最近他们好像昏了头,专向残疾人下手。衙役先抓陈光/诚,后抓了郭起/真。
    陈目不识物,眼无余光,是个瞎子,好像在婆娘的导航下,才能了解一点地理方位。此人唯一过错,就是不识时务的向朝廷反映当地关于计生的违法状况,而引起当地权贵的恼怒。先是警告骚扰,后是殴打封锁,再后来叫他无端失踪。失踪多日,现在浮出水面,不过浮出水面,目的是将其拘留。让人失踪,是黑道惯伎,送人入牢,是白道技法,当今这社会谁有本领黑白通吃左右逢源?
    这种行为,我觉得有点小题大作,好像在想方设法制造新闻,以夺网民眼球,以帮助夜郎电信赚巨额网络费。当然也有可能是,地方诸侯拆朝廷台脚,用事实告诉大家,这就是元首所谓的亲民和社会和谐。
    陈光/诚是个苦命人,呆在农村,不见天日,吃的是猪狗食,住的是破瓦房,没一份稳定收入,我想不通,为啥还要对这样的人穷追猛打。我在网上看到这些出头椽子的名字,真为他们担心。政改成功,这些人会不会被追究、被清算?他们不晓得,若是清算,清算他们的,很有可能就是那些摇身一变的、曾给他们下达命令的人,至少不会是瞎子陈光/诚。我的一个朋友说,这些可怜虫类似文革三种人,弄得不巧会成为政改时期的祭品。
    郭起/真小学毕业,断了一条腿,也没有收入来源。当地的贪官污吏逼得他无路可走,除了十年如一日地伸冤,为冤民维权当义工,他基本处于失业状态。婆娘受他牵连,也给歇了生意。孩子16岁,要读书,要缴学费,要喂饱他的肚皮,可三顿六水在哪儿呢?水电费在哪儿呢?学费在哪儿呢?郭起/真债台高筑,只好靠写稿子以混几个生活费,可这种朝不保夕的生活,人家仍不放过。夜里非法撬门,硬将他塞进牢房,这让我想起了“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杜甫的诗句,也让我想起了西西里黑手党的手法。
    其实捉人的方法多种多样,可传唤,可请吃茶,可请吃酒,然后像孙大午那样捉进牢,也可以路上绑架,没必要半夜急吼吼,去惊吓人家的妻儿。拿我来说,宁愿趁我上厕所解裤带大便时袭击,也不愿被衙役瓮中捉鳖。据说,起先还动他孩子的脑筋,孩子说:我不会交出钥匙,不会出卖自己的父亲!捉人要借凭对方的儿子,逼着对方的儿子作叛徒,真是笑掉世人的大牙!
    有一种说法,说郭起/真因为响应高律师的号召,在家中绝食维权而坐牢的。假如是这样,朝廷未免小家子气了。他想绝食,就让他绝食,哪怕绝食一万年。朝廷只当没看见。他一贫如洗,不吃不喝多少可以减轻他家的经济负担。
    郭起/真前年曾给我一封电子邮件,说冒昧,又客气的称我陆兄,称我先生,一看是个谦谦君子。现在他呆在牢里,我很伤感,亦爱莫能助。我晓得仓州是董超薛霸们的故乡,历来是他们的飞扬跋扈之地,要救郭起/真,除非像梁山好汉那样劫法场。可我不是梁山好汉,只是个呆在家中孵豆芽的文人,只好写这篇文章来表示我的痛苦、我的抗议!
   
    江苏/陆文
    2006、6、1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