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 困惑中想说的话]
罗列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56——60]
·我看胡嘉获萨哈罗夫奖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6——70]
·罗列/从杨佳袭警到哈尔滨六警察袭人
·帘卷西风[71——75]
· 帘卷西风[76——80]
·罗列/我所了解的国内《08宪章》签署者
·从飞向剑桥大学讲台上的那只鞋谈起
· 帘卷西风[81——85]
·帘卷西风[86——90]
·罗列/帘卷西风[91——95]
·罗列/也谈邓玉娇与杨佳
·我与1989
·罗列/写在六四二十周年前
· 帘卷西风[96——100]
·帘卷西风[101——105]
·帘卷西风[106——115]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小说 )216病房/罗列
·想见张春桥的巨野
· 帘卷西风[116——12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困惑中想说的话

   

                罗列

    在那家著名电台的听众热线里,那位听众发言很快,他是针对中国之声与别的电台频率相近干扰的事情说的,老实说,很久我没有听过除了英文讲座以外的大陆中文广播了,而在听RFA和BBC中,确实有中国之声噪杂过来,或者说别的电台在干扰中国之声。

    在什么事都强调自己特色的中国,据说新闻媒体是党和人民的喉舌,实际情况怎么样呢?我感到处处看到前者的影响而后者已不见踪影——中国的新闻媒体已成为愚民或自愚的工具,他们兴高采烈的一些行为效果与自己手淫差不多少。

    其实,睁眼看看周围的民众,——那些失业后行色憔悴的工人,那些在黄土地里风吹日晒刨食的农民及他们离乡背井出外打工的子弟,——他们日渐沦为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土地上的贱民。中国的权贵资本主义压榨着他们的血汗,他们在矿井在工厂的工作条件甚至连欧洲工业革命时都不如——中国现在的资本原始积累,其血腥程度一点也不亚于欧洲,所不同的是,欧洲掠夺别的民族而他们压榨的却是自己的同胞!当然,他们的子弟当中也有偶然进入大学的,当他们父兄辈的血被国家教育机器吸干,换得一纸文凭后却突然发现那么大的国度竟不能给他们提供工作的机会!

    中国,可怜的中国;中国,也是最危险的中国——改革的成本由大多数民众承担,而享受改革成果的人却少之又少!

    鲁迅先生说,我们应保护国粹,但须知国粹也应保护我们。我想说的是,我们应爱国,但国也应爱我们!如果不是这样,当汉奸也不失为一种理想的选择!

            2006年8月11日首次录于博讯博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